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金正恩特使遭普京冷待?

金正恩特使遭普京冷待?

普京迟到近两个小时见崔龙海,疑顾虑中国感受,或拒金正恩访俄要求。

混合制

混合所有制之辩

混合所有制面前,民营资本何去何从,依然得问:是缘是劫?

性文化与泼粪爱国主义

性文化与泼粪爱国主义

性学教授遭遇大妈泼粪,“义和拳”式举动背后是对性文化的无知。

美国商学院捐赠基金遭遇募资难

2013年03月25日 10:13
来源:中国慈善家

2008年股市下滑期间,多数顶尖商学院的捐赠基金价值都大幅缩水。


 

美国顶尖商学院似乎经受住了此次衰退的影响,但名气不那么大的美国商学院的持续发展能力却存在切实的疑问,特别是那些由各州资助的商学院。

2008年股市下滑期间,多数顶尖商学院的捐赠基金价值都大幅缩水。2008年以来进入英国《金融时报》全球MBA排行榜的美国商学院*,其捐赠基金(永久性持有的储蓄,这些储蓄被用于投资以获得收益)的价值在2008年至2010年间平均缩水了24%。

对那些依赖捐赠基金收益来维持很大一部分开销的富有学院来说,这算得上是一个冲击。

“如果捐赠基金突然损失了30%左右,那么顶尖商学院——特别是那些私立的——无疑会受到重创。”私立的达特茅斯学院塔克商学院(Tuck School of Business at Dartmouth College)的院长保罗 达诺斯(Paul Danos)表示,“当你失去了近四分之一的收入时,你不得不停下来思考一下。”

尽管捐赠基金的价值后来回升至危机前的水平,但对很多商学院来说,现在仍能深切感受到这件事的影响。

公立的密歇根大学罗斯商学院(University of Michigan Ross School)的院长艾莉森 戴维斯-布雷克(Alison Davis-Blake)解释道,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商学院每年都会从捐赠基金中提取部分资金,这些资金相当于捐赠基金在某段设定期限内的平均市值的一定比例——就罗斯商学院的情况而言,这段期限为7年。这种做法降低了收益的同比涨落。

卡内基梅隆大学泰珀商学院(Tepper School at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就仍面临这一挑战。该学院院长鲍勃 戴蒙(Bob Dammon)表示:“就募资情况而言,今年是我们最困难的一年。”

捐赠资本的主要来源——慈善资金也出现下滑。“危机过后,人们心有余悸。”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商学院(UCLA Anderson School)院长朱迪 奥利安(Judy Olian)表示,“(捐款)并没有枯竭,但在信心恢复之前,人们还是会有所犹豫。”

然而,在衰退最严重时那段募资低迷期过后,很多顶尖商学院正再次报出较高的募资规模。在塔克商学院和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达顿商学院(Darden school of business),2011-12学年是募资规模创纪录的一年,达顿商学院收受的捐款较此前的纪录高出17%。去年,斯坦福大学商学院(Stanford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收受了一笔1.50亿美元的捐款,这是该学院有史以来收受的最大一笔捐款。

顶尖商学院、尤其是私立商学院出色的募资结果,再加上它们自身的资金储备,在整个经济低迷时期支撑了它们的日常运营。例如,负责管理达顿商学院捐赠基金的达顿基金会(Darden Foundation)提高了基金的提取额,以保证学院各项活动的开展。

该基金会总裁特里普 戴维斯(Trip Davis)表示:“毫无疑问,不这么做的话,我们就避免不了要解聘教员。”

在跻身英国《金融时报》MBA排行榜的商学院中,公立商学院的捐赠基金规模平均只有私立商学院的40%。尽管达顿和罗斯等富有的州立商学院几乎没有受到州一级支出削减的影响(它们接受的政府资助少得可以忽略不计),但二线州立商学院受到的影响却是巨大的。

威廉玛丽学院梅森商学院(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 Mason School)院长拉里 普利(Larry Pulley)表示:“在政府资助方面,我们受到了巨大影响。”他补充称,最近的减支意味着政府资助的长期下滑开始加速。政府资助占梅森商学院运营预算的比例已从上世纪80年代的40%下滑到现在的10%左右。

