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如何成为社会企业家?大咖齐聚共话商业向善


来源:凤凰网公益

自动播放

今天的圆桌还是很圆满的,从开始讨论商业向善的善到底是什么,然后讨论到善的形式,善与利润是否矛盾,最后落地到如何向善。各位嘉宾都给出了非常有力的回答。我们要形成企业文化,还要有创新的力量,还要能识别机会、需求、机遇,所以向善不仅仅是一个发心,更多的是智慧,所以真正做到商业向善,并且能够活得非常好的人,那一定是最有智慧的人。

新时代的企业家如何肩负起更崇高的历史使命?洛克菲勒、比尔·盖茨、扎克伯格……国外一大批优秀企业家成立基金会,将个人财富投入公益事业,对社会财富进行了有效的重新配置。在中国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和有识之士,以解决社会问题为己任,用创新的思维将商业和公益有机结合。

3月25日下午,益行者论坛—— “商业向善,做新时代的社会企业家” 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召开,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会长、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艾路明, 四方御风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冯仑,正和岛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创始人刘东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益行者项目学术主任、光华管理学院市场营销学系系主任、银泰公益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徐菁,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徐永光等多位商界、学术界大咖齐聚一堂,共同探讨如何做新时代的社会企业家。这也是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益行者”项目的课程内容之一,该项目于2017年11月首期开班,二期将于今年5月开学。以下为论坛实录:

徐菁:我代表益行者班的首期学员感谢嘉宾精彩的报告和演讲。今天不仅教室升级,而且教师升级,阵容非常豪华。今天益行者班上课的主题就是企业与公益,企业家与公益,企业战略性公益这个主题。我觉得放在这个平台上谈这个问题再合适不过。借着刚才徐老师说的话“在商言商”,今天更多考虑的是商业如何向左或者向善,然后在大的时代背景下,商业向善之后如何呼吁更多的企业家成为社会企业家。

我今天主持,希望金老师在下面发问(编者注:金锦萍 北京大学法学院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一定要好好地搅局(笑)。我想问嘉宾第一个问题,商业向善中的善到底如何定义?如果从企业社会责任角度来说,它并不是一个新话题,企业社会责任这个话题提了很久了。今天又讨论商业向善,这个善是什么?有的嘉宾谈到意义,有的谈到公益,有的谈到社会问题,你们怎么理解商业向善,这个善到底指什么?可能只有明确了善,我们才能知道接下来如何地向善。

艾路明:定义善,我觉得本身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因为在面对一个客观事件时,我们需要了解它的规律,通常把它叫做对“真”的探讨。那么在更进一步的层面上,我们在追求真的过程中,如何使得追求本身是合理的,是符合人类基本价值观念的。这个过程我们把它叫做符合标准道德进程,因而也可以说它是善的。

徐菁:您说的有一点非常好,善的定义不是单向性的,得符合某个意义。

艾路明:这还不是善的全部。实际上,在这样一个过程中,我们还会看到哪些形式使得人类进展,不断在积累,并且这种积累使得人类各种各样的能力能得到比较好的理解,这种状态通常被叫做美。我觉得办企业也好,做公益也好,行为本身是不是人类进化过程中向着绝对美进步的阶段?如果是,它就是善的。如果不是,它就是恶的。

徐菁:我没听得特别明白,但是我知道这种美肯定比企业社会责任更加有意义和价值,代表了我们未来的前进方向,就像一盏灯一样,指引我们向某个地方不断地靠近。那唐总您觉得呢?

唐荣汉:这个题目我有个不同的看法。向善是考虑到做商业的恶,所以我不赞同这样的提法。好像我们做了几十年的商业,一直是恶的,所以现在要向善了——我并不这么认为。商业向善不太好理解,我觉得最好不要有这种善了、恶了,左了、右了可能更好一些,更加学术。

