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2017年中国“职场性骚扰”大事情盘点!


来源:橙雨伞公益

据许多调查显示,中国的职场性骚扰现象非常严重。如2012年举办的企业建立防治职场性骚扰机制研讨暨经验交流会披露.在北京,受到性骚扰困扰的职场女性高达40%以上,而在受到职场性骚扰的女性当中,20至29岁的年轻女性比例最高,有57.5%受到性骚扰,数字非常惊人。

据许多调查显示,中国的职场性骚扰现象非常严重。如2012年举办的企业建立防治职场性骚扰机制研讨暨经验交流会披露.在北京,受到性骚扰困扰的职场女性高达40%以上,而在受到职场性骚扰的女性当中,20至29岁的年轻女性比例最高,有57.5%受到性骚扰,数字非常惊人。

只有45.6%的被骚扰者会明确警告骚扰者,会向单位人事部、工会或管理者投诉的员工也只有34.3%,选择屈从或一只眼开一只眼闭的受害者高达54.4%,多数受害者都选择了隐忍或离职。

另外,根据中国职场调查显示,大约每25个女性当中,就有一个遭遇过强行性行为。

近几年,被曝光的利用职权的性侵及性骚扰层出不穷,我们根据新闻报道和社交平台的资料,整理了2016年至2017年间被曝光的,发生在职场的相关事件:

01

南方日报实习生被记者成某强奸

2016年6月27日,微信号“噪点”发文《男记者诱暨大女实习生?强来事后仍淡定从容》,引爆朋友圈和媒体群。

文章据称是“受害者朋友”所写,并经过当事人确认。贴文包括多张聊天截图,称受害者曾在南方日报实习,在到报社开实习证明时,被记者成希从报社咖啡厅、马路一步步骗至酒店,在酒店门口受害者被夺走身份证,被迫到酒店房间中拿回自己的身份证,结果在进入酒店房间后与成希被迫发生关系。

null

事后成希转给实习生2000元“掩口费”,并让她到厕所冲洗干净“证据”。事发之后,受害女生在这位朋友的帮助和带领之下去报了警。

6月28日,《南方日报》针对网传其下属记者诱奸女实习生做出声明:

null

广州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也于6月28日发出通报称经越秀警方初步调查,女事主张某(21岁,某大学大三学生)反映当天下午16时许,其被以前实习时认识的男子成某(29岁)带至寺右二马路某酒店房间内实施强奸。目前,越秀警方已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成希代理律师宋福信7月14日向澎湃新闻透露,7月13日检方以涉嫌强奸罪批准逮捕成希,律师表示将为其作无罪辩护。

2017年4月6日晚,界面新闻称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对嫌疑人南方日报记者成某作出不予起诉决定,成某已被释放。

4月12日,当事女生的代理律师发声,为释放成某感到气愤,并表示已向广州市人民检察院递交书面不服不起诉决定申诉书,希望作为代表国家打击犯罪、保障人权的人民检察院能真正做到“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将本案移送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也希望职场性侵犯能够引起重视,法律能还当事女生一个公道。

02

民生银行副总经理关某性骚扰、要挟女实习生事件

2016年12月初,“民生银行性骚扰”事件引发了公愤。

被曝光的十张左右微信聊天截图显示,这位在民生银行北京分行颇有地位的关某,不断向王琪(化名)发送骚扰信息,以谈业绩、威胁将其辞退为名,多番要求她去酒店“喝茶”、“见面聊聊”,王琪则基本以不予回应的方式应对,也曾明确表示不接受职场“潜规则”,但关某依然不依不挠。

null

据媒体后来的报道,王琪向其好友倾诉说,关某骚扰自己已经长达两年多了,在职期间几次转正机会都被关某影响,这种骚扰更是让她因此惧怕上班。

王琪忍无可忍之下将事情捅到公司里,但依然没什么用处,直到事情在网络上被曝光。在此次事情曝光并引发极大关注之后,王琪离开了民生银行。

对于明摆着的性骚扰,民生银行仅仅是“要求关某做出个人深刻的检查,对其暂时停职并停发了季度奖金”,连撤职都没有。

民生银行的官方回复,让人们看到了两大“亮点”:一是强调王琪是“临时员工”;二是强调两者“没有产生实质性的关系”。这样的处理方式引发了公众的极大愤慨,迫于压力,民生银行与关某解除劳动合同。

2017年2月底,关某向北京市西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向民生银行索赔经济赔偿金220多万元、各项奖金240多万元。

