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曾是华尔街精英,她因一场“黑暗中对话”找到公益之光


来源:益美传媒

蔡史印曾经就过着这样的生活,,她年纪轻轻就坐上了,,世界500强公司高管的位置,,却在这时感受到了自我的迷失,,

原标题:8年想过100次放弃,曾是华尔街精英,她因一场“黑暗中对话”找到公益之光

你眼中的华尔街精英是怎样的?

大概是每天穿着名牌套装

穿梭在各大证券、金融公司

谈笑之间掌控全球金融走势吧

电影《华尔街之狼》剧照

蔡史印曾经就过着这样的生活

她年纪轻轻就坐上了

世界500强公司高管的位置

却在这时感受到了自我的迷失

法国Deauville 国际会议上的蔡史印

一场与盲人的邂逅

更是改变了她的人生

她放弃了高薪的工作

加入了一家名叫“黑暗中对话”

(Dialogue in the Dark)的小公司

现在,她已经是“黑暗中对话”

中国区创始人兼CEO

通过黑暗体验馆的形式

蔡史印试图探索出

一种可持续的社会企业模式

并且纠正社会对盲人的偏见

比起公益人

她认为自己更是一个企业家

而对于社会弱势群体

“比起帮扶和关怀

他们更需要一个平等的机会”

1

 

她就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蔡史印出生优渥

自己也是好强的性格

受父母亲影响

她从小学习成绩就很好

“不考第一名我就会哭鼻子”

与父亲蔡暄民鉴赏官窑瓷器

作为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在保送复旦大学毕业后

她又拿着全额奖学金去美国读了MBA

蔡史印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

就是在“世界金融中心”华尔街

并且花了很短的时间就坐上了管理层

她当时的梦想

是成为成功的企业家或职业经理人

“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全职做公益”

蔡史印很长一段时间

都在GE通用电气公司就职

作为企业文化的一部分

公司基本每个月都会安排员工去做义工

在不耽误工作的情况下

做些能帮助别人的事

这就是当时蔡史印心中的公益了

MBA毕业不久的蔡史印

由于年纪轻轻就坐上高位

蔡史印很早就过上了

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生活

穿名牌、坐豪车、出入高级场所

甚至在公司外派她到上海的2年间

她连一次地铁也没有坐过!

“出入都有公司的车接送

过着完全不接地气的生活”

2012年全球妇女峰会上的蔡史印

在蔡史印看来

在太小的年纪享受太好的生活

其实“对人的伤害很大”

2007年,她终于决心辞职前往德国

完成她儿时的理想:进军时尚行业

“一切都重新开始了”

没错,就是她本人!

在买下一个德国服装品牌后

她的“创业之路”进展顺利

她却陷入了迷失的状态

曾经以为是毕生追求的事情

似乎并没有带给自己应有的满足感

就在这时,她认识了一个人

这个人叫萨布瑞亚• 贝肯

她是一位来自德国的视障人士

眼睛的不方便并没有影响她的生活

相反地,她非常积极乐观

还在西藏创办了至今为止

唯一一所盲童学校

被称为“西藏孩子的眼睛”

萨布瑞亚和她的盲童学生

萨布瑞亚的存在刷新了

蔡史印之前对视障人士的认知

“她太自信太开朗了”

她们很快成了朋友

不久之后,蔡史印自驾去西藏时

便去到了萨布瑞亚的盲童学校

开始做义工

后来她回忆说

这段经历

“是人生的大转折”

她开始去思考

怎样才是帮助盲人的最好方式

2

 

遇见“黑暗中对话”


其实,在西藏的时候

蔡史印就认识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虽然帮助视障儿童

给人很大的满足感

但却并非一个长期可持续发展的项目

以萨布瑞亚的盲童学校为例

在创始人参与的前几年

学校的教育质量很高

不少孩子可以流利地讲

藏语、汉语、英语三种语言

有些后来被送到国外学习

蔡史印在西藏盲童学校

但到了后期

萨布瑞亚搬去了印度

学校也不停需要筹款来维持

学生毕业后能找到的工作

几乎只有按摩

这样的模式在蔡史印看来效率并不高

“大多数的非营利机构都有这个问题

他们花了80%的时间和精力来筹集资金

剩下的20%才来做事”

社会的偏见和歧视

更是最大也最不可逾越的障碍


可是,究竟怎样的模式才更好呢?

