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精神病人离家七年以捡垃圾为生,上海民警帮他找到家人


来源:澎湃新闻网

这是上海民警周春君不懈努力的结果。2月5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上海警方获悉,曾广敏患有精神疾病,七年中他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直到遇上周春君。

原标题:暖闻|精神病人离家七年以捡垃圾为生,上海民警帮他找到家人

离家七年,曾广敏(左)与姐姐团聚。本文图片均由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供图

离家七年,已经46岁的曾广敏终于被家人找到。

这是上海民警周春君不懈努力的结果。2月5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上海警方获悉,曾广敏患有精神疾病,七年中他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直到遇上周春君。

周春君是浦东惠南派出所负责实有人口管理的专职民警,为了及时更新人口信息,他常常带领特保走访辖区各处。在惠南镇城北村进行一次例行人口信息采集时,他和同事发现,该村115号一片拆迁中的破旧民房中住着一名“神秘男子”——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也没人说得清他从哪来、来了有多久,包括他本人。

此人的精神异于常人,大概有轻微精神障碍,与他很难进行正常的交谈,想要通过询问弄清其身份,几乎是不可能的。

为了弄清这位“神秘男子”的身份,周春君走访了村委会和附近居民,但收效甚微。他也多次试图上门了解情况,但这位孤独而胆怯的“神秘男子”,似乎对警察特别敏感,看见周春君十有八九要逃,逃跑时甚至不惜跳窗、跳楼或自伤自残。

为此,周春君每次上门都小心翼翼、慎之又慎,比如让村委干部“打前站”,先稳住对方,他们再出面,就这样成功会面了四五次,但几乎没什么收获,只查明他以捡垃圾为生。

周春君没有放弃,“神秘男子”对他的戒心开始变小。他们的谈话方式短促而奇怪,一方问得仔细,一方答得茫然;问的人始终充满耐心,答的人一直思路混乱、还带着浓重的、分不清地域的方言。

在“神秘男子”含糊不清的语句中,周春君分辨出几个词:金光明(或靳光明、金广名、金光敏……)、湖南某地——破解其身份的“密码”很可能就藏在其中。

回到派出所,周春君登陆全国公安人口信息库,查找可能的线索,将搜索范围慢慢缩小,接着他又“广撒网”,向可能是“神秘男子”原籍地的几个市县派出所发出《流动人口通报协查发函联系单》。

接下来,只剩下等待。

时间在焦心的等待中静静流逝,直到地处湖南省宁乡县的夏铎浦镇派出所传来消息:“神秘男子”的家人找到了。“神秘男子”本名曾广敏,46岁,他已失踪了7年,他的家人一直都在寻找他。

曾广敏(左四)及其姐姐(左三)与民警合影。

1月22日,曾广敏的姐姐、姐夫从湖南老家赶到上海,姐弟相见的一刻,曾广敏虽然依然是一脸迷茫,但身边的人都分明看出他眼里闪动着晶莹的东西,这一刻,他等了七年。

在姐姐关切的追问下,曾广敏慢慢道出了当初失踪的真相:原来,有一天他在电视中看到上海世博会即将召开,突然好想看,于是立刻出发。

怎么走的?记不得;经过了哪些地方?记不得;这些年都住在哪?记不得。印象里,只有各种居无定所、颠沛流离。听了这些,姐姐已经泣不成声……面对帮助她一家团圆的周春君,她一时哽咽、不知说什么才好。

事后,她写来一封信,在信中说:“感谢你们第一时间通知我们,感谢你们的尽职尽责,感谢你们所有工作人员的高度重视、高度正义感和责任感,正是你们的艰苦奋战让我们一家人团圆。在此我代表我弟弟及我家所有亲属向你们表示衷心的感谢,非常感谢、感动。”

(文中当事人曾广敏系化名)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