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仁妈妈”张静:为失独再生养家庭开启亲子助力公益活动
公益

“超仁妈妈”张静:为失独再生养家庭开启亲子助力公益活动

2017年05月23日 15:11:13
来源:中国日报网

你我都只有一个妈妈。但是有这么一群人,她们不仅是自己孩子的妈妈,也是这世间所有孩子的妈妈。举目时,她们是照亮孩子们前行的皓皓明月;低首时,她们是承载孩子们人生的莽莽大地,她们就是“超仁妈妈”。因为有爱,所以无所畏惧。凤凰公益联合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特别推出母亲节“超仁妈妈”专题策划,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超仁妈妈”——张静。

大家好,我是张静,是一名大学教师,也是一个注册中级社会工作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高级健康管理师。我参与公益及志愿服务领域10余年了,先后参与过汶川地震、玉树地震、甘肃舟曲泥石流、岷县地震等灾后心理援助。2014年底我以召集人身份联合朋友们建立“关爱失独暖心联盟”虚拟平台,特别关注爬梯妈妈这一群体!爬梯妈妈指的就是生活中的失独再生养妈妈们。目前,在全国大约有数万个失独再生养家庭。

活动图

这些“爬梯妈妈”的特征是:(1)每个人都曾经有过丧失孩子的痛苦经历;(2)生养二宝后,母亲的年龄和第二个孩子的年龄差距在45岁-60岁左右;(3)每个爬梯妈妈都经历了艰难的再孕再育艰险之旅;(4)大多数的爬梯妈妈们都有两大恐惧或顾虑:她们不怕苦却最怕自己生病,因为生病了就没法照顾幼小的孩子;曾经经历过失独的创伤让她们缺少安全感,更加害怕由于“父母年老+孩子年幼”的年龄差给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带来自卑感;(5)选择再生养是这些妈妈们为了“让自己好好活着、不至于抑郁或走向绝望自杀之路”所不得不采取的自救方式,因为再生养之后被他们称为“二宝”的孩子,再一次给这些接近老龄的妈妈们带来了天使的阳光,孩子的天真鼓励着爬梯妈妈们不断用超越生命的勇气去挑战漫长的亲子抚育之路。

您记住了我上面提到的失独再生养妈妈们的5个特征,就会知道我为什么叫他们“爬梯妈妈”了。其实,“爬梯”是我用英文“Party”这个单词音译的汉字,我希望有机会给这些失独再生养妈妈代表们举办一个“阳光亲子论坛”,也通过亲子画册制作、访谈等形式倾听爬梯妈妈们的心声,鼓励她们挖掘自己的能量。同时,爬梯还有另外的寓意,虽然这些妈妈们相对来说年龄老一些,病痛风险系数高一些,但是她们发自内心对二宝的爱,并不亚于年轻的妈妈们。所以我希望他们的亲子教育,可以在挑战困难和汇集关爱中缓缓登上幸福的阶梯……

爬梯妈妈

接下来,我想给大家看几个爬梯妈妈的生命故事:

崔女士,现年59岁。2013年儿子30岁出车祸去世,2014年12月崔大姐毅然顽强地接受第二次人工试管助孕,成功生下一对龙凤胎。现在儿子女儿2岁多,夫妻俩都退休了,带着对大儿子的思念继续抚养幼小的孩子。

崔大姐对我说:“我55岁的时候永远地失去了儿子。因为我的儿子特别的优秀,他走了后我的老公就抑郁了,成天到晚就是跟我儿子通电话,然后对话,上班就出去这个在院子里面去找儿子。我和我老公都是从部队转业回到地方的,也不会打牌呀干什么的,平常就是两点一线的生活。当我们失去了孩子,就等于失去了所有。我看他这个情况,不得不冒险吧,就是做试管生了这个龙凤胎。所以说,我们只有选择,冒险也要选择生下这个孩子。虽然现在非常的辛苦,但是也没有办法,只有这条路可以选。湖北省到现在为止,这个五十六岁生龙凤胎的只有我一个。但是我和我爱人现在都退休了,养着两个孩子费用相当大。

