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亲历|在闹市区被老年男性性骚扰,为何大家都劝我算了?


来源:女权之声

我在上海生活了五年多,一直住在市中心静安寺附近。上海很安全,半夜三更一个人走在路上也不会害怕,而在静安寺,小毛贼更不敢造次。

原标题:亲历| 在闹市区被老年男性性骚扰,为何大家都劝我算了?

我在上海生活了五年多,一直住在市中心静安寺附近。上海很安全,半夜三更一个人走在路上也不会害怕,而在静安寺,小毛贼更不敢造次。

从2013年8月到2015年7月,短短两年内,我在静安寺相距300米之内的三个地方,被一个老年男性性骚扰三次。因为连警察都说“他太老了”关不起来,他便逍遥法外,不断骚扰周围的女性,就算每次我都抓住他、报警,案件依然不了了之。时隔几年,今天想起依然非常愤怒。

第一次被骚扰

北京西路胶州路| 2013.08

2013年8月,我在北京西路胶州路的一家桂林米粉店吃完早餐出来,站在店门口等我老公大牛结账。

这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个老人,上身穿一件老头衫,下穿一条肉色的西裤。他边走路边甩手,我以为这是很正常的老年人行为,便没有注意。而他经过我的时候,却假装不经意地,把手甩到我的下体,摸了一把。

那一刻我脑子都空白了。作为当事人,对方是不经意碰到还是故意为之,其实很容易分辨出来。我瞪着他说不出话,他却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还不忘回头,得意地笑着看我一眼。他这邪恶的表情让我清醒过来,我大声喊道:“你干什么?!”然后用力把他抓住,推到一棵树边。

大牛听到我的喊声,立刻跑出来控制住这个人,我告诉他我被这个人性骚扰了。

这时候已经有路人围观了,他们认为两个年轻人欺负一个老头。我不得不大声解释:这个人摸我屁股!而围观的男人居然说,“算了算了,摸一下没事,老人家。”我气愤地想,请问这是尊老爱幼的时刻吗?

这个老者想逃走,他开始说上海话,“吴要吃饭了,吴回去了。”说着就迈开步子。我又一把把他推到树上,他还在不断地嘟囔他要回家吃饭,我拦住他,然后打电话报警。

要知道这个米粉店离派出所非常近,简直是过个马路就到,警察没五分钟就到了。这个骚扰者就住附近,却敢猖狂地在警察眼皮底下实施骚扰行为!

警察下车,看了一眼老头,无奈地说:“又是你!”他说老人姓侯,是个性骚扰惯犯,上礼拜他接到久光百货一个女性报案说被他摸屁股,抵达的时候,受害者的男朋友已经把他打得站不起来了。

我们上了警车,到警察局做了笔录。我问警察能不能拘留他,他说这老人年纪太大,身体不好,怕把他拘留起来惹出更多麻烦,只打电话让居委会批评教育,然后让家属领回家。

我很失望。这不就等于什么事也没有,我耗了大周末抓骚扰者做笔录,最后他的后果就是没事儿人一样回家吃饭。我何必报案?难道真的只能靠个人的方式对他进行惩罚吗!难道我无法严惩骚扰者只是因为我“太文明”?

我和大牛都很气愤,闷闷不乐地过完了那个周末。

第二次被猥亵

胶州路延平路| 2014.11

谁知道我跟这个骚扰者缘分未尽,2014年11月24日,我吃完午饭步行回嘉里中心上班,结果在胶州路的一家饭店门口被人从后面摸屁股。

我回头一看,气不打一处来:居然又是这个人!

这次的作案地点离上次只有不到150米的距离,看来他真是每天在家附近散步,顺便寻找自己的骚扰对象。我又把他推到树边,大声质问他:“你记得我吗?!我已经把你抓进派出所了,你还想去吗?!”

这时候我们又引起了路人的围观,先是一个骑电动车经过的中年妇女,貌似认识他,停下来问怎么了,我说,“他摸我屁股!”她根本没理我,砖头对老者关切地说,“侬伐要怕,吴帮侬打电话啊”。她的语气仿佛是我在欺负他。

性骚扰惯犯又有新招数,他说:“我要小便。”我说,你就在路边拉。他还真的战战巍巍地掏出来在树边解决了,不忍直视,我趁机这个时候打电话报警了。

第二次与他同游同一个派出所,警察老调重弹:“太老了,抓不了,回家教育。”

我气得在警察局里给他拍特写、发微博,但是我人微言轻,没有大V转发,对他继续作案根本没有影响,估计连他的心情都影响不了。

都是事发当天在派出所大厅拍的,手机换了存在百度云,看得到日期:

但是我自己一个人就被他骚扰两次,抓住两次,送进警察局两次。我以为他能稍微控制一下自己,想不到他根本不思悔改!

