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富士音乐节“零垃圾之旅”后,他们在中国做了一场最干净的音乐节!


来源:《中国慈善家》

5月18日,他在朋友圈发状态:“如果大家在大屏幕上看到我,放心,你参加的不是一场假的音乐节,是一场绿的音乐节。”

原标题:富士音乐节的“零垃圾之旅”后,他们在中国做了一场最干净的音乐节!

原文标题《音乐节的零废弃探索》

2018MTA天漠音乐节是国内大型户外音乐节首次引入零废弃理念及执行方案。

最干净的音乐节

环保工作者吴骁第一次登上了音乐节的舞台。

5月18日,他在朋友圈发状态:“如果大家在大屏幕上看到我,放心,你参加的不是一场假的音乐节,是一场绿的音乐节。”

晚上9点,距离民谣歌手赵雷登台演出还有半小时,舞台前方空地已被其粉丝挤满。吴骁和Kanta Hani拿起话筒走到台前,粉丝们开始欢呼。

“我来自日本东京,我这次来中国是要应对一个挑战——把我们的MTA天漠音乐节变成全中国最干净的音乐节。”Kanta Hani用英语发表演讲,吴骁在一旁翻译。

“MTA”是一场融合音乐、科技体验、多媒体艺术表演和艺术装置展览(Music,Technology and Art)的音乐节,每年5月在河北省怀来县天漠风景区举办,今年已是第三届。

吴骁(右)和Kanta Hani在MTA天漠音乐节舞台做环保宣讲。

Kanta Hani是日本非营利组织iPledge的创始人,从事环保工作20余年,为日本多个著名音乐节、文化节等大型活动提供环保咨询方案及执行,曾把富士音乐节打造成“世界上最干净的音乐节”。吴骁是国内环保组织自然之友零废弃赛会项目负责人,主导过包括文化节、会议、跑步赛事在内的20多次大型公众活动的零废弃工作。

2018MTA天漠音乐节是国内大型户外音乐节首次引入零废弃理念及执行方案。“我们希望通过垃圾分类减少现场的垃圾。”吴骁告诉观众,“大家看到现场穿着这样白色T恤的就是我们的环保志愿者,希望大家能够把垃圾带到7个回收站,我们的志愿者会在那里引导。但他们不是清洁员。”他强调,“请大家一定要自己完成垃圾分类的工作。希望我们一起应对现场垃圾带来的挑战。”

欢呼声四起。吴骁一度以为这欢呼仅仅是粉丝们为等待赵雷而发出的,但5分钟的简短宣讲里时有欢呼声爆出,他意识到,台下的观众达成了共识。这让他和Kanta Hani感到欣慰。

在大型户外活动中推行零废弃并不轻松。音乐节散场之后一片狼藉,垃圾甚至多达数十吨,每每令主办方苦不堪言,中外皆然。在这一背景下,“世界上最干净的音乐节”富士音乐节显得另类和不可思议。

每年七八月份,全世界会有十几万人赶到日本参加“世界上最干净的音乐节”——富士音乐节。

每年七八月份,全世界会有十几万人赶到日本参加这场音乐盛宴。高晓松曾在脱口秀节目里用“震撼”二字来形容其体验:午夜12点MUSE演出结束,观众拿垃圾袋把鱼骨头、矿泉水瓶子什么的都装好,然后大家排队去倒6种垃圾,一直倒到凌晨两点,“这个太吓人了。”

吴骁在富士音乐节当环保志愿者

久闻其盛名,去年8月,吴骁去富士音乐节做了一次环保志愿者。虽然不觉得其现场如传说中那般夸张到“干净得可怕”,但他认为从环保的角度可以把世界上的音乐节分为两类:富士音乐节和其他音乐节。同在这一次音乐节上,MTA天漠音乐节的创始人李宏杰也到了现场。

