行动者姚雪松:无声世界离不开有声关怀
公益

行动者姚雪松:无声世界离不开有声关怀

2019年03月01日 09:59:58
来源:凤凰网公益

两周岁生日那天,先天重度听力障碍的淇淇第一次听到了声音。妈妈的呼唤、医生的走动以及各种杂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借助人工耳蜗,以一种陌生的形式进入她的大脑。她因为害怕本能地大哭起来,妈妈却含着泪笑了:在孤身带着这个孩子求医的两年里,这是她听见的最动听的声音。

植入人工耳蜗需要至少20万的手术费和术后康复训练费用,这一度让淇淇妈陷入绝望。得益于“爱的分贝”项目,淇淇获得了救助资金,成为了项目资助的第一例人工耳蜗手术的孩子。现在的她已经上了小学,还得了中国少年模特大赛的金奖。

淇淇在2019“让爱的分贝响亮”华语名主播新年公益朗诵会上表演

“爱的分贝”是由众多播音员主持人共同发起的一项针对贫困聋儿进行救助的公益项目。在3月3日国际爱耳日前夕,「凤凰网公益」专访了爱的分贝理事长、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主持人姚雪松

作为主持人,姚雪松直言最终目的不是“被大多数人熟知”,而是做客观真实的新闻。他更愿意把自己定义成一名记者,而不是单纯念稿子的播音员。这份探索真实、渴求改变的特质也影响着他的公益事业。在担任“爱的分贝”项目理事长的几年里,他从未停止对寻求贫困听障儿童问题长久解决之道的思考。

他们靠声音成就自我,却屡屡走进无声世界

2012年,姚雪松和一帮主持人、播音员同事自发聚在一起,打算做点公益。当时他们还没有明确具体要帮助什么群体,只是怀抱着一腔回报社会的热情和对彼此的信任。后来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有人提议说:“既然我们都是靠声音吃饭的,那为何不去关注一下那些听不到声音的人呢?”大家一拍即合,爱的分贝公益项目应运而生,设立在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在经过近一年的分头调研考察之后,理事会把项目的关注点对准了7岁以下的聋儿。目前,我国有1.2亿人存在听力障碍,其中听力语言残疾者达2780万人。7岁以下聋儿有20万,每年还有3万新生聋儿。这些聋儿如果在7岁前得到及时治疗,其康复率可以超过90%。过了7岁,人体的语言发育就开始缓慢,即使听到声音,也很难把语音的功能再开发出来。

之所以将对听障人士的关注集中于贫困家庭的未成年人,除治愈希望高之外,还有将因病致贫扼杀至摇篮的考虑。志愿者们走访发现,在贫困地区,一旦发现了新生儿有听力障碍,相当一部分家庭会选择将希望寄托在下一个孩子身上。但这很有可能会导致更多听障儿童的出生,恶性循环也由此产生。另外,新农合政策、医保体系等国家政策也在向这部分群体倾斜,但由于信息的不对等,患病家长往往被高额的医疗费吓住而耽误治疗。姚雪松说,“爱的分贝做了7年多,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加强了贫困家庭在医疗救助方面跟政府的沟通。”

“爱的分贝”受助儿童

截止至2019年1月18日,爱的分贝资助了755名听障儿童完成人工耳蜗植入;资助了2040名听障儿童进行康复训练;为2508名听障儿童发放了365认知包;为6家机构的143名康复教师提供授渔计划培训;组织社区听力项目惠及1802人。喜人的数据背后,离不开理事们和志愿者的辛苦付出。

爱的分贝每两个月要召开一次评审会,主播理事们都要参与对贫困聋儿家庭申请的评审,为的是把救助善款用在最需要帮助的人身上,会议常常一开就是大半天。

而志愿者更是辛苦,姚雪松介绍说,每接到一个新的救助案例,当地的志愿者都会到有可能被救助的家庭实地采访,探访信息不仅包括家庭成员、家庭年收入,甚至家里养了几头猪、几只鸡?父母住在哪里、爷爷奶奶又住在哪里?爸爸妈妈如果在外面打工的话,打工是在哪个城市、哪个地方、居住的环境怎么样、租房的租金是多少?这些信息都要第一手拿到。“我们能力有限,面对那些经济条件还算可以的家庭,也常会无能为力。”这让他有些无奈。

华语名主播义务参演,办起了20场朗诵会

虽然是由知名主播们联合发起的公益项目,但爱的分贝过去五年一直低调深耕于项目中,鲜少大规模传播品牌,这种低调有他们自己的考虑。“贫困聋儿群体看似小众,实则庞大,先天性的聋儿每年以2%-3%的速度在增长,爱的分贝目前覆盖的只是很小一部分。所以我们不想盲目扩大,只求脚踏实地问心无愧地去做。” 姚雪松说。

除了对贫困聋儿进行人工耳蜗手术资助、康复训练资助、聋儿家长培训之外,爱的分贝项目还举办朗诵会,对大众进行爱耳宣传,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用于聋儿的救助。“我们一直坚持的是,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让爱的分贝响亮’就是我们的品牌活动。”姚雪松介绍道。全年的多场朗诵会,也是姚雪松倾注时间较多的活动,他总会提前协调出时间参加,几乎没有缺席过。

