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女童保护”专家论坛探讨新时代的儿童保护


来源:凤凰网公益

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科技的迅猛发展,诸如网络儿童色情事件和案件不断增多,很多隐藏在网络直播、色情聊天室背后的黑手伸向了孩子们,这不得不值得大家警惕。本次活动邀请了立法、司法、新闻传播领域的专家,共同讨论《性侵新形式出现,如何应对?》,

5月27日,由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女童保护”)主办、凤凰网公益联合主办,凤凰新闻客户端、风直播特别支持的六一儿童保护倡导活动暨“女童保护”五周年庆典在北京举行,“女童保护”联合多家媒体单位、公益组织和研究机构,共同发起《涉儿童暴力事件新闻报道倡议》,并发布了年度审计报告和青春期健康教育教学大纲。同时,还举办了关于应对儿童性侵新形式的专家论坛。

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科技的迅猛发展,诸如网络儿童色情事件和案件不断增多,很多隐藏在网络直播、色情聊天室背后的黑手伸向了孩子们,这不得不值得大家警惕。本次活动邀请了立法、司法、新闻传播领域的专家,共同讨论《性侵新形式出现,如何应对?》,希望能够为儿童防性侵工作提供良方和有效路径。同时,也希望给社会、家庭、学校更多的提示,不要忽视那些新出现的性侵手段,给予孩子更多的重视和帮助,才能让我们的孩子远离危险,快乐健康长大。

关于应对儿童性侵新形式的专家论坛(从左到右依次为:苏文颖、童小军、姚建龙、卜卫、宋文珍、史卫忠、张雪梅、孙雪梅)

论坛嘉宾:

国务院妇女儿童工委办公室副主任 宋文珍

最高检未检办副主任 史卫忠

全国律协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张雪梅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社会工作学院副教授 童小军

上海政法学院副校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姚建龙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教授 卜卫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办儿童保护官员 苏文颖

凤凰网公益频道主编、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女童保护基金负责人 孙雪梅

以下为论坛实录:

孙雪梅(“女童保护”负责人、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凤凰网公益主编前一段时间有个采访,有人和一个10岁的孩子在网上“文爱”,还有一个词叫做“磕炮”。联合国今年在倡导关注网络性侵,今天邀请到的嘉宾苏文颖关注国际上性侵儿童的形势,我想问一下,近些年,你看到网络上出现的新的性侵形式有哪些?

苏文颖(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办儿童保护官员实际上,性侵儿童的问题一直存在,但确实是随着互联网,特别是移动设备的普及,有一些新的变种、延伸和形式。特别需要关注刚才说的“文爱”、“磕炮”,在国际上有一个专门的名词——“网络的性引诱”行为。主要是针对未成年人,通过互联网,比如社交媒体、游戏论坛、视频平台等等,挑选一些潜在的未成年人受害者,和她们通过互联网互动,达成一种长期的交流。在这个过程中获得未成年人的信任,甚至是建立一些情感上的联系。后期诱导未成年人分享一些私密的照片、视频,有些甚至要求线下见面,以达到对未成年人性侵的目的。

这样的行为,现在在国际上受到非常多的关注,在很多国家也有一些专门的法律条文来制止这样的行为。

另外,还有一种通常大家也知道的儿童色情在互联网上泛滥的问题,其实现在国际上我们不太主张将“色情”这个词用在儿童身上,而是倾向用“儿童性侵制品”这样的说法,因为制作或者拍摄这样的视频图象过程本身,其实就是性侵害儿童。

现在国际上也有很多数据,有个国际NGO互联网观察基金会,根据他们的统计,在2016年全球53%的互联网传播的儿童性侵制品中,其对象都是10岁以下的孩子。这样的现象也是受到立法者等各方的关注,例如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也做了大量这方面的政策和研究。

同时,互联网上有一些新的技术,比如数字货币、暗网、点对点加密的方式,可以使得针对未成年人性侵的隐蔽性大大增强,同时受害者的范围也大大扩展。也使得这样一些更加先进的技术手段,更难被追踪。所以确实给了我们一些新的挑战。

孙雪梅:宋主任,当这些新的形式出现的时候,我们的家庭怎么办?有什么样的建议?

