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初雯雯:用镜头保护野生动物的阿勒泰公主


来源:阿拉善SEE公益机构

初雯雯最近救助了一只白肩雕,连着几日没怎么睡觉。

初雯雯,瞳之初自然影像工作室负责人

初雯雯最近救助了一只白肩雕,连着几日没怎么睡觉。

阿勒泰一片草青色的8月,初雯雯所在野外工作团队成员在山间巡视,发现了这只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白肩雕。被发现时,白肩雕在地上躺了三四日,奄奄一息,翅膀折断,尖锐的断骨戳破皮肉,周边的肉已经发绿。它是从天空俯冲下来捉老鼠时,撞上了牧民用来圈地的铁丝网。

初雯雯的妈妈经过北京猛禽救助医师的远程指导之后给白肩雕插胃管灌流食,因为瞳之初自然保护协会暂时没有场地,所以已经送去猛禽救助基地

雯雯将它带回工作室,四处搜罗器材助其进食,去当地人民医院借来X光设备拍摄其骨折情况,又驱车700多公里将白肩雕送去乌鲁木齐,找来可以为它做手术的医生。由于天气较热,白肩雕的伤骨内部已经感染,最后只能截掉了整个翅膀,未来无法再放生野外。

初雯雯是位24岁的野生动物摄影师,同时也是野生动物保护者。2017年9月,初雯雯团队筹备一年的瞳之初自然影像工作室成立。如今这工作室的成员还有一只缺了半只脚蹼的火烈鸟(因偏航来到新疆,国内没有该物种的迁徙通道,无法放生)和截了肢的跳鼠(无法在野存活)。但把这些受了伤的野生动物都接到工作室来并不现实,它们需要医疗设施、需要专业人员(非动物保护工作人员饲养野生动物违法)。

救助跳鼠

因人为活动造成的需要救助的野生动物在阿勒泰真不少,初雯雯正在筹备成立瞳之初自然保护协会,打算之后与当地林业部门合作,再筹资建立一个救助中心,把每年救助的野生动物转移到那里,包括这只白肩雕。

现在初雯雯创办的瞳之初自然影像工作室有10人左右的固定团队和一些全国各地的摄影师外援。常驻阿勒泰的团队包括监测、救助野生动物的护林员以及拍摄野生动物的专业影像团队。护林员两班倒地检测野生动物生存区域,如果发现天气、植被、水源变化,或是野生动物在某地出现,随时向团队汇报,影像团队迅速出动拍摄。

他们有一份大致的拍摄时间表,随着野生动物的活动规律转移“作战地点”。

春天三到五月份是有蹄类动物(比如黄羊、野驴、野马)产仔的季节,初雯雯的团队会进行小范围监测,派出一辆车远距离巡视它们是否遇到危险,尽量不打扰它们生产。

蒙新河狸初雯雯/摄

秋天是蒙新河狸做食物堆的季节,这些在中国比大熊猫还要稀少的小动物,会在天气转凉时啃下树枝,将枝条搬运到河狸窝的水下入口附近。等水面结冰,监测人员通过冰面上叶子的密集程度可以判断水下河狸窝的家族规模。

到了冬天,仅剩不多的野草被大雪覆盖,野生有蹄类动物找不到吃的,初雯雯的团队会将提前储备的牧草撒到戈壁滩上,对野生动物补饲。

很难想象一个二十来岁、长相稚嫩的小姑娘是如何扛着十几公斤的摄像机,上险山、卧雪地,守护这片旷野上无主的生灵。大家都说,初雯雯对动物的爱来自“遗传”。

雯雯的父亲是动物保护学家初红军,上世纪90年代,他从山东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来到阿勒泰研究蒙新河狸,成了当地学历最高最出名的年轻人,与当时追求者众多的美丽姑娘结婚成家。

是他带着2岁的初雯雯去野外追寻野生动物的踪迹,让7岁的初雯雯自己收拾行囊,教她记住卡拉麦里平原每一株植物的名字,送给她第一台照相机,带着她拍下了第一张野生动物的照片—2001年的普氏野马野放,是野生动物保护史上的重要一笔。雯雯的母亲则在父女俩外出期间操持家里的一切,帮助照顾父女俩救回来的野生动物,工作不忙时也喜欢与他们一同外出。雯雯记得,小时候父亲常常救回家一些受了伤的黄羊,甚至还有小狼,它们在家里满地跑,度过危险期之后就被送去救护中心。

普氏野马初雯雯/摄

初雯雯说,“我爹对我来说,一直是座雄伟的山。”直到有天,父女俩去看盘羊,这些羊出没在陡峭难行的山上,二人把车停在山下准备步行出发。雯雯从车里拿出摄像机扛到背上,初红军则从车里拿出一根拐杖。由于长年野外奔波,初红军腰间盘滑脱,已经严重影响了身体状况。初雯雯有些伤感,“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手里面多了长炮一枚,但他手里边却多了拐杖一柄。”

