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位牛津学霸的丝绸之梦:为什么中国没有自己的维密秀


来源:澎湃新闻网

说这话时,徐挺坐在上海外滩一个酒店的餐厅,他穿着中式深蓝色绸制外套,这和他作为苏州绣娘丝绸首席品牌官的职业身份很相衬,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却出卖了他的留学背景,29岁的他,拥有英国牛津大学数学系学士和硕士学位,曾获得英国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金奖。

原标题:一位牛津学霸的丝绸之梦:为什么中国没有自己的维密秀

“罗杰斯女儿和特朗普外孙女中文都说得很溜,如果她们穿上中国丝绸做的旗袍应该也很可爱吧。”

说这话时,徐挺坐在上海外滩一个酒店的餐厅,他穿着中式深蓝色绸制外套,这和他作为苏州绣娘丝绸首席品牌官的职业身份很相衬,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却出卖了他的留学背景,29岁的他,拥有英国牛津大学数学系学士和硕士学位,曾获得英国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金奖。

数学和丝绸,这看似毫无干系的两个词,却在他身上发生强烈的化学反应。

就是这位学数学的牛津大学学霸一手把苏州丝绸送进上海世博会、米兰世博会、哈萨克斯坦世博会、送进杭州G20峰会,送进APEC峰会......绣娘丝绸作为国礼赠予世界各国领导人,也承载着中国传统文化符号走向海外。

徐挺在苏州十大消费品牌颁奖典礼上,穿着绣娘丝绸的中式礼服本文图片均由徐挺提供

为什么这个29岁的年轻人把自己的爱和梦想倾注于一方丝绸之上?

时光往前拨一点,2010年,那一年,举世瞩目的世博会在上海召开,“绣娘”丝绸受邀参展,还在牛津大学上学的徐挺,回国协助“绣娘”丝绸创始人、他的母亲参与展区的设计、布置与宣传,这是他第一次认识到丝绸的文化力量。

时光再往前拨一点,他在苏州街头一家不起眼的裁缝铺里长大,离门店几百米的弄堂小楼便是他的家。这个家整个一二层都是仓库,每天都会有员工搬运着丝绸穿梭在他的房间和仓库之间。

看到这里,前面的问题似乎找到了答案,其实并不是你理解的“子承母业”这么简单,“因为从小就耳濡目染,反而有很抵触的情绪,长大了无论如何不要干这个了,争取哪一天能通过自己在其他行业的奋斗改变目前生活状态。”

为此他努力读书,在苏州中学时就得到英国海外高中的奖学金,又以英国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金奖的成绩考取了牛津大学数学系的本科与硕士。

人的命运好似一盘棋,你原想偏离最初的棋路,走着走着发现又回到那个原点。

改变发生在2010年,那年春日的某一天,走在英国牛津大学校园的徐挺接到远在家乡苏州的母亲的电话,绣娘丝绸被苏州政府选定为上海世博会参展商,她犹豫是否参展,那时“我们没有过参加大型活动的经验,设计布展需要不少费用,每分钱都是妈妈一尺一尺布一针一针绣出来的,一直很节省。”徐挺回忆说,当时他坚定地告诉母亲:“世博会是世界的舞台,参加世博会不仅是绣娘丝绸的机会,更是中国丝绸行业向世界展示的机会。”

恰逢暑假,徐挺就回到苏州和上海一起策划世博会的发布会,当天发布会上,他看到来访的中外游客对苏州的丝绸工艺和衍生品都赞不绝口,“我的想象空间一下子就打开了。”丝绸不仅是一个产业,更是向世界展示中华民族文化的符号和载体。

自此,丝绸之梦植入这个牛津学生的数学头脑里。

像绝大多数名校生一样,徐挺从牛津大学硕士毕业后,进入世界知名咨询公司做了一名咨询师,对了,类似热播电视剧《我的前半生》贺涵那样的工作,当然,现实和电视剧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就是在咨询公司,徐挺参与了多个国际服装品牌的并购重组项目,真正意义上意识到,品牌,对于一个行业,无论是从资本角度的一个议价还是说能对这个行业的推广所起到的关键作用。

“当时正好丝绸之路这个概念萌芽的时候,苏州政府召开了一次主题为振兴苏州丝绸的会议。丝绸曾是苏州一个支柱性行业,那时候的苏州的四大织造厂可能占到全球一半的丝绸出口。 连戴安娜王妃很多衣服丝绸面料,她结婚的丝绸面料也是在苏州做的。由于工业的没落,导致了丝绸这个行业从某个角度对于苏州而言已经不再有当年荣光,逐步走向衰退,政府想将其重新挖掘出来,探索新的丝绸发展之路。我代表我母亲的企业参加了这次会议并分享了我的看法,我真正了解到这个行业面临的问题,更加肯定想要重振这个行业不可能从工业再做切入点,只有用品牌才能振兴这个行业。”徐挺回忆说。

