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企业做公益有哪些经验和误区?听听大咖们怎么说!


来源:凤凰网综合

自动播放

高峰论坛以“共益共通共赢”为主题,由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锦萍担任主持,特邀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秘书长朱锡生,凤凰网副总裁兼总编辑邹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市场营销学系系主任、益行者项目学术主任徐菁,中英人寿副总裁马旭,京东公益基金会秘书长、京东集团社会责任负责人马丽波共同上台探讨“企业做公益的经验与误区”,大咖各抒己见,精彩不断。

12月26日,由凤凰网主办、凤凰网公益承办,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南都公益基金会、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联合主办,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深圳国际公益研究院、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提供学术支持的行动者联盟2017公益盛典在北京悠唐皇冠假日酒店举办。

高峰论坛以“共益共通共赢”为主题,由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锦萍担任主持,特邀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秘书长朱锡生,凤凰网副总裁兼总编辑邹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市场营销学系系主任、益行者项目学术主任徐菁,中英人寿副总裁马旭,京东公益基金会秘书长、京东集团社会责任负责人马丽波共同上台探讨“企业做公益的经验与误区”,大咖各抒己见,精彩不断。

以下为论坛实录:

金锦萍:这个题目挺有意思的,刚刚说公益向左还是向右引起了公益界的热议,无论向左还是向右,企业在公益方面的实践确实是非常丰富的。

我做一个提问,首先有请朱秘书长。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是第一家基金会,从业时间非常久,你跟大量企业打交道,如果有教训是有哪些教训,如果有经验是有哪些经验?我想听教训。

朱锡生:随着慈善文化的不断培育,企业参与公益慈善的积极性以及热情也是与日俱增。但是谈不上什么经验,教训也很难讲。对企业参与公益这个问题上,我们在认识上有几个误区,第一个误区是慈善捐赠就是企业的社会责任,另外一个误区是捐款捐物是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内容,第三个误区是企业参与公益是不求任何回报,这是认识上的三个误区。

在实际工作中,我们应该留意的是怎么样不忘初心,牢记自己的使命,不忘我们当时的出发点,我们到底想干什么。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来讲,我们目前还没有形成教训的事件,但是也有足以引起我们警惕的问题。比方说,打着公益的旗号行走的有没有?指东打西有没有,或者有的挂羊头卖狗肉的有没有?

金锦萍:企业有所图是应该的,但是当有所图超过了一个慈善组织能够给予的,你会怎么办?

朱锡生:归根到底是两个底线,一个是公益性,一个是公信力。这两个底线,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突破的。随着企业的诉求以及种种情况的发生,最大风险不在于外部而是内部,内部制度建设是否到位,机构负责人的判断力、认知能力,对于法律法规和制度的把握能力最重要,我认为这是最大的风险。

金锦萍:邹总编,作为凤凰网,有很多企业来找你们合作。他们对你们最大的诉求,是想通过凤凰网的平台,提高企业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这无可厚非,但是要以公益的方式进行。我想提两个问题:1、咱们做公益项目的时候,有没有跟一些专业基金会合作?2、我们常常会混淆,这种合作到底是一个广告还是一个公益项目?我不知道你怎么认识这个边界?

邹明:凤凰网正因为是媒体平台,与我们合作的企业和公益基金会特别好,这是很正常的。企业做公益,打自己的品牌天经地义,不是说做了好事不留名,我觉得留名字应该的。企业跟我们合作的特别多,特别是近十几年来,我们打造的“美丽童行”等很多品牌也是和企业一起做的。这里面也包括基金会,和我们合作的基金会都是经过挑选的,有信誉度的大的慈善机构、公益组织,让业界以及网友、观众值得信赖的。

做公益过程中有什么风险?对媒体来讲最大的风险就是宣传伪公益、伪慈善。每年都有很多案例,包括我记得今年大凉山出现了一个假慈善,为什么是假的,不也是靠媒体传播出去的吗?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们面临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做公益时确实也有挑选,跟真正有正能量的企业合作。这是我们的一个经验。

金锦萍:谢谢。想请问马旭总, 我们刚刚看到中英人寿“星星点灯”项目,留守儿童的救助的确是当下特别重要的一个社会问题。作为一个保险公司,对于企业社会责任而言,你们选择了一个保险相关,或者说保险公司发展相关的业务,但是这个业务跟你们的保险没有任何关联性,不知道做这个决策的时候是怎样考量的?