宋文珍(国务院妇儿工委办公室副主任其实现在我也关注这个问题,网络性侵也是暴力的一种,针对儿童的暴力不仅仅是面对面的,其实性侵也是暴力的一种。而且,网络性侵离我们并不遥远。大部分的孩子开始接触互联网的时间是小学阶段,最小的可以到5岁。现在90%的孩子都会接触到互联网,所以这个网络性侵离每一个孩子并不遥远。

网络性侵是一个看不见的黑手,根据很多机构的研究,八成的孩子都会受到网络性侵的影响。我们原来说,儿童发展离不开三个环境——学校、家庭、社区,其实现在还应该加上“网络”,就是儿童的发展离不开这四个环境——家庭、学校、社会、网络。

家庭在防性侵方面,居于首要地位,因为家庭是孩子生长的第一个环境,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这是我们平常说的。所以在防性侵包括网络性侵,家长应该负起首要责任。

在这方面,我觉得首先是家长不要以为网络性侵离孩子很遥远,不要以为“我坐在计算机旁边面对电脑,怎么孩子就被性侵了”,我们家长要增强帮助孩子预防网络性侵的意识。

再有一个是教育,我觉得无论如何,教育还是对儿童防性侵最好的保护。所以“女童保护”五年的工作,我们也充分看到了教育在儿童保护,特别是防止性侵害保护方面的重要作用。

所以我们的培训,一个是在学校让孩子掌握自我保护的知识、技能。我们平常说一个人行为的转变是有步骤的:知识——态度——行为。有了这方面的知识,态度才能转变,最后落实到行动上。这是我们认为的老师对儿童防性侵应该有的意识,其次家长也该具备。

我感觉家长需要意识的提高,这个非常重要,有的家长可能就觉得像孙雪梅说的,对性侵难以启齿。再一个,有的家长没有认为防性侵这个事是刻不容缓的,所以这是意识层面的要求。

另外,让家长掌握一些识别性侵的能力,包括发现孩子的一些变化、行为的异常、情绪的异常。一旦发现蛛丝马迹,要让家长能拿起武器来维护孩子的权益,包括发现、举报、报告,我觉得这方面都非常重要。

孙雪梅:对,我们“女童保护”的课程也有针对家长的,我们也会针对一些新的形式进行修订。问题是什么样可以界定为性侵呢?

上海政法学院副校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姚建龙发言

姚建龙(上海政法学院副校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在刑法里对性侵有七个罪,大家最知道的强奸儿童罪等等,其实法律的界定和时代的发展确实有一定的距离。关于这一类性侵行为一个最大的特点,称为非接触型性侵。还有一种是传统意义上的接触型性侵,目前在司法实践中,以之前的观念只认为性侵是指身体接触性性侵。最近司法趋势确实有一些变化,比如在一些猥亵儿童罪的处理中,把非接触型性侵行为也纳入到性侵儿童范围。

去年有人咨询过两个案件,一个案件是被告人用毛巾盖住儿童的眼睛对她进行手淫。还有是在封闭的电梯里对女童进行猥亵,这个是否构成猥亵罪?现在司法方面基本上还是比较认可把这类行为解释为属于猥亵儿童的行为。但刚才说的像磕炮、文爱,广义上能不能属于非接触型性侵的儿童,我觉得在现行法律中可以认为其是猥亵儿童的行为。我也非常赞同把儿童色情改为儿童性侵制品,持有、使用、浏览这个行为能不能处罚?还没有定论。现在刑法是空白,我一直主张把这个纳入进来,及时修改相关法律。所以说我们的法律对儿童性侵是有比较明确的界定,但这种界定需要跟着时代的变化,尤其是性侵儿童形式上的变化做必要的跟踪和变化。

孙雪梅:张雪梅老师是律师也是儿童保护的专家,在您工作的过程当中,如果出现这样性侵儿童新的形式,司法上会有哪些难点?