自此,徐挺辞掉咨询师的高薪工作,回到家乡苏州,协助母亲,做了“绣娘”丝绸的首席品牌官。

5年过去了,如今,徐挺的丝绸之梦已经走到哪一步?以时间为序简要说明:

2017年,哈萨克斯坦世博会上,绣娘设计的以“丝绸之路”为主题的围巾,成为哈萨克斯坦世博会指定丝绸礼品;

绣娘丝绸G20“国礼”

绣娘丝绸G20“国礼”

2016年,杭州G20峰会上,绣娘丝绸出品了20套展现苏州丝绸魅力的《合礼》,被作为G20峰会的“国礼”赠送给与会的20国集团元首夫人们。这份国礼是全世界第一条集绫、罗、绸、缎四大织造方式于一身的丝绸面料,已被苏州丝绸博物馆和中国丝绸档案馆永久性收藏;

徐挺在米兰世博会

2015年,徐挺带领绣娘丝绸征战米兰世博会,在中国馆引来了意大利国家电视台的关注和采访,此后,世界时尚奢侈品牌CHLOE 前饰品总监Marco Pastori加入绣娘团队,担任公司创意总监,共同开发适合国际的丝绸产品;

2014年,绣娘丝绸参与设计了APEC领导人服饰,最终入围了“新中装”3套服装和一件披肩,并荣膺APEC领导人服饰设计突出贡献奖;

绣娘•李薇服装发布会

绣娘•李薇服装发布会模特走秀

绣娘•李薇服装发布会模特走秀

2013年,组织参加北京国际服装节,与清华大学服装系主任、国际时装周评委李薇老师合作,当年11月1日北京梅赛德斯奔驰国际时装周上,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绣娘丝绸、Gucci基金会共同主办了“绣娘•2014李薇高级服装定制作品发布会”;

2013年,策划并实施了位于苏州石路步行街的中国最大丝绸旗舰店开业。

而今年,一个名为绣娘之家的2000平方米旗舰店在上海南京东路盛大开业,这已经是绣娘丝绸的第5家旗舰店。

“我一句话打动招商工作人员。”徐挺说,这个旗舰店的店址他是这样谈下来的,“的确,这个地方国际品牌能用更快的形式把这块物业打造出来,但是当你走在纽约第五大道的时候,最好的位置是留给Victoria’s Secret,旁边是Coach,Coach和Victoria’s Secret今天都是很成功的品牌,美国精神、美国文化的一个浓缩,美国拿这些最优质的商业资源留给了当地的品牌,才有了他们的今天。如果我们把最好的商业资源都给了国际品牌,那我们中国人用什么来做大自己的品牌呢?”

绣娘之家上海南京东路旗舰店

Victoria’s Secret (维密)上海走秀舞台上,越来越多的中国模特面孔,网友直呼为国争光。如果有一天,中国制造有一块这样的牌子,那才是真正的中国骄傲呢。

“与其到国外买LOGO,不如把中国自己最好的东西展现出来。”

难道不是吗?说到这里,徐挺笑了。

11月17日午后,徐挺和澎湃新闻记者就他的丝绸之梦进行了深入交谈:

1.您从小在丝绸世家长大,那样的环境对您的人生有什么样的影响?

徐挺:我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18岁以前我从未离开过苏州。

在丝绸行业,我们家有一个绸庄,我外婆一直生活在这种绫罗绸缎的氛围当中,解放初期丝绸这个面料逐渐消失了,因为成本太大。我母亲当时她读到高中回到家乡做了一名老师,但是因为每天回到家都有很多学徒跟着我外婆学做衣服,她耳濡目染,后来自己学会了做衣服,对面料也比较懂,我母亲不是很安于现状,她想重操祖上旧业,就想要去做丝绸面料,当时就从一个六个平方米的门面开始做起,然后一步步生意就慢慢打开了。

我1988年在苏州出生,那一年我的母亲戚秋兰创立“绣娘”品牌。我就记得小时候住的地方离那六个平方门面很近,当时住的那个小房子,其实是为了后面有个大仓库就囤着货,那时其实过得很苦,我从小每天就是看着这个面料进进出出,后来我们招了一些师傅,除了卖面料还帮别人做衣服。

那时候的我,虽然喜欢做母亲的小跟班,陪她忙里忙外搬丝绸,但心里对这个行业是抵触的,希望等我长大可以换一个行业,让父母不用起早贪黑这么辛苦,让他们能在更好的环境下生活。

2.您当初在牛津大学学的是数学,本来的理想是什么呢?如果不是世博前夕母亲那个电话,您想像中的理想人生是什么样的?

