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致袁立,我的疯女人


来源:陈洪标写字说画

两年前,我就不喜欢您了!不仅不喜欢,而且早料定您会疯,其实您早已变成了一个疯女人!,,您疯是因为您与中国一种职业病杠上了!

两年前,我就不喜欢您了!不仅不喜欢,而且早料定您会疯,其实您早已变成了一个疯女人!

您疯是因为您与中国一种职业病杠上了!

您从小生长于江南富庶之地,当您第一次踏入尘肺病人家时,您看到一个男人正在门口漆棺材。

那个男人,刚看到你们时,脸上还带着微笑。但是,当他告诉您,这口棺材是准备给他自己时,还是忍不住哭了。他抹着眼泪,难为情地说:我太软弱,不够坚强。

就是这次实地探访,让您开始朝着疯子的方向前行,因为您成为了一名尘肺病公益人。

您说:“如果不是全职的话,做不好这件事情,太重了,扛不动。”

从此后,您疯狂地奔向疯子的这条不归路。

您发微博、录节目,都与尘肺病公益人的身份紧紧相连,您试图用每一次机会,为尘肺病人争取到一些关注,或者是实际的金钱。您自费为尘肺病人换肺、提供呼吸机。

您难道不知道,这种职业病与唇腭裂、白内障完全不同?

难道您不知道,这是一种因为工作中吸入大量粉尘而让劳动者患上的疾病,只要是矿工、电焊工、隧道工,甚至是切割宝石、切割墓碑的工人,因为每天吸入大量粉尘,工作1-2年,肺部就会纤维化,变成“石头肺”“金属肺”。目前全国有600万尘肺病人。

您知道!

您知道为什么还要去做这种傻事疯事!

您知道您这样做意味着什么吗?

别人做公益,从头到尾只有需要帮助的患者或者特殊群体,关系简单,捐钱走人。您做个公益,您看,您触及到了多少人的利益和敏感的神经!

从这些行业的老板、企业主,到当地政.府,从行业分管部门到劳动仲裁、职业病鉴定机构等等,这里面牵涉到多少人,牵涉到多少人的财路、官运、饭碗!您知道吗?

您不知道?刚开始不知道,也就算了,后来您总知道了吧!

您知道了,还假装不知道,自行把公益与现实隔离。您隔离得了吗?您总觉得您做您的公益,别人发他的财,当他的官,端他的饭碗!您太天真了!不,是疯了!

您知道,为什么还要去做?

什么?正因为知道了,正因为需要帮助的人越来越多,您于心不忍!

天生的疯子!您于心不忍?!

这管您什么屁事!与您有几毛钱关系?这600万尘肺病人,难道政.府不知道?它都管不了,都愿管!您算老几?您要去管!您要逞能!您要显摆!您要做道德女神!您不是疯了,又是什么?

您也不想想,您有多大难耐?

您只是一个弱小的女人,一个曾经锦衣玉食有头有脸的女人,一个曾获得过“金鹰奖”“百花奖”“白玉兰奖”的女明星,就为了尘肺病人,您跑到最偏远的地方,穿着大T恤,不顾形象,不顾环境恶劣,省吃俭用资助这群患者,视他们为自己的兄弟。

[袁立自费为尘肺病人换肺、提供呼吸机]

连同您一起从事公益的网友“也要楚天阔”都看不下去了:两年前,您用的手机还是早就被大众淘汰的iphoe4。

路过一个五星级酒店借厕所,您看着大厅金碧辉煌的装潢感慨,好久没住过这种地方了。

在病房里,您一点都不嫌弃病人可能患有肺结核以及身上散发的异味,非常自然地跟他们拥抱握手拉家常,就像一个远房亲戚。临走时悄悄把信封塞到枕头下面,怕病人拒绝,就说是网友的捐助。

↓ [看望患者了解情况]

您那疲于奔命、力不从心的样子,有多么可怜!

可怜!您知道吗?您原本和圈子里的那些人一样,可以光鲜亮丽,再不济,也是香色生活,奢侈一生。为什么要戴个矿灯,别个发卡,下矿井,把自己弄得满脸的灰尘,您以为您是领导下基层视察!在别人眼里,您的样子太可笑了,太把自己当成了一颗葱,您忘记了还有人讽刺嘲笑您,说做秀用得了这么卖力吗!

对!您说是在做秀,给这些患者做秀,让他们感到一点温暖,有什么不好!您就这样,管人家怎么想怎么看,爱笑笑,爱说说!您只想帮助患者,其他的,您没有想那么多!

这也是您的理由?这样的理由连骗3岁小孩都拿不出手,您真的就只有这点底气了?!

您说您不是疯了,那又是什么?