徐菁:这可能是翻译有点问题。

刘东华:先说一下善,我说的朴素一点,我觉得善首先是天性里面的。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你看到一个孩子要掉到井里,每个人都救他——这是自洽的需要,是人人都有的一种天然的善意。另外一种可能是相对更自觉的,看到别人需要,如果自己有能力有条件,当然有些圣人没有能力没有条件也会玩命去做,更多的人是一旦有条件、有能力时,希望能够帮到别人。通过自己的努力,自己的存在,让别人或者世界变得更美好,这是人人都有的一种天然的状态。当然,《道德经》里也有一句话叫,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包括佛家讲的因果,实际有时我们做好事,得到的回报更大。但是若是为了结果去做好事,那更像一个商业,看重的是付出和回报。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人天然就有一个善心、良知,根据别人的需要,自己主动地去做。刚才唐总觉得商业向善容易给人一种误解,原来也有一个原罪说。最早听民营企业的原罪,说一开始的第一桶金都来得不那么光彩,但其实改革开放以来,民营企业员工的创造力、想象力,对美好生活追求的可能性,全被落后的生产关系给禁锢住了。改革开放是政治家指明了道路,指明了方向,但企业家是开辟道路的,而且过程中有多少陷阱,多少艰难险阻?很多企业家在这个过程中掉了下去,甚至粉身碎骨。

从商业和慈善的角度,我们如何定义商业?商业解决就业,也满足社会的需要。企业交税收也是满足社会的需要,让这个社会更健康、更美好。从大的意义上来讲,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大善。但如何让商业越来越多的,像永光兄说的,从动机本身就有公益慈善的追求?为什么中国必将甚至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社会企业大国,我觉得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徐菁:刘总您刚刚说到的,我非常感兴趣。因为古典经济学的理论认为,企业最大的责任就是利润最大化,或者说股东利益最大化。那您觉得利润最大化的本身,带来的就不是善的最大化,或者说不是创造的积极价值的最大化?这之间是有冲突的。

刘东华:我在二十多年前第一次听到这句话,就感到很奇怪。而且更奇怪的是,好像大家在哪儿都讲这个东西,也都理直气壮。我说凭什么股东利益最大化成了商业天经地义的事?最大化就是忽略、伤害、践踏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这是最大化。所以很多年前,我就提出来,西方其实从企业到国家都是把自己、自家的眼前利益、局部利益最大化作为至高追求,我觉得这是一条绝路。

徐菁:所以股东利益最大化或者利润最大化实际上存在排序问题,把股东利益排在第一位的时候,必然会触及到其他利益相关方利益的实现。唐总,您怎么看?

唐荣汉:针对这个问题,企业本身也有各种不同的表述。从实践来看,这并不矛盾。当今社会是社会主义,也是失衡经济,资本主义也不是传统的、早期的资本主义。企业首先要承担社会责任。不知道在座的对社会企业和投资了不了解,实际上从我们这几年的实践来看,投资也好,社会企业也好,都在追求社会价值和自身财务资金的平衡。这不是说是绝对矛盾,不能调和的。它们之间是可以均衡的,在实现社会价值的同时实现财务回报,这就是企业。

当然有各种各样的表述,我就不展开了。所以徐教授这个问题我觉得不矛盾,我们当然要为股东创造利润。比如说我们机构在成立的时候就明确,做投资肯定要为投资人创造卓越的业绩,但是业绩的创造必须要有利于社会进步。也就是说,我们投的项目,首先考虑的是它的投资标准对社会和环境的正面影响。当然最终的结果是不是能完全实现,是有变化的。

徐菁:不是矛盾的,而是一个可以达到的平衡,但是需要智慧。我们请美玲来谈一谈。

郭美玲:作为企业经营者,我们这些年一直在讲哲学。我有一批特别希望把企业做成幸福企业的朋友。我们给利益的排序是,第一位是员工,让员工获得精神、物质两方面的幸福;第二是客户,原来都把客户放在第一,客户是上帝,其实应该把员工放在第一,员工是上帝,然后他们服务客户;第三个是社会责任;第四个才是其他领域。我认为这个排序非常符合大道,符合天道的力量,这种推动是非常有力度的。

另外在选择产业方向、企业方向的时候,我们选择的项目要符合社会的进步、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上了益行者班以后,我觉得收获特别大,善是一个社会企业家要做的事情。我觉得一个企业要是做好了,这本身就是善。它就是向善向上的,就是符合天道的力量,就是一种积极向上的东西。在益行者班上,我们思考了很多,感觉下半生的发力点找到了。

徐菁:我理解刚才美玲说的排序,是不是也体现了一种无为而治,把员工放在第一位,客户放在第二位,社会责任及股东放在相对朝后的位置,其实可能反而实现了更大的股东价值或者利润,找到一个最合理的方式去达到终极的目标。

郭美玲:我们让员工幸福,让客户满意,践行了社会责任以后,企业的利润作为副产品就顺理成章地流过来了。

徐菁:对,就像人活着是为了获得幸福,但是我们又不能直接去实现幸福,所以要做很多很多跟幸福相关或者到达幸福的事,最后才能获得幸福。

郭美玲:对。这是一个递进关系。

徐菁:非常好。艾总,您觉得刚才美玲分享的这个,是您刚刚想说的合理性吗?