徐挺:我最早在牛津大学学数学,后来偏向于统计,毕业之前自己一直希望能通过专业知识回归实业,国际公司和平台是当时我的选择和奋斗方向。但我母亲那番电话让我看到了丝绸这个行业的希望与无限的可能,缔造品牌成为了我敢去想的一个梦。

2012年徐挺硕士毕业典礼上和母亲合影,绣娘就是他母亲创立的品牌

3.您2012年回到家乡时,苏州丝绸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徐挺:当时正好是丝绸之路萌芽阶段的时候,苏州政府召开了一次主题会议,叫振兴苏州丝绸。丝绸曾经是苏州一个支柱性行业,当时百分之四五十的苏州女工就是在工厂上班的人,都是为丝织厂服务,那时候的苏州的四大织造厂可能占到全球一半的丝绸出口。苏州的丝绸全世界口碑都很好,因为我们当地有最好的原料,再加上当地人手又很巧,最好的绣娘,明清时代的时候,苏州就有一个江南织造府,为皇室供丝绸面料,后来改革开放,丝绸仍占地方纺织业主导。

但是随着那些年国外快消品牌Zara、HM等等出现了以后,丝绸的海外销量就不好,然后国际品牌的话,其实那时候正好是2012年的时候,苏州这些大型的、依赖于外出口的制造厂就出现问题,全部被逐步淘汰,关厂的关厂,下岗的下岗,我们企业还吸纳了很多下岗女工。就是由于这些工业的没落,导致了丝绸这个行业从某个角度对于苏州而言已经逐步在走向衰退,政府想让它重新挖掘出来。

包括我们苏州丝绸协会的老领导,他们都是这个行业曾经的带头人,他们也很迷茫,如何来救这个企业,这次专题会议上,我代表母亲的企业作了讲话,这次机会我真正了解到这个行业面临的问题,同时我也表述了我的意见,想要重振这个行业肯定不可能从工业做切入点,只有用品牌才能振兴这个行业。

整个法国的时尚行业,都是在靠品牌支撑,而不是完全靠技术在支撑。哪怕意大利专门打手工艺牌,仍然是靠品牌支撑手工艺,是依赖于品牌的。我们苏州丝绸关键是品牌才能走得出去,所以我当时提出一个概念,就是我们苏州丝绸需要一些能代表和带动整个行业的品牌,只有有了这些品牌才能走得出去,这个行业重新活起来。

那时我就有一种使命感,是不是可以用我的所学所感,通过母亲耕耘多年的绣娘品牌来振兴家乡的丝绸产业,就这样,我辞去咨询师工作,回到苏州加入绣娘丝绸走品牌这条路。

4.为什么只有品牌才能拯救丝绸这个行业?

徐挺:如果我们的所有命脉都掌握在依赖于出口的时候,我们是没有任何主动权,无论是定价还是销量。品牌,不仅可以解决就业,同时可以创造消费,可以引领创造生活方式。

我们苏州的丝绸经常会走两个极端,一个极端是想要做出口,就是拼价格,一米布多少钱,另外一个极端就是国外的一些奢侈品,他们会买一些丝绸的刺绣,就是苏州特别贵的刺绣可能按照是一平方或者公尺来算。我说这两个极端的结果都是一个是利润率很薄,主动权不在自己手上。

中国处于现在一个阶段,还没有到孵化奢侈品的一个阶段,我们中国有很多好东西,但需要一个时间慢慢地挖出来。就好比当年日本开始做品牌的时候,也是先有了丰田和本田,还有雷克萨斯和讴歌,然后同时美国你看直到现在美国的主力品牌仍然是Calvin Klein,Coach,Michael Kors这些,这些品牌它的定位并不是高端奢侈品,它是属于快消的奢侈品。

为什么呢?因为中国和美国有一个很相似的地方,就是我们有大的人口基数,先从质量和性价比的角度去切入,美国的Coach已经成为纽约的一个城市代表,一种生活方式。

我们苏州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当提到苏州的时候油然而生的是一种意境,它是一个很美丽的lifestyle,所以我提议如果苏州打一个品牌出来,我们就要拿这种江南的意境结合我们苏州当地特色产品,推一个城市形象,推一个江南生活的lifestyle。

绣娘衍生出很多生活方式产品

丝绸消费主力军是25-30岁年轻人

5.您回归家乡推广绣娘丝绸已经5年了,有哪些收获?

徐挺:丝绸这个产品本身的特性已经决定,它不可能是便宜的东西,我要做的是,让消费者垫一个脚就能够得到。

绣娘丝绸整个品牌定位,我们打一个三宽的概念,一是价格