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她们干掉了ISIS,还想干掉父权社会


来源:女权之声

如果在战场上被ISIS活捉,就会被当做性奴,在受尽各种非人的折磨之后被砍头。ISIS还会把处刑的血腥照片发布在网上。因此,她们身上的最后一颗手榴弹永远是留给自己的,在落入敌手之前了结自己的生命。

原标题:她们干掉了ISIS,还想干掉父权社会

本文来自看客(ID:pic163),经授权转载。

Jin!(女性)Jiyan!(生命)Azadi!(自由)

● ● ●

2017年10月21日,库尔德武装联合盟友攻下叙利亚城市拉卡,解放了这座被恐怖笼罩三年的ISIS(伊斯兰国)“首都”。11月17日,ISIS失去了最后一处城镇据点拉沃镇。四天后,伊朗总统在电视上宣布,ISIS已被消灭。

2014年,ISIS势力在伊拉克境内扩张,伊政府军节节败退。而库尔德武装力量在伊拉克与叙利亚都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对于最终军事剿灭ISIS功不可没。

而在库尔德武装中,有三分之一都是女战士。

库尔德族德国摄影师Sonja Hamad,因为自己的民族背景,得以接近这群库尔德女战士们,跟她们如姐妹般相处。在Hamad的镜头前,她们作为一个个活生生的人,面对自己的命运不断抗争。

● ● ●

圣战分子们相信,被女人杀死算不上殉教,上不了天堂,也享受不到天堂里流着奶蜜的河流,以及七十二处女。

正因如此,只要远远听到库尔德娘子军的喊杀声,恐怖分子们便被吓得魂飞魄散。姑娘们深知这一点,在战场上显得格外英勇。

截止2015年,共有一万名15至45岁的库尔德女性拿起武器加入了叙利亚妇女保护部队(YPJ)。但是由于YPJ只接受单身女性,结婚后必须退伍,因此在战场上抵抗恐怖分子的,其实大多都是20岁上下的年轻姑娘。

“ISIS虐待库尔德人的女儿,我们就让库尔德女儿杀掉他们。”

丨从左至右:Gulan,,19岁; Zerya,18岁; Zilan,17岁。

丨Zilan,19岁。

丨Serjin,22岁。

“如果我不参加战斗,其他人也不参加战斗,谁来赶走ISIS呢?”16岁的Amara稚气未脱,在新兵训练营中因为不合时宜地和战友说笑而受到教官的批评。但谈话间,她已经透露出属于青年的勇气与雄心。“我们没什么可害怕的,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丨Rüksen,20岁。她的姐姐逃离了家乡的战乱,在德国柏林定居。而她选择留下,在群山之间战斗到底。

丨Shirin,21岁,在执勤间歇休息。她加入YPJ已经三年,期间,放心不下她的父母来营地看望她多次。

并不是所有母亲都能接受女儿上前线的事实。20岁的Binefsh离开家乡时只能不辞而别,因为她的父母不同意她参军。过了一段时间,她才在电话里告诉母亲自己加入了YPJ。母亲哭得撕心裂肺:“你为什么要对我做这种事?”

“当然了,人人都会想家。但如果我们不出来战斗,等ISIS来了,他们会对我们的家做什么?他们会对我妈妈、我爸爸和我做什么?”

丨这里曾是一家青少年救助院,被ISIS炸毁。那些需要救助的救助的青少年们,尸骨已经被废墟掩埋。

丨这里曾是雅兹迪人的故乡。雅兹迪整个民族被ISIS当做“异教徒”遭到屠杀,年轻女孩则被留了下来,当做性奴,受到非人的虐待。15岁的Gulan就是其中之一,她说:“相比其他遭遇,他们揍我的时候,我甚至感到一丝轻松。”

丨Tal Hamas解放后,城市中的废墟。

丨叙利亚边境城市科巴尼。

在战场上,库尔德娘子军不仅上阵打仗,还会指挥战役。即使在最为凶险的战斗中,也少不了她们的身影。

丨战事间歇的前线。此处距离ISIS据点不到两公里。

丨Berivan,24岁,参加过科巴尼战役。科巴尼是一座叙利亚边境城市,被ISIS占领一年有余,超过三万人沦为难民。Berivan在战斗中失去了很多战友。但是,只有在胜利时她才会哭。

丨被解放后的科巴尼。在晨光中,千疮百孔的墙面也显得有些柔和。

不过,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久了,YPJ的姑娘们整日风餐露宿,比同龄人更容易苍老。

丨Dijlin今年19岁,参军已经三年了。她刻意减少与家人的联系,只有每成功解放一个城市的时候,才会跟父母联系一次。

丨Dicle,23岁。在20岁加入YPJ之前,她就已经开始在库尔德的群山之间打游击战了。

丨Jihan,25岁。

尽管如此,总有一些时刻让人们想起她们的真实年龄。

一次新兵营训练,一位姑娘被要求蒙眼组装步枪。她把零件装反的样子,引得大家哄堂大笑。摘下蒙眼布后,她无奈地撇撇嘴,表情像是一个在数学课上解不出题来的中学生。

在这种时候我们才会想起,假如生在和平年代,这些世界上最令恐怖分子胆寒的战士们,该是校园里说说笑笑的高中女生。

● ● ●

ISIS越惧怕她们,对待她们的手段也就越残暴。

一位加入YPJ英国姑娘Taylor讲述了一次她遭到ISIS夜袭的经历。凌晨3点45,ISIS夜袭的消息将她从睡梦中惊醒。她随手抄起自己的AK-47,对着黑夜中的暗影射击。而离她最近的一个拐角,就藏了一个ISIS。对方猛地向她冲来,在他们四目相接的一瞬间,对方拉下了腰间炸弹的拉环。

