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国际视野:美国怎么会有那么多基金会?!


来源:基金会发展论坛

本篇我们聚焦美国基金会的兴起与发展,尤其是其社会经济基础和文化环境。据最新的《全球慈善报告》显示,美国拥有迄今为止最多的基金会(86,203个),其数量和规模都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

本篇我们聚焦美国基金会的兴起与发展,尤其是其社会经济基础和文化环境。据最新的《全球慈善报告》显示,美国拥有迄今为止最多的基金会(86,203个),其数量和规模都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

本文选自第三届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主题报告:《中国非公募基金会行业使命与社会责任》

基金会作为一种具有现代慈善性质的非营利组织,最早出现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其中,美国基金会因其在组织制度、数量规模、社会影响等方面的前所未有之发展态势和影响力而成为现代慈善基金会的典型代表。

美国早期的慈善活动可以追溯到17 世纪初期的“慈善活动(Chairity)”, 这一时期以基督教教义为文化基础的善行义举普遍存在。经过历史演化,发展到19 世纪末20 世纪初的现代基金会。

卢咏在《第三力量-美国非营利机构与民间外交》一书中对“慈善(Chairity)” 与“公益(philanthropy)”进行了区分:

慈善是一种行为,具体且个人化;公益则是一项事业,抽象且制度化。地震后的赈灾工作是慈善行为;而对板块构造学加以科学研究、提高预测和防震能力是公益事业。

慈善表达的是个人为社会贡献服务的愿望,它给予弱者同情和实际的帮助,建立起人与人之间的直接关系;而公益则代表着一种博爱主义的社会事业,是全新的社会服务形式,是企图以理性的方式来解决社会问题和公共需求。

公益事业可以是宗教性质的,也可以通过其他各种形式,但无论采取何种方式,公益事业的终极目标是通过知识的力量和社会良知来改变社会、推动人类的进步。它不仅仅停留在帮助个人的层面上。成功的公益事业旨在彻底解决社会问题,从理论上讲,它甚至可以让社会不再需要个人的慈善行为。

基金会的出现被人们称为慈善事业的“革命”和“公益工业”(philanthropy industry)时代的来临,它将个人或企业的财富归集起来转化为公共资源,也标志着将个人的社会责任和慈善行为的制度化。

经过百年的发展历程,美国现代基金会无论在数量还是规模上都是其他国家所无法比拟的,并在美国社会发展进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其在提供社会服务缓解社会矛盾、维护资本主义制度的发展、推动社会创新和进步、辅助外交和增进国际间的合作与交流等方面有着积极的贡献,是美国社会价值的忠实守护者。

美国之所以成为当今世界上现代基金会发展规模最大、数量最多的国家,是与美国社会的文化思想、经济基础和社会制度分不开的。

 

现代基金会的文化基础

基督教作为美国慈善事业的思想源头,是美国现代基金会兴起和发展的文化基础。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宗教都有劝人向善和鼓励捐赠的传统。宗教对慈善思想的产生和慈善活动的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在美国社会,基督教的影响更是无处不在。“军队里、国会里都有专门牧师,最高法院房间里壁上有‘摩西传十诫’ 的宗教油画,每一张美元钞票上都印有‘我们信仰上帝’的字句。”基督教传统至今仍深深地影响着美国人的思想和行为方式。美国现代基金会的创始人和高层管理人员绝大多数是虔诚的基督徒,他们对基督教教义坚信不疑。

基督教教义主张平等、博爱、向善和互助,扶贫救困是基督徒荣耀上帝的手段之一。基督教神学中“恩宠论”认为,在上帝赐人的恩宠中,实效的恩宠启发人的悟性,感动其心愿,帮助人行善拒恶,以得永生;而习惯的恩宠则是受宠爱者灵魂的生命,它使人养成行善的习惯,成为上帝的子女和圣灵的居所,帮助人们为获得永生而积累善功。行善积德不仅成为基督徒荣耀上帝的手段之一,也是基督徒通往永生的灵魂解脱之路。因此,信徒们得“感恩”、得“回馈”社会,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西方社会设有“感恩节”。美国殖民地时期最有影响的慈善家本杰明·富兰克林就认为,上帝是“伟大的捐助人”,人应当“通过自己力所能及的办法增进其他人的幸福”来向上帝表示感谢。

在这种基督教思想的广泛影响下,西方的许多富翁,宁愿把自己积累的财富捐赠给社会,用于公益事业,也不把它们留给自己的子女。被公认为现代慈善事业开创者的美国钢铁巨头卡耐基就深受基督教“富人进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的思想的影响,他在《财富的福音》一书中明确指出“拥巨富而死者以耻辱终”,认为致富的目的应该是把多余财富回报给同胞,以便为社会带来最大、最长久的价值,只有将自己的剩余财富用于造福社会公众的事业,才是最为明智的安排。