这个问题困扰着蔡史印

她没有想到的是

答案竟然就在身边

得知她在西藏帮助盲童的经历后

一位朋友邀请她去美国亚特兰大的

“黑暗中对话”体验馆

这是改变蔡史印人生的一次邂逅

“黑暗中对话”体验馆入口

第一次踏入“黑暗中对话”体验馆

蔡史印是以一个顾客的身份

在短短75分钟里

她感受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在一片完全的黑暗中

她的其他感官都灵敏起来

用手去触碰,用耳去倾听

原本熟悉的一切都变得陌生起来

更令蔡史印惊讶的是

出馆之后她才发现

那些导赏员竟然都是视障者!

他们如此自信地侃侃而谈

仿如黑暗中的“超人”

而那些生活中不可一世的人

到了黑暗世界中

却是如此彷徨失措

蔡史印觉得:

“这就是我一直寻找的答案”

她认为“黑暗中对话”模式的

成功之处在于

它打破了以往的传统

不是改变盲人去适应这个世界

而是改变社会观念看待视障者

从而愿意为他们提供平等的教育和就业机会

体验馆对视障者的帮助也很明显

在这里见到的视障工作者

比以往蔡史印在任何地方见到的都不同

他们坚信着

自己和别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黑暗中对话”体验中的人们

加入“黑暗中对话”

(Dialogue in the Dark,简称DiD)

在笃信耶稣的蔡史印看来

也是“神的安排”

体验之后她就在网上关注着DiD

发现总部竟然就在她所居住的德国汉堡!

而DiD现在正缺一位有经验的职业经理人

在和创始人Heinecke畅聊数小时后

蔡史印便入职了DiD

成为了首位亚裔全球首席运营官(COO)

在上海举办的“黑暗中对话”6周年开馆庆典

招人难是社会企业的通病

因为它们往往要求较高

但符合条件的人

完全可以找到更高薪更轻松的工作

刚入职时

蔡史印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干这么久”

今年,已经是第8个年头了

3

 

“黑暗中对话”的艰难中国化

在DiD的工作并不轻松

蔡史印一周工作时间超过85小时

这时,她的榜样已经变成了

“穷人银行”创始人Muhammad Yunus 

黑暗中对话创始人Andreas Heinecke 

这样的社会企业家

DiD也是一家社会企业

所谓“社会企业”简单来说就是

不以盈利最大化

而是以社会价值最大化运营的企业

所以,DiD需要盈利

但盈利并非其最重要的目标

作为首位中国籍COO

蔡史印更是将DiD的发展规划

瞄向了中国市场

“黑暗中对话”上海体验馆前厅

2012年,出于使命的驱使

蔡史印选择搬回了中国居住

这对她来说反而需要适应

因为一直在国外和外企工作

她很少和中国的

政府机关或非营利组织打交道

作为DiD中国区创始人兼CEO

蔡史印认为DiD在中国的发展有两难

一是社会接受度的挑战

国内基本没有DiD这样的社会型企业

被广泛接受的公益大多是非盈利性质的

像这种用商业解决社会问题的模式

常常被质疑其公益性

多次被要求整改调整后

“黑暗中对话”才生存下来

“黑暗中对话”成都体验馆

二是组建团队难度大

由于需要花费大量时间

来培训没有职业经历的视障员工

DiD的管理成本本来就高于

一般的商业企业

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来培训员工

在花费很大的沟通成本的同时

很多员工却难以适应企业化管理

和KPI考核制度

这使得管理者和员工之间

常常发生矛盾

成都体验馆开办2年中

就换了3任总经理

管理的难度和缺乏经验

造成很多团队问题

2015年,甚至有部分员工

联合起来辞职

他们中不少人

是第一批德国教练培训的老员工

这次集体辞职直接导致

成都体验馆闭馆2个月

公司也损失了一大笔补偿金

蔡史印带领视障和听障员工参加尼克胡哲演讲

曾经衣食无忧过着上层生活的蔡史印

为了维持公司的运营

整整2年没有给自己开工资

常常,还不得不开口向家里借钱

来渡过公司的现金流难关

但对她来讲

最难的部分还不是金钱上的

而是感情上的打击

辞职的员工中有不少是她一手带出来的

也有人靠着学来的经验

在外面开了山寨版的“黑暗中对话”