“我还能活着真是完全靠运气。因为当时我整个人都被尸体碎片盖住了,这真的非常、非常可怕。”

如果在战场上被ISIS活捉,就会被当做性奴,在受尽各种非人的折磨之后被砍头。ISIS还会把处刑的血腥照片发布在网上。因此,她们身上的最后一颗手榴弹永远是留给自己的,在落入敌手之前了结自己的生命。

丨丛林的掩护下,是库尔德烈士纪念堂。距离这座纪念堂不远处,有一座著名的烈士陵园,每一座坟墓上都开满了鲜花。

库尔德人尤其尊重烈士。她们的营地以烈士的名字命名,屋子里也挂满了她们的照片。这些被奉为“民族英雄”的,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伟人,而是曾与她们并肩作战的战友。

丨白色手帕上印着烈士的头像。

许多库尔德女战士阵亡前最后的记忆就是和战友们共享的一顿早餐。尽管战事紧迫,她们还是尽可能在前线创造出温馨舒适的氛围。

丨库尔德地区的春天。

“说出来可能让人难以相信,但这些姑娘们真的无所畏惧。”摄影师Hamad在一次采访中说道,“她们主动选择了这条路,就早已做好面对死亡的准备。”

● ● ●

“我们的第一个敌人是ISIS,第二个敌人是父权社会。”第一个敌人目前已近在地图上消失了,可要击败第二个敌人还遥遥无期。传统库尔德社会在性别问题上,其实相当保守。

Chichek今年16岁,家住土耳其。与那些来自伊拉克的战友们不同,她的父母并不为这个参军的女儿感到骄傲。

“我母亲从来不爱我。我还没有上完学,她就想把我嫁出去了。但我不想去做别人家的奴隶。”Chichek说。

于是她逃跑了。趁着一次节日庆典,她逃出家门,和90多个伙伴一起越过土耳其国境线来到叙利亚。土耳其士兵冲他们开枪,有同伴受伤,有同伴被打死。而Chichek逃出重围加入了YPJ。“我没有跟家里人告别,朋友们也都不知道我加入了YPJ。”在土耳其,加入库尔德组织是违法行为。也就是说,战事结束后,Chichek将无家可归。一旦回国,她难逃牢狱之灾。

“但我不会再回到那种奴隶一样的生活,整天就是在厨房做家务,生孩子养孩子。不会了。”

丨Diljin,21岁。她说让她拿起枪的,不是ISIS或是土耳其政府,而是针对女性的压迫。

“等到这场战争结束,真正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击败ISIS,这些女战士们在战场上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平权的种子在她们心里已经深深扎根。她们再不肯回到暗无天日的过生活,只能在抗争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

种子种下了,这片土地却无比贫瘠。

丨Tyida,30岁。“作为女性,我们必须为了政治自由和社会自由而战,把这场斗争推向顶峰。”

女权主义在这片土地上没有根基,它只不过是叙利亚库尔德人政党“民主联盟党”(PYD)和土耳其库尔德人政党“库尔德工人党”(PKK)的政治主张。

后者是被美国写入黑名单的恐怖组织。尽管PKK是否该被定义为恐怖组织在国际上还存在争议,但PKK的确利用恐怖袭击的方式来反抗“土耳其政府对库尔德人民与文化的压迫”。2016年12月伊斯坦布尔足球场的恐怖袭击,就是由库尔德工人党的一个分支策划实施的。

而前者的状况也不容乐观。自从今年9月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进行独立公投后,伊拉克、叙利亚、伊朗和土耳其几个中东大国难得统一阵线,反对库尔德人独立建国。同时,为了拉拢土耳其,美国也停止了对叙利亚库尔德人的武器支持。

丨距离姑娘们营地不到500米的地方,立着一副哈菲兹·阿萨德(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父亲)的画像,已经布满弹孔。

在“后IS”时代,库尔德问题本身就将成为影响中东局势的一大火药桶。且不说姑娘们能否冲破传统社会的藩篱、提高女性地位,就连中东战火能否暂歇都尚且存疑。击败了ISIS,她们的未来依然黯淡无光。

“当她们害怕的时候,就会躺在屋顶上唱歌。歌声能够让她们鼓足勇气,面对明天,明对下一场战斗,面对未来。”摄影师Sonja Hamad说。

她们的确还需要更多的勇气面对未来。当这些勇敢的姑娘们高喊着“Jin!(女性)Jiyan!(生命)Azadi!(自由)”奔赴战场,也许她们不曾想到,拿起武器与残暴的恐怖分子对峙,只是她们这场革命中的第一步。

摄影/Sonja Hamad

参考文章:

[1] Her War: Women v.s. ISIS, Russia Today Documenray. 

[2] Democratic Union Party, Wiki.

[3] Kurdistan Worker's Party, Wiki. 

[4] 美国将不再为在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提供武器, 新华网.

[5] Istanbul: Armed group TAK claims deadly attack, Al Jazeera.

[6] 伊拉克政府军收复“伊斯兰国”在伊最后据点, 新华网.

[7] The fall of Raqqa, The Gaurdian. 

[8] The women taking on Isis: on the ground with Iraq's female fighters, The Gaurdian.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