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重病女童跟着爸爸工厂打工,请妈妈照顾,她却说“先拿2万来”


来源:乙图

这是花都某村的一个电镀小作坊,平房瓦顶,脏兮兮的工具机床,满地的碎屑灰尘。几个工人正在开动这机器,埋头苦干,其中一个就是小舒敏的爸爸李海明。小舒敏,眼睛大大挺漂亮,穿着白衬衣,衣裳满是污迹,脸上手上也脏兮兮的,在工厂机器间窜来窜去。

null

这是花都某村的一个电镀小作坊,平房瓦顶,脏兮兮的工具机床,满地的碎屑灰尘。几个工人正在开动这机器,埋头苦干,其中一个就是小舒敏的爸爸李海明。小舒敏,眼睛大大挺漂亮,穿着白衬衣,衣裳满是污迹,脸上手上也脏兮兮的,在工厂机器间窜来窜去。

null

6岁的李舒敏,来自广东茂名市茂港县下寮田村。2017年2月28日晚,李舒敏忽然腿痛,无法走路。焦急的父母赶紧送她去大医院检查,结果被诊断为神经母细胞瘤第四期。经过四次化疗并做了手术,术后化疗还出现过严重感染,好不容易从ICU的死亡线上拉回来。如今情况尚算稳定,指标暂时也正常了。

null

化疗后的病人通常免疫力极低,需要精心照顾。而小舒敏,却立即来到了小作坊工厂,跟父亲生活在一起。

null

工厂的环境很差,别说这么个化疗后的虚弱女童,就是健康人也感到难受。然而,李舒敏的爸爸李海明却没有选择,“还是好心的老板同意收留,要不都无处可去。”李海明说,“家里的父亲上年纪又有病,没能力照顾孩子,母亲已经不在世,孩子妈离婚了。”

null

李海明和今年年初才和妻子叶日梅离婚。离婚的原因很多。李海明说自己并不是个好男人,以前只懂得吃喝玩乐,不懂照顾家庭。直到爱女生病,重压之下,才懂得生活的不堪。前妻也不是不爱女儿,然而对丈夫的积怨以及巨大的经济压力,让妻子无法承受。

null

但很多人建议李海明放弃的时候,这个曾经吊儿郎当的男人却说:“女儿这么可爱懂事,我怎忍心放手呢?”小舒敏虽然受过多次化疗的折磨,但只要感觉好点,便按捺不住6岁孩子的天性要玩耍。爸爸干活的时候,她在旁边不时拉扯,以引起爸爸当然注意。 偶尔还会要像工人们那样操作机器。

null

无聊时又跑出作坊外的马路边,看看天。或者穿过多车大尘的马路,到小卖部看动画片。

null

小舒敏有两个“玩伴”,一个是超强能力的蒙面超人,通常在厂间玩时带着。另外一只萌萌哒绒布乌龟,睡觉时抱着。

null

小舒敏睡觉的地方是作坊尽头搭的一上下铺,同时也是堆放机件的杂物房。房门贴了一幅画:三只兔子,中间的较大,左右两只较小,其中一只小兔还牵着气球。你她画的谁?“中间是爸爸,右边是我。”“左边呢?”她不答话。追问下沉默,再追问,她想了想,便古灵精怪地回答:“这是一只乌龟,变成兔子模样的乌龟。”让人既好笑又心疼。

null

对一个患病的孩子来说,平时要带口罩,勤洗手,不要跑来跑去。可李海明忙于上工挣钱,将医生的这些嘱咐抛到九霄云外。“男人不像女人那么细心。”某男工友搭了一句。

null

“你想妈妈吗?”刚才还做着各种调皮动作的小女孩,收敛了笑容,低下了眼皮,轻轻的说了声“想。”李海明也希望前妻叶日梅能照顾女儿,前妻说不是不可以,但先拿出2万来。叶日梅说要钱并不是为自己,她也非常爱女儿。

null

小舒敏还有6次化疗加6次电疗的治疗,叶日梅提出的2万块是下一期的化疗费用。现女儿没钱完成剩下的治疗,时刻都有重回死亡线的危险,若无望地照顾女儿,这种揪心令她难以面对。小舒敏之前治病已经花了50万,花光了所有积蓄,借遍了认识的人,欠下几十万外债,实在难以筹集。李海明三千多的工资勉强够生活,何时能凑够医疗费?

null

“舒敏这期的化疗已经拖了两个月,医院打电话催几次了。”李海明却没有任何办法。现在,他能做的是,不得不带着女儿继续在工厂“上班”。或许某天在这个脏兮兮的环境里感染,之前的所有治疗都前功尽弃。(拉菲陈家庆)

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泡泡直播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泡泡直播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