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编织三级基层福利递送网络 打通关爱保护留守儿童的“最后一公里”


来源:凤凰网公益

12月25日,儿童福利保障与儿童保护研讨会暨中国扶贫基金会童伴妈妈项目工作交流会在京举行。会议围绕儿童福利保障与儿童保护这一主题开展,就如何建立多元参与的儿童保护机制这一议题进行深入研讨。

12月25日,儿童福利保障与儿童保护研讨会暨中国扶贫基金会童伴妈妈项目工作交流会在京举行。会议围绕儿童福利保障与儿童保护这一主题开展,就如何建立多元参与的儿童保护机制这一议题进行深入研讨。

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宋文珍,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倪春霞副司长,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社会扶贫司社会动员处崇斌、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副院长高玉荣,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邓国胜,中国扶贫基金会理事长郑文凯、常务副秘书长陈红涛、助理秘书长秦伟,来自四川、贵州、江西、云南、湖北、安徽6省52县/区相关政府部门以及童伴妈妈代表,关心与支持童伴妈妈项目的爱心企业代表、机构代表、媒体代表百余人参与了此次活动。

会议现场

项目聚焦儿童福利 积极助力脱贫攻坚

据民政部最新数据统计,截止2018年8月底我国农村留守儿童约697万人。其中,96%的农村留守儿童由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照顾,4%的农村留守儿童由其他亲戚朋友监护;6(含)-13周岁的留守儿童规模最大;义务教育阶段农村留守儿童比例从2016年的65.3%上升至2018年的78.2%。留守儿童主要面临的问题是:监护照料、心理健康以及安全形势。

中国扶贫基金会在2015年底联合公益组织、政府部门、研究机构和爱心企业,推出了留守儿童关爱项目——童伴妈妈项目,通过“一个人一个家一条纽带”的模式,建立留守儿童监护网络,保障留守儿童权益,并探索农村留守儿童福利保障的有效途径,为政府决策提供参考。项目聚焦贫困面大,留守儿童多的地区,目前已经在四川、贵州、江西、云南4省34县区353个村扎根,包括24个贫困县及215个建档立卡贫困村,覆盖儿童19万余名,其中留守儿童3.7余万名(留守比例19.5%),孤儿、大病、残疾儿童2000余名;“卡户”家庭儿童3.4余万名。

中国扶贫基金会理事长郑文凯在致辞中表示:儿童是祖国的未来,是中华民族的希望,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儿童关爱工作。今年6月,国务院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要求加快建立贫困家庭“三留守”关爱服务体系,再次强调了攻坚拔寨的关键期关爱农村留守儿童困境儿童的重要性。而儿童需求的多样化、个性化、复杂化,需要社会各界积极行动起来,共享经验、共建模式、共担责任,共同编织一个牢固的儿童福利保障和儿童保护网络。

一个人一个家一条纽带童伴妈妈项目带来大改变

中国扶贫基金会助理秘书长秦伟在研讨会上分享了主题为“打通关爱保护留守儿童的最后一公里”的报告,秦秘书长表示,童伴妈妈项目通过搭建项目体系,形成筹款、培训、项目、倡导四位一体的有效模式。项目培育乡村赤脚社工(童伴妈妈),将儿童福利递送最后一公里;依托童伴之家,为农村儿童提供参与和发展的机会;编织三级网络,推动落实儿童关爱保护体系;形成PPP模式,调动多方参与;建立多元化为主题的工作合作机制等,取得了可喜的成效:截至2018年11月底,项目累计解决儿童的基本生活、教育、医疗等方面的需求8.7万余例,童伴之家组织活动4.3万余次,儿童参与数达72.5万余人次,累计参与家长15.6万人次。项目模式和效果得到各级政府、合作伙伴及当地群众的一致欢迎和认可。在此基础上,各项目区也依托当地资源进行复制和拓展。明星佟丽娅、易烊千玺为童伴妈妈的爱心大使,通过自身行动带动粉丝群体关注项目。2018年阿里巴巴公益成为童伴妈妈项目的战略合作伙伴,加大线上筹款力度,为项目募集更多资金,覆盖更多贫困地区的留守儿童。

现场采访

小誉(化名),男孩,今年8岁,家住绥阳县青杠塘, 他有一个10岁的姐姐。水井组比较偏僻,山路也要走两个半小时,小誉小时候就跟随父母长期在外。小誉的父母已离婚,姐姐跟随母亲,而小誉则判给了爸爸,被送回了老家水井,与81岁的奶奶及伯父、伯母一起生活。他父亲长期无所事事,经常三五天的不回家,家里没什么经济收入。