这些都让蔡史印“心里很难受”

作为企业管理者

她一直熟悉都是商业企业管理模式

对于这个特殊的团队

具体怎么拿捏却很难把握

也没有经验可循

蔡史印上海Ted演讲

这也是“黑暗中对话”

入驻中国以来一直分馆不多的原因

蔡史印认为无论在哪里开馆

好的团队都是最最重要的

但合适的人才可遇不可求

所幸的是,成都体验馆在整顿后

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管理者

花了2年的时间

使整个团队焕然一新终于

17年底达到了当年的收支平衡

而深圳在遭遇15年的

销售和视障团队山寨重创后

也由当地的合作伙伴和核心成员重新出发

同样在17年底达到了收支平衡

她只想为每一个开设分馆的城市

提供最棒的黑暗体验

4

 

“黑暗中对话”却是弱势群体的“光”

如今,“黑暗中对话”

在中国大陆地区已有3家分馆

分别在成都、深圳和上海

成都体验馆是最早开馆的一家

上海体验馆则刚刚过了一周岁生日

这其中的艰辛

蔡史印心中是最清楚的

DiD上海体验馆开馆一周年庆生

常常到了月底结工资的时候

她就“愁白了头”

“8年至少也想过100次放弃了吧”

但她始终没有放弃

因为她相信自己在做的事情

是有着长远意义的

2018年蔡史印获得联合国商业和平奖

“黑暗中对话”这种

企业性质与公益性质相结合的模式

一旦探索出一条路

造福的不止是视障群体

还会是所有弱势群体

“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弱势群体”

这是深圳馆总经理刘天华

在一次演讲中提到的

“黑暗中对话”正是将人

放置进这样一个虚拟的环境中

让你学会谦卑与平等

这样的改变蔡史印见了无数

不少大企业家、政府官员都光顾过体验馆

曾经有一个“残联”领导

进去之前跟她说

“我从事残疾人工作这么多年

太了解残疾人了”

出来之后却是深受触动

“今天才真正有了正确的认识”

“其实残疾这个字眼我就非常不喜欢

从来都不使用”

蔡史印认为这些人并没有残缺

也没有疾病

他们只是有某些方面的障碍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残障

只是有些显性,有些隐性而已”

这些年,蔡史印亲眼见证了

从来没有独自出过门的视障者

踏上了马拉松的赛道

只有小学3年级文化水平的视障员工

自己办了公众号

还交上了大学生健视女朋友

“黑暗中对话”成为他们

通向更高更远之地的桥梁

现任深圳体验馆总经理刘天华

也是2017年“深圳十佳青年”

曾经是“深圳山寨事件”的员工之一

几个月后他就回到了公司

蔡史印也并没有责怪他

她知道,现在刘天华的人生高度

已经和当年完全不一样了

“现在,他已经学会了

从企业家的角度去看问题”

深圳馆开馆当日

在她看来

“黑暗中对话”不止是一家公司

而是一个平台

通过这个平台

让每个人意识到

“原来他们跟我们是一样的”

“原来不同,并不是表示不好”

也让视障、听障人士意识到

“原来我们也是主流社会的一员”

要达成这个效果

蔡史印想不出比“黑暗中对话“

更好的形式

“之前,从来没有一种方式

让视障者这样公平地被看见”

实际上,她认为每个人

都应该至少体验一次

“在以色列

每个公务员入职第一天都必须要去”

这是让人看到自己内心的体验

“上帝创造了光

但没有黑暗就没有光”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