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们能否到达性别平等的未来世界?


来源:公益慈善论坛

近年来,女性主义运动愈演愈烈,支持性别平等的政策逐一颁布。为传播性别平等思想,消除性别暴力,联合国将每年的11月25日确立为“消除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国际日”,世界各地组织举办推广性别平等教育的多样活动。尽管如此,性别歧视、性骚扰、性暴力等“黑暗势力”并未消失,好莱坞传奇电影大亨哈维·韦恩斯坦性丑闻事件不断发酵,校园情杀事件频频上演,儿童性侵案引发舆论高潮。我们正生活在这样一个矛盾的世界之中——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原标题:我们能否到达性别平等的未来世界?

近年来,女性主义运动愈演愈烈,支持性别平等的政策逐一颁布。为传播性别平等思想,消除性别暴力,联合国将每年的11月25日确立为“消除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国际日”,世界各地组织举办推广性别平等教育的多样活动。尽管如此,性别歧视、性骚扰、性暴力等“黑暗势力”并未消失,好莱坞传奇电影大亨哈维·韦恩斯坦性丑闻事件不断发酵,校园情杀事件频频上演,儿童性侵案引发舆论高潮。我们正生活在这样一个矛盾的世界之中——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前瞻未来,女性主义者与相关组织付出这么多的努力,我们能否到达性别平等的未来世界?性别平权究竟离我们有多远?观看了由阿特伍德小说《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改编的同名电视剧,感思颇多。这部荣获今年美国艾美奖的“神剧”似乎描绘了未来世界的模样。

由于化工污染等因素的影响,生态环境恶化,人类的不孕不育情况十分严重,只有少数女人仍具有生育能力,婴儿出生率暴跌。奉行极权主义的基列国(Gilead)将人们划分为不同等级,其中具有生育能力的女人被驯化为使女,负责为国家上层领袖传宗接代。这样恐怖而扭曲的未来社会似乎离我们很遥远,但它却又折射出现代社会的影子。

女性是否真正享有“生育权”?

生育权一直是女性主义者激烈争论的议题,女权运动的重要理论家西蒙·波娃认为女人处境的改善有赖于两个并发因素,一是摆脱生殖的奴役,将生育权操之在我,另一则是参与生产劳动,不受家庭的禁锢。激进女性主义者费尔史东主张发展体外人工生育,帮助女人避开“野蛮”的怀孕。

随着时代的发展,世界上许多国家设立了相关法规保护女性的生育自由,但是,逼孕的“野蛮”现象至今仍屡见不鲜。譬如,一些年轻夫妻原本计划享受几年二人世界的生活,却被父母反复逼孕,甚至有女人因为怀孕失败而被迫离婚;一些女性由于身体原因不能生育,于是便有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审判”这些女性,称她们不配拥有幸福的爱情与婚姻生活。

在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尽管女性主义理念得以传播,性别平等的思想广为流传,但“生育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仍是落实有关政策的最大障碍。女人生而为人,具有不可侵犯的“生育权”。那些逼迫女人生育的人们在一定程度上将女性物化为生育工具。细思极恐,现代社会的“逼孕”现象如同阿特伍德小说中未来社会的“使女任务”,将延续香火的重任强压在女性身上,毫不顾忌女性自身的想法与感受。这样恶劣的“逼孕”现象还要持续多久?女性是否真正享有自主的“生育权”?女性怎样捍卫自己的“生育权”?这一系列问题值得我们去深思。

反抗温水煮青蛙式的性别压迫

在《使女的故事》中,女主角琼(June)原本就职于一家公司,却突然经历了荒谬的生活变化。有一天,老板无故开除了公司里的所有女员工,包括琼在内。琼与朋友在街上跑步,路人用怪异的目光看着穿着暴露的琼。琼去咖啡店购物,却被告知银行卡资金冻结,所有资金已转入其丈夫名下。生活中一系列细小的变化并没有引起琼的警觉,直到她被押送到基列国做使女,她才意识到父权时代的复兴,父权对女性的彻底吞噬。

上述剧情展现了一种温水煮青蛙式的性别压迫,正如琼的内心独白所言:“我之前一直沉睡,事态才会发展至此……没有什么会一瞬间改变,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在你还未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就已经被烫死了。”

事实上,在当今社会,温水煮青蛙式的性别压迫无处不在。企业单位倾向于招聘男大学生,拒绝女大学生;在孕育假期间,女职员的工作被他人取代;在被性骚扰后,人们纷纷指责女性衣着暴露,而宽恕罪犯的恶行;当孩子成绩下滑,老师倾向于向母亲抱怨孩子的情况,而忽视父亲也应承担教育孩子的责任。此类现象繁多,多到人们见怪不怪,习以为常。

但是,性别压迫正是隐含于诸如此类的“常态”中,潜移默化地向人们“灌输”父权主义思想,以至于渐渐剥夺了人们的抵抗力。面对温水煮青蛙式的性别压迫,我们应时刻保持警觉,并勇敢予以反抗。正如基列国不是一开始就是基列国一样,任何一个相对文明的社会,都有不自觉地倒退为基列国的可能。

性别平等、女性主义有益于每一个人

每天早晨,当你站在镜子面前,你看到了什么?白人女人说:“我看到了一个女人。”黑人女人说:“我看到了一个黑人女人。”其区别在于黑人女人不仅注意到自身的生理性别特质,而且对于自己的种族身份具有敏感的认知。

毋庸置疑,我们每个人都拥有多种身份,你可能是亚洲女性、母亲、公司职员,他可能是白人男性、父亲、教师,多种身份组合在一起形塑为一个人的立场(观察社会的视角)。根据立场论的观点,所有观察社会的视角都有其局限性,但处于社会边缘的群体看待社会的视角可能比处于中心立场的人更真实、更公正、更有层次。换句话说,黑人女性可能比白人女性更能体会到求职过程的艰辛,因为有些招聘人员带有明显的种族歧视。

在《使女的故事》中,男性国家领袖控制着使女的身心自由,同为女性的领袖夫人、嬷嬷们不仅没有同情使女,反而也利用手中的权力压榨使女,这令我十分疑惑。立场论解答了我的疑惑,那些领袖夫人、嬷嬷们虽为女性,但她们与男性领袖一样是既得利益者,优越的社会身份使她们拥有极其片面的立场,导致她们只关心自己的切身利益,丧失同理心。这让我想到当今社会存在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有男有女,致力于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无视社会弱势群体的潦倒生活。这样的群体所推崇的“利己主义”思想不仅污染社会风气,而且影响青少年树立正确的价值观。

有人说,性别平等、女性主义只是少数女人的事,与男人无关,也与其他女人无关。事实上,女性主义的思想范畴并不局限于推广男女平权,而且包括对社会边缘弱势群体的体恤与关怀。女性主义者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使世界变得越来越美好,使人们不再为性别歧视、种族压迫、婚姻平权、家务与公私领域划分等问题而担忧,难道这些问题不关乎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吗?显然,解决这些问题有助于提高人们的生活幸福指数,推进社会的进步与发展。

难道这不是我们每个人所期待的未来世界吗?

(作者:张萌,台湾世新大学传播学博士生来源:南报网)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