关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民生银行解除与自己的劳动关系是“诬陷及非法处分”,这件事不仅给自己造成了经济上的损失,还带来了名誉上、心理上的创伤。

3月15日,关某在中国银监会和证监会门口,手举牌子公开喊冤,说自己是“性骚扰”事件的最大受害者。

null

在媒体询问关某,为何银行对他做出两次处理决定时,关某表示事件发生后,银行让他写了一份检查,随着舆论的升温,银行又要求他写了一份检查。之后,银行对他做出了暂时停职、停发季度奖金的处理决定。

关某说:“事实上,第一份检查是我真实意思的表达,第二份检查基本是按银行的要求写的。没想到,随着舆论压力的增大,银行做出了开除我的决定。”

03

郭敬明性骚扰其公司旗下签约男作家

2017年8月21日晚,男性作家李枫爆料曾遭郭敬明同性性骚扰,李枫在新浪微博发布长图文《关于郭敬明致所有人》,用文字讲述了他与郭敬明某次出差在宾馆发生的事情。

同时李枫已经咨询过律师,“他(郭敬明)已经对我构成了性骚扰和性侵犯,曾经咨询过律师,律师说目前中国的法律里,同性性侵犯犯罪是空白,而且这样的犯罪取证困难。”

李枫还称郭敬明经常骚扰、性侵犯签约到郭敬明公司的男作者、公司的男性职员,更呼吁社会各界的网友们一起探讨这些事情。

21日晚上10点,郭敬明通过实名认证微博回应:“完全捏造,已让律师处理。”记者也联系了律师事务所律师,对方表示:“抛开郭敬明的名人身份,如果李枫所说事件属实,此事件属于职场性骚扰,如果案件走上司法程序,李枫要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如果该事件属于李枫个人炒作,郭敬明有权状告李枫损害名誉权。”

04

金杜律师事务所国际合伙人赵某性骚扰女实习生

2017年1月,知乎上一则“大家知道金杜‘早6点会议室’事件是怎么回事吗?”的问答再次引发了关于“职场性骚扰”的讨论。

事件内容是,清晨六点,金杜律师事务所一位保洁阿姨在工作时撞见一位年过半百的合伙人在会议室与实习生发生性行为。

从知乎的回答情况上来看,这位赵某是该律所国际合伙人,负责国际业务,口碑极差,在职业生涯中惯于利用职权欺压实习生,具体就是针对一些刚进入律所的女实习生,用针对性手段进行性骚扰。

据多名曾和赵某共事的当事人爆料,赵某经常骚扰女下属,对于不顺从的,则在工作上百般刁难。

事件发酵后不久,知乎的这个问答被整个删掉了,有网友爆料说目睹事件的保洁阿姨被开除,而金杜律师事务所在1月20日发布了关于“早6点会议室”事件声明,称该帖所发内容系捏造,严重侵犯了所涉人员的名誉权。

null

05

汇丰银行高管性骚扰并报复辞退女下属

2017年1月,芝芝在新浪微博发布《外资银行高管性骚扰并报复辞退女下属》一文,控诉自己在汇丰银行上海总部就职期间被上司性骚扰,反抗后被辞退的遭遇,引起舆论哗然。

2014年9月16日的上午,她被自己所在小组的直属领导简某叫进了会议室。在会议室里,简某责问她有一项工作处理完后,为什么没有及时给相关部门回复。

芝芝的解释并没有让简某满意,简某对她的纠缠持续了将近十分钟。“我意识到,这是领导在故意找茬。”于是芝芝提出,希望在第三方介入的情况下,再来理论此事,说罢便打算离开。

芝芝走到会议室门口时,简某冲到门口将她拉了回来,并大力关上会议室大门,不让她离开,在抓扯中还扯下了她的衣服,露出了内衣,简某趁机对她上下其手。芝芝慌乱中提醒简某注意有摄像头,才被放开。这一切,都被芝芝用手机录了音。

事后直到当晚下班,简某都并未就上午在会议室的事情向芝芝道歉。下班后,芝芝向自己的总监、简某的上级领导发了一封邮件,讲述自己当日遭受的性骚扰。可令她意外的是,这封申诉信,竟然被原封不动地转发给了简某。

在此之后,芝芝在工作中遭遇了严重的职场霸凌。银行指派的“调查员”在调查过程中并没有围绕简某当天对其进行的身体暴力询问,而是围绕着之前芝芝所谓的工作问题展开。

几日之后,这位“调查员”上交了一份调查报告,而至于调查结果到底是什么,芝芝说自己作为申诉方却不知道。

之后,芝芝说自己的内部工作资源平台被全部切断,这给她的工作带来极大不便,但她选择了忍耐。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同事关系也在这时也出现了问题,同办公室的同事会告诉她,“你在这里会影响我们办公。”简某对她做出检查手机、把手放在大腿上等侵犯行为时,小组的同事都好像没看见一样。