全面体验了富士音乐节的环保流程之后,吴骁产生了在中国做一场“最干净音乐节”的想法。通过朋友牵线,他与天漠音乐节、日本iPledge组织一拍即合。

“国内的朋友很多都是持一个悲观的态度,说这个(零废弃)在中国肯定不行,国情不一样,我们做不到。但是可以看到,在观众和志愿者共同努力下,现场其实很干净。”吴骁说。

音乐节的环保设计和执行由自然之友和iPledge完成,两家机构组织了一支由15名中日核心志愿者组成的团队,由其带领64名国内志愿者挑战垃圾问题。现场设置了7个垃圾分类站点,主要围绕餐饮区和舞台区分布,每个垃圾站点都有志愿者守候。根据中国垃圾回收处理情况,现场垃圾被分为6类:剩食、饮料瓶、金属罐、玻璃瓶、危险废弃物、其他。

“客观上讲,音乐节这种场合的环境教育意义大于环保效果。”吴骁说,志愿者3天的工作对环保的影响是很有限的,而环保理念和垃圾分类意识是可以被观众记住并带走的。

天漠音乐节的环保设计和执行由自然之友和iPledge完成,两家机构组织了一支由15名中日核心志愿者组成的团队,由其带领64名国内志愿者挑战垃圾问题。志愿者自创了很多宣传口号和道具

超出预期

自然之友和iPledge要做的,除了引导观众把垃圾按分类丢到指定位置,还有另一个工作:形成后期的回收体系,对收回的垃圾做科学处理。

“我们找了一个专门的回收商,会把这些可回收物,像瓶罐、玻璃,都单独回收,其他的垃圾我们将其分开,送到垃圾中转站。”吴骁介绍,民间部门没有功能和力量做大量厨余废弃物堆肥或者发酵等专业处理,必须送到垃圾中转站让市政环卫部门处理,“但至少我们可以把干湿垃圾分开,这样即便以后送到垃圾焚烧场,也能避免混合焚烧,从而减少有害物质的产生。”

志愿者将垃圾运送到堆放区

3天音乐节下来,现场回收约1.3吨废弃物,其中约53%为可回收物。对于“零废弃”的推行效果,吴骁觉得,很多方面都超出了预期。

主办方的配合让事情顺畅很多。吴骁回忆,李宏杰第一次看到方案就表示肯定,说“这是好事”,“他们是一个非常认可的态度,而不是为了作秀来做这件事。”

志愿者提前布置资源回收站

音乐节开始之前,主办方通过官方微信向观众发布了环保提醒。在为观众准备的活动小册子里,特别加上了几页环保宣传的内容。另外,音乐节海报的显眼位置上标注有垃圾分类的提示,观众进入音乐节大门后,入眼即见。一些破坏环保秩序的临时行为,主办方工作人员也会第一时间做出沟通和调解。

“我觉得我们大型活动的主办方,也慢慢会有环保意识,让现场能保持清洁,并且借机去教育公众做一些环保宣传。”吴骁说。

最后一天演出结束散场后观众自发地捡垃圾

作为自然之友零废弃赛会项目负责人,吴骁不担心参与者会有抵触情绪,“根据以往经验,大家百分之百都是支持的态度。”事实上,这一次观众的表现也让他感到欣慰。在垃圾回收站点,观众们会配合志愿者主动进行分类,一些观众甚至提出想加入志愿者的工作。每一天演出结束散场之后,尽管也会有一些垃圾遗留,但现场的干净程度已经超出预期。

“现在中国人的素质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悲观。这次现场的观众,即使因投放错了垃圾被志愿者善意提醒,也都会很谦虚地接受,甚至自己会把放错的垃圾拿出来重新投放。”

作为首次尝试,也有一些意料之外的状况。考虑到7个垃圾回收站点不足以服务现场每天2万多人的需求,为求稳妥,怀来当地市政环卫部门在现场的一些偏僻角落放置了很多没有分类功能的塑料垃圾桶,“一些观众看到垃圾桶就去扔,不久就造成垃圾溢出,形成一个个小垃圾堆,这对现场垃圾的分类回收造成了不少麻烦。”吴骁说。