基督教文化构筑了美国人的思想和灵魂,并造就了他们的行为方式,在美国的慈善事业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构成了西方现代基金会兴起和发展的文化基础。

现代基金会的经济基础

私人财富的增加为基金会的兴起和发展奠定了必要的经济基础。基金会的出现是以巨额财富作为后盾的。美国现代基金会的兴起和发展与当时社会财富的增加尤其是私人财富的剧增是密切相关的。南北战争之后的几十年,由于工业化和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具发展潜力的经济体, 确立了一整套相对完善的现代工业体系。在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的黄金时期,经济的飞速发展创造出了史无前例的财富,造就出了一个富豪阶层。据粗略统计,1880 年美国的百万富翁还不到100 名,而到1916 年时却已超过4 万人,其中一部分人的财产甚至超过了一亿美元。20 世纪初,美国涌现出了大量的私人基金会, 私人财富的增加无疑为基金会的兴起奠定了坚实的经济基础。

私人财富的剧增在造就一个富翁阶层的同时,也伴随产生了一个更加庞大的贫民阶层,使社会的贫富差距急剧拉大。到了20 世纪初,不到8%的美国家庭已经控制了全国四分之三的财富,越来越多的家庭沦为贫困阶层。与经济发展相伴而来的工业化、城市化和托拉斯化,使美国的社会结构发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变化。 在这个社会转型过程中,政治腐败、社会矛盾急剧上升。

为了缓和社会矛盾,同时出于维护现有资本主义制度的考虑,一些美国资本家富豪开始主动拿出自己的钱财来回报社会,为国家排忧解难、拾遗补缺。现实使他们认识到,尽管自己拥有大量的金钱,但相对于整个社会的救助需求而言, 个人所能捐赠的资金仍然是极其有限的。因此,他们逐步放弃了过去传统的、直接扶贫济困的捐赠方式,开始将财富转向成立基金会,以基金会方式来开展慈善事业。

这些资本家富豪成立的基金会属于私人基金会,它们通常主张慈善捐助不应该仅用于直接“扶贫”,还更应该找出贫困的根源,探索防止贫困产生的途径, 要为推进社会的长期福祉而进行投资。这与资本家富豪的财富理念有着密切的关联。此外,现代基金会在理念、经营方式、组织管理等诸多方面都借鉴了现代企业的经验,将商业化的操作理念和操作方式渗透于基金会组织运作之中。私人基金会通过投资增值又进一步为基金会的发展提供了经济支持。

现代基金会的制度保障

相对完善的法律制度和监督机制为美国基金会的发展提供了制度保障。美国基金会的发展与政府的支持和相关制度是分不开的。长期以来,美国政府对于基金会等慈善事业一直是很支持的。为了鼓励慈善捐赠和帮助慈善组织进行良性运作,美国政府制定了相关的税收优惠政策,鼓励和支持基金会等慈善事业的发展。

在美国的税收制度中,与慈善事业直接相关的是所得税和遗产税的征收以及慈善捐赠可以抵扣个人收入所得税的规定。美国政府从1913 年开始征收个人所得税,1916 年开始征收联邦遗产税。1917 年,美国国会又通过一项鼓励人们捐赠的法案。该法案规定,慈善捐赠,无论是资金还是实物,都可用来抵税,所得税可抵税部分最高达15%。1935 年,美国政府提高了个人所得税和企业税,但是同时允许公司用捐款抵税。1952 年,慈善捐款的最高可抵税比例增加到20%。

目前,美国个人所得税的可抵税比例维持在50%,企业的这一比例则为10%。当前对美国基金会影响最大的税法制度是1969 年修订的《国内税收法》,该法案第501 条(C)3 款界定了可以享受税收减免待遇的慈善机构的范围。基金会就是属于享受税收减免待遇的机构。该税法还制定了一些防止基金会等享受税收减免待遇的慈善机构进行非法行为的监督条文,对于规范基金会等免税慈善机构的行为,促进基金会的良性运作起到积极的作用。

除了税法制度,美国基金会的发展还受益于相对完善的监督机制。美国对基金会的监督主要来自两个层面:政府和民间的力量。政府主要是依据现行税法制度对基金会进行调控和监管;民间监督包括行业自我监督和公众媒体的监督。美国基金会在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一些行业组织,如美国基金会理事会、基金会中心等,这些行业组织通过建立自律机制进行自我监督。同时,公众、媒体等民间力量也会自发组织非营利机构,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站在不同的立场,对基金会等慈善事业加以批评和监督,对基金会的发展和健全管理制度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责任编辑:赵歆 ]

责任编辑:赵歆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