除了同事们的疏远,简某对芝芝的针对也开始变本加厉,有直接把她推到在桌子上、步步紧逼、逼到墙角等恶劣行为,有时芝芝去厕所或者去倒杯水,简某也会立刻指责她没有报备,属于“擅自离岗”。

2015年12月18日,芝芝忽然接到一个口头通知,说她年中和年末工作考核未达标,需要做调岗处理,而新岗位跟原岗位相比,工作地点不变、工作内容不变、甚至领导也仍然是简某,但是薪资却下降了25%,她拒绝了这一调岗安排。

23日,她再次收到内部邮件,通知她去新岗位报道,并称如果不去报道,则视为“不能胜任该工作”。最终,2015年平安夜这天,芝芝被单位以“不能胜任”为由辞退了。

从2014年9月与简某发生冲突、遭遇了长达一年多的职场不公正待遇,直到2015年12月被辞退后,芝芝开始寻求法律援助。

芝芝以“非法解雇”为由,将汇丰银行上海总部告上了法庭。还在微博上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引起很多网友的关注。

芝芝说,在微博上披露自己的遭遇后,网络上忽然冒出很多账号对自己展开攻击,除此之外,自己的手机也开始经常接到一些陌生号码的来电,接起来会听到尖叫声、大笑声、刀锯声等恐怖的声音。

在这样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芝芝暴瘦了20斤,被查出有重度抑郁症,同时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在被解聘的一年半时间里,芝芝说自己无数次想到过死亡,唯一支撑她活下去的念头,就是希望打赢这场官司。

2016年,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对芝芝与汇丰银行的劳务纠纷做出的一审判决结果是:芝芝败诉。

同年,芝芝再次提起上诉。对于网上流传的上海银监局不能认定2014年9月那次事件为性骚扰的调查报告,上海银监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监管部门确实收到过芝芝的投诉,“但投诉内容主要涉及业务、工作方式等方面,没有提到性骚扰。

芝芝表示自己没想到报警并实施后等来的,是警方不予立案的通知。

06

连云港一男编辑性骚扰投稿女孩

2017年2月,一则《连云港某报知名男编辑多次性骚扰投稿女孩,竟还扬言称……》的消息在微信里热传,消息里一位年轻女孩爆料称:连云港某报一男性编辑赵某,多次以发稿为由对其进行性骚扰,并且言语挑逗颇为露骨,女孩拒绝后赵某竟然还威胁她。

据当事人介绍,自己是云南昆明人,今年23岁,刚刚大学毕业,今年春节期间,她来到连云港市旅游,看望一位朋友。

由于平时会写一些现代诗发表在朋友圈里,朋友看到后建议可以去发表一下。在朋友家过完春节后,当事人把诗集发给了编辑赵某,却没想到遭到了对方持续性的性骚扰。

null

据当事人说,在2月8号发布了第一首诗后,赵某提出了想和黄女士一起吃饭的要求。在几番拒绝后,女孩最终答应。

2月13号,两个人一同去了一家西餐厅吃饭。女孩说:“吃饭时,不管是聊天还是语言上,他都是宝贝啊怎么怎么的叫。他是有过一些行为,但是都被我躲过了,毕竟是在大庭广众下。”

2月21日,《苍梧晚报》官微回应网传“男编辑骚扰女性”事件称,经初步调查,网曝文中截屏基本内容属实,但不完整,已经暂停该编辑工作。

一、该编辑的行为产生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已不适合采编岗位工作;

目前,有关机构已经介入,将在进一步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依照相关纪律规定按程序严肃处理。

二、尊重当事人依法维护自身权益的权利。

07

中金公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黄洁“名利场”性骚扰事件

2017年5月25日,知名财经博主曹山石在新浪微博曝出了一张微信聊天截图,聊天对话一方名为“黄洁”,开头一句“这是一个名利场,你愿意吗”迅速传遍金融圈和朋友圈。

null

5月26日,曹山石继续爆料了另一位女生与黄洁的聊天截图。在该段对话中,黄洁颇为露骨地向该女生提出“潜规则”暗示,之后黄洁更是直言,“可能因为工作压力大吧,所以有时真的需要全身放松,明天上午在,下午就飞回香港,希望你能把握住机会。”该女生则婉拒了黄洁的“潜规则”暗示。