艾路明:我想回应一下刚才的讨论。唐总说商业向善本来是个问题,我非常同意他的观点。因为就人类历史发展来看,当我们划分不同利益群体时,早期是通过屠杀产生的。你一定要把另外一个世俗的地盘给打下来、把人杀光,才能获得更大的升值空间。可是自从有了商业,我们可以用交换而不是屠杀,不用战争来解决问题。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商业本身是善,而且是最大的善。因为它让人类从互相的掠夺、战争,进化到了交换、交易这样的方向,所以从这个意义上当然是最大的善了。

但是不能说有了商业,有了企业的交换,我们就可以停下来了。至于一个企业对一些问题的安排,我觉得都是可以的,可能有的以股东利益最大化,有的以员工利益最大化,或者有的认为客户是上帝。无论哪一种,我觉得都是在探讨商业如何能够最佳,有效率地实现。同时回应东华总刚才谈的关于原罪和员工的问题,我觉得中国民营企业家其实没有原罪,为什么呢?因为当谈论原罪的时候,我们说的是一个宗教学的问题,在伊斯兰教里面,人类的产生最早是两个人的行为发生关系,而这种行为一开始是受到某种约束的。而如果这种约束一开始就存在问题,那么就不是人类的问题了,而是神的问题。

同样中国民营企业能够发展,之所以说它遇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创造了财富,要么说是当年的制度本身有问题。如果我们不破除那个制度,不改革那个制度,中国经济根本就不可能发展。中国根本就没有企业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民营企业家没有原罪,谢谢。

徐菁:艾总说我们企业家没有原罪,三位嘉宾也认为追逐利润的企业和创造社会价值本身不矛盾。刘总您觉得呢?

刘东华:当然不矛盾。其实就像刚才唐总说的,任何事情都有前提,就看你把什么放到前面。为什么我不太认同这句话呢,把股东利益最大化作为企业的一个天经地义的最高追求,我觉得这个是有巨大误导的,包括对自己,对团队,对社会都是有误导的。商业的伟大在于,通过为别人提供好的产品和服务来得到自己的价值,乃至于获得越来越大的自由和幸福。所以我对企业家有自己的一个定义,企业家就是通过商业的价值创造追求生命的意义,追求生命价值的最大化。所以我觉得这其中并不矛盾,关键是什么在先什么在后,如何达到一个最好的平衡。

徐菁:我很好奇这个排序问题。在美玲那儿是员工排序第一,可能在一个消费品行业中那是不是应该顾客或者说消费者排序第一?这个排序是根据行业在变吗?或者说在什么样的情境下我们应该做排序?

郭美玲:我觉得与行业没有关系。服务客户还是要靠我们的员工,我们的同事。要是员工不发自内心地服务,不可能做得好,所以我们会把员工排在第一。

徐菁:唐总您在点头?您一点头我就想问您。

唐荣汉:就我们这个行业来说,排序要把社会环境的影响力放在首位。这并不意味着你投资就没有回报。因为社会企业影响了投资,也是与创造正面的社会环境影响作为首要考量的。但这不排斥而且也追求财务的增长,财务的增值。

徐菁:但是,怎么能让更多的企业从业者,或者说未来潜在的年轻企业家伙伴们能够意识到这两者之间没有矛盾呢?我相信很多人的困惑还在于说,我想做好事,但是我现在没有钱,我想先赚了钱我再做好事。

徐永光:正好绕到我这儿。这个概念还真的值得层层拨笋。首先商道是什么?孔子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应该融到我们商道里面。亚当斯密已经说了,商业里面一定是有善的。如果面包师给你提供一个好的面包,他如果只从他的利益出发,那么这个面包肯定做不好,带着善的商业才是可持续的。实际上,中国的商道被我们歪曲了,不知道谁开始歪曲的,让利于顾客,是无奸不商,让利于顾客,他的生意才能做大。不能把商业和奸诈的奸联系在一起,商道不是这样的。商道一定是利他的,如果不利他就违背了商道。

