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公益先锋张伯驹:“自然之友”守护环境,促进善治


来源:凤凰网公益

自动播放

张伯驹作为自然之友最年轻的总干事,多年推动环境政策立法、公众参与和信息公开、自然保护区善治等议题,完成了一项项职业化、专业化团队的转型决策,也在一次次转型中,成长为更优秀的自己。

自然之友注册成立于1994年,是中国成立最早的民间环保组织。20多年来,自然之友在全国拥有近3万人的会员群体,通过环境教育、家庭节能、生态社区、法律维权以及政策倡导等方式,重建人与自然的连接,守护珍贵的生态环境,推动越来越多绿色公民的出现与成长。

自然之友的发起者和第一任会长是梁从诫。梁从诫是梁启超之孙,梁思成、林徽因之子。1995年,梁从诫了解到云南德钦县为了经济利益大量砍伐原始森林,破坏了濒危动物滇金丝猴的栖息地,他通过媒体朋友报道事实,又利用自己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上书中央领导,身体力行制止当地政府对原始森林的破坏。

1998年“自然之友”为保护藏羚羊的“野牦牛队”筹款40万元,当时67岁的梁从诫登上4000多米高的昆仑山口,亲手焚烧收缴的近400张藏羚羊皮。自此,自然之友在全国声名鹊起。

自然之友的成立,被视为中国民间环境保护运动的一个起点。作为中国第一个注册获批的全国性环保民间组织。1998年之后,在都江堰杨柳湖大坝工程下马、怒江建坝和西部水电开发之争、“环评风暴”、圆明园铺设防渗膜等环保事件中,都有自然之友的身影。

张伯驹作为自然之友最年轻的总干事,多年推动环境政策立法、公众参与和信息公开、自然保护区善治等议题,完成了一项项职业化、专业化团队的转型决策,也在一次次转型中,成长为更优秀的自己。

张伯驹

因此,张伯驹获颁行动者联盟2017公益盛典“年度十大公益人物”。近期,张伯驹接受了凤凰网《公益先锋》的专访。以下为专访部分文字实录:

凤凰网公益:自然之友注册于1994年,到目前为止有20多年,主要做些什么?您如何评价自然之友的发展路径?

张伯驹:自然之友主要是通过推动更多人的参与来保护生态和自然环境。我们工作的手法其实比较多,比如说通过支持更多的人参与到环境保护的行动,通过环境教育、自然教育的方式,让更多的孩子和家庭能够开始关注自然并且热爱自然。

同时,我们也在推动环境法治的进程,我们相信整个环境保护应该是社会多元共同参与的,所以我们通过参与环境立法,运用环境公益诉讼等方式去和企业,和环境的主管部门进行互动,希望能让整体的生态环境质量和公众健康得以保障。

凤凰网公益:自然之友的志愿者和捐赠人,为什么会选择加入到自然之友,这是一个值得信赖的环保组织吗?

张伯驹:加入的原因有很多,有些是单纯的喜欢自然,比如说有一些成员、志愿者,他们喜欢植物,喜欢观鸟,就是通过望远镜去看自然中的鸟。也有一些是专业的环境工作者,他们希望通过自然之友能够更好的实现专业的志愿服务,带来社会价值。还有亲子的家庭,他们希望通过和自然之友的产生交集,能够让自己和孩子们,以及家庭关系,在大自然中不断的成长。

凤凰网公益:自然之友能吸引大家参与的是什么?

张伯驹:因为我们的门槛足够低,你不需要太多的专业知识,或者有多少的资金储备,就可以参与到认知自然和保护环境的行动中来,另外,自然之友比较专注于一个方向就是环境的法治,用法律和政策的推动保护生态环境和人的健康。

凤凰网公益:这20年来,自然之友产生了哪些比较有影响力的推动?

张伯驹:关于环境的立法,自然之友从成立开始就参与到了包括当年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循环经济促进法等法律的制定过程当中。最近四年,自然之友参与立法的能量更大了,我们参与了超过50部的法律法规,规章制度和标准,都是关于环境、生态、资源以及能源的领域。

凤凰网公益:您觉得现在还有哪些环保问题没有得到公众的足够重视?

张伯驹:在环保领域,还有很多的议题或者有很多行为方式其实都没有受到特别多的重视,可以说受到重视的比没受到重视的部分小了很多。举个例子来说,我们都关心天蓝不蓝,因为霾的问题,但是我们的地下水和土壤的污染问题可能就没有受到特别多的关注,以及在西南、西北地区,一些自然保护区,也正在受到破坏。

由于认知和地理的距离造成了大家没有关注,或者缺乏行动,从自然之友和很多环保组织的角度,我们一方面要通过自己的专业能力去推动这些方面的环境质量的改善,减少生态的破坏。同时我们也会支持更多人,关注身边的环境问题,推动全民参与环境治理。

凤凰网公益:您提到的无法挽回的生态问题,能举几个例子吗?

张伯驹:举一个例子,其实这个也是去年自然之友和几家环保组织一直很努力在推动的一个变化。在云南的红河流域,红河的中游有一种我们国家非常珍贵的保护动物叫做绿孔雀,它是一个中国本土原产的孔雀,我们说的孔雀东南飞也是这种孔雀,当然现在我们在动物园、公园看到的主要是源自印度半岛的蓝孔雀,这个绿孔雀在中国已经只有不到500只的数量,可以说非常的濒危,它的濒危程度在中国是超过了大熊猫的,但是当时绿孔雀最后、最完整的一块栖息地,即将因为一个工程被淹没在水下,它所生长的那片原始的热带季雨林也都会被砍掉。当时我们就参与到了拯救绿孔雀最后的栖息地活动中。如果说一旦这个栖息地淹没到水下的话,至少是百年内无法把这个水再给退下来,再重新去补植热带季雨林,所以这些对我们来说叫做无法挽回的,或者说在人类的周期里边不可逆的生态破坏和影响。

凤凰网公益:自然之友当时针对这个绿孔雀的问题具体做了哪些事?

张伯驹:一方面,因为我们很相信专业的力量,我们组织各种领域的科学家去现场做调查、取证,包括它的这种破坏范围,还有淹没的程度,以及我们要去证明这个地方的确有绿孔雀的存在,当我们取得了一定的证据以后,我们就通过新的环境保护法和一系列的法律,把这个工程的破坏方告上法庭,希望能够先停止破坏行为,然后再尽可能挽回这个即将被淹没的保护区和绿孔雀的栖息地。

另一方面,只是环保组织在当地去做这种非常专业的工作还是不够的,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关注这种文化和生态符号,所以我们做了一系列的工作,包括举办了全国的绿孔雀儿童绘画的比赛,也和很多的媒体合作,和专业的摄影机构合作,展现绿孔雀的生存状态和那些非常美的成年绿孔雀以及很萌的绿孔雀宝宝,让大家了解到,这样一个美丽的物种,它的珍贵性、独特性,以及他们正在面临的挑战,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参与到关注和行动中来。

相关文章:

张伯驹:解决环境问题要相信春风和种子的力量

张伯驹:环保不是当“苦行僧”

张伯驹:公益不该被圈层垄断

[责任编辑:马明月 PP002 ]

责任编辑:马明月 PP00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公益先锋张伯驹:“自然之友”守护环境,促进善治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8/09/07/wf2_4901160_102250_sizeb_w1920_h1080.jpg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