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个医生的牺牲和救赎


来源:盖茨基金会

特拉德:“如果有一天,我们在“上加丹加省”彻底消灭了艾滋病病毒,我希望人们能记住吉恩-克劳德这个名字和他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的角色,他至关重要,不可或缺。”

前言:

他是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吉恩-克洛德·克卢巴(Jean-Claude Kiluba)博士,20年来,他从战争和流行病肆虐的地区,挽救了数以千计的生命。

“他明白在医院应该做什么,在人们生活的街道上又该做什么。这个项目的成功取决于他的领导能力、他挽救生命的热忱,以及他动员人民的能力”。

图片来源:PATH/Georgina Goodwin.

吉恩-克劳德·克鲁巴博士20年来,为社区服务,拯救无数生命,深受爱戴。

吉恩-克劳德·克鲁巴博士举起五根手指,想让我明白,当他从刚果民主共和国(以下简称刚果(金))的一个小村庄被送到两小时车程外的寄宿学校时,年仅五岁,他骄傲地说:"Cinq ans!(法语“五岁”)"

我问他:“你当时害怕吗?”

“不!因为我就想学习。”

我们很容易想象出这样一幅画面:小小的吉恩-克劳德穿着不合身的校服,咧着大大的笑容奔向学校。而现在,你看着他和其他医生交谈,劝解性工作者,和新妈妈们一起开怀大笑,让人感觉他似乎属于所有的地方,属于我们所有人。

最近8年,吉恩-克劳德一直主导PATH(一家以全球卫生创新为主要业务的国际非营利组织,编者注)在刚果(金)东南部的“上加丹加省”工作。但在过去的20年中,他其实一直都在为该地区的人民服务,从贫困、流行病和战争的阴影下挽救了无数生命。

第二选择却成了最佳选择

“我喜欢挑战。”

小时候的吉恩-克劳德本想成为一名飞行员,但那意味着要出国留学,家里的经济条件又负担不起。怎么办?“我去一所大学咨询:‘哪门专业非常难读,而且通过率又很低?’别人告诉我是医学,所以我就去读了医。”

刚果(金)的医学院非常严格—— 在与他同一年入学的648名学生中,最后只有5个人真正成了医生。

但是吉恩-克劳德对此感到很兴奋。“当我开始学医的时候,我发现这是我做的最好的选择。我很喜欢,尤其是在我救人的时候。”

做出牺牲

2000年,吉恩-克劳德成为肯尼亚总医院(Kenya General Hospital)院长,该医院位于刚果(金)第二大城市卢本巴希。这座城市的北部肆虐着所谓的“非洲一战”。9个国家卷入刚果(金)内战,超过540万人因暴力、营养不良或疾病丧生。

刚果(金)每一个人都无法幸免。“战争爆发后,我的家人被迫分离,我的母亲躲在灌木丛里,不幸染了病,因为没有得到治疗,她最后孤独地去世了。”

图片来源:PATH/Georgina Goodwin.

在肯尼亚总医院的外科病房里,吉恩-克劳德做了超过1000场手术。

战争中的难民大量涌入他的医院,而医院里只有吉恩-克劳德和另外两个医生,几乎没有什么先进的医疗用品,也没有什么钱。但在过去的十年中,他依然通过手术救治了1000多人。

他说:“我认识到,要管理这样一家综合医院,就必须在生活中做出牺牲。”

创造性的解决方案

他还分享了一个故事—— 一对父母带着孩子前来就医,那个孩子因疟疾引发了严重贫血。“如果不输血,小孩在一个半小时内就会死亡。我去实验室找血浆,为他做手术,最后成功给小孩输了血,救活了他,可他的父母却身无分文。若我因为钱就抛下这样的病人,我内心会非常难受。”

他补充说:“我可以免费做手术,但是没有手套,没有麻醉药,没有血浆和缝合,这事就完成不了。”

因此,吉恩-克劳德设计了一个创造性的解决方案。他要求不需要输血的外科病人献血,留给那些需要输血的病人。同时,他还微微上调了产前咨询的价格,把多出来的钱投入基金,用于抵消紧急剖腹产的费用。

—— “我认为,医疗服务应该对每个人都免费。”

为什么病人会死?