第二点是关于是先赚钱再行善,还是边赚钱边行善。企业社会责任到底怎么回事?最近我参加一个论坛,不知道在北大讲过没有,我讲的五个层次的企业社会责任。第一1.0版,我说企业社会责任1.0版是什么样的责任呢?企业满足了消费者的需求,依法纳税,不污染环境,不祸害员工——这样的企业是社会企业1.0;什么叫2.0呢?2.0企业在实现1.0的基础上还有赚钱,还把钱捐来做公益,有了利润后有余力在行善,那么这个是2.0,1.0是基础。正常的商业是1.0版,2.0是还要捐款。3.0是什么?3.0是在企业的运行当中,在整个产业链和供应链当中做战略公益或者战略慈善。环保指标实现了,我就买你供应商的东西,通过你的供应链推动上游企业去承担社会责任。这样的企业在整个供应链、产业链当中融合了公益的思想——这样的企业是3.0。

那么4.0就是社会企业了:4.0把解决社会问题,解决社会的痛点变成商业的目标,通过商业手段解决社会问题,那就是我们影响力投资、社会企业所关注的领域。比如说我经常批评某一些房地产企业,他们是到哪个地方就给政府捐款,捐一个亿换来土地的优惠起码有五个亿,这是黑箱操作。这个恶到什么程度呢?第一,它破坏了市场规则。市场是平等竞争的,你在背后黑箱给钱,给了钱以后政府就会给你优惠;第二,这实际上是钱权交易,伤害了慈善的原则…这些企业变成了慈善家,其实他们做的是伪善的,这个在中国是非常普遍的。中国的慈善有时候说不清楚,这说明我们整个的行业很差劲。

我把商业向善看成,可以慢慢的来,但商业的最终目标是解决社会问题,满足社会的刚需、痛点并解决痛点。那么这样向善的企业有两个要求,第一,它真的把公益慈善融到商业模式里面。还有一条千万千万要小心,它必须赚钱。有的说,我就不赚钱我也不分红,那你去做慈善算了,你别来做企业。企业要是不赚钱它叫企业吗?不赚钱我觉得它是在伤害整个市场啊。

还有我们一定要搞清楚,社会企业包括公益是在帮助别人,那么任何企业也都在帮助客户。现在我们有一些所谓的社会企业搞情怀销售,我是搞情怀的,你们就买我的东西吧!不买我就要亏本了。这个把商业搞反了,商业是你帮消费者,现在有些商业改成消费者要帮你。这问题出在哪里呢?你的销售成本非常高。因为情怀消费一次可能,两次很少了,三次要慢了,而且成本很高。每搞一次情怀都需要成本。所以这背后的潜台词就不说了,如果我们做社会企业,有的用情怀销售放在里面,必败无疑!

徐菁:我能理解您刚刚说的企业社会责任的五个阶段,其实都是商业向善的表现,只不过说表现的层次或者说升级的程度是不一样的,可以这么理解吗?所以您并不是呼唤所有的企业都成为社会企业。

徐永光:企业的问题导向,目标导向,是解决社会问题、环境问题。第三个就是财务导向:必须赚钱。像刚才荣汉讲的,商业模式会不会给社会带来一个正面的影响力,这是社会企业首要的,或者说能够创造真实的价值。其实我觉得哪怕我们吃完饭也是真实的价值,就是价值的一种。如果没有你的服务,社会会比较糟糕,有了你的服务,社会就比较好。

徐菁:我理解的真实的价值是,每一个人行为的背后都带有社会属性。刘总您刚刚提到绿公司,我很想知道,绿公司是属于刚才徐老师说的哪一个级别?

刘东华:刚才我说的八个字“先问是非,再论成败”,还说了另外八个字叫“捍卫底线,追求无限”。刚才永光给出五个台阶来,都是朝着向上向善,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上走。刚才您提的问题,就说如何使得更多的企业和企业家的动机是向善的。道生有一句话叫,比例即人格,就是指你为自己以及为别人的比例,你为别人、为天下的心越多,你的人格就越高尚。我原来有一句话,什么是企业家的领导力,就是善于在为什么中找到怎么办的强大动力,并带领团队对最好的结果负责。我问大家一个问题,大家想一想暴发户是不是基本上都消失了?为什么消失了,因为他们的动力非常小。他只是要扬眉吐气,过好日子,甚至显摆,结果他拥有的财富很快就超越了他个人能力和境界。他拥有的财富就变成了老虎,他就变成了汉堡包,被老虎吃掉了。