由于小时候长期生活在外乡,小誉性格非常孤僻,他不与其他人打交道,别人叫他他也不应,还经常一个人跑出去躲起来,一找就是一天,每次找回来他都说以后不跑了,可没过几天又回到原点。今年5月,上湾村童伴妈妈喻敏芬到小誉家回访时了解到,小誉的爸爸自从离婚以后,就没了音讯,不接电话更没有给家里寄钱。喻妈妈试图和孩子接触,但小誉很抵触,头也不回地走开了。童伴妈妈喻敏芬向村领导反应,为小誉争取了低保。小誉家距学校单程两个半小时,家里没有人可以接送小誉,喻妈妈在学校附近帮小誉和奶奶找到了住处,并联系了镇卫生院,帮小誉补办了接种证,喻妈妈陪着他们一起去学校报了名。

刚开始上学的时候,小誉由于没上过幼儿园,跟不上老师的讲课内容。童伴妈妈每周去家访至少3次,多和他沟通、教他写作业;周末的时候,喻妈妈会喊小誉去童伴之家玩,虽然一开始小誉只是一个人坐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动。慢慢地,他就主动去和其他的小朋友聊天、玩游戏了,如果哪天童伴妈妈没去他家,他还会主动拿着作业去童伴之家找喻妈妈,说:“嬢嬢(阿姨)教我做做作业”。小誉现在变成了“小话痨”,缠着奶奶和童伴妈妈说话,脸上也绽放了笑容。

随后,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邓国胜老师发布了《童伴妈妈项目社会影响评估报告》,评估从心理健康、卫生健康、生活、安全、教育、和监护六个维度,全面的测量和展现童伴妈妈项目这种创新性的干预服务对困境儿童的自身全面发展和家庭功能的恢复带来的变化及成效。评估结果表明项目的干预效果显著:实施“童伴妈妈”项目的村,留守和困境儿童的福利保障指数明显高于没有实施项目的村,并有效的降低了安全事故发生的风险;同时,童伴之家逐渐成为村民互动和交往的新的公共空间,有效增加了农村社区社会资本,成为提高乡村凝聚力的新的纽带和桥梁。童伴妈妈项目是社会力量回应国务院关于加强困境儿童保障政策的典范,为我国留守和困境儿童问题的解决提供了有推广价值的备选方案。

呼吁多方参与营造全社会共同关注留守儿童的氛围

议题为“建立多元参与的儿童保护机制”的圆桌论坛是此次研讨会的重点之一,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宋文珍副主任、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倪春霞副司长、中国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秘书长陈红涛、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范斌教授作为嘉宾参与。

主题论坛

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倪春霞副司长表示,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是国家层面第一次层面出台针对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的工作意见,意见中倡导对农村留守儿童家庭要尽责、政府要主导、全民要关爱,而且要采取标本兼治的一些方法。因此,民政部门和相关的各级部门也做了很多工作、很多尝试。倪副司长提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应分为四个层次,即让孩子有人管、有人爱、有人护、有事做。童伴妈妈项目发挥了非常好的带动作用,未来政府力量会更多的投入,打造一支专业化“童伴妈妈”队伍。

中国扶贫基金会陈红涛常务副秘书长表示,儿童保护需要全民参与、全民关爱,中国扶贫基金会更多的是发挥平台作用,连接各方资源。也通过明星呼吁及包括此次研讨会在内的各种形式的活动传播,让大家知道这不仅是留守儿童问题,有孩子的家庭都会存在儿童保护问题。未来,童伴妈妈项目会将童伴妈妈的遴选和培训并重作为发展的方向。

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在会上表示:童伴妈妈工作是社会领域的伟大创新,呼吁通过政府制定框架、专家提供专业支持,全社会建立爱心支撑体系这种多元参与的方式推动儿童福利体系和儿童社区社工服务体系发展,这是我们的挑战和努力的方向。

此次研讨会的召开,围绕如何更好地解决留守儿童成长过程中的一系列问题展开讨论,搭建起一个多方对话、交流的平台,童伴妈妈项目团队以及各界专家深入探讨多方合作、合力做好儿童福利和保护的有效模式,互相交流观点,为后续项目开展奠定了良好基础。未来,童伴妈妈项目将继续着重关注留守儿童保护领域,探索多元保护新机制,致力于切实解决留守儿童成长需求。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