有网友在评论中指出,当事人“黄洁”疑似为中金公司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师黄洁。根据曹山石的持续爆料可以看出,收到黄洁“潜规则”暗示的实习生有好几人。

黄洁的具体行为有:约来面试实习生在酒店大堂喝酒,暗示实习生投怀送抱,以正式工作录取为诱饵让实习生做他的红颜知己,跟实习生说投行是一个名利场,是需要有付出的。

在曹山石微博下面,还有曾经中金的实习生留言爆料自己遭其骚扰的经历。

null

5月27日午间,中金公司在官网首页显要位置发布严正声明称正在对此事展开内部正式调查,对违反中金公司制度纪律的行为零容忍,一经查实,立即严肃处理。

5月29日,中金人力资源部群发有内部邮件称,人力资源部提醒全体员工,所有行为须遵守各项规章制度,符合职业操守,对内及对外沟通需要专业得体,不得进行任何损害公司声誉的行为。

针对近期流传在媒体和网络上的事件,经公司多部门进行联合调查,公司管理层决定按照公司规定严肃处理涉事员工,目前公司已经解除和该员工的聘用关系。

null

而某被黄洁骚扰的当事女生指出,中金实习生的招聘要求可谓别有深意,同一个岗位,不同性别有不同的标准。对男生的要求有“抗压能力强、身体素质好、能加班”,对女生的要求则是“不富有的高颜值女孩,学历不限,学校不限,年纪不限”。

08

华夏人寿江西分公司领导骚扰女下属

2016年12月20日,民生银行骚扰门事件舆情刚刚平息,江西都市频道以《女员工出差省城遭遇上司性骚扰?》为题报道了华夏人寿江西分公司领导骚扰女下属事件。

江西的徐芳在一家保险公司上班,10月10日,她与三名同事被安排到南昌出差时,在此期间遭到上司的性骚扰。徐芳表示,自己被拉进房间后,对方就强压在自己的身上,一直在她耳边说些轻佻的话。而进房间之前,徐芳偷偷打开手机录音,录下了当时她挣脱的过程。

因为反抗比较激烈,领导“可能考虑到自己有乌纱帽在身,不敢太那个吧,然后就放我出去了”。事后,徐芳一直也没有声张。

11月中旬,这名刘姓领导暂时兼任上饶公司负责人。从那时起,徐芳处处发现自己似乎被针对和刁难。于是,她就想把这件事公之于众,目的只有一个:该道歉的道歉,该赔偿的赔偿。

11月底,徐芳还向江西分公司检举刘兵非礼的情况,并提供了上述录音作为证据。

2016年12月28日,华夏人寿保险江西分公司给上饶中心支公司下发了一份《关于徐芳等4名员工工作调动的通知》,对此,徐芳难以接受:“我是上饶人,家也安在上饶,怎么去南昌工作?”

为了解自己被调离上饶的真实原因和自己遭遇“骚扰”一事的调查进展情况,徐芳曾多次找分公司讨说法,但分公司给出的解释是正在调查。

“直到现在,无论是刘还是公司,对于骚扰一事连声道歉都没有。”徐芳如是说。

2017年2月,华夏人寿保险江西分公司品牌宣传岗工作人员刘超群表示刘兵已经调离江西,具体情况公司不方便透露。接受电话采访时,刘兵本人则回应称:“我已经辞职,不在华夏了,骚扰录音是真是假,我已经不想去追究了。”

2005年修改的《妇女权益保障法》第40条首次立法规定了禁止对妇女实施性骚扰,受害妇女有权向单位和有关机关投诉;2012年颁布的《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中,也有“在劳动场所,用人单位应当预防和制止对女职工的性骚扰”的内容。

另外,很多国家对于职场性骚扰都规定了用人单位的责任,其中不乏职员受到性骚扰,用人单位承担巨额赔偿的案例。

在我国《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中,有“在劳动场所,用人单位应当预防和制止对女职工的性骚扰”的简要规定,将职场性骚扰问题进一步纳入了企业管理责任,但并未明确用人单位若未采取适当措施,应承担何种责任。

纵观近一两年的职场性骚扰典型案例,但因为各种原因执行起来千难万难,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部现行法律直接发挥作用,也还没有任何一件因为单位防范性骚扰不力而做出赔偿的案例,对于施害者,也往往是举证难、立案难、认定难、赔偿难。

至于什么是“性骚扰”,目前还没有一部法律法规进行具体的解释。

注:本文观点代表特约作家个人观点,图片来源网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