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何道峰:希望公益行业在人的现代性培育上做出更多有价值的事!| 演讲实录


来源:基金会发展论坛

自动播放

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年度盛会作为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交流平台之一,择地在每年的11月22日-23日举办,

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年度盛会作为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交流平台之一,择地在每年的11月22日-23日举办,致力于搭建高层次的行业对话、交流、合作平台。截止2017年年底,已成功举办了9届年度盛会,累计5000多人次参会,2000余家机构参会,280余家媒体参与推广传播。2018年会以“拾年—社会转型与中国基金会”为主题,将在苏州举行。

本文为何道峰先生在2018年会开幕论坛的主旨演讲,文章谨代表发言嘉宾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公益界的各位兄弟姐妹和同仁,大家好。我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来参加这个会议,感到非常的遗憾,所以借此机会向各位问好。给大家敬礼。


一、十年回顾及展望

大会秘书处让我发一个视频,那么我想谈一下过去我们的公益十年,走过来一个非常艰辛的、而又充满了各种跌宕的道路,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过去十年的见证者,但这十年以来很多变化在公益界还是发生了。

虽然捐赠额还是没我们想象的增长地那么快,但是还是有了一定程度的增长,比如说新的年轻的一代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公益行业,比如说我们有很多新的这种方式,带着很多创新的方式来做公益,让公益有了很多新的思考和探索,特别是最近几年来,一些企业家,主要以民营企业家为主,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这样一个公益行业,这些变化都是明显的,它对我们这样一个民族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可以说是一段弥足珍贵的历史。

可是站在今天这样一个时空点上来看我们的过去,和来看我们的未来,确实是既充满了让人挑战的迷失,同时也应该说仍然有很多潜在的机会。但是有一点我想讲的,恐怕整个公益行业都面临着一个转型,这个转型就是在过去的十年,我们公益依然以扶贫、助残、助孤、扶弱,然后救急,这些作为我们基本的选项,所以大多数的钱和人力我们投入到这个领域,

可是在未来十年情况可能就不同,因为中国现在毕竟已经进入一个中等发达国家的行列,那么现在人均国民收入8000/年,那就是说随着我们扶贫攻坚的这个战略的结束,绝对贫困应该会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那么就是那种纯粹靠扶贫、助残、助孤、救急、救穷这样的事,是否能够拖得起?

未来十年公益的这样一种资源和公益的投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应该说呢,以这种走在前面的国家已经走过的道路来看,恐怕这个转变是一个趋势,这种趋势不仅是外在的一种我们看得见的一种路标,而且很大程度来自于我们一种内在的驱动,这个内在的驱动到了这个阶段,我们在冲刺于国家的现代化的最艰难也是最后的一个阶段。

二、人的现代化

可是现代化是什么呢?现代化恐怕不仅仅完全是一种物质的丰裕度和人均国民收入的增加,可能是人的现代性的培育,很难想象一个现代化的国家,是建立在一个人没有现代性的基础之上的。

所以我个人以为,人的现代性问题,是我们未来公益所要面对的、所要关心的一个比较重要的命题。那现代性的这个问题比较复杂,简而言之,其实最核心的现代化,就是人的自由和平等,这已经写进了我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三、人的现代化之自由

那自由和平等,说到底,人的自由,多大程度上你有自由权。那总体上来讲,人的自由可以分为主体性自由和客体性自由,主体性自由就是围绕着人的生命的主体,和你自己的人身安全,以及你说话、写东西、出版、决策等等的自由权,多大程度上人是可以自由做出决策的,这个社会应该有个明了、清楚的规则。

第二个自由是一个客体的自由,客体的自由是说,当我们可以自由地思考和自由行动的时候,那这些思考的成果,我们能否享有,我们这些努力行动的成果是否可以享有,这就涉及到思考的成果、知识产权、和我们行动的结果的财产权的问题。

如果我们有主体和客体的自由,这两点自由都有,那这是一个人现代性必备的一个条件,也是我们自己要有这个自觉的意识,可是这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那我们用什么方法来获得自由?这是一个平等的问题

那平等跟自由相对应的概念,跟平等相对应的这样一个概念,就是不自由,那这时候,常常有很多迷失的,比如说大家都知道,历史上很有名的,法国的启蒙运动的先驱叫卢梭。

他在强调人的自由的时候,他说人的自由是绝对的,没有去细致的区分主体和客体的自由。但在谈论到人的平等的时候,卢梭说,人是不能拥有分工也不能拥有财产的,因为拥有财产而分工,必然让人不平等,但是卢梭就会进入一个悖论,就说人是一个主体是要绝对的自由的,但是呢,你的结果你是不能享有的,你不能享有结果的自由,那就是说你的思想自由你不能享有,那你行动上你也不能享有,那你还有什么自由呢?那你的自由事实上就是最大的不自由。

因此,这个事就是一个比较大的迷失,就是说怎么解决自由和平等的问题。卢梭最后说了一句名言,大家都记住了,“人是生而自由的,但无往而不在枷锁中”,耐人寻味。

四、人的现代化之平等

那平等,平等是怎么一个概念呢?