您觉得您做公益,没错!但是您知道不知道,您每次帮助患者,每次手里拿着一瓶从尘肺病人的肺里洗出的“黑水”……

[一期尘肺病人每次洗肺可洗出20瓶“黑水”]

随着网络的传播,您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这种尘肺病无可逆转,除非换肺。一旦因为感冒、气温问题导致病发,连基本的呼吸都很困难,更不用说继续劳动赚钱。一旦患上了尘肺病,不得不回到穷困偏远的家乡,然后,跪着等死——因为跪着,才能让呼吸得以顺畅进行。

[尘肺病人只能跪着才能顺畅呼吸]

您告诉越来越多的人,最容易患上这类病症的人,都在贫苦、偏远的山村,他们中的很多人初中没毕业就外出打工,能找到的工作非常少,于是只能通过同乡的介绍,去一些不签订劳工合同、不提供雇员基本安全保障的单位工作。这导致尘肺病人的境遇,出现了三种特征:患者都非常年轻,极大一部分比例是80后;通常都是一个村的男性劳工集体爆发;患者想要通过职业病鉴定获得赔偿的可能性极低。于是就有人在被逼无奈下,选择“开胸验肺”的方法,希望获得一点点最基本的权益。

您告诉我们在所有的职业病中,尘肺病是发病率最高的职业病,占比高达80%。

[尘肺病人的肺部]

您真的很讨厌,正因为您的疯狂,让我们感到自己很可悲,因为之前,我们对尘肺病几乎一无所知。

本来您做您的公益,帮助您的患者也就算了,您还上网,发微博,做访谈,您还痛斥尘肺病现状。最可恨的是,您竟然还拿美国和日本说事,说什么1930年美国最后一例尘肺病,1970年日本最后一例尘肺病,欧洲一八几几年,最后一例尘肺病;而在2015年,中国的尘肺病还保持着每年2万例递增速度。

您不仅在指责不良行业不良企业主,您还在指责这个社会这个时代。

您以为您是谁?是救世主,是上帝,是耶稣?

不是疯子,会这样做吗?

正因为您的传播,您触及了某些人的利益和底线,也无形中成了某些行业某些人的对手。

您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对您早已恨之入骨,没有您,没有人知道这么多关于尘肺病的情况,没有您就不会被尘肺病患者起诉,更不会有这样那样的麻烦!他们恨不得扒了您的皮!吃了您的肉!敲碎您的骨头!让您永远在地球上消失!

您说,您不怕!您背后有600多万患者支持您!

您还嘴硬,您都疯到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地步,真的无药可救了!您醒醒吧!您死到临头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人多一定就力量大吗?这600多万患者,哪个家里不是早已一贫如洗,负债累累!他们连呼吸都很困难,都需要跪下来才顺畅!他们连等死的力气都不多了,哪里生出别的力气来?又能聚成什么力量?

您说公道自在人心。人心早已不古,人心还可靠吗?

您帮助过那么多患者,您得到了什么?有什么回报?政.府有给您颁奖吗?圈子里有以您为荣吗?人家见义勇为,从政.府慰问到颁奖,从单位领导看望到嘉奖,从媒体宣传到各种荣誉!您呢?除了患者对您的感激所流的眼泪,就只有您自己每次看到患者而流下的怜悯的泪水。

您和患者流再多的泪水,又有什么用?

不但没有得到多少同情,您用自己的钱帮助患者,反而被认为是在做秀。

您还在不停地说,在提醒大家“请别忘记,这个时代的幸福是一部分人用生命的代价换来的。”

因为您认为社会要进步,总是有一定的代价。不能每个人都做缩头乌龟,这个社会一点点往前推进,总是要付出一代人又一代人的代价。但是在今天,不应该再出现,哪怕一例新增的尘肺病人。

您如果做做秀,也就算了,为什么做上瘾了,一做多年。

您真的疯了!您面对周边的圈子,圈子里的眼光,圈子里的传言,他们说您不是因为爱而去做公益,是因为娱乐圈混不下去了,才去做吸引眼球的公益;说您是因为两次婚姻失败,生无可恋,才去做公益;说您是看破红尘,皈依基督,才去做公益……

您为什么不反击?您不是被圈子里称为好斗的女战士吗?为什么保持沉默?该发声不发声,该发飙不发飙,这哪里还是那个敢做敢当的袁立!

您选择沉默,因为您信仰基督,因为您觉得做公益不需要冠冕堂皇的逻辑和理由,您更相信人在做,天在看。

您这不是在说疯话吗?

老天有眼吗?眼在哪?好人没有好报,小人得志,小人横行,小人当道的现世,您还奢望老天!

老天早不看这个丑陋的人世了,为了寻求内心的平静,老天用两根手指把自己的双眼戳瞎了。老天自己都如此,您还相信老天!

您不觉得自己疯了吗?那答案只有一个,您没有疯,那是这个世界疯了!

有这样可能吗?世界怎么会疯!

您不仅疯了,而且把自己疯成了一个战士!您明明知道不应该做一个战士。但是,您可能永远学不会,不让自己成为一个战士。因为您要终其一生,都要将与600万尘肺病人并肩做战。尽管我们这代人可能都看不到最后一例尘肺病消失。

您彻底疯了!您用自己的事业、自己的金钱、自己的声誉,尽自己的能力安静地做自己的公益,但是所有的努力却使自己成为了一个疯子,一个被人讨厌的疯子!一个被成为战士的疯子!

这次您设想通过《演员的诞生》节目,宣传一下你们正在做的这件事,同时,把自己得到的这80万报酬捐给尘肺病人。没想到,出了意外!

您不得不讨薪,为尘肺病人,您向这个丑陋的圈子开炮,不!是向这个时代讨要,讨要对600万尘肺病人的不公和负欠。

有人说“我们在这个世界被视为疯子的时候,就是我们真正清醒的时候。”

“您走到今天,几乎是必然。”

“因为这是这个世界对您的最大的嘉奖。”

袁立,我的疯女人!您走出小舞台,走向大世界,给世人演了一出戏,告诉我们,究竟谁疯了?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