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重度自闭又怎么样?我和18岁儿子组成黄金搭档,做优秀送奶工!


来源:大米和小米

当一个自闭症孩子初入社会,会有怎样的故事?在这背后,又是什么支持着他走上就业的道路?在帅妈的讲述中,他们的故事缓缓展开……

前言:

孩子长大了何去何从?就业,是大龄自闭症孩子要面对的其中一个问题。在联系采访广振妈时,我们无意中了解到济南一位母亲帅妈带着18岁的自闭症儿子王帅送牛奶、成功就业的故事,颇受触动,于是通过广振妈,我们联系上帅妈进行采访。

当一个自闭症孩子初入社会,会有怎样的故事?在这背后,又是什么支持着他走上就业的道路?在帅妈的讲述中,他们的故事缓缓展开……

帅妈和18岁自闭症儿子王帅

6月,济南天桥泺口的街道。

伴随夏日晨光一起照亮大街小巷的,是18岁的自闭症孩子王帅与46岁的妈妈分别骑着单车和电动车一起挨家挨户送牛奶的身影。四点天还没亮就已经起床出门工作的他们,脸上挂满炎夏的汗珠,却看不出一丝疲倦。

早起的林大爷等在自家门口,看见王帅来了,高兴地站起身接过王帅手中的牛奶,拍着他的肩膀说:“小伙子真棒!谢谢你给我送奶。”

王帅美滋滋地接受了林大爷的赞扬,不说话,笑容却遮掩不住。帅妈在一旁看着,也笑出了花。

送牛奶,是帅妈给王帅找的第一份工作。从今年三月份开始,帅妈已经带着王帅送了3个多月的牛奶,而且连续三个月被奶站评为优秀员工。

帅妈和王帅正在送奶

和18岁自闭症儿子一起成为送奶工!


口述| 帅妈

18岁自闭症孩母亲

济南市星星缘心智障碍者关爱中心发起人

01


学做家务,为工作做准备

2002年, 我2岁半的儿子王帅在济南妇幼保健院确诊自闭症,属于一级残疾,智商只有41。到现在,王帅和别人交往的能力相当于两岁半,语言还仅限于需求性的语言,进一步的交流语言,没有。

王帅确诊自闭症后,我再没出去工作,把时间和精力全部倾注在王帅身上。王帅上过一段时间的干预机构,一直上到8岁,但因为程度较严重,情绪不稳定,在那之后王帅常常被拒之门外——特校只上到三年级,养护机构也只待了不到一年。没有退路,无处可去,我只能暂时把王帅安置在家里。

但王帅不懂看电视也不懂玩手机,更不会和别人社交,无事可做使得他的情绪问题更加严重。家里有个原本带玻璃门的书柜,但王帅有一次闹情绪把玻璃全部敲烂了。

为了让王帅有事可做并提高他的能力,我决定开始教王帅做家务。

王帅做家务的时候积极性很高,因为做家务能给他带来成就感。虽然他不会表达,但我却看得到,他渴望被肯定自身价值的内心。

王帅正在洗烧水壶

经过一番耐心教导,倒垃圾、扫地、择菜洗菜、烧水……王帅如今已成为家里的得力小帮手。通过做家务,王帅不仅情绪能够稳定下来,而且锻炼和提高了自己的能力,为接下来送牛奶的工作打下了基础。

02

孩子是自闭症

长大了就只能待在家里吗?


随着儿子的一天天长大,我开始思考,虽然学做家务儿子进步了很多,但他就要一直待在家里吗?他和我们一样是社会的一部分,总要融入到社会中才对。

于是我和家人商量后,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要带着自闭症儿子去工作。这一年,儿子刚满18岁,

可王帅这样的孩子可以做什么工作呢?

在济南,居民喜欢喝新鲜的牛奶,所以每天都可以看见穿梭在大家小巷的送奶工。经过一番考量,根据王帅的特点,我想送牛奶也许是一份不错的工作,因为它相对开放和灵活,在室外不会对别人有太多的干扰,而且工资是按送奶量结算,我们可以根据自己送奶的速度来调整自己的送奶数和时间。

于是,我找到了一家离家不到两公里的奶站,并且以自己求职的名义,带着王帅进入到工作中。

一开始奶站的老板知道王帅的情况,也质疑过我们,但我请求老可以给我们一个机会,而很快,我们用实际表现打消了他们的疑虑。

03

娘俩是黄金搭档:

我负责开车,你负责送奶

三点五十的闹铃,四点起床,这个点起床对王帅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每天在喊他起床之后,他都会睡眼朦胧、呢喃几声,但很快就从床上爬起来,简单地洗漱完毕,然后帮我把电动车和遮布收好,接着,戴上头灯骑着单车跟着我去奶站取奶。

天还没亮,王帅就跟着妈妈前往奶站

此时天还没亮,大地一片夜色沉寂。

来到奶站,我先按着单子认真地核对装箱,由于取奶核对计数比较严格,所以王帅在这时候只能帮我搬搬牛奶。

等到装箱完毕,我们便再次骑上车开始一天的送奶工作。

为了不耽误订奶用户喝牛奶的时间,也为了给王帅示范送奶的流程,起初我都会自己先把前大半订奶用户的牛奶先送完,然后让王帅有足够的时间投递另一半用户。

拿钥匙开箱、放牛奶、锁箱……王帅一开始连开锁都不会,每一步都是我手把手教的。王帅每学会一步,我就往后退一步放手让他自己做。比如一开始我会跟着他一起上楼送奶,后来我就在楼下等他。

现在,他已经能将工作做得很好,只有些时候他无法辨别相似度太高的奶箱,需要我稍作提示才能完成投递。

日复一日,风雨无阻,每天早上,我们要给167户人家送奶,完成这份工作,要花上三个多小时。

开箱、放牛奶、锁箱……

大部分时候,王帅都能将工作做得很好

大概七点半工作结束之后,我就带着王帅一起去买菜然后回家补觉,起床之后一起做家务,下午再去逛街购物。这样一来,一天的安排就充实、规律了许多,王帅也很少再有负面情绪。

刚开始带王帅送牛奶的时候,我心里还有些忐忑,可三个月来,王帅的进步出乎我的预料。现在,基本全程是我负责开车,王帅负责送奶。我常常跟王帅说:“我俩就是黄金搭档!”

每次听到我这样说,王帅都会笑眯眯的,十分自豪。

04

这一天,王帅“罢工”了!


2016年,我和其他5位家长成立了济南市星星缘心智障碍者关爱中心,如今已经有100多人,不少家长的孩子都已成年。

王帅上班之后,我常常在家长交流群分享王帅上班的经历和经验,很多家长一开始都难于置信:“王帅的程度真的能上班吗?”

其实王帅之所以能够坚持上班,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真的非常喜欢工作,我能感觉到,这份工作让他觉得自己是个有价值的人。


济南的夏天特别炎热,很多时候送牛奶热得满头大汗,王帅也还是笑眯眯的,好像完全不觉得累;有一天下大雨,天气还有些微冷,尽管外头裹着雨衣,送完牛奶回到家后还是全身都湿了,但他也没有发脾气……

三个月以来,王帅唯一的一次“罢工”,是在春夏交际的一天。那时天气已经回暖,但“有种冷叫妈妈觉得你冷”,出门前,我还是让王帅穿了厚厚的羽绒服。结果王帅骑单车爬坡热出了一身汗,见状,我便让王帅把羽绒服拉链拉开,但不一会儿,有刻板行为的王帅又把自己的拉链重新拉上了。又热又累,王帅送到一半就闹脾气说不干了。

见王帅闹情绪,我没有训斥也没有急于给他说道理,而是把他带离了工作的环境让他慢慢平复。因为我知道,王帅没有语言,他只能通过情绪来传达自己的感受,那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的情绪发泄出来。

过了一会儿,等王帅情绪稳定了一些,我问他“还送吗?”

王帅说:“不送”。

于是我就想着把他带回家,走到一半路,我再次问他送不送,王帅又点点头,说“”。

送奶热得满头大汗,王帅也不发脾气

05

家长就是孩子的就业辅导员

我和王帅送奶,每个月能有一两千的收入,工作了两个月之后,我们用工作赚的钱换了一辆三轮车来送奶。

“王帅,你看,我们上了两个月的班,我们用自己赚的钱买了一辆三轮。你多厉害呀!”每次我一提起这件事,王帅就感觉特别美。

王帅的进步让我知道了实践对孩子的重要性。未来并没有那么可怕,虽然自闭症需要终身干预,但其实这和我们每个人都要“活到老,学到老”一样,我们的孩子也是如此。只要我们孩子愿意工作,只要家长支持到位,我们的孩子是可以做到的。