Kanta Hani对此同样感到无奈:“如果市政环卫能够(对我们)多一些信任,把现场的垃圾处理工作完全交给我们,效果可能会更好。”

MTA天漠音乐节是Kanta Hani及其团队首次走出日本,与国外项目合作。在Kanta Hani的印象中,富士音乐节开始尝试做“零废弃”时,公众意识和中国现在差不多,只不过日本已经做了很多年垃圾分类,所以看起来成效会比中国好很多。

富士音乐节创建于1997年,次年,Kanta Hani和他的团队介入其环保工作,最终,将富士音乐节打造成“全世界最干净的音乐节”,他们用了3年时间。Kanta Hani认为,天漠音乐节要想实现目标可能还需要3~5年。“但比起设定几年的目标,我觉得坚持做下去更重要,我们明年还会继续合作。”

零废弃探索

第一步虽然走得不错,但吴骁说,这一次的零废弃音乐节尝试远远不仅限于模仿日本的经验。

零废弃活动是对赛事活动的各方面资源进行3R合理管理:源头减量(Reduce)、重复利用(Reuse)及回收循环(Recycle),使最终送往填埋场和焚烧场的垃圾减到最少,无限趋于零。3R原则是国际上通用的做法,在MTA天漠音乐节之前,自然之友已经做了不少零废弃探索。

“实际上,我们也有信心在大型活动的环保环节上做出一些世界领先的设计,而且是很有可能的。”吴骁说,在垃圾分类和厨余垃圾处理上,中国完全有可能走在世界前沿。

“日本没有厨余垃圾处理,他们就认准了焚烧,所有不可回收的垃圾都送到焚烧厂焚烧。如果厨余垃圾单独做堆肥的话是更合理且更环保的,很多民间机构和试点城市也在做积极探索。从这方面看中国的意识其实是更领先的,如果把相关的理念和设备在全国推广开来,我们在废弃物处理问题上是完全可以超越日本的。”

而前端减量,也是可能超越日本的地方。吴骁记得2017年去富士音乐节做志愿者,散场之后看到各种奇葩垃圾,“用完的帐篷啊、椅子啊,还有包、墨镜,就能扔的全扔了。”他认为,富士音乐节从前期的物资管理到现场的自我管理可能都没有做好。

“我们一直不太鼓励这种后端的清理。后端清理只是一个补救措施,我们推崇从前端开始减少垃圾的量,中端做好垃圾分类,到末端能够把一些可回收的垃圾在其他地方重复利用。”吴骁说。

MTA天漠音乐节在做前期宣传时就鼓励观众减少随身携带的东西。“比如说我们现场不提供瓶装水,用桶装水;不提供一次性杯子,让大家用循环使用的杯子。”但吴骁觉得这还远远不够,他拿出音乐节的宣传小册子,“像纸质的宣传手册都可以舍弃,做成电子版的,都能减少纸的消耗。”

但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我们先把一些最基础的分类做好,减量的,因为涉及到政府、主办方、赞助商等太多相关利益方,所以只能逐步推进,未来等我们积累了更多成功案例,再和各方去沟通会更容易,更有说服力。到时我们再进一步去推前端减量也会有足够的基础。”

天漠风景区属于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周边区域,基于MTA天漠音乐节零废弃尝试,吴骁说,自然之友会形成详细报告,作为废弃物管理调研案例呈报冬奥组委。

“会做成一些方案,包括志愿者管理、现场管理,以及大型活动可持续发展的标准、质量管理的标准,包括在一次活动中怎么能够做到环境压力最小,比如说在碳排放上,在废弃物管理上,在供应链管理上,做到最可持续,在打造一个绿色供应链的各个方面提出很多要求。”

早在2008年,自然之友的创始人梁从诫曾作为奥组委的环境顾问,为奥组委提供环保咨询。但那时候很多环节还是学习、借鉴国外经验的状态,吴骁说,到2020年,把零废弃和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与本地经验相结合引进冬奥会,中国也可以在环保方面做一些引领的事情了。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