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佟丽华:《未成年保护法》应是“硬法”而非“软法”


来源:凤凰网公益

当天,“女童保护”发布了《“女童保护”2017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并正式宣布成立“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来到了现场,并做了关于“《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的建议”为主题的演讲的演讲。

 

凤凰网公益讯 张衍飞报道:近年来,儿童性侵问题是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2018年3月2日,由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以下简称“女童保护”)与凤凰网公益联合主办的2018年“女童保护”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在北京召开。多位代表、委员聚焦儿童保护问题,呼吁促进儿童防性侵机制建设,推动相关法律和制度的完善。

当天,“女童保护”发布了《“女童保护”2017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并正式宣布成立“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来到了现场,并做了关于“《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的建议”为主题的演讲的演讲。以下为讲话实录:

非常感谢孙雪梅邀请我来参加,去年6月份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开了一个会,也是探讨消除性侵,当时有人问,中国有没有做预防性侵工作?我说有啊,“女童保护”在中国做的很好。希望“女童保护”做的更好,为世界保护儿童也提供思路。我1999年开始做保护儿童工作,起草“未保法”的时候也是主要参与者,也是近些年绝大多数立法政策的参与者,现在全国人大研究未成年保护法新的问题,我们跟全国人大很多沟通交流,正值两会前夕,这次两会任务很重,在这样关键时期,我想就《未成年人保护法》谈六个关注点:

第一,《未成年人保护法》立法应该站在民族复兴国家战略高度,换句话说还是解决关键问题,过去在未成年领域无论立法还是实践,作为这个领域,应该说各个方面都有广泛接触的人士,我想说往往说的时候说的非常重要,无论立法还是做的时候重视不够,我还跟大家介绍另外一个术语。

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时候,不满18周岁未成年人3.45亿,占总人口比重近28%,十年后,第六次人口普查,未成年的人口数降到2.79亿,占人口20%,总的趋势老年人占的比重越来越大,孩子占的比重越来越少,从国家民族复兴角度来说,应该让每个孩子不仅让他快乐成长,也能培养国家建设领军人才,孩子们是国家民主复兴的根基,所以从战略高度上放在更高的高度。这是第一个观念。

第二,还是谈机制,我想提一个建议,因为这次两会涉及国家机构改革,是建立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还是建立国家未成年人委员会,未来立法政策讨论的时候就是两个话题,上次“未保法”修订就是热烈讨论的话题,未成年工作涉及政府各个方面,碎片化难以推进儿童快乐成长,谁来综合协调。现在国家层面有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这个部门相对来说无论权力、资金、人力角度,与国家推进未成年保护工作使命相比,我认为地位远远不够。所以从立法也好,或者推进未成年保护工作也好,是我们将来设立国家层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还是成立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国家应该重视,很多发展中国家都有儿童权利委员会,我们没有。

第三,就是政府的责任,我们未成年人保护法有家庭保护、学校保护、社会保护、司法保护,稍微想一想政府哪去了?我们必须承认,在未成年人保护当中政府发挥重要的作用,政府做了很多事,这是我们有目共睹,在立法体制当中没有政府保护这一章,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淡化政府的作用,政府做了那么多事,立法当中为什么没有写呢?上次修订就是否设置政府保护一章也有过多次讨论,在很多草案版本当中其实有专门政府保护一章,不过最后版本没有政府保护一章,把政府保护和社会保护混淆一块,显然淡化政府作用,也不助于约束政府更好发挥作用,所以从未来立法方向角度来说,从国家机构改革角度来说,真正保护未成年的工作,要在立法当中规定政府保护一章,明确政府各部门具体的职责,这个是不可避免的话题。

第四,我想谈专业的社会组织,去年受国家有关部委的委托,就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保障政策到各个省区调研,从上到下都很重视,国务院发了文件、省市也发了文件,问题是文件到县里谁负责?县民政厅说只有一个人负责,多达几十万孩子谁来做这个工作,单纯在逢年过节看一下,解决不了现在儿童成长面临的问题。贵州四个小孩自杀的问题,不是因为没有饭吃,不是因为过年过节没有人看他,而是缺乏专业的帮助。当然父母问题是另一个问题,我们到了真正培育发展儿童保护组织的时候,这点大家越来越有共识。所以从战略角度来说,为了推进整个未成年保护这样事业,至少每个县有一两家专业做儿童保护的社会组织,这是第四个建议。

第五,具体建议涉及钱的问题,真重视和假重视非常重要的区别点就是肯不肯花钱,不想花钱说很重视,这没有含金量。中国社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我们说不仅要做钢筋水泥基础设施投资,我们到了对孩子、下一代进行更大投资的时候,联合国最近这些年从钱的角度研究,比如从孩子幼年对他的投入是最划算的投资,他提出在儿童免疫方面投入1美元最大回报能到60美元,所以营养不良方面的投资,投资1美元最大收益能获得45美元,这多高的回报。联合国专门就中国暴力问题做过专题研究,这个研究得出结论,在2010年因为儿童暴力问题,使儿童健康包括生产力下降等损失达到1010亿美元,占当年GDP1.7%,我算一下如果按GDP1.7%算,按2017年预算,因儿童暴力给国家造成损失达到上万亿人民币,换句话说对孩子投入是划算的投资,对儿童保护包括防性侵方面的投入是划算的投入。

第六,“未保法”整个社会对他非常大的诟病:太软,是道德宣誓,解决不了现实问题,违法没有具体的后果。我们都知道法律和道德区别,违反道德别人骂你,违反法律要处罚你,但是我们“未保法”经常有责令改正、依法给予行政处罚,责令改正怎么办?没有说,导致这个法实际执行中执行不下去,很难担负起有效保障孩子健康成长的使命。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未保法未来修订一定使它成为真正有效、能够执行的“硬法”而不是“软法”。

我谈六个具体的建议,儿童性侵的问题也好、家庭暴力问题也好、包括校园欺凌也好,这些年报道案件很多,无论国务院还是各个地方都发布很多政策,现有情况来看这些政策落实不够,两会期间欢迎人大代表、欢迎媒体从根本上来关注《未成年人保护法》这部法律修订问题,讨论国家机构设置的时候关注这个话题,我们有很高级别的老龄机构,但是孩子机构在哪里?我相信这是一个问题,欢迎大家关注这个问题,我们一起推进中国未成年人保护立法和这项事业的发展,再次感谢!

[责任编辑:张衍飞 PP007]

责任编辑:张衍飞 PP007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