没有当面把奶送给订奶用户的时候,我们需要把牛奶放进用户家门口的奶箱里。我知道王帅会丢钥匙,但我还是将一把钥匙交给他保管。果然,送奶的第三天,王帅就把钥匙弄丢了。我给他重新配了一把,又丢了。但是第三把钥匙,王帅从来没再丢过,不是攥在手里或者放在篮子里,每次要用到钥匙的时候总是能很快把钥匙拿出来。

如果不让王帅在实践中吸取经验教训,他是不会记住如何保管钥匙的。

王帅正在投放牛奶

其实从一开始的工作流程,到工作态度,再到工作教训,都是我身体力行用实践告诉王帅的。言传不一定能成,但是身教孩子一定能看得到。

比如工作的时候不能以自己的情绪为转移,要以工作为中心;给订奶客户的时候不是去走亲戚,别人没有邀请自己进去的时候不能进别人家门;工作要负责任,如果不小心把用户的奶包弄坏了,可以自己掏钱买一包给别人……这些,都是通过实践和疏导,王帅才知道:原来工作是这么一回事。

奶站的老板十分支持和鼓励王帅的工作,经常表扬王帅。我们还连续三个月被奶站评为优秀员工。我们用实际行动证明:虽然王帅是障碍者,但工作态度比普通人更加认真负责。

家长就是孩子的就业辅导员,通过实践,家长要教给孩子正确的工作态度和方法。如果社会大环境允许,希望有更多的单位能接受全职妈妈带着孩子去工作,等孩子能自己驾驭了家长再退出来。一些比较简单的工作,我想妈妈和孩子两个人做绰绰有余。

06

“每个人都在鼓励和赞扬我们,

连怜悯都没有。”


对于王帅的情况,我从不隐瞒。奶站的同事和见过王帅的订奶用户,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王帅自闭症的情况。每次有人问起,我都会跟对方介绍什么是自闭症,跟这样的孩子又该怎样相处。

退休工人林大爷,一开始王帅每次去送牛奶,他都会盯着我们母子俩看。起初我十分纳闷:难道他不接受王帅这样的孩子给他送牛奶? 

结果有一次我去给他送奶,他直接喊出了我的名字,原来他是在报纸上看到过关于我和王帅的报道,一直想问我报道上的是不是就是我们。

现在,每次看到王帅来送奶,他都会站起来拍着王帅的肩膀,夸他能干。王帅因此也非常喜欢林大爷,每次都是屁颠屁颠地跑过去给他送奶。

很多订奶用户都很热情,有时候还会邀请王帅进屋喝水。其实大家都很善良,没有人歧视我们,连怜悯的都没有,每个人都鼓励赞扬我们。只要家长自己不歧视孩子,没人可以歧视我们的孩子。

王帅和帅妈在送牛奶

我常常会带王帅去参加家长自助组织的活动,每次见到王帅,大家都会热情地问王帅工作的情况并且表扬和鼓励他,王帅每次听到别人提起他的工作,都特别开心。

现在,我带王帅出去都带出自豪感了。每个家长都需要有个阶段去接受孩子是自闭症的这个事实,但家长不可能隐藏孩子一辈子。可能我比较幸运,因为带着王帅出去,让我放下忐忑,接纳包容我们的,是那样一群可爱善良的人。

编者后记|

采访帅妈的时候,隔着电话,能感受到帅妈的积极乐观,我们也很高兴地听到,这不仅仅是一个自闭症孩子就业的故事,更是一群人包容鼓励一个自闭症孩子的故事。采访完帅妈之后,一条朴素的街道,一对认真工作的母子,一群热心可爱的街坊邻里,构成一幅温暖的场景在我脑海里逐渐清晰。

是的,自闭症孩子的就业问题很严峻,父母老了孩子何去何从的问题很现实,但通过帅妈的故事,我们看到了一个包容理解的社会环境改变一个自闭症家庭的可能性。

接下来,帅妈将继续带着王帅送牛奶,让他不仅能分发牛奶,而且能记住每个用户所定的奶品是什么,以此在工作中不断提高能力。

而帅妈也将和家长自助组织里的其他家长一起努力,在大家互相倾诉,支撑彼此前行的同时,多进社区宣传,让大家对自闭症多一点了解和体谅,希望为自闭症孩子找到更多出路。 

我们,期待更多的包容、理解和支持。

-完-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