平等就是说我们是这种自由选择权,思考也好,行动也好,是建立在你享有这种成果,这种客体性自由,你是基于竞争而取得的还是基于权力垄断而取得的?如果基于竞争而取得的,那就是平等的,如果基于你的权力垄断,或者说一种完全的靠继承获得,那这些就可能不平等。

那这平等的问题又是另外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社会要被组织化,组织化的过程里边,就可能让平等变成一个很大的问题,纵观当今世界,其实人是生而平等的,但无往而不在组织化奴役的枷锁之中。

所以这带来一个问题,这些人怎么再可能建立一个自由平等的这样一种语境呢。这就靠每一个个人,但每一个个人怎么去意识到这些问题呢,他需要有社会的启发,也需要通过我们行动,来让人感知到,人对他人的生命是尊重的,这自由和平等这种概念不是一个概念,是要幻化到、落实到所有我们的行为过程当中

因此不仅仅是一个社会和政治要为我们捍卫这个平等和自由,要做出切切实实的实际行动,而且公益这个行业承负着很沉重的一个历史使命,就是让人启发。

人具有人的现代性,那这个活是一个很长期的活,纵观现在人都是暴力语言,人的肢体暴力相向,然后通过暴力去解决这个社会的问题。一个不能够平和地说话的一个社会,很难讲你会获得这样一种现代化。

因此呢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在未来的这样一种过程里面,做一个公益界,无论是你做公益这个钱投向哪去,还是说你公益界的人你怎么来做事,你怎么去做一个组织,还是说我们个人怎么处理我跟他人的关系,或者说我们公益界的人相互之间怎么处理这关系,这都要回到人的现代性上来,如果回到人的现代性上来,那我们自己可能就找到更多的幸福感,我们也能带给他人一种比较良性的影响,让他人也走在培育这个民族现代性的道路上,这个路非常地长。

总而言之,我觉得一个纯粹靠扶贫、帮弱、助残、助孤,靠救济这样一个时代,从某种程度来说,比重应该在下降,应该说我们整个公益要成长的资源、要投入的人力,可能面临着一个转向

如果是这个时代公益的先驱,那可能你要想这个问题,因为今天的行动就代表着我们未来十年以后的成果。如果我们今天依然沿着惯性、甚至沿着那种路线往下滑,那十年以后我们就会收获另外一种果实。你种什么因收什么果,只不过有些因果是瞬间就会来,有些因果是两三年,有些因果十年二十年更长的时间,公益这个行业,可能要种更长的,让中华民族的人的现代性发育的一种果,这就是我特别想说的话。

那当然,并不是说那些事就不要做,依然要做,但是在这个过程里边,要考虑人的现代性,比如说你是不是不断地在把钱给这些已经离开最贫困绝境的人,再给钱就一定是好事?未见得。因为你破坏了人去奋斗、去努力这种自由的这样一种最内在的动力,那如果这样就产生了这个社会的不公平,那如果不是平等地让人获得这个东西,那你这个社会就破坏了另外一种根基,那你到底是在行善,还是在作恶呢? 

这些问题如果深入思考,其实会得出相当不一样的结论。那对于我们来说,做多大的规模,我倒不认为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做对的事情,做正确的事情,做过十年以后、二十年以后,我们回头来看,依然认为它是代表了我们这一代人的远见卓识和未来的这种责任的事,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

五、结语

我已经是一个退休的老者,公益我做了二十多年,这个接力棒是一代一代地传下去,我今天在体力上已经拼不了了,我只能回到一些阅读、思考和跟大家的一些分享,也会做一些有意义的捐赠,所以呢,看到你们在那奋斗,看到你们疲惫的身影,和面临今天的这种困难,我有的时候感觉到公益行业如此稚嫩的肩膀怎么能够扛起这个民族走向现代性的使命,还是会眼眶湿润,真的感谢每一个人的努力,我希望,我也能发挥余热,希望公益的这个行业能在中华民族整个人的现代性的培育上,能够做出更多有价值的事,让我们的民族能够度过这一个难关,能够进入一个现代化的国家

让我们每一个人从现代性的孕育中找到我们自己生命真正的价值和幸福,谢谢大家。

排版 |  海翔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何道峰:希望公益行业在人的现代性培育上做出更多有价值的事!| 演讲实录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点击领取新人宝箱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