第三次被猥亵

新闸路胶州路| 2015.07

2015年7月12日,我和阿姨推着童车带女儿去静安公园散步,回家路过新闸路格林豪泰的门口时被袭胸,作案者漫不经心地经过我往我身后的方向走了。

那一刻直觉已经告诉我,肯定又是那个惯犯!我回头一看果然是他。我已经是轻车熟路,把他抓住,控制在报刊亭旁边。

周末的下午街上路人熙熙攘攘,很快就有很多人围观,为了向路人解释我不是在虐待老人,我只得告诉围观者,这个人摸我胸!

一群上海爷叔们纷纷帮腔:“老头嘛,你跟他计较什么?报警也没有用啊,算啦算啦,得饶人处且饶人!”

我至今依然不能理解:我抓骚扰者,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没有伤害任何人,为什么他们都帮色狼说话,却不帮受害者?

我几乎被这种令人不可思议的逻辑气得笑起来了。就算在性骚扰频发的土耳其街头,如果有女性在街上喊她被猥亵,路人还是会当场抓住骚扰者——这是我认识的一个美国女孩告诉我的,她在伊斯坦布尔当了一年外教。

而为何在我们周围,这种见义勇为的事却越来越少发生了,似乎面对骚扰大家都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是的,如果大家都自扫门前雪,长此以往结果就是当一个女性在闹市区被人猥亵,也不会有人挺身而出。

我怼回去:“是吗?算了吗?如果是你老婆、你女儿,走在路上被人骚扰,你也算了吗?”

听到我这么说,这群上海爷叔们无言以对,灰溜溜地作鸟兽散。是啊,为什么我们的文化让我们尊敬老人,却忘了提醒大家,这种尊敬不是毫无底线的。当性骚扰行为发生时,每个骚扰者都改被惩罚、都该付出相应的代价,这和年龄无关。

这时候,更加魔幻现实主义的事情发生了:一个年轻的姑娘从旁边的便利店走出来,当她看到这个骚扰者的脸,立刻大声说,“我也被这个人摸过!”

也许在场的人都不相信她说的话,但我却100%地相信。我一个人,两年内,在静安寺相距不到300米内的三个地方,被这个有恃无恐的、警察也奈何不了的老人骚扰了三次,那么整个静安寺地区又会又多少女性曾被他骚扰呢?

点开看地图标记:两年内三次被猥亵地点,相距不超过300米!

毕竟像我这样不肯妥协、对性骚扰绝不姑息的人还占少数,在社会尚存在的普遍对性骚扰受害者污名的氛围之下,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胆量、有时间、有精力抓他去派出所。这个和我巧遇的女孩,就是在一周之前,7月5日晚上,被他骚扰过,而她在事发之后却胆战心惊,什么也不敢做。

为何受害者战战兢兢,骚扰者却丝毫不用付出代价?一周之内,同一个地点,两个原本互不相识的女性都被他猥亵过,他的作案频率也太高了!我报警,邀请这个姑娘一起,把他第三次送进了派出所。

警察说,“你们不要做笔录了吧,做了也白做的,抓不起来。”我说,“那我怎么办,乱摸女人不要负责任?”

警察说他们无可奈何,爱莫能助。

好吧,那我继续拍照片、发微博。继续没用。我相信他只要还能行走,就会继续在静安寺周围骚扰附近的女性。

截图来自网络

作为一个受害者,能做的我都做了,但对骚扰者来说,这有警示效果吗?算得上是惩罚吗?恐怕并不是。如果他的行为毫无代价,最严重的后果不过是被家属从派出所领回家,那他如何能停止骚扰行为呢?

最可怕的是:警察对年长的骚扰者束手无策,围观者也倾向于认为,不该和老年人“太计较”。如果年纪大成为施害者被豁免的资本,那将有多少人可以肆无忌惮地侵犯女性的身体!

汉语中有一个词是“年高德劭”,但其实一个人的品行,真的总是和他的年龄、辈分甚至是资历正相关的吗?人们不相信老人能够成为骚扰者和侵害者,这也和社会文化对于老年人的刻板印象有关。年长者也可能成为性骚扰施害方,有社会地位的人也可能利用权势对其他人进行性侵害,而且事实证明,这些暴力发生的可能性比我们想象得更大。

两年内的连续三次猥亵,都发生在全国治安水平数一数二的上海静安寺,我相信我的遭遇并不是个例。

如果你不希望这种事发生在你或者其他女性身上,如果你反对针对女性的骚扰和暴力,请转发这篇文章,鼓励更多女性在受到骚扰和侵害后,有胆量也有底气发声,倡导社会更加重视性骚扰问题,同时也敦促我们的执法机关真正地在维护女性权益上有所作为。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巴西徐老师”,有改动。编辑| 枣枣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