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同样的青春,同样的烦恼——自闭症人群的青春期困扰如何解?


来源:凤凰网公益

自动播放

在自闭症者的成长过程中,青春期,是公认的一大挑战。十多岁的自闭症孩子与普通青少年一样,生理上发生巨大变化,性意识和性欲望增强,心理情绪波动较大。但自闭症孩子由于与人沟通困难,难以表达、释放自己生理和心理上的变化及诉求,往往产生强烈焦虑感,变得更加敏感、暴躁、无端发脾气,甚至自残,有的会在公共场合作出脱裤子等不雅举动;而如果引导不好,很可能加重自闭程度,甚至转化为严重的心理疾病。因此,自闭症青少年的青春期引导尤为重要,但也困难重重。

凯华的儿子畅孺是个自闭症者,今年19岁。

这几年,凯华多了个烦恼:儿子畅孺的情绪变得更不稳定,更加暴躁,更容易发脾气。

“这与青春期有关。”凯华说。

在自闭症者的成长过程中,青春期,是公认的一大挑战。十多岁的自闭症孩子与普通青少年一样,生理上发生巨大变化,性意识和性欲望增强,心理情绪波动较大。但自闭症孩子由于与人沟通困难,难以表达、释放自己生理和心理上的变化及诉求,往往产生强烈焦虑感,变得更加敏感、暴躁、无端发脾气,甚至自残,有的会在公共场合作出脱裤子等不雅举动;而如果引导不好,很可能加重自闭程度,甚至转化为严重的心理疾病。因此,自闭症青少年的青春期引导尤为重要,但也困难重重。

“其实性教育应该从孩子穿满裆裤就开始。”凯华说。“其实性教育和青春期心理疏导也是行为规范训练的一部分。”

在凯华的着意引导和训练下,现在的畅孺已经知道了不能在公共场合脱裤子,上厕所要关门,也学会了当有自慰冲动时要到一个密闭空间里,关上门,再自己解决。

“有的孩子一紧张就脱了裤子开始在公共场合自慰,其实他是因为紧张和焦虑。问题是家长如何做好他们的情绪构建和行为规范的管理?有些家长不注重这个,但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情绪表达的规范,凯华的经验是:解读行为,加强理解,引导情绪的正确表达。

“你要知道是什么原因引起了他这个行为,去找到那个原因才能去解决相应的问题。比如他要摔东西,你说不许摔,这是没用的。你要知道他为什么摔?他是因为不喜欢这个东西?还是因为在这个时间内他应该去做什么事情没有去做?还是他想用这样的方法来引起你对他的关注、满足他的什么愿望?要分析他这个行为背后的原因,然后根据这个原因去进行调整,告诉他怎么去用正确的行为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情绪,而不是摔东西。”

“其实不光是于自闭症孩子,和每个人交往都需要这样的行为解读和理解。”

“当然,目前我也还不能读懂畅孺的每个行为。有时候在我看来他只是无缘无故发脾气,也找不出他焦虑和暴躁的原因。我也还在进一步地学习。”

畅孺喜欢摆弄妹妹的玩具

凯华的引导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她和儿子畅孺能够进行有效沟通,培养起一定的行为规范。而刘岱岳的自闭双胞胎女儿可欣和可奕的程度则更加严重。

姐妹俩今年已经13岁,从去年开始,妹妹可奕的情绪问题突然爆发,曾经学会的家务和生活技能再也不肯做,在培智学校上学时,她会时不时地在教室和楼道里大喊大闹,甚至作出自伤行为,而父母、老师与她的沟通几乎完全不能奏效,这令刘岱岳十分头痛。

“姐姐可欣没有这个问题,她也会闹脾气,但基本都是合理、可预知和可控的,就是说我们能知道她生气地原因,进而避免同类事情的发生。但妹妹可奕的情绪就完全不可控了。所有的引导教育都只能在情绪平稳后进行,所以我们现在的策略是暂时对可奕不作任何要求,尽可能地满足她,最重要的是先把她的情绪稳定下来。我们还在观察这种方法的效果。”

刘岱岳与女儿可奕

北京融爱融乐家庭支持中心总干事李红表示:“青春期是自闭症群体特别关键的一个时期,在这一时期,家长应该怎么做呢?其实首要原则还是接纳——接纳青春期的特别表现。到了这个年龄段,他自然地会有生理上的诉求,并对社交关系提出了更高的需求,而这种需求,父母给不了他,他需要同龄的异性伙伴,他需要朋友。”