被初雯雯称为“大管家”的瞳之初团队成员蒋新春,曾是跟随初红军多年的护林员,他形容初雯雯“不像个女孩子,更像个小动物”。

初雯雯与父亲初红军

“她性子直来直往,爱憎分明,为拍摄野生动物敢做很多事,经常在雪地里冻得小手小脸通红,或是和威胁到野生动物生存的人发生正面冲突、争吵。”蒋新春说道,“她对野生动物的热爱和努力超过其他我见过的人。”

野生动物摄影的工作充满不期而遇的危险。在阿尔金山,有野牦牛冲着初雯雯的车突奔过来,幸而半路停住,不然它的冲力足以顶翻越野车。在海南寻找褐翅鸦鹃的途中,初雯雯穿着迷彩服趴伏在三轮板车后高高堆起的草垛上,由于重心不稳,车在过坑时被震翻,她直接抱着“大炮”(指专业摄影器材)跳到地上。前不久初雯雯外出去拍摄黄羊,车在公路上被打瞌睡的大车司机追尾,后座的护林员尾骨被撞裂。

为拍摄科克森山的盘羊,初雯雯和团队成员需要每天步行16个小时,翻过数座海拔落差上千米的山,在乱石险峰间背着行囊和相机小心前行。为了抓住光线最佳的落日时分(新疆的落日在北京时间晚上八九点),他们在十一点左右才能收工,然后在月光下寻着盘羊行走的“捷径”摸索下山,走到车前已是凌晨三四点,休息没几个小时,第二天早上八九点再次出发。有时他们会在阳光过于强烈不宜拍摄的下午,像盘羊那样在山顶小憩。

但这些困难都不能阻止她保护野生动物的急切心情,这些生命每一刻都可能遭遇不测。令人痛心的事总是发生。人们丢弃在野外的塑料瓶子,可能会卡住小狐狸和刺猬的脑袋;人们建造大坝导致的下游水位下降,或是倾倒污水,可能使一窝河狸迁移,误入其他河狸领地而被攻击、死亡;飞奔着自驾车辆、运输车辆的公路,为防止其他牲畜进入的牧场铁丝网,随时都可能夺取野生动物的生命。

2009年冬至2010年初春,阿勒泰遭遇了一场特大雪灾。初红军带着初雯雯去戈壁滩上撒一些牧草,给饥饿的黄羊(学名“鹅喉羚”)提供食物。在自然灾害面前,野生动物毫无还手之力。初雯雯看到路边缩成一小团一小团的死去的黄羊,看到它们为了刨开锋利的冰雪挖到地上野草,割烂了的蹄子腕,泪水结冰糊了一脸,没两天脸都冻烂了。

那年,山顶冰雪融得快,盘羊肚皮空空,忍着饥饿去更高的山上找草,其中一些因为体力不支没踩稳,从山上滚落摔死了。

第二年春,阿勒泰卡拉麦里自然保护区的草长得特别好,看到这些草可以让幸存下来的野生动物更好地养育自己的孩子们,初雯雯感动地想哭。

她心中的野生动物保护事业正逐渐变得越来越清晰。她想在一些尚未划归保护区的空缺地带建立保护地保护性管理权,展开野生动物监测、救助、垃圾清理、志愿者服务之类的工作;推进社区共建,为当地牧民找到与野生动物共处,并能发家致富的新路径,销售农副产品,推广野生动物保护的理念;进行野生动物保护教育,包括去校园宣讲,出版书籍,发展户外教育,合作编写教材;借助收集到的野生动物影像素材,制作资料库,做纪录片,以大众传播途径宣扬野生动物保护。

关于野生动物保护事业的愿景也得到了行业的支持。2018年,瞳之初自然影像工作室拿到了阿拉善SEE基金会创绿家项目的一笔资助,用于人员工资、设备购买等,支持机构的更好发展。

初雯雯与《最强大脑》节目中的王昱珩合作的新书《当我是你》即将出版,她在书中分章节介绍了蒙新河狸、普氏野马、盘羊、雪豹、紫貂等各类野生动物,也谈及自己与父亲保护野生动物的故事,野生动物保护的社会现实。中国国家地理的图书策划总监杨磊评价说,雯雯是“最特别的作者”,因为“纯粹”。

这几年初雯雯也去过国内其他有野生动物的地方,但最终选择以阿勒泰为主要根据地,这里有她最爱的家人,也包括美丽的山河和广阔风景中的野生动物。她最爱看翠绿的乌伦古河,蜿蜒流过翠绿的河谷;最爱看卡拉麦里大戈壁滩上低矮、零星的草,和顽强的生命;还有那秋天的科克森山上,雄壮的公盘羊新换上厚厚的皮毛,肌肉结实,夕阳打在它身上照射出金色的光,它站在山巅俯瞰自己的整个领地。

由初雯雯创立的瞳之初自然影像工作室是第八季创绿家伙伴,获得阿拉善SEE基金会103,800元资金资助。

“创绿家计划”首倡环保公益领域“天使资助”理念,旨在发掘和培育中国环保公益领域新生力量,协助那些关心环境和家园的创业团队更为成功地度过创业阶段,从而推动环保公益的行业生态更加健康、多元,最终实现可持续的环境保护目标。

-The End-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泡泡直播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泡泡直播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