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从要饭小妹到四度封后,走出自杀阴影的惠英红,一生比剧本还要传奇


来源:益美传媒

从要饭小妹到四度封后,走出自杀阴影的惠英红,一生比剧本还要传奇

原标题:从要饭小妹到四度封后,走出自杀阴影的惠英红,一生比剧本还要传奇

周末,第54届金马奖在台湾落幕。

57岁的惠英红,凭借《血观音》捧起了“影后”桂冠。

站在舞台上,“红姐”情绪激动。

“十几年前,我来到这里,很早颁女配角,我没拿到。我的希望就是有一天站在这里拿最佳女主角。2009年,我拿了女配角。我告诉自己,我要发挥更好,我是专业的,我要每个角色让你惊喜。”

今年确实是“红姐”让人惊喜的一年。今年4月,她就凭借《幸运是我》,拿到了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一年两获“影后”,“红姐”实至名归。

入电影圈之前,惠英红曾是香港湾仔最聪慧早熟的女孩。

父亲是满清正黄旗后裔,山东惠家庄的少东家。惠家去香港时,带着七八箱金条,买下太子道一大半物业。无奈这位惠家少爷生性懦弱,好赌又被骗,家里的财产一条街一条街地输。等到老五惠英红出世,惠家已经搬到了山头木屋里。

后来又碰上台风,连木屋都被吹塌,一家人只能住在别人家的楼梯下面,捡对街的剩菜吃。父亲边吃边哭,愧疚又伤感。

家里养不起那么多小孩,哥哥姐姐全被送去学戏,惠英红成了老大。她3岁就去湾仔码头,整天抱着美国大兵的腿贩卖口香糖;12岁时就跟着姐姐去夜总会跳中国舞,顶着比人还重的装备舞狮。

一次偶然的机会,惠英红被星探发掘进入演艺圈。她17岁在电影《射雕英雄传》中演穆念慈,两年后就给自己买了房。

22岁那年,惠英红凭《长辈》拿了第一届金像奖最佳女主角,也是唯一靠打戏拿奖的金像奖影后。

拿奖那天,她懵懵懂懂,心想这奖杯是铜的,也换不了几个钱,回家就扔到了床底下。

同样是美女,张曼玉、钟楚红靠着文戏、喜剧赚钱,惠英红就得靠受伤生存,每天下工经常一身淤青回家,甚至有一次在拍摄时不慎摔断了腿……母亲看见后,躲在房间偷偷哭。

她不甘心,想演文戏,可没人相信她会演文艺片,就连本该在背后支持她的公司,也在担心她打女的形象被毁,不让她转型。

到了30多岁,惠英红因打戏一身伤病,香港武戏又日渐式微,她从女主角一下子变成配角,演过《苗翠花》里性格耿直、武功又好的三姨太↓↓

《太极宗师》里的“红姨”↓↓

可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心里承受着怎样的压力。

44岁,惠英红患上抑郁症,写了遗书、吃了药准备自杀。在床上躺了8小时后醒过来说:“真是后悔,我觉得自己这样就是认输了。”

“上天都不收我,那么就积极地生存吧。”曾经拒绝饰演配角和母亲角色的她,成了TVB的最强绿叶,《巾帼枭雄》《宫心计》《公主嫁到》一部接一部,就这样熬成了老戏骨,人人称她戏好。

她还在香港中文大学报班上课,学英文,看心理医生,并考到治疗情绪病的牌照,当了9个月的情绪病医师。

2009年,马来西亚导演何宇恒请她出演低成本电影《心魔》,扮演一个对儿子有极强占有欲的单亲妈妈。一年后,她凭这部戏拿下了第29届金像奖最佳女主角,这是她第二次夺下金像奖“影后”。

领奖时,惠英红哭到不能自已,她在台上说:“我风光过十几年,不知道为什么会跌落谷底,为什么会把自己逼进死胡同,但我很幸运有很好的家人。”

