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为什么公益行动者越独立、越努力,活得就越自在?


来源:公益慈善论坛

一个公益行动者,或者说民间公益组织,资金的来源,一定是要多样的。众筹,当然也不可能成为资金来源的唯一方式。

原标题:为什么公益行动者越独立、越努力,活得就越自在?

作者:冯百亿来源:卖风买酒

做公益,本来就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明知最难为而强为之”,因此,独立性很重要。只有独立,才可能坚决,只有坚决,才可能持续。只有持续,才可能取得点些微的小成果,不至于让此忙碌之一生,太过绝望和渺茫。

但有些人即使做了公益,仍旧还是有依赖心的。有时,是期待政府早点出手包揽了困难。有时,是希望所在的机构能够成为其他所有不愿意做的事的“扫地僧”。有时,是希望资助人能够更积极热烈、稳定信任一点点。

只要做的时间稍微久远一点,就知道,这世界,一切都取决于自身的努力。你越努力,社会匹配的能量就越多。你越努力,被激活的“资源”就越活跃。你越努力,自信心就越爆棚。你越努力,战友们就越信赖和尊敬。

互联网的泛滥带给民间公益人的都是利好的消息。新媒体的普及带来的是传播上的主动。众筹的普及带来的是资金上的主导。独立性的普及则带来行动上的自觉。大家不再假装自己是别人的肢体或者配件,也不再假装去除了依赖就活得艰难。相反,越是独立自洽,活得越自在;越是破除了依赖心,生命中凶险与成就的吐纳越自如。

破冰笔记,与“破冰对谈录”一样,是2018年破冰中心在文字上的主要记载和输出方式。我的想法是类似是医生的诊疗手记那样,把一个个案例从接诊,到下判断,到给出建议,到观察结果,到持续陪伴的过程,全程而客观地记录下来。也许积累上几十个几百个,就是很好的公益界之“验方集成”。

话说有一天,有一个人来找我。他说,他的机构没有资金了,尤其是没有员工的工资。

这种症状在公益界非常普及,和感冒很相像,几乎家家都有中过招。我都来不及听他讲原因,本能就跳出来说:“你这个难题,解起来很简单啊,赶紧上线众筹呗。”

可我害怕众筹会耗尽我的朋友圈。我本来熟人就不多,他们又都不支持我做公益,我妈妈还天天拉着我,要我去做点别的。因此,一众筹,就暴露了我的艰难,她就更有理由不让我做这个了。

我想和他说,朋友圈也是众筹出来的,你越筹款,朋友越多。我打了个比方,人生不是一座水库,而是一条溪流,你只要向前流,两岸肯定遭遇到的是不同的生态系统,有不同的树木和青草,稻田和鱼塘,村庄和湖泊。他们一定会成为你的新朋友。老朋友不会忘记,新朋友不停结交。而所谓的河流的前行之力量,其实就是你一直在持续的行动。只要肯行动,一定会向前,就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支持啊。

我又想和他说,恰恰你越透明,越真诚,父母亲会越支持你。然后你越在困难中显现出解决困难的决心、勇气、方法和智慧,他们就会由怀疑而欣喜,由苦恼而佩服。天下的父母都是盼望孩子有出息的。只要他们看到了你真正的出息,他们都会真正的支持。你做什么可能不是最重要的,你在做此事的过程中有了成就,才是最重要的。而众筹,恰恰是展现你获得成就的能力之一啊。这个世界,谁不是白手起家,谁不是天天在遭遇困难?社会也是父母,你越真诚,越透明,社会也越支持你。

但他似乎不耐烦听我这起这些。他说,我可以众筹,但得等明年之后,当前最好的办法,是帮助我找到一大笔钱,让我先度过眼前的这道难关。只要难关过去了,我就信任你的众筹理论,开始践行众筹。届时,你让我筹啥就筹啥,你让我怎么筹就怎么筹。

然后我又想说那句世界上最有名的道理:“你缺乏的不是钱,你缺乏的是赢得钱的欢心的能力。

他说:“是啊,我知道我缺乏啊,我一直就缺乏啊,所以才来找你帮忙。大家都说你筹钱的能力很强的。你这次帮我一下嘛,先给我们一笔钱,我先渡过一下难关。”

我说:“你想错了,我一直是没有钱的。只是我在没有钱时,更愿意去试那些可能更适合我们公益行动者的办法,在饥渴中慢慢前行,边行动边尽力地筹集粮草。面对你的困境,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帮你的办法,就是建议你马上开通众筹通道,把众筹文案赶紧弄上线。”