但是如果一个人有强大的动力,心中装着消费者,装的责任和使命越大,他的使命就越大。使命越大,动力就越强。动力越强,方法和工具就越厉害。然后追随你的人、员工就越多。

徐菁:今天时间有限,我最后的一个问题是,既然说到商业向善,新时代的社会企业家这个话题,那我们到底如何做到商业向善,以什么样的形式才能真正地推动商业向善?我想请在座的朋友们说一些更具体的方法或者说实现它的具体的手段。因为如果从企业社会责任来说,去网上翻一翻上市企业或者不上市的企业的报表,都非常的完美,非常漂亮,看完之后就觉得,我们的企业都在做着对社会有价值的事情,我们应该没有任何顾虑,但可能跟现实之间是有差距的,所以我们如何才能够实现商业向善呢?我们的美玲。

郭美玲:要有文化系统,要让全体员工在相同的文化中认同企业的理想。我们有企业文化手册,另外在实践手册中也是身体力行,每天都有晨读,读书会,一点一点地去积累去做。也不见得马上就见效,有一些项目也不见得推得动,但是种子种进去总有一天会发芽的。这是一个坚持的过程,一直要坚持。

艾路明:27号,28号,斯坦福公共研究中心在北大会有一个关于公益企业、社会企业的研讨。现在有一种翻译叫做公益企业这样一个概念。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听听。另外一个案例就是,在企业商业向善的角度,也会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从公益转向商业。我们阿拉善有一个企业家会员,他当年想做一件善事,希望减少社会上用木材做的纸的用量。但是纸也不得不用,于是他们推出了一种竹子做的纸。竹子做的纸因为消耗得快,生长得也很快,可以重复地生长,那么对于森林的破坏会减少。他当年就到处推广如何用竹子做的纸替代木材用的纸,包括各种餐巾纸,但是没能持续下去,没有人给他捐款。但是他们又有很多的拥护者,在互联网上做了各种各样的宣传。最后他想了一个办法,自己代理了一个竹子工厂的纸,按照他的设计在互联网上进行推广。他现在大概有八百万用户,每年的销售额是十亿元以上。这样一来,他既有一个好的利益,又用一个商业的办法把一个环境问题解决了,通过市场的手段解决。

我想作为社会企业或者公益企业,如果在商业的过程中把建立善良的、友好的环境当做目标的话,我相信会找到很多很多种办法,而且一定能够做得很好,谢谢。

徐菁:从您这儿我就学到了,应该用更创新的精神,创新的思维和设计的力量去解决一些问题,或者是利用商业手段,市场的运作去解决问题。非常好!

唐荣汉:我就介绍一个案例吧, 2013年,我们团队开始研究养老行业,当时发现有两个细分是可以赚钱的,一个是养老地产,第二个是医疗和养老结合的服务。那么作为投资人我们有两个选择,大家应该也知道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有些做养老地产的赚了很多钱,但是我们没进入到细分行业,我们进入的是对失能、半失能老人的行业。这个行业对失能、半失能老人及其家庭、社会都是一个痛点。我们投了这个项目以后,第三年我们做B轮融资的时候,投资已经是当时的5.5倍,也就是说它的年回报50%以上。而这个社会企业,从民非转成企业,我们帮它转了。从当时到现在四年多的时间,四家医院发展到十六家医院,服务床位从一千多张到近万张,这个企业也是养老服务行业,或者说更细的讲医养结合的标杆企业。我们还是可以学会放弃一些不符合社会价值标准的企业,找到又能赚钱,又符合社会目的的一些标杆。

比如说也在那个时候,我们接触农业,投农业。其中一家企业很赚钱,因为它是我们国内引进国外品种猪,种猪的一个企业。当时它的引种数量以及扩繁的能力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很赚钱。但是我们后来放弃,为什么呢?因为那个地方养殖业和种植业的面积,养殖业过大,种植业的面积过小,粪便是很难排和消化掉的。第二是这个企业家不愿意投入环保的设施,大家知道对臭氧层破坏最大的不是二氧化碳,而是一氧化二氮。动物的粪便是产生一氧化二氮最厉害的一个来源,而且对臭氧层破坏的威力大过二氧化碳289倍。所以我们选择放弃。

徐菁:其实您刚刚谈到一点,我们重新去思考产品或者市场的需求,中国其实是有很多的社会痛点可以成为有商机,一个清晰的定位会让战略在未来的实施过程中,企业的发展过程中,更加的坚定和一致。

刘东华:我觉得大家要知道一点,天变了。什么意思呢?就是刚才说的商业,健康的商业、合法的商业本来就是善,但是很多企业利用信息不对称在作恶。我说天变了是什么意思呢?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时代来临之后,在用信息不对称包括利用灰色地带,通过作恶的方式追求利益最大化,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要把这个侥幸心理彻底改了。凡是还有着侥幸心理的,前面一定有悬崖在等着你。

