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当闺蜜告诉我,她喜欢上了她 | 即将过去的骄傲月,你记住了什么


来源:BottleDream

不少支持LGBTQ 群体的活动在世界各地举行,明亮的彩虹色成为了这个月的主题色。上周末,一系列活动在同志骄傲游行(Gay Pride Parade)中推向热闹的最高峰——

原标题:当闺蜜告诉我,她喜欢上了她| 即将过去的骄傲月,你记住了什么

这是 BottleDream  684 次与你美好分享

6 月是一个「骄傲」的月份。

不少支持LGBTQ 群体的活动在世界各地举行,明亮的彩虹色成为了这个月的主题色。上周末,一系列活动在同志骄傲游行(Gay Pride Parade)中推向热闹的最高峰——

美国· 旧金山🇺🇸

最大规模的同志骄傲游行

许多科技公司组队参加了旧金山的活动,看看你能不能认出来它们👇

🏳️‍🌈美国· 纽约🇺🇸

Gay Pride 起源地

在纽约的骄傲游行,有人还在人群中发现了她👇

🏳️‍🌈 巴西· 圣保罗🇧🇷

超过百万人的嘉年华

爱热闹的巴西人从3 周前就开始了派对,包括辩论,戏剧,音乐会,舞蹈表演,文化博览会,街头市场等等。

在上海,Shanghai Pride 上海骄傲节也在今年6 月迎来了十周年的纪念。

今天是26 号,距离6 月结束只剩4 天。我们希望,当这个有着「骄傲月」之称的6 月过去,给你留下印象的,不只是人们参加骄傲游行时各出奇招的打扮,也不只是热闹和狂欢。

所以,在6 月的尾巴,我们想把团队一位小伙伴Echo 的故事分享给你——

她是LGBTQ 支持者,更准确来说,她称自己为性别/性取向多元化支持者。

但她坦言,在她17 岁的时候,她最要好的闺蜜向她「出柜」,她脱口而出的话,深深刺痛了对方;在她以为自己对LGBTQ 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和认识时,她的「无心之失」造成了伤害……

当我们认为自己「了解」、「理解」、「支持」,我们真的像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吗?

以下是Echo 的自述👇。谢谢她勇敢、坦然地面对自己,并愿意分享出来。

 

当闺蜜告诉我,她喜欢上了她

我和闺蜜在6 岁就认识了。从小学开始,我们就在同一张床上交换过喜欢哪个男生的悄悄话。青涩的情愫在懵懂中默默地发芽,少女怀春的心事在电话中细细倾吐。

我们很幸运地考入了同一所高中,但她和另一名女生却开始更加要好,做什么都粘在一起。我觉得特别生气,说好的一辈子闺蜜呢,怎么成塑料姐妹花了?我忍不住问她,到底她跟谁才是好朋友(当年小女生之间的别扭呀……)

她顾左右而言其他,聊着聊着,说起和她在一起的特殊感觉。在长谈的最后,她嗫嚅着说:「我觉得……我好像每时每刻都离不开她了。我可能,喜欢上她了。嗯,我真的很喜欢她。」

我当时完全懵了,只撂下一句话,就摔门跑了:「为什么你要做这么恶心的事情?!」

我甚至来不及细想,那句话是气话,还是我真的认为她「恶心」。

从此,这个话题在我和她之间,成为了禁区,似乎一碰就压倒了友谊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再也没有过问她们的关系。

当他告诉我,请不要用「她」来称呼他

▲ 2015年,我参加了旧金山的骄傲游行

半年后,在美国西雅图上学的我逐渐地开始接触LGBTQ 群体。我抱着练英语的目的跟每个社团搭讪聊天,其中对我最友好的是LGBTQ 社团,很快,我与他们成为了好朋友,每天都让他们向我解释LGBTQ 里每一个名词的意思,更加了解性别/性取向多元化对于他们的意义。

「你是怎么知道你是谁的?」我特别喜欢问这个问题。

「我就是知道我喜欢同性啊。(I just know.)」很多人这样回答我,脸上是骄傲的笑容。

倾听了他们一个个故事后,我觉得我自己才真正开始理解,性别和性取向是天生的,是流动的。我曾经对闺蜜性取向的拒绝,是因为经历和认识的局限,因为社会潜移默化的偏见和歧视。

后来,我选修了「性别社会学」课程。在那门课里,我认识了A。A 是一位跨性别者—— A 的情况是,拥有着女性生殖器官,而在自我认同上是男性。

我还记得,在自我介绍时,A 请大家称呼他为「He(他)」,而不是「She(她)」,尽管在生理性别上,他被社会认定为「女性」。

A 还告诉大家,他在寻找做变性手术的方式,希望有一天能真正以「他」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坦然做自己。