“时间的玫瑰”让爱的分贝响亮华语名主播新年公益朗诵会

2019年1月19日,“时间的玫瑰”让爱的分贝响亮华语名主播新年公益朗诵会在苏州保利大剧院成功举办。姚雪松、郎永淳、季小军、陈捷等20位华语名主播和音乐家与现场1000多名观众进行了一场声音旅行,所有演出人员均义务参演,全部票房捐献给爱的分贝贫困聋儿救助项目。这也是自2014年起举办的第20场华语名主播公益朗诵会,为爱的分贝筹集善款近2000万元。

“朗诵会最开始仅仅是语言的表达,现在我们还会越来越多地尝试一些新鲜元素,比如说加入古筝、古琴、箫、埙等传统的民间乐器伴奏,利用影像、声像等视听手段实现更好的传播”,提起朗诵会将来的发展,姚雪松满是期待:“朗诵会获得的捐赠其实是杯水车薪,我们希望的是更多地让大家知道、了解并信任爱的分贝。”

选择一个行业,发心是喜欢

近几年,在互联网的潮流下,一部分顶着央视这个超级媒体机构光环的名嘴们选择离开。或像马东、罗振宇在内容领域深耕,风生水起;或像张泉灵、赵普一脚踏进未知领域,兜兜转转仍在路上。提及这些曾经的同行,被问及是否考虑转型时,姚雪松说:“当你决定要去做转变的时候,你必须要做好失败的准备,而这种转变是没有回头路的。我不觉得我拥有创业者的素质。”

他反复地提到“初心”二字,“选择都要付出代价,代价就是你做选择所需要付出的成本,人们往往在考虑选择这行业的年薪有多少,但很少衡量放弃了的这个部分跟你未来得到的这部分。所以我们常常讲叫不忘初心,工作经历和它的社会经历越丰富的人,为什么不忘初心就很难?因为他所要做的选择,他要做的放弃,一定意味着比年轻人付出的成本要更大。”

姚雪松主持CCTV2财经节目

“每个人做的事情一定是出于一种初心,看他的发心是什么。我认为选择一个行业来说,对于我来说,发心是喜欢。”作为跨界公益的代表,姚雪松一直把“喜欢“作为选择的门槛。做公益是这样,选择传媒行业也是这样。

上学期间,工科专业的姚雪松除了日常新闻播报外,还和一群爱好相同、志同道合的朋友搞朗诵会、做广播剧。这段与本专业看似毫不相关的经历是他与传媒业结缘的起点。“因为喜欢,我们聚在一起。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经历在我、以及我的这些同学们心里,奠定了深厚记忆。”回忆刚毕业的那两年,姚雪松“渴望变化”,这也促使他完成了人生中重要的职业转型。

在益行者,我找到了“娘家”

姚雪松主持“益行者”之夜

做公益之初,最吸引姚雪松的是帮助别人而收获的欣慰和满足。“其实这不是公益,这是每个人都具备的一种善心,也是一种社会责任。”在做了多年公益人后,他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公益是一种让更多人受益的模式,不是点对点的一个人对一个人的帮忙,而是一个组织对一个群体的帮助。公益把每个人最朴素的对善意的表达,用科学、理性和规范的方式聚集在一起,然后传递出去,让受众群体得到帮助,也让政府、企业、社会组织等各个阶层都能够意识到这样一个群体是需要被关注的。

姚雪松对公益看法的改变,除了有赖于投身一线的慈善经历,还不得不提他在“益行者“项目中的理论学习。2017年秋天,几十位商业大佬和公益大咖重返学生时代,带上校徽、揣着学生证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开始了一段学习旅程,姚雪松就是其中一员。他们称自己为“益行者”,旨在课堂中跨界交流、头脑碰撞,学习公益组织商业化运营、助力商业组织公益战略化的知识。

姚雪松出席凤凰网行动者联盟2018公益盛典,并担任主持

“和‘行动者联盟’一样,益行者也是一个集合”,姚雪松说:“与其单打独斗,不如抱团取暖,我们需要一个平台能够更好地探讨未来的发展。‘益行者’有一个口号叫‘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讲的并不是简单的聚和散,而是希望能够把我们的这些踽踽前行的公益人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娘家,让我们彼此都能够知道,其实在这条路上你过的并不孤独。我们是时代的见证者,也是践行者。”

“我对于公益的思考还没有停止过,有些问题还想不明白。”在采访中,姚雪松抛出了一个又一个疑问句:弱势群体之所以弱势,原因究竟是什么?他们真正的生存状态又是怎么样子的?那些听障的孩子失学率有多高?他始终希望的是除了帮助这个群体,还能了解他们目前的生存状况和未来可能面临的风险,将它们以科学的数据呈现,以期给国家政策的制定和社会组织救助方向的选择提供导向。“爱的分贝要做的是长久的解决之道。”他说。

姚雪松在2018“雪寄暗香来”让爱的分贝响亮·华语名主播公益朗诵会上朗诵

去年年底,爱的分贝在北京鼓楼西剧场举办了2018年最后一场华语名主播公益朗诵会。在这场岁末的朗诵会上,姚雪松为观众朗诵了老舍的《济南的冬天》:

“他们一看那些小山,心中便觉得有了着落,有了依靠……明天也许就是春天了吧?这样的温暖,今天夜里山草也许就绿起来了吧?就是这点幻想不能一时实现,他们也并不着急……”

或许正像看到小山心里就有了着落的济南人一样,因为有同行者的相伴、康复儿童的笑脸,姚雪松和他的搭档们也不着急。世界是要一点一点地改变的,“继续做下去就好了”,姚雪松说。


撰文:隋雯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