他说:“远水解不了近渴。众筹太慢了,而且手续还那么繁杂。天知道猴年马月能够筹到点钱。而我过几天就马上要给团队发工资。”

我说众筹已经是世界上最简单的手续了,如果这个也算繁杂,那公益真的就没什么可做的了。至于过桥的钱,没关系啊,我可以给你担保,先找“金动未来”,借款,缓解一下眼前的焦虑。他们利息虽然越来越高,但放款速度仍旧是很快的。你今天填写了申请,今天就有可能收到资金。然后,你用这个喘息的机会,赶紧上线众筹。

他说:“借钱?这怎么可能。我妈妈说了,再怎么艰难,也不能借钱。万一以后还不上,我怎么办?”

我说:“你真的没有借过钱吗?”

他说:“我从来没有。”

我说:“在我看来,你一直在借钱,而且想要以借钱不还的方式赖账。不信,我来给你分析一下。你每个月给自己发多少工资?”

他说:“我一直没领工资。我想等有很多钱之后再给自己发。现在发不起。同事的工资都经常发了这月没有下月。”

我说:“所以,你其实一直在向自己借钱。如果不是借,就是逼迫你自己捐款给自己所在的机构。好吧,我再问你,你的团队,同事,每个月工资发多少?”

他说:“不多,一个月两千元吧。在我们这地方,算工资低的。”

我说:“没有发社保吧?没有发公积金吧?同样的道理,你是在向你的同事隐形借钱,或者说,你是在逼迫你的同事,隐性地向你们的机构捐款。我再问你,你这几年,团队成员数量发展到多少了?”

他说:“我们一直没多少钱,因此不敢发展团队。从创始到现在,就我们这三两个人。一直挺着。”

我说:“如果分析下你的行业,这几年应当是如火如荼的发展时间。换个人手,也许团队可发展到十几人几十人。人多不是坏事,人越多,生产力越强大,筹款能力越强大。从这个角度来说,你这几年丧失了大量的发展机会,也就意味着你把本应当服务的需求,大量地浓缩和减免了。某种程度上说,你是把自己应当做的事业,‘借’给了别人。”

他似乎有些不理解。不过,又匆忙地点了点头。“难道我只能众筹?我们做了这么多年,为什么政府不给我们买单?”

我说,期望政府买单,也是一种病,这个病在社会上也流行得很厉害,过几天我会组织个多方会诊,届时也会做出破冰笔记来分享。今天在我看来,你需要马上破的,不是这个,而是“众筹障碍症”,给你的建议,就是马上去上线众筹。如果不愿意上线,也可到我们已经上线的众筹里,发起“一起捐”(腾讯乐捐平台),或者领取“爱扑满”(联劝网平台)。先赶紧试着筹一下,一定会有奇迹出现。

他仍旧将信将疑:“要是我筹不到钱怎么办?别人会笑话我吗?”

我说:“你想像一下,一个人如果生病了,别人会笑话他去医院看病,去药房买药,当着众人的面吃药吗?再说了,你为什么不想事情往好处想,万一你筹到怎么办?”

他说:“也是哦,其他的路都用尽力,也一直没希望。反正也没有别的路,那我就先试一下吧。”

我说:“众筹一定能给你希望的,众筹本来就是该你最早走上的路,只是你上路太晚了。世界上,本来有很多天然生成的路,可惜我们很多人,就是不肯走,然后还在那嚷嚷世界上没有路。或者说,世界上本来有一些最适合公益行动者走的路,可惜就是不愿意走,非要走那些本来就不是给公益行动者走的路,然后还怪修路的人,还怪同行的人。我看公益组织的注册是这样,我看公益组织的筹款,也是这样。”

后记:一个公益行动者,或者说民间公益组织,资金的来源,一定是要多样的。众筹,当然也不可能成为资金来源的唯一方式。

但从资金来源的重要性排序来说,众筹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因此,一个公益行动者,一年到头,一定要有以自己名义上线的众筹,这样才可能保障自身的独立性不受侵犯和干扰。因为,在我理解,公益行动者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不需要项目来指引和框定。

众筹可以奠定一个人或者说一家机构的“气质基因”,能够在任何时候都保证这个公益行动者、这家公益组织的独立性。一个个体,一家机构,如果丧失了独立性,成为其他机构的奴仆或者说零件,那么,这样的公益组织,不做也罢;这样的公益行动者,不当也罢。(2018.2.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