前几年搬家,她收拾了一个柜子摆放奖杯,觉得自己扬眉吐气:“我没有读过书,但有很多朋友是大学生、博士,他们很照顾我,可我总觉得自己矮了一截。那天看着奖杯,我觉得这些跟他们的毕业证书差不多,我没有矮任何人。”

她从自己的磨难中毕业了。

惠英红从小就是为整个惠家拿主意、张罗一切的人:

父亲病危,几个兄弟姐妹都拿不定主意,只有她拍板说“不救了,别让他再痛苦”;

她承担起大部分家用,但哥哥、姐姐却觉得演员行业不正经,甚至曾经要拿刀砍她;

2012年四哥惠天赐因减肥过度猝死,惠英红忍痛处理所有后事,再次安抚了整个惠家。

惠天赐与惠英红

“他们后来慢慢看到了我的付出,每个人都很疼我。”

就在今年4月,她第三次捧起金像奖影后的几个月前,曾经最疼她的那个人——母亲去世了。

发表获奖感言时,她回忆起母亲,泣不成声,现场很多嘉宾也被感动到落泪。

“这次我那么激动,因为我拍这部戏是为了我妈,我妈有十几年的老年痴呆症,我拍戏的时候她已经瘫在床上,饭都不吃,我想让更多人知道,老人痴呆症需要更多的宽容。”

“我第二次拿奖是为了我自己,当时我紧张到只有90多磅,我这次是想让我妈知道,我没丢你的脸。她刚刚走了几个月,我第一次拿奖我爸爸走了。我这次很希望我妈能在,很希望有家人能和我分享。”

她更遗憾母亲没能看到这部电影。

拍过那么多戏,惠英红只为两个角色自降过片酬,一次是4年前演武则天,第二次就是《幸运是我》,她饰演的正是一位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老年痴呆。

一开始拿到《幸运是我》的剧本,惠英红不大想接,因为要扮七八十岁的样子,太老。可她又舍不得这个故事,犹豫再三,对导演罗耀辉说:“钱再少也没事,但第一,不要演太老的;第二,有一些细节可以参照我的母亲。”她的母亲在21年前被确诊为阿尔茨海默病患者。

惠英红也将自己与母亲的故事加入到影片中。

以前香港只有两个台,后来频道多了,母亲再也记不住,不断让惠英红找台。“一次,这样重复几十遍后,我把遥控扔到她身边,埋怨她为什么这么简单都学不会。几分钟后,她忘了被骂的事,又像孩子一样让我开电视,虽然是笑着的,但还在流泪。”

有时她去片场,50多岁的母亲就像小孩一样“挽留”她,骂她穿得丑,不要出去丢脸。渐渐地,母女关系不再像过去那样亲密,“其实她内心很孤独、害怕,但我们都不知道是她生病了,我反而埋怨她都不能给我温柔、愉快的环境”。

直到母亲70岁摔伤入院,医生才发现她患有阿尔茨海默病,从发病到确诊整整耽搁了十几年。“看到核磁共振的片子,她的头骨很大,中间只有鸡蛋那么小的脑,我眼泪瞬间掉下来,”惠英红说,“我拍这部片是想告诉大家不要像我一样迟钝,老年痴呆不是很老了才会有,许多人50多岁就发病了。”

片中有场戏,惠英红饰演的芬姨看到重复买来的一盒盒鸡蛋,意识到自己生病,蹲在冰箱前哭。表演时,20年前看到母亲脑中那颗“鸡蛋”时的复杂情绪涌上心头,惠英红在片场崩溃。

她说,演这戏并不难,因为所有表演都是参考她与母亲几十年的相处,然而短短20天的拍摄却很沉重,因为所有诠释都是为了说句迟到20年的“对不起”。

两年前,惠英红曾在采访中表示,自己曾计划在2017年退休。

而昨晚这个“影后”对惠英红来说,已是一种回归和圆满。

究竟是人生如戏,还是戏如人生?

她的人生,远比戏来得精彩,就像她自己曾说的:“我的一生是别人的两生。”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