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武大校友企业家周旭洲:我们这代人,家国情怀比较重


来源:《中国慈善家》

源样式,,普通正文

原标题:武大校友企业家周旭洲:我们这代人,家国情怀比较重

原文标题《周旭洲:重返武大》

周旭洲

毕业30余年后,周旭洲与母校的联系愈加紧密。

2017年,周旭洲为武汉大学捐赠3000万元,发起成立武汉大学人才引进基金,用于引进世界一流的师资力量,陈东升、毛振华等数十位校友积极响应,目前基金规模已达2.6亿元。此前,他曾向武汉大学教育基金捐赠2000万元,数次为学校和院系的学术活动进行捐赠。

周旭洲是宇业集团董事局主席,1985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此后他入仕、下海,激情年代里熏染的家国情怀经年不变。创业至今,他在不同领域的捐助达100余次,近几年捐款总额超过1亿元。

“赚钱是快乐的,奉献是幸福的。”在武汉大学的一次演讲中,周旭洲说,“我深切地感悟到奉献是企业家的一种责任,是衡量一个企业家社会价值的标尺,是企业家经历了商战失败与成功后心灵的一种皈依,是身心幸福的源泉。”

火红年代

1977年12月,中国570万考生走进曾被关闭了十余年的高考考场,近30万人最终如愿进入大学读书。来自湖南省湘潭王家山村的周旭洲,正是其中的一个幸运儿。

周旭洲喜欢读书。在那个年代,读书的机会来之不易。他出身平民,下过乡,做过工。好友回忆,农作物抢收时节,别人回家都累趴下呼呼大睡,只有他,还会借着昏暗的油灯读读写写。有一次在县里的老师家,他看到一套《第三帝国的兴亡》,和老师说了不少好话,借回家,24个小时不歇气读完,赶紧还回去。他执守知识改变命运的信条,苦读不倦,在恢复高考的第一年,以县文科第一名的成绩如愿考上武汉大学。

那个年代的大学生,都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冲动和激情。周旭洲回忆自己的大学时代:“每天到了饭点儿,大家一起敲着盆子去买饭,然后围在一起,边吃边谈理想,谈未来。我记得这样的问题都谈过:‘把你扔到新疆当县长你去不去?’当时的我们豪情壮志,有一种天生我材必有用的感觉。”

在武大读研期间,周旭洲和同学一起创办了《武汉大学研究生学刊》。几个人专门坐了6个小时的公共汽车到英山县,找到一个印刷厂印了2000本创刊号。学刊的内容包罗万象——关于马克思战略的看法,对社会主义劳动联合的新探讨,谈发展农业,解决农业过剩,劳动力就业等问题。周旭洲学的是图书馆专业,他写了一篇具有前瞻性的文章——《未来的图书馆》,研究无纸化,和现在的网上阅读相似。

在武大读书的7年,周旭洲每天泡在图书馆里,翻阅不同书籍,从书中梳理出历史发展的脉络,并从中得到启示。

《美国现代史》一书,令他被美国繁荣的经济震撼。“在这个现代社会,凭着一本美国护照,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赢得光荣与骄傲。”国家的贫弱或者富强,直接影响公民的生活感受,这给了周旭洲很深的触动。后来他选择下海“搞经济”,和这本书带给他的启蒙有深切的关系。

“我们这一代人可能受正统教育更深刻,总觉得自己应该为国家有所担当,那时候都是想着把一生献给党,都是那种情怀。当自己真正下海的时候,想的就是怎么把国家建设好,怎么为国家和社会做贡献,真的是这种家国情怀比较重。”

1992年,受邓小平南巡讲话的影响,周旭洲离开湖南省委办公厅,前往香港发展事业,创办宇业集团,后又到皖江流域投资、创业。

经过20多年的发展,宇业集团已成为地产、投资、医疗并存发展的大中型集团公司,业务辐射至安徽、江苏、湖南、广东,以及澳大利亚、瑞士等地。

在经营企业的过程中,周旭洲经常遭人“提点”,和地方部门打交道的过程中,有些人也经常暗示他“不要太抠门”。“这种时候我往往做一些捐赠,来表示我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但是让我给别人钱(行贿)那是很难的。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讲,这二三十年,在这个方面应该还是比较严谨的,跟地方政府的关系,跟官员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随着企业发展越来越稳定,创造效益带来的满足感已经填满,周旭洲不忘火红岁月里的“家国情怀”,开始反哺社会。

2017年,周旭洲向武汉大学捐赠3000万元,发起成立武汉大学人才引进基金,用于引进世界一流的师资力量。

回馈教育

教育捐赠是周旭洲倾注精力最多的领域,这与他下海经商前的一次经历有关。

1990年,周旭洲从湖南省委办公厅下到基层锻炼,挂职益阳市桃江县政府常务副县长,分管教育。虽然深知在桃江不会任职太久,但是他坚持要把桃江县的所有乡镇走一遍,了解情况。