我很欣赏A 的勇敢,我也以为我能理解他。

但我又错了。

那一次,我、他,还有其他同学和老师开会时,我无心为之的一个举动,给他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我完全没有注意到,当我在小组讨论中提到A 时,我一直在重复说「She」、「She」、「She」……

会议结束后,A 悄悄地示意我到角落,憋了大半天,他终于开了口,声音颤抖:

「Echo,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再以『She』来称呼我……我不是『She』,我是『He』……我希望你们也能够将我当做『他』来对待。」

断断续续地,他好不容易才说完这段话,脸涨得通红,泪滚了下来。

我突然意识到,我随口一个简简单单的「She」,对于他来说是巨大的神经触发器,点燃了庞大复杂的情绪网:自我挣扎的痛苦,不被理解的心酸和煎熬,旁人异样的眼神、指指点点的小动作,甚至极端的举动……

那一刻,我也刷地一下哭了。我抱着他,感受着他的曾经,一同落下充满复杂情绪的泪水,连连道歉。

当她告诉我,她恋爱5 年却不能让别人知道

▲ 2016 年的纽约骄傲游行

今年春天,我和朋友叙旧,她不断地提起另一个人,又问我对异地恋怎么看。

我随口问她,是不是谈恋爱,是在异地恋吗。她笑了笑说是,却欲言又止,犹豫着,最后还是慢慢说了出来:

「其实,我们的关系并不能公开……」

「是你不想公开,还是对方不想公开呢?」我看得出她的担心。

「都不是。」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我瞬间明白了。也不知怎么的,她好像也一瞬间有了勇气,第一次把积压很久的心事说了出来——

她说,其实她们在一起5 年了,身边的人都不知道。

她说,她都顺着家人的意思去相亲,非常担心自己一不小心「露出马脚」。

她说,其实一直怀疑自己到底喜欢男生还是女生,不知道喜欢男生的那部分自己是不是装出来的。

……

她还说,真的很希望有一天,能够以情侣的身份和女朋友出现在别人面前。

那晚,我分享了性别/性取向多元化的社会学理论,金赛Scale ,身边LGBTQ 群体的故事,以及如何应对寻找支持者的途径。她说,这是她第一次向别人「出柜」。

一个星期后,我又和她见了一面,一起来的,还有她上次遮遮掩掩提起的「另一个人」。

她们,是以情侣的身份,出现在我面前的。

▲ 今年4 月,新浪微博清理LGBTQ 相关内容时,我有感而发的朋友圈

在不少地方,我都看到/听到过这样的疑问:

需要了解、认识的是,LGBTQ 群体曾经遭受到的严重污名化和伤害。

仅以美国为例,在上世纪50-60 年代,LGBTQ 群体生活在长期的恐惧和自卑中,任何可能表露他们性取向的言语或者行为,都可能导致他们成为暴力攻击的受害者,丢掉工作,被捕入狱,甚至受到生命威胁。为数不多能交流活动的地方,是隐秘的同性恋酒吧,但常常遭到警察的暴力搜捕……

▲ 发生在纽约石墙酒吧的「石墙暴动」 被视为是美国LGBTQ 平权历史上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 二战时,纳粹在集中营里用粉红色的三角形作为男性同性恋者的专门标示。被粉红色三角形标记了的人,不但会遭到狱卒更野蛮的虐待,也可能遭到其他囚犯的暴力伤害。等待他们,还有去势刑罚(切去男性性器官)。后来粉红三角形这个符号被运用到LGBTQ 运动中,表示对歧视的抗议。

更重要的是,所谓「骄傲」,其实说到底是自信和自尊,并不止于讨论「性取向」本身——关你爱谁,也无关你爱的人是什么性别,重要的是你明白你自己是谁,你可以为你自己骄傲。

17 岁的我出于狭隘和偏见,在闺蜜「出柜」时伤害了她。现在的我,在不断加深自己对性别/ 性取向多元化的认识,会身体力行地支持更多人去做自己。

我相信的是,每个人都值得被倾听、被看见。每个人都有权利去勇敢而自由地去表达、去爱与被爱。

文| Echo

编辑| 麒麟

图| Echo提供、Initium Media、Shanghai Pride

ps:如果你希望能让身边LGBTQ 朋友感受到支持,Echo 总结了4 点建议。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