我想跟大家说,我们这个失独再育群体真的是很难很难,我们49岁后享受了国家给我们的失独扶助津贴。我55岁失独,刚刚拿了一年的津贴,我把孩子一生,国家马上把扶助金给停了。我们六十岁的年龄养的孩子,比别人的孙子孙女还要小,这就是我们的孩子,他能给我们养老吗?实际上根本是不行的,我们这叫隔代抚养,希望国家和社会可以继续帮帮我们。要孩子是为了带着孩子的爱继续活下去,很多失独家庭都是因为几代单传才选择老龄再生育,这也是我们失独后自救的一种积极方式,相信会有更多的爱心人士理解和支持我们。“

张女士,2014年独子因脑癌去世,留下40万外债,自己由于悲伤过度内分泌紊乱卵巢早衰,经过中医治疗和人工试管助孕,卧床保胎8个月,2016年1月剖腹产生下一个女儿。女儿半岁时张大姐查出乳腺癌,经社会救助获得一部分爱心善款支持手术和化疗,张大姐依靠自己顽强的意念生活着,照顾着自己的二宝。张大姐忍着身心的疲惫和疼痛,紧紧地拥抱着稚嫩的女儿说:“我一定要战胜病魔,我要陪女儿长大,我要争取活到送女儿出嫁!”

肖女士,55岁。2013年,家庭遭遇丧子重创,在部队做教官的26岁的儿子因白血病去世。非常让我震撼且感动的是,由于在儿子接受化疗期间已被告知治疗可能没有意义将要去世了,这个顽强的妈妈在儿子下葬后的第三天就去做了人工试管再孕。先后两次调理接受试管备孕,第一次失败了,到2015年终于通过人工试管受孕再生养了一个儿子,现在孩子2岁,母子之间的年龄差为53岁;目前,孩子的父亲主要通过在外打工来维持家庭生活。肖大姐说:“苦点累点无怨无悔,因为我们不会像以前那样孤独绝望了。因为我们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们关注我们这个特殊群体,虽然我们年龄老了一点,但是对于母亲的身份而言,我们都是特殊的妈妈,有爱的妈妈。”

你看,每个母亲都有自己的人生,有自己的个性特点,可是她们对孩子的爱都是一样重,一样深的。我们总说母爱伟大、可敬,而这些爬梯妈妈的母爱也值得我们感动和敬重。

说真的,我们一点也不希望这个世界上再多一个失独妈妈,可是我们却希望,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失独妈妈们都能得到社会的关怀和支持,所有的爬梯妈妈都能得到社会的理解和帮助。

因为有爱,所以无所畏惧。我是张静,正在参加超仁妈妈公益助力计划,请支持我们。您的爱心,将给予爬梯妈妈们重拾生活的勇气。

筹款二维码

益问益答:

凤凰公益:请问您最大的公益梦想是什么

张静:我最大的公益梦想就是结合自己的专业,支持每一个家庭和孩子们都可以平安快乐地拥有自己的梦想、权利和可持续的资源。

凤凰公益:在参加公益活动中,有哪些时候您会觉得特别幸福呢?

张静:我兼职公益领域十年了,在这个过程中,看到无数的站在疾病、灾难、创伤、伤害、丧失等分离焦虑中的人们,他们力尽己能地带着伤痛默默走着自己的人生。也有无数次,当我看到他们在社会公益和爱心陪伴中,在心灵的废墟上重新自立自强并重建了自己的生命意义,这种立己助人,助人自助的幸福感就会在心底油然而生。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生命问题的专家,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潜能。

凤凰公益:请问您参加超仁妈妈的收获是什么呢?

张静:多年来我默默参与公益和志愿服务,这次参与超仁妈妈的团队公益活动,感觉到“爱是一种不同分子的水滴产物”。我想,每个人的心底都会住着一个自己的超仁妈妈,不论在地球的哪个角落,这个仁与爱的呼唤会发自内心地会让人们觉得一种依存和温暖。虽然我发起的爬梯妈妈项目目前还只是个小而美的项目,但是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它的存在会告诉人们,爱是一种不带任何歧视的超仁般的领悟,还有溪水前行般的微暖。在妇基会这个超仁妈妈项目中,我可能学习到了更多的公益服务的理念。真的很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