在桃江县关山口乡经历的一幕,像一颗石子投射到他的生命之河中,对他日后的回馈之举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关山口乡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经济基础比较薄弱,是桃江县最贫困的乡村。按照惯例,从县里来考察的领导都不愿在此停留太久,但周旭洲到达之后,坚持要住上一晚。

当时乡里唯一的小学正处于困境之中,教学楼严重漏水,墙体需要粉刷,但学校无钱修缮,面临停课的危险。

周旭洲得知情况后当即给学校批了几千块钱,问题得到了解决。第二天早上,一行人准备离开乡里到下一个地方视察,周旭洲刚从房间里出来,就看见学生们排在道路两侧欢送他,断断续续排了上百米远。“最小的五六岁,有的还穿着开裆裤,冻得流鼻涕。”

这件事情给周旭洲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几千块钱,给学校解决了这么一个难题,老师和学生排着那么长的一个队来欢送,我自己很感动的。”周旭洲回忆。

他下定决心:“如果有一天我能够赚钱,一定回报教育。”

2007年,在安徽创业的周旭洲接到池州市一个贫困大学生的求助信,当即向池州市捐款50万元,作为贫困大学生救助奖励基金。此前,他专门为池州市的贫困中学生设立了一个爱心助学基金。

2010年,周旭洲向安徽大学教育基金会捐款1300万元,设立宇业助学基金。每年获得奖学金的学生名单,都会送到他的手中核对,并由宇业集团的员工将奖学金一一送到学生手中。这种亲自把钱交到学生手里的方式让周旭洲很放心,之前他多次给专业慈善机构捐钱,但由于缺乏严格监管,部分善款并未用到实处。“最满意的就是我们能够参与,能够直接把钱给到需要的对象,知道钱用在什么地方。”

2017年农历新年过后,周旭洲联合七位武大校友企业家共同投资成立中珈资本,首期规模10亿元人民币,意在打造一个集聚人才、技术、资金等资源的平台,助力武汉引资引智。中珈资本的CEO曾文涛回忆,武汉提出的“百万校友资智回汉工程”让武汉大学的校友们非常振奋,“周旭洲发起后,一天之内就完成了资金认缴,很快就决定落户东湖高新区”。

周旭洲一直感念武汉大学,不问条件捐助母校,于他而言是最好的回馈。

2013年,周旭洲向武汉大学教育基金捐款2000万元,用于人才培养和师资队伍建设。

2017年初,周旭洲应邀回汉拜访武大校领导时,得悉母校打算成立一个人才基金,引进高端人才,他当即承诺3年捐3000万元。

“我将把武大人才引进基金当作自己一生的事情来做,努力(把它)做成一生的事业。武大广大校友的支持是人才引进基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武大校友对母校有深厚的感情,他们的支持一定可以结出硕果。”

2017年8月26日,武汉大学人才引进基金捐赠及启动仪式上,周旭洲现场将2000万元银行汇票交付学校;2018年1月4日,他冒着漫天大雪,奔波十余小时,专程赶赴武汉大学,亲手将1000万元银行汇票交付给武汉大学校长窦贤康。至此,他承诺的3年捐3000万元,短短4个月内全部到账。

目前,武汉大学人才引进基金得到陈东升、毛振华、阮立平、曾文涛、汪元刚等武大校友的积极响应,捐资总额已达2.6亿元人民币。

窦贤康表示,在基金的支持下,武大将利用更加灵活的方式,引进更多优秀人才,未来5年,将努力引进20到30名顶尖科学家和文科知名专家、300余名优秀中青年人才。周旭洲期望武大人才引进基金能够更多地引进海外人才,“ 最好是诺贝尔奖得主。现在学校的教学实力要想提升,一定要引进全球顶尖的专家过来。”

2017年11月5日,武大人才引进基金理事会在南京正式揭牌,这是国内高校首个由校友负责募集和使用管理的人才引进基金专门管理机构。陈东升担任名誉理事长,周旭洲任理事长。

“武汉大学历中国百年之兴衰,薪火相传,英杰辈出。武大是‘珈’,校友有缘。武汉大学给了我一生的荣耀与梦想,我愿以东升、雷军为榜样,竭尽全力,别无旁骛,尽我余生回馈母校,给武汉大学创造哪怕一丝丝的光彩。”周旭洲说。

2017年,周旭洲向武汉大学捐赠3000万元,发起成立武汉大学人才引进基金,用于引进世界一流的师资力量。图为武汉大学党委书记韩进(右)为周旭洲颁发捐赠证书。

雪中送炭

在周旭洲的办公室里,有大小不同的毛主席像章、毛主席画像,书架上放着厚厚的《毛泽东诗选》。“大家都说我是毛粉。”周旭洲对此毫不隐讳。宇业集团曾经开发的一个楼盘系列就取名“东方红郡”。“东方红”是对毛泽东的一种缅怀。