张雪梅(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研究员、全国律协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这个新形式和网络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工作实践当中确实发现,非身体接触的这个性侵的新形式出现还有一个明显特点,就是性侵和其他的欺凌手段相伴而生,比如拍裸照、视频,但不通过网络去散播,这也同样给受害的孩子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和侵害。这样没有直接身体接触的性侵在司法保护中就更加困难,比如我们发现还有立案的问题,无论刑事诉讼还是不构成犯罪的民事诉讼,以及治安处罚的问题,都会涉及到量的问题。

立案之前,都要求有初步的证据。证据的固定特别困难,尤其是没有直接身体接触的,甚至是刚才提到的这几种形式,包括裸聊。这种证据的恢复是非常困难的,取证要求在刑事诉讼中立案要有初步证据,没有初步证据立不了刑事案件。在提起民事诉讼或者治安处罚的时候也要求有证据,所以取证在司法保护中是非常困难的。

还有因为立法上的一些空白或者模棱两可的地方,就导致司法实践中,执行法律的时候会有更大的困难。在权益没有得到有效保护的同时,其它各方面针对儿童的专业服务的效果也是很难体现的。我们需要首先让它更有针对性、覆盖性。第二是立案问题,要像拐卖儿童一样,一旦报案就触立刑事案件的机制,还有法律援助的介入,审查起诉之前,公安一旦报警就有法律援助的团队为儿童和家长提供法律服务。

还有一个建议,针对基层司法人员加强培训,解决了培训问题,使更多的新信息、新形式、新研究能落实到工作当中。当然更多的措施和建议都是事后处理的,实际事前预防是最重要的,所以还是要对家庭和家长提供支持和帮助,帮助他们去履行监护责任,对孩子要普及性教育给孩子应对风险的提示。

还有就是完善法律,贯彻法律,加大对儿童的保护。同时针对侵害儿童的人员要采取措施,切断这些潜在危险的人员和孩子密切接触的途径,比如信息公开和从业的禁止等一系列的措施。只有做好信息的监测、搜集才会向相关部门发起倡导,引发全社会的关注。

孙雪梅:说了一点特别好,就像拐卖儿童一样,一旦报警就要触立刑事案件的机制。前两天一个案件,男子和14岁以下女童开房,结果说女童是愿意的,在相关意见下,昨天已经立案了。童老师,请问制度设计的难点在哪里?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社会工作学院、副教授——童小军发言

童小军(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社会工作学院副教授整个儿童保护的设计都存在挑战,首先是我们讲儿童保护的理念,制度设计的理念,叫儿童权力。但权力怎么样指导整个的罪,或者怎么界定哪些行为是对儿童的性侵害或者性伤害。如果这个从头到尾有一个清晰的概念,把这个界定贯穿到整个的制度设计里面,我相信可能现在的难度要稍稍小一点。比如今天大家谈到了,什么样的行为是儿童伤害、儿童性伤害或者儿童性侵,如果按照儿童权益的标准,就和成年人不一样,就是这个行为导致了孩子性观念的紊乱、错乱。如果这个行为能让这个孩子对自己的性的认识,以及对他人跟性相关的意识的形成和健康行为的养成有伤害的话,通常这种行为都叫我们说的性伤害,也就是我们说的性侵行为。

比如新形式的紊乱也好,还有之前讲的接触不接触也好,和成年人的不一样就在这,你这种行为让孩子的健康成长、心理健康和行为健康是通过这样的一些行为被扰乱了,而且产生了一种不良的、对未来的成年生活有负面影响的,这样一些行为就是性侵行为。

如果我们这个理念真的能树立得非常清晰和牢固的话,我们取判断疑似性侵的行为,可能就要相对容易得多。在立法里面这个理念是第一位的,最重要是把这个东西能落到政策法规里。

刚才好几位专家讲到现在政策法规里,可能界定当中有进步,但是对新形式的回应没有那么及时。所以我觉得这个挑战还是很大的。

前面都讲了立法和司法,我觉得挑战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执法过程中的制度设计。这个部分我们现在也是很难,也是做的非常不足的。

孙雪梅:有法真的依法进行,还需要有监督。除了有法,新闻传播方面也面临很多的挑战,从杜绝儿童性侵制品或者性侵儿童信息传播方面,您有什么样的建议?