马旭:谢谢主持人,我之前在国外的保险公司工作过5、6年,我个人认为这个行业有一个非常特殊的特点。它本身区别于其他行业的锦上添花,而一直在做雪中送炭的工作。大家一直都有从事公益活动的动机。我们说卖一单保险,在某种程度上,拯救了一个人的未来。大家特别希望借助公益活动,把企业的特点展现出来。

您刚刚也提到了,中国的留守儿童特别多,我们当时在英国报道这个项目的时候,在场的人都不信,中国的留守儿童几乎等同英国的总人口。这个活动和保险并不完全一样,不是说从品牌宣传而是从纯公益的角度做这件事情。大家可能也已经感受到,在国外可以看到牌子但是很难看到标语。在中国,我们选择了和凤凰网这样一个相对低调但有内涵的媒体,共同做这件事情。我们认为凤凰网公益频道做公益有很多年的经验,视野很大,我们之间的共同合作能够把这些事情真正地落实到位,而不是说单纯从品牌角度做。如果单纯从品牌角度,我们可以选择在之后有重大突发事件时捐水,捐方便面就完了。我们做“星星点灯”,是希望儿童真正能受益。

金锦萍:能否这么理解,如果说保险业务是为某一个特定的组织和个人的未来在消除风险的话,捐助留守儿童也是为社会的风险降低风险。

马旭:您提的这个高度非常高,谢谢您。

金锦萍:京东这两年的成绩特别亮丽,尤其是公益、环保等方面。你们有自己的物流体系,非常的厉害。所以特别想了解一下,比如说京东的旧物回收项目里面,怎么样区分这些项目跟京东本身战略之间的关系?

马丽波:谢谢金老师,谢谢凤凰网。我自己已经做了十年的公益,京东从一开始,在公司只有38个人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做公益。刘总带着我们38个员工跑去贫困县帮助贫困儿童,一人认领一个。但其实,真的,儿童公益要想在企业里面持续下去,其实挺难的,想要不受公司业绩发展以及钱多钱少的影响,唯一路径就是跟企业的路径以及战略相结合。

我最近也一直在思考,如何处理好公益跟商业的关系。我做了一个尝试,今年三月份上了一个Y30平台,那个时候就想说,京东有了很好的物流资源,京东可以把这个东西用物流送给帮助的人,所以这个过程中,我认为对于企业来说公益的作用在于,打造特殊品牌要素的工具。比如说品牌公信力,品牌的可信赖程度。公益可以作为你崭新产品和技术的试金石。初期的时候,大家对于新的产品技术用于公益方面的容忍度,相对来说比较高,整个宣传作用以及对公众的媒介作用是很好的。

我最近想一个问题,把公益变为企业商业的战靴之后,如何在公益和商业之间,既能够互相得利又能够保持边界一同往前走?什么事情是盈利,什么事情是非营利的?这个事情在共享经济的状况之下可能越来越模糊,但是有一些部分需要非常清晰。公众显然不想让你挂着羊头卖狗肉,打的公益的旗号挣钱。这些问题,我觉得需要靠在座的各位一块思考,我认为这就是社会创新。

金锦萍:我们讲企业做公益,这个词本身有一定的陷阱,永光先生最大的特点就在于他把这个概念从这里跳到那里了,比如说企业做公益隐含什么特点,有可能是非营利的公益事业,有可能把公益理解为社会问题的解决,也有可能做公益就是一个简单的捐赠,或者就做成一个平台让资源进行对接。所以我们会发现企业做公益是一个很不确定的概念。

这样的话,当我们在选择的时候,问题就会出来。是不是存在一些事情,绝对不该是企业CSR做的,只能割裂开来留给基金会做?我不知道诸位考虑过没有?

朱锡生:金老师的问题非常专业。我们有时还真能够遇到这样的事情。讲到底,不管企业CSR怎么样考虑,或者企业怎么样考虑,他们坚持自己是谁,怎么做,做什么,这一条初心始终不能忘。企业做纯粹的捐赠当然是最理想,但追求回报天经地义,也是实现双赢、多赢的局面。在这个过程中,怎么样不被非公益、非慈善本质的商业行为左右,被牵着鼻子走,这是我们需要防范和注意的问题。

金锦萍:对基金会来讲挑战特别大。当基金会和富有商场的企业谈判的时候,我们谈判能力是很弱的。

朱锡生:现在有一个亲身的感受,就是我们定力的问题。对于合作的本质,合作将会遇到的问题,我们也进行预判。尤其现在所谓专项基金,我也跟我们同志们讲,任何合作方要成立专项基金,我们一定要把这个专项基金的运作模式、运作规矩,特别是资金的使用方向,我们基金会一定要掌握主导。

金锦萍:邹总编正在那里苦思冥想。

邹明:金老师提的特别好,我觉得企业现在做公益好像是一种时尚了,企业做公益第一要量力而行,第二要符合企业发展的战略方向和企业的个性。对于凤凰网本身来说,我觉得几个经验:

十年前,凤凰网作为互联网公司就开始众筹概念。那个时候还没有兴起,但是我们在2007年就通过凤凰论坛开始众筹了,由广大网友一起出钱,捐赠了一所在大凉山的凤凰小学。这是我们企业可以做的,因为是互联网公司,大家不管天南海北都可以捐钱,现在有的企业就做不到这一点。