对于周旭洲来说,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带领军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靠的是革命意志和浪漫主义精神。“他们这代人,像毛泽东、朱德、陈毅、叶剑英、周恩来,是革命战士,同时也是诗人,靠着革命意志和浪漫主义精神去战胜难以克服、难以想象的困难,这一点我觉得在我们这一代企业家之中可能还是有的。”当年他敢带着全家仅有的1万多块钱下海经商,靠的也是这种精神的鼓舞。

2015年初,新年小长假,周旭洲回湘潭老家探亲。每次回湘潭,他都会带全体高管做“一两件有意义的事情”,这次他们探访了毛泽东故居、彭德怀故居、曾国藩故居……

在参观彭德怀故居时,故居的馆长告诉周旭洲,一部关于彭德怀将军的电视剧即将开拍,但是资金不足。周旭洲当即提出捐赠1500万元用于拍摄。陪同的当地县长将此事告诉剧组,制作人“吃惊到不敢相信”:“我们找了几级领导,跑了一年多,一分钱都没搞到,现在钱就这么来了?”

最后剧组商议回复:“这1500万不算捐赠,算你的投资。”3天后,周旭洲到解放军总后勤部电视艺术中心协商投资有关问题,整个洽谈不过半小时。《彭德怀元帅》的编剧兼制片人高军回忆,周旭洲甚至连协议内容都没有看,就签了1500万元的投资协议,同时以个人名义赞助了200万元。几天后,资金如约到账。

《彭德怀元帅》是一部红色题材的人物传记剧。“一般来说,赚钱的可能性不大,赔钱的可能性不小。”高军说。周旭洲也没抱着有收益的心态。“他(彭德怀)是湘潭人,我是湘潭人,我们是老乡。我们湘潭出了这样铁骨铮铮的硬汉,为中国革命和民族做出那么大的贡献,应该被铭记。”

周旭洲特意和剧组工作人员强调:“场面要逼真,尤其是战争场面,不能为了省钱,随便弄点烟花鞭炮。”在瑞士公干时,他专门给剧组发信息:“你们放开拍,如果还需要(钱)我再资助。”

由周旭洲投资1500万元并赞助200万元拍摄的电视剧《彭德怀元帅》荣获2017年“第2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组委会特别奖”。

2016年5月20日,《彭德怀元帅》开播,当日即取得全国上星频道电视剧收视率第一的成绩。次年,该剧荣获2017年“第2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组委会特别奖”。

此后,很多人陆续找到周旭洲,游说他投资电视剧,被他一一拒绝。“我(对影视投资)没有太多的想法,(拍《彭德怀元帅》)一开始只是对革命家的一种情怀,没想到最后还得奖了。”

救急的事周旭州没少做。“一般来说,只要有灾,我就是逢灾必救,这是我长期的(想法)。每个人都会有困难,只要每个人给你一点帮助,就会达到很大的效果,这是救急。”

2008年8月,安徽滁州市发生特大洪涝灾害,损失惨重。身为滁州市政协常委的周旭洲当时在加拿大出差,他主动联系滁州市政协,向受灾地区捐款50万元;次年,赴湖南衡阳商务考察期间,正逢罕见的冰雪灾害,他向衡阳市捐赠爱心款100万元。以支持地方的灾后重建……

于常人而言,灾难之外,日常生活中的困境和苦难更难面对。周旭洲所在小区的保安一天早上值班时猝死,他了解了相关情况后,带头捐款,包括小区的居民、集团的员工都自发响应,短短几小时,捐款总额超过14万元。“我希望通过一些捐赠,影响我的团队,我的整个公司,我的家人,使他们感觉每个人都有责任。”

十几年前的一个春节,周旭洲和妻子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得知云南省某县发生了地震。电视镜头中,一个3岁多的小男孩拎着桶在井台打水,家里只剩下他和年迈的奶奶两人相依为命。周旭洲和妻子商议,女儿已经长大,可以把男孩领养过来。

得到妻子的赞同,周旭洲马上给电视台打电话:“我们想接他到湖南来过春节,所有的费用我出,如果这个孩子自己愿意的话,我们可以来领养。”不久电视台回复,小男孩已被人先一步领养。“这种是发自内心的,是我们生活中间真实(发生)的,不是一种做秀。有的人是为了做秀,但这是我内心真实的情感。”

近几年,周旭洲在慈善领域的投入越来越多,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占到三分之一,累计为文化教育及公益事业捐赠100余次,已捐和认捐款项达1亿多元。女儿周文川深受父亲的感染,接受《中国慈善家》采访前一晚,周文川向周旭洲提出,想要成立一个家族基金会。

周文川毕业于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现任美瑞健康国际产业集团执行总裁。在父亲的影响下,周文川最近也在考虑为武汉大学做百万捐赠。“她已经有这种理念了。”周旭洲很欣慰。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