卜卫(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教授其实我去年刚刚跟我的团队完成了一个基于性别的校园暴力的研究报告,这个研究报告不是去研究校园暴力或者性暴力,主要是研究媒体、大众媒介、公众对这个事件的反应。

里面提到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文化问题,我们的公众怎么样认识性侵,中国的强暴文化是怎么样的状态,对男童女童有什么样的伤害。另外也要反省传统的性别文化。在这个意义上大众媒介和所有的志愿者都面临同一个挑战,我们怎么样挑战这些反对——跟儿童权力(特别是男童女童的儿童权力)相对抗的文化状态。

其实我们特别期望在媒体的报告当中,大众媒介能够从儿童权力的视角,从性别平等的视角来严肃报道儿童的性侵事件,包括校园暴力事件。有时候我们会看到,所谓的新闻价值会把焦点集中于令人感到兴奋的点,而不是基于权力、人权的角度报道,这一点希望志愿者也向大众媒介做一些宣传。

其次,我们要保护受害者或者幸存者,不要让他们受到二次伤害。特别在一些性侵事件发生之后,不要急于把小孩介绍给大众媒介,我们要保护这个小孩。建议大众媒介去采访她周边的人,比如处理这个事件的警察或者帮助这个孩子的医生和心理医生等等,去采访周边的老师和邻居,不要去采访这个儿童。报道的重点是我们怎么样和大众媒介一起推动性别文化的改变,同时也保护我们的幸存者。

孙雪梅:说到这里特别感谢五位老师在后续的环节中发出一个倡导,今天有很多媒体在场,我们要发出针对新闻媒体涉及到儿童暴力的媒体倡议,希望未来新闻媒体能遵守,这也是公益机构和研究部门共同的愿望。

孙雪梅:史主任,您是最高检未检办的副主任,网络性侵的案子多不多?面对性侵的案子怎么处理?现有的法律法规是否可以涵盖这些新型的性侵儿童的案件?

最高检未检办副主任——史卫忠发言

史卫忠(最高检未检办副主任我在思考为什么把我放在最后,一是司法保护是后一道关,所以把我放到最后。第二个是严厉打击程度上,所以把我放在最后。

我想起最近刚办的一个网络性侵案件,是通过网络教儿童实施一些猥亵行为,犯罪嫌疑人在观看,这就是非接触型猥亵儿童的行为。但检查机关起诉,一审法院没认定这起事件,检查机关抗诉,最后上级法院采纳了意见,作为网络性侵非接触的行为,认定为犯罪,也接到处罚。通过案例的公告,统一对这类认定的尺度加大对儿童性侵的打击力度。

这类案件也是新类型性侵,涉及到网络,办理案件群体中是量不大的,加上手段特殊,社会关注也比较大,办理难度也比较大。在面临所有的性侵案件,我们从很多方面采取措施推进这方面的发展,包括打击侵害人、关爱救助未成年被害人、开展一些预防工作等等。

下一步会总结推广几个制度,我相信这几个制度建立起来之后可能对遏制这类案件的发生产生一些效果,这些制度主要包括对性侵犯罪人的从业禁止机制,以及特殊行业入职的查询制度,再比如说建立一个强制报道制度,对一些容易发现儿童被性侵的领域,比如医院,孩子去看病,大夫了解了孩子的情况,要规定他有义务强制把这个信息报给司法机关,给我们打击处理提供方便。再一个要推广犯罪嫌疑人的信息公开制度等等,通过这些制度完善来从根源上遏制性侵案件的发生。

至于说法律问题,刚才都谈到了,中国的刑法很多罪名涉及到性侵案件,正如教授提到的立法建议我都同意。但现在更关键的怎么把这些法律落到实处,这是我们要努力的方向。我想保护儿童,这是全社会的责任,包括我们司法机关。我们愿意和所有在座的一道,共同把儿童保护工作做好。

像刚才孙雪梅带着大家喊的口号,我们在一起,就会了不起。

关于应对儿童性侵新形式的专家论坛

孙雪梅:您是最后一道关口,其实我们办活动,嘉宾的位置从来都没有严格按照什么层级来分,因为我认为在儿童保护的路上,我们所有的级别是不分先后的,大家必须拧成一股绳,一起来进行。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周书仪 PP024]

责任编辑:周书仪 PP024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