“如果你看看各州预算面临的巨大需求……就很难相信这一趋势会发生逆转。”

美国认证机构“国际精英商学院协会”(AACSB International)主席约翰 费尔南德斯(John Fernandes)预测,很多州立商学院将迎来重大调整,以求平衡自身账簿。“商学院不去填补教员岗位的空缺,而且还在砍掉没能带来正回报的项目……现在我经常听到师生比不断下降的消息。”

在管理层面削减成本的措施——包括在大学内进行合理化改造、共享服务和集中采购——已得到广泛采用。穆迪(Moody's)公共金融集团董事总经理约翰 纳尔逊(John Nelson)表示:“在慈善捐款、政府资助和学生需求旺盛的时期,大学在管理方面不需要做到那么高效。”

“在应对本次危机时,(商学院要想降低成本)有很多可轻而易举实施的措施,但它们只能让你支撑到现在……接下来的改革必须更多地从结构上着手。”
  

面对收入不断下滑的局面,多数商学院在过去几年里大幅提高了学费。在跻身英国《金融时报》MBA排行榜的学院中,私立商学院的全日制MBA学费在2007-08学年至2011-12学年的4年间平均上涨了22%。同期,州立商学院将州内MBA学生(他们的学费较低)的学费平均提高了53%。州外学生的学费则涨了36%。

普利教授表示:“随着政府资助日趋枯竭,我们不得不这样做。”

“就某些例子而言,学费上涨只是一种‘找补’。”西北大学(Northeastern University) D’Amore-McKim商学院(D’Amore-McKim School of Business)院长休 考特尼(Hugh Courtney)表示,“很多州立商学院当时存在涨价的空间。”

不过,人们的普遍共识是,学费定价较低的现象现已得到纠正,不可能再以上面所说的那种速度上涨。戴蒙指出:“鉴于MBA面临的需求很平淡,学费上涨的空间非常小。”

“这是基本的经济学道理。”美国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史密斯商学院(Smith School)院长阿南德 阿南达令格姆(Anand Anandalingam)表示,“大多数州立商学院都需要对其学费上涨进行重新评估,因为市场对此根本形不成支持。”

然而,在顶尖商学院,MBA的市场依然稳健,国际需求确保了它们能够收取较高的学费。

“鉴于顶尖商学院的全球品牌及其项目质量,学费的定价将保持有限的灵活性。”费尔南德斯表示。“顶尖商学院……仰仗的是强劲的国际需求,而知名度较小的商学院则仰仗于地区需求,地区需求现在相当不景气,”达诺斯教授表示。

……

对知名教授的争夺推升了教学成本,加剧了二线商学院面临的上述结构性问题。

奥利安表示:“如果你想与其他顶尖商学院展开竞争——我们就有这种想法——那么你付出的成本最终会与市场的要求相一致。”

留住人才是商学院面临的又一个问题。戴蒙教授承认,他手下的教师流失到其他商学院,那些商学院开出的薪水是他无法提供的。他的优先任务是留住重要的资深教授、以培养更年轻的教员,他们是这所学院的骨干。

“我们无法为知名教授开出超高的薪水……因此我们必须采取别的方式。”

由于手中的财富比不上那些受捐额更高的同行,二线商学院——无论是公立的还是私立的——要想不掉队将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

“这也不是说它们要干不下去了,”达诺斯教授表示,“不过,它们显然面临着长期的资金紧张。”

随着全日制MBA的低成本替代项目逐渐增多——特别是对两年期MBA需求构成威胁的在线项目——奥利安教授认为,只有具备品牌价值的精英商学院才能继续收取高学费。

她表示:“对于绝大多数商学院而言,高成本MBA模式是不可行的。”

* 分析涵盖了来自2008年至2012年英国《金融时报》全球MBA排行榜中的63所美国商学院的数据;其中34所为私立商学院,29所为公立商学院。捐赠和预算数据未涵盖6所无可用数据的商学院。

[责任编辑:侯力新] 标签:威廉玛丽 深度报道 金融时报
打印转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