据一位21岁自闭症者的母亲介绍,儿子在青春期有两大“嗜好”:一个是对女生披散的长发感兴趣,另一个是看见穿着的丝袜也忍不住想摸。这位家长理解儿子的冲动,想出两个办法。她买了一个模特的假腿套上丝袜,让儿子在家里随便摸,解除他的好奇心,让他发现它并没有什么特别;同时告知他,在外面绝对不可以摸,因为那是别人的腿,不能随便摸,如果去摸就会侵犯别人,甚至会给自己带来危险。

针对儿子的另一嗜好,母亲教育儿子,看见女生披着的长发,尽管觉得漂亮、心里痒痒,但不要去摸,而是过去对她说:“你的头发很美,可不可以把它扎起来?”因为他只是见不得头发披散着,扎成辫子他就没有冲动了。直到现在,当他见到女生,都一定会说:“你的头发好漂亮,能不能把它扎起来?”一扎起来他马上就走了。

听见一个21岁的大男孩对你说这句话,你或许会觉得可笑。但他就是典型的自闭症。与他友善地聊聊天,把头发扎起来,他的问题解决了,也不会对人有任何伤害。但如果家长不能接纳和正视他的欲望,一味强硬压制,他反而只能用更激烈的方式去发泄。

“另外,因为荷尔蒙的冲撞,孩子的能量也会增长很多。所以我们建议父母,这个时候可以给他多安排一些体育活动,让他把多余的能量释放出来,就好了。”

“同时,随着年龄的增长,孩子会希望有更多的社交关系,他们需要参加活动、交朋友。因此,不要因为他有怪异行为,就把他封闭在家里。我们依然要把孩子带出来参加各种活动,只是要做好前期铺垫培训,活动中注意观察,情绪激动时找些替代。

“对于活动的志愿者,我们也有培训。因为我们活动中有很多自闭症男孩子,在跟志愿者配对的时候,他们上来就把漂亮女孩抢走了。但他们在家里养成了习惯,二三十岁了还喜欢抱着妈妈,亲亲妈妈,而妈妈也从来没有抗拒,因为老把他们当孩子。所以到了外面他们也想抓人家的手,搂人家。有些大学生志愿者觉得,我是来做志愿服务的,他也没什么危害,就顺着他。但培训时我会告诉她们:千万不要这样,你们要拒绝他,对他说:‘不要离我这么近,我们可以牵着手,但是你不要太用力地抓我的手。你不要搂我,我们说话要尽量保持一个手臂的距离。’”

李红提到一个自理能力强、但在这方面行为不够规范的心智障碍者被攻击的例子。他外出坐车时盯着女孩看,以至于被女孩的男朋友攻击。而这,恰恰就是自闭症人群最需要培养的“社会性”。

“什么是社会性?就是与周围环境的互动,和对人际关系的正确理解。”

“面对青春期和成年自闭症人群,我们应该把他们作为正常的成年人来对待。20岁应该有的社会规范他们也应该有。所以在青春期的教育引导上,我们的家长也需要很多培训,学会正确的态度和引导方法。说到底,最终的原则就是:接纳不排斥,多创设一些环境活动,让他的能量释放出来,并且把他的诉求用一些其它的替代方案使他得到满足。否则这样的问题会在他身上延续很久。”(完)

编后记:

每年4月2日被联合国定为“世界自闭症关注日”,今年,第11个“世界自闭症日”的主题是“有你,我们不孤独”,凤凰网公益频道特别策划《夜空中最亮的星,靠近你温暖我》,希望公众对自闭症家庭面临着早期康复训练、青春期性教育、融合教育、终生陪护及大龄自闭症人群就业养老等多方面困境有更深入的了解,帮助更多自闭症家庭重建信心、走出困境,呼吁推动自闭症相关服务政策的支持和建立,真正为自闭症人群“有尊严地活着”提供更多的社会保障。

本文采访者为凤凰网公益马明月、曾虹、王佳楠,文中配图由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曾虹 PP021]

责任编辑:曾虹 PP02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心依教育创始人刘岱岳呼吁:愿社会更加理解包容自闭症孩子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8/03/29/pmop-145228994_size1_w1920_h1080.jpg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