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龙迪:对遭性侵和虐待的儿童,及早发现和干预非常必要


来源:凤凰网公益

自动播放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教授龙迪参与了“女童保护”两会座谈会的议题讨论,同时接受了凤凰网公益频道的独家专访。她认为对遭性侵和虐待的儿童,及早发现和干预非常必要。

凤凰网公益讯 近年来,儿童性侵问题是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2018年3月2日,由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以下简称“女童保护”)与凤凰网公益联合主办的2018年“女童保护”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在北京召开。多位代表、委员聚焦儿童保护问题,呼吁促进儿童防性侵机制建设,推动相关法律和制度的完善。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教授龙迪接受凤凰网公益频道的独家专访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教授龙迪参与了“女童保护”两会座谈会的议题讨论,同时接受了凤凰网公益频道的独家专访。她认为对遭性侵和虐待的儿童,及早发现和干预非常必要。以下为采访实录:

凤凰网公益:在“女童保护”今年发布的调研报告中显示,儿童性侵案件现状严峻,如何理解成年人性侵未成年人的心理动机?

龙迪:国际上有很多已达成共识的研究就是,这些性侵者不能用合理的方式满足他们可能是合理的心理需要。比如说有相当一部分人,小的时候可能遭受过性侵犯,但也有可能还遭受过其他的虐待,类似身体虐待、心理虐待,疏忽照顾,所以长大以后用这种方法满足自己很多的需要,也就是说没有疗愈的部分,包括性的满足,所以用错了办法。现在互联网非常发达,通过很多视频,接受关于性方面的信息,甚至用伤害别人的方式来满足性需要的信息非常强烈,他们以为用这种方法满足是可以的。

凤凰网公益:案件发生后,又该如何将对孩子的心理伤害降到最低?在这方面,中科院心理所有何实践和经验?    

龙迪:第一方面,尽快让性侵犯事件停起来,因为全世界40多年研究表明,受性侵犯的时间越长,对孩子伤害是越大的,“大”的意思就是她的心理影响越深远,甚至变成成年精神病症,这方面其实国家负担也是蛮重的。所以最好的方式,是用多部门、跨专业的合作方式,能够及早发现性侵犯,及早干预。

第二方面,如果发现儿童被性侵或虐待应该如何回应,也是全世界很多研究达成一个共识。去访问那些受性侵犯的孩子,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包括成年人,觉得对他们疗愈创伤最有用的是家长,还有身边人,包括老师,社区里他们认识的人,对他们做几个方面的疏导:

第一,相信被性侵孩子说的话,相信他们没有说谎,他们受到了性侵犯,这对他们支持是最大的。其次能够肯定他们的感受,也就是给心理支持,能够理解他们所有的感受和情绪反应,都是正常的,这是对不正常事件做出的正常反应。第三,要采取有效的保护行动,不要让性侵犯事件继续发生。

长期遭受性侵犯的孩子,特别是遭受家人性侵犯的孩子,他们遭受的创伤更加复杂,复杂是需要长时间,比较有系统、有深度的治疗和支持。包括三个部分,首先,要修复他们对依附关系的信任,修复他们对人的信任。因为伤害他们的人如果是本应该保护他们的人,或者是他们信任的人,那么,他们对人的信任是会受到很大的破坏。不管是家长、老师,还是专业人员,在帮助他们的过程中,在和他们建立关系里边要特别小心,就是要给他们支持和信任,修复信任关系。

第二,自我调节能力的修复,这也是最基础、最常见的。因为长期遭受性侵犯的孩子和遭受虐待的孩子,他们的情绪调节能力不好,情绪调节是最主要也是最基本的自我调节能力。情绪调节好的话,他们的认知调节能力就会调整,也就是学习能力能够提升。还有她们的生理调节功能也会有改善。这几个方面有所改善,他们和别人交往的能力就会提升。

最后,就是用各种各样社会化的活动来提升他们的自我感,因为这样的孩子都是对自我感觉非常低的,感觉自己是没有价值的。在学校、社区、家里,如果有一些活动,让他们感觉到自己是有能力的,是有价值的人,他们就会提升自己的信心,这三个方面其实不是在治疗时发生,而是在学校、家庭、社区里进行的。

凤凰网公益:女童保护是专门做儿童防性侵教育的公益组织,您认为志愿者是不是也需要专业心理方面的培训,来去疏导被性侵的受害儿童?

龙迪:女童保护的预防教育其实做得非常好。我们不能假定坐在课堂里听预防教育的这些孩子或者家庭成员,他们都是没有涉及性侵犯的事件,可能有的孩子正在遭受性侵犯,或者曾经遭受性侵犯,也有一些孩子可能正在性侵别人的孩子,所以我们在做预防教育的时候,应该加进一些内容,就是不能侵犯别人的身体。

第二,我们要对志愿者进行一些简单的培训,当一个孩子,要向你说自己正在经受性侵犯,或者曾经遭受性侵犯的时候,怎么样去做初步的反应。一个是给孩子支持,让她感觉到有人管,她就不用在魔爪里生活了。另一方面,她确实马上就能得到保护,预防教育起了很大的作用,早期发出信号,才能越早进行干预和疏导。

女童保护若能做到这点,需要我们国家多部门跨专业合作的机制启动。比如孩子发出被性侵的信号,志愿者如何去做回应,在语言和态度上让孩子感到安心,避免问及不该询问的内容,结果造成证据污染,法庭可能就不信孩子后面的证词了。但是这个志愿者是不能做后面所有的干预,所以我们有法律保障,有政府主导的多部门跨专业合作的机制,可以通知孩子的家长去转接到相关部门去做干预。但如果家长要是性侵犯者,就不能通知家长了。在这方面我相信国家正在迈开步伐,但需要一段时间去完善。

[责任编辑:马明月 PP002 ]

责任编辑:马明月 PP00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龙迪:对遭性侵和虐待的儿童 及早发现和干预非常必要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8/03/04/wf2_4799121_150659.jpg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