与此同时,吉恩-克劳德和他的工作人员面临着新的挑战。肯尼亚总医院以治疗结核病闻名,但许多结核病患者尽管接受了治疗,依然难逃死亡的厄运。

吉恩-克劳德坦言:“当时,我们并不知道有些结核病患者同时也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因为没有检测,没有对付艾滋病病毒的方法,我们也没有接受过相关培训。许多人因此丧生,非常多的人。”

图片来源:PATH/Georgina Goodwin.

吉恩-克劳德和同事们正在慢慢地重建国家的卫生系统,这样就没有人死于可以治愈的疾病。

幸运的是,业内著名的比利时热带医学研究所的一个研究小组访问了肯尼亚医院。在目睹了吉恩-克劳德的困境和他的创新想法之后,他们向其提供了一笔奖学金,供他在研究所学习。他在那获得了艾滋病病毒领域的公共卫生硕士学位。

PATH在刚果(金)的领导者特拉德•哈顿(Trad Hatton)说:“许多刚果人获得了出国留学的机会,但大多都没回来。但吉恩-克劳德从来没有犹豫过。他把世界级的教育带回了刚果(金),又一次证明了他对国家的忠诚与奉献精神。”

医院就此改观

吉恩-克劳德一回来,肯尼亚总医院就有了新的名声。“肯尼亚总医院同时治疗结核病和艾滋病的消息传播开来,所以,你能在这里看到很多来自不同地方的人。”

他的名声也传到了PATH。2009年,我们聘请吉恩-克劳德在“上加丹加省”领导美国国际开发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简称USAID)的艾滋病项目。通过这个名为ProVICplus的项目,他得以继续将肯尼亚总医院和该地区大多数医院打造成艾滋病病毒临床护理的典型。

图片来源:PATH/Georgina Goodwin.

当这位妈妈得知自己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时,已经怀孕4个月了。在肯尼亚总医院的支持下,她的女儿Granelle出生时没有携带艾滋病病毒。在2009年至2017年期间,ProVICplus项目为170多万人提供了艾滋病病毒/艾滋病治疗服务。

在他的领导下,该项目首次将艾滋病病毒检测、护理和治疗纳入100多个卫生机构,这些机构很多都是首次采取艾滋病病毒及艾滋病干预和治疗措施。

其中一个是卡邦戈综合医院。医院主任乔·卡本戈博士评价说:“过去每隔几天就会有人死于艾滋病。但在吉恩-克劳德的帮助下,我们取得了实实在在的进步。”

吉恩-克劳德还负责监管一项防止母婴传播艾滋病病毒的项目。这个项目非常成功,现在当地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婴儿已经非常少见。他还将孕产妇和新生儿保健服务纳入其中,以保护母亲和婴儿免受其他威胁。

正如吉恩-克劳德所希望的那样,艾滋病病毒的护理和治疗对于通过该项目登记的病人而言,都是免费的。

如何对抗艾滋病病毒

免费治疗不仅仅是让人们活下去,而且要阻止病毒的继续扩散。高效抗逆转录病毒疗法的持续治疗降低了患者的病毒载量,也避免了他们继续向其他人传播。

所以吉恩-克劳德和他的团队招募并培训了一批关键成员—— 性工作者、男男性行为者、年轻女性—— 让他们成为同龄人的教育者与倡导者

图片来源:PATH/Georgina Goodwin.

该地区的大规模采矿活动以及卡车司机、矿工和性工作者的性交易行为,使得该地区的艾滋病病毒流行情况十分严重。在这里,吉恩-克劳德使性工作者们接受了培训,并鼓励其同行普遍接受检测和治疗。

特拉德说:“吉恩-克劳德是极少数全面了解艾滋病病毒的人之一,他明白在医院应该做什么,在人们生活的街道上又该做什么。这个项目的成功取决于他的领导能力、他挽救生命的热忱,以及他动员人民的能力。”

现在,吉恩-克劳德被任命领导一个由PATH主导、美国艾滋病署资助,与“上加丹加省”和卢阿拉巴省合作展开的艾滋病病毒及艾滋病综合治疗项目。该项目旨在通过采纳吉恩-克劳德及其团队之前成功制定和部署的诸多战略,在16个卫生区350万人口中控制艾滋病病毒的传播。

特拉德:“如果有一天,我们在“上加丹加省”彻底消灭了艾滋病病毒,我希望人们能记住吉恩-克劳德这个名字和他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的角色,他至关重要,不可或缺。”

编译:吴怡 | 编辑:熙榕 | 审阅:江洋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