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北漂租房曾被赶,如今他却在北京造了会“走”的房


来源:人人公益

和99.99%人相比,,戴海飞的北漂生活的绝对算妙得出齐,,因为他是带着房子去北京的

原标题:北漂租房曾被赶,如今他却在北京造了会“走”的房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

东方手艺人(ID:shouyiren2050)

和99.99%人相比

戴海飞的北漂生活的绝对算妙得出齐

因为他是带着房子去北京的

海飞是湖南人,也是一名建筑设计师

2009年来北京开始了北漂生活

△戴海飞

不谈买房

在北京租个房都让他折腾不起

一个大屋子用木板隔成好几个单间

他住的那间十来平米,八九百块一个月

住房体验差不说

还被中介以各种名头扣费,他气不过

那个时候海飞正好在北京的

一家建筑公司实习

建筑专业加上正值年轻的一腔热血

让他动起了“歪脑筋”

学以致用

他把他接触到的移动住宅项目

用到了即将诞生的新家上

说干就干,海飞管表哥

借了6400多块钱作为买材料的成本

太阳能970元、竹子375元

钢筋573元、钻孔18元、洗脸盆60元

......

△年轻时候的海飞

从最高消费太阳能到必备家用品洗脸盆

都算下来,这笔账是6427元

看了一眼账单,相信大家也能猜到

这个蛋形小屋的主材料是什么

没错,竹子

蛋形小屋建了两米多高

“蛋壳”上被掏出一个椭圆形的小门

没有锁

小屋的下边装有轮子

可以挪动

竹条外,还有竹席、保温膜和防雨膜

在最外边,是麻袋拼成的保温层

麻袋里填充着发酵木屑和草籽

“到了春天,上面还能长出草来。”

海飞说道

△“蛋”的外表上的绿草,就像从地里长出来一样

屋里摆设也甚是简单

一个卧室,一张约一米宽的床

床头放着几本书,床尾藏有一个水箱

里面有压力系统,可以把水压上来

供洗漱用

忙碌了一两个月

这座蛋形小屋终于建成了

之后,海飞又花了3500块把小屋

从湖南老家运回北京

放在公司所在的园区里

当作他在北京的第一个家

白天,他在公司里工作、学习

晚上12点,从楼上的公司下来

钻进小屋睡一觉

只是进入冬季后,小屋越发冷了

晚上大概只有3、4℃

虽然房子有保温层

可还得用其他措施:用蓄电池供暖

再用上个电热毯

“毕竟我是湖南人,习惯了湖南的湿冷

所以在这儿还算适应

偶尔睡得舒服还会热醒呢”

看得出来,海飞可不愁

十几秒就能到公司

不用挤公交车

不用愁房租

省下的钱还能去游泳馆游泳,锻炼

顺便解决洗澡问题

到了周末

海飞还能体验一把小资生活

“小资”这个词放在现在看上去很扎眼

可放在8年前的2010年

说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去附近的咖啡馆喝喝咖啡,看看书

骑着自行车逛北京城里大大小小的胡同

海飞的日子过得舒服自在

可好景不长

奇特的造型加上自由的生活方式

海飞的“蛋屋”很快吸引了媒体的关注

与此同时,小区物业也盯上了他

蛋屋自然也就被遣送出园区了

无奈之下

海飞搬到了五环外的出租屋里

在那里,他每天花几小时

在家和公司的往返途中

也是在那里

他和现在的妻子相恋并结婚

△戴海飞一家三口

2012年10月,租房又遇上了麻烦

毫无征兆地,房东违约要收回出租的房子

海飞和当时已经怀孕五个月的

妻子被赶了出来

为了妻子和未来的孩子有个安定的家

海飞咬咬牙用上所有积蓄

在燕郊买了个毛坯房,自己装修

△正在装修房子的海飞

有了稳定的住所和温馨的家

海飞就把曾经的创意小屋

就抛在脑后了吗

并不是

同年,海飞又去做了

一个把三轮车变成房车的设计

这是继两年前的那颗蛋之后的

第二个小屋“一多宅”

△一多宅

△一多宅内部

五年来,为了养家糊口

海飞在公司做着稳定的工作

直到15年的9月份海飞生了那场大病

生病的时候,人难免不多想

回想工作的五年里,自己一直和甲方打交道

却也没有做出很多自己想做的东西

“索性就不要甲方了,去做点自己想做的事吧”

于是,他有了自己的工作室

△小嘿

第三个小家——小嘿也由此诞生

与此前的单一可移动不同

小嘿还多了个可拆卸和可自行拼装功能

外观上也美观了许多,城市气息浓了一些

更重要的是,比起满足“蜗居”的基本需求

小嘿丰满的设计更能吸引人的兴趣

尤其是小孩子

一把它放到小区,小朋友就玩欢脱了

再后来,又有了北京郊区的树屋和

蛋屋1.0版的进化版蛋小屋

△树屋

△蛋小屋

看了海飞造的这么多的小房子

虽然建房的成本很小

可很多人依旧不理解它们有什么用

这样想也不是没有道理

因为它们难推广不说

而且空间小、安全性弱

甚至在不适宜的地方安置

还会被当成违章建筑

可海飞的建筑尝试自有他的用意

他在尝试让房子不再依赖土地

为蜗居的人们寻求一种新的居住方式

让人即便蜗居也蜗得自由,住得舒坦

现在海飞也常常想起

自己年轻时做的蛋屋

想起被违约房东赶走的窘迫

想起城市里那么多

没有房子的年轻人

也正是如此

他愿意坚持为曾经的自己

和四处飘荡、居无定所的人们

做一些看似奇怪的事情

结果无人知晓

可毕竟试着往未知走一步

也不是什么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