我说天变了就是这个意思,这是个前提。在这个前提下,我们修的是什么呢?修那颗心,实际上是以其无私而成其大私。大私是什么?最大的成就是以无私之心才能成就的。以其无我成其大我,以其无为而成其无不为,这就是刚才我说的。什么叫企业家呢,通过商业的价值创造追求生命意义、生命价值的最大化。我有时候也会用一个佛家的表达,佛家说大慈大悲,真正的大慈大悲必然生出大凶大利,必然能驾驭大风大浪,必然能够成就大富大贵,成就了大富大贵,你才有条件做你的大慈大悲——又是一个正循环。主要还是这个心很重要,如果心是正的,那么我们做的事情就是顺势而为。

徐永光:我在九十年代做了“蓝猫淘气三千问”,当时是世界纪录片涨势最好的,把科普通过卡通来做。我办了两个上市公司,第一个青旅办了一半,最后说你退出再办一家。我还办了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这三个机构现在全部都划归走了,有意思的是这三个划走的机构都是我开的头,当然我挣了两个多亿。荣汉就说让我做一个公司或者投资,荣汉是百分之一千不会给我投的,我就讲一下他们是怎么做的。对养老投资,他们在国内深度考察了三十三家养老机构,还有美国、日本。社会目标在先,同时要有回报。最近他们已经投了一个物联网养鱼项目,我听第三者告诉我,他跑北京不知道跑了多少部门,所有农业部门、科研部门,所有的淡水养鱼市场。听到一个人说“我听他介绍这个产业的投资,听了想掉眼泪”,这说明做一个好的事情,做一个好的企业不是那么简单。它里面要专业的知识、能力,要对整个国内外市场深度的研究。唐总今天也给我透露了,十多年他投了四十多家企业都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无一失败。

徐菁:谢谢。

唐荣汉:它是通过物联网传感器来控制水要素的含量,PH值,酸碱度,含氧量等等,能够享受到高品质的鱼。第二由于控制了水,产量就能提升,是平常养鱼的6倍,这是农民的增收。第三个就是生态,因为这是一个生态循环闭环,养鱼塘的水不会排到河里去,所以对消费者、对农民的环境是有利的——这就是我们强调的社会环境目标。创新型企业家,不光要有企业家精神,还要有创新的意识和创新的行为,这样的项目才可以既实现社会目标又实现财务目标。谢谢。

徐永光:我也再补充一句,做了不起的好事是非常不容易的,而且也是非常孤独的。大家一定要多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你跟谁在一起你就会越来越像谁,大家彼此加持。有的人一不小心就被带跑了。为什么刚才我说正和道的使命就是让商业世界更值得信任,把这些对的、了不起的,而且已经成为好的榜样的力量链接起来。大家以前都觉得孤独,以为就自己在那儿扛,后来发现有个跟自己差不多的,觉得很微妙,也增加了一点自信,后来发现走在同一条道路上,同一个方向上的人还是挺多的,所以一定要把积极的、健康的力量结合起来,成为更多人的榜样,我们自己也要一步步地做榜样。

刘东华:我补充一小点,刚才讲到的利润最大化。现在美国国营企业就在解决这个问题,在法律上的解释是股东利益不是最大化,而把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利益往前排。为什么美国民间推动的这样的一个模式,最后有三分之二的州政府立法?如果它没有把股东利益放在最先,股东没法告他,法律保护它。我最后的意思就是,中国要做社会企业的认证是很难的,大家有这个追求,可以去申请美国的公益企业认证。认证下来以后你也很牛。

徐菁:有点不舍得,但是我们仍然要结束了。今天的圆桌还是很圆满的,从开始讨论商业向善的善到底是什么,然后讨论到善的形式,善与利润是否矛盾,最后落地到如何向善。各位嘉宾都给出了非常有力的回答。我们要形成企业文化,还要有创新的力量,还要能识别机会、需求、机遇,所以向善不仅仅是一个发心,更多的是智慧,所以真正做到商业向善,并且能够活得非常好的人,那一定是最有智慧的人。

[责任编辑:张亚雯 PP008]

责任编辑:张亚雯 PP008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如何成为社会企业家?大咖齐聚共话商业向善 http://p0.ifengimg.com/source2/pmop/storage_img/2018/03/26/pmop-122352130_size2_w1920_h1080.jpg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