另外,我们是一家值得信赖的,有品牌的企业。我们通过我们的品牌和一些著名的企业来合作,传播不同的做公益事业的方式和方法,有的企业专门做医疗方面的公益,有的企业专门做旅游方面的公益,有的企业专门救助山区儿童,不同的公益机构、项目都通过凤凰网平台传播出去。

为什么会有“行动者联盟”,两年前,我们开始把众多公益组织、明星、网红和创意家组织起来合作,成立公益的联盟,我认为这是凤凰网的品牌感召力,是我们能够为公益做的贡献。

金锦萍:谢谢。“星星点灯”项目,刚才说跟企业战略发展规划,尤其是商业发展规划没有必然联系,这是一个纯粹的公益项目。我特别好奇,保险公司有没有一些公益项目,跟企业发展战略联系在一起的?

马旭:刚才差点被金老师误导了。您刚刚提到的问题也是非常尖锐的,我们所做的事情好像和所在的公司并不完全一致,但是为什么还要做这个?“星星点灯”和公司的企业文化是一致的。因为首先作为公司来讲,像我们公司关爱万家的文化,我们选择这项活动,肯定只是公益实践中的一部分。因为公司的能力、经验,包括能够投入的资源等等方面,都是受限的。所以可能我们只有一个点能够抓住,但是当然还有成千上万的点都留给了基金会。

金锦萍:谢谢您非常谦卑的回应。丽波的身份很有意思,一个是公益基金会秘书长,一个是企业社会责任负责人,这两个会不会打架?

马丽波:这两个title都是我创的。我本身就是一套人马两个牌子,我不觉得会打架。您刚刚那个问题,我做了进一步的思考,我们经常说政治企业和公益领域, 我并不认为企业和基金会干的事情会互相替代,反而做得好最后一定会成为生态圈的关系。生态圈有大家共赢的利益点,大家彼此互相竞争,互相支持,一起往上走。比如我自己的经验,我觉得企业在支持公益行业的过程中,有两方面的作用:

1, 帮助公益机构迅速长大以及扩大影响力。像永光老师的,10天40万的玩具相当于小爱也温暖三年所有募集玩具的七倍。

2,引入企业之后,京东除了网友还有非常多的供应商,我们自己做了测算,网友给的钱以及撬动供应商做公益的钱,是几十倍的增长。所以很有意思,做到最后不一定是企业单方面给钱或者某一方单方面地求资源,基金会能够给企业解决社会问题的独特方法,企业也给到基金会一些多年所积累的商业优势资源,大家一块把社会问题解决。

金锦萍:下面你们用一句话概括一下,企业做公益,最好的建议什么?

朱锡生:最好的建议,就是牢记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金锦萍:谢谢。看我们的邹明总编。

邹明:我知道主持人又打了一个埋伏,我其实想说一句话,企业做公益,离不开一个字,是钱的问题。这也很尖锐,我们说钱没有好坏之分,我不能说我拿出来一百块钱和主持人拿出一百块钱来是不一样的,我的是脏钱,你的是好钱。但是我们要牢记做公益钱从哪儿来,到哪里去。我们作为凤凰的品牌,联合公益组织,把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记准,把钱用好。不要让这笔钱成为脏钱,这是网络企业做公益的责任。一定牢记这一点。

马旭:按需而为,量力而为。

马丽波:做公益一定要找到一种可持续的模式,一直做下去。

金锦萍:谢谢诸位。我刚刚提问题的时候,隐藏了一个逻辑,我一直在追问。永光讲我们公益界引入市场机制的优势在哪儿,我在考虑市场机制可以解决的问题,可能本质上是动态的,也就是说市场能够解决的问题,绝对不是我们公益慈善界最核心的问题。

我刚刚写了一篇小文章,题目叫做为什么非得非营利?其实我想指出在社会里,能够用市场机制解决的,企业在做,我们公益组织也在做,像是双方的交汇,最终会留给市场。那哪些方面要非营利机制?比如说幼儿园、养老院,那是市场机制无法发挥作用的。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在这个领域的社会服务真得靠非营利的组织安排,这一点希望我们放到以后再研讨。

但是我们一定要看到,企业做公益,给予企业美誉度是应该,跟企业战略发展规划结合在一起也是可以无可厚非的。但如果,企业向外宣布用非营利方式做公益的时候,也一定要记住,这里面的边界已经跨过去了。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公益这个词不分盈利和非营利,背后逻辑是公共政策的不同。真想了解企业做公益的话,不妨走进每一个企业,看他们用的是哪种机制。但是无论哪种机制,跨界流行的年代,界限还是存在的。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张亚雯 PP008]

责任编辑:张亚雯 PP008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行动者联盟2017公益盛典主题论坛:企业做公益的经验和误区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12/27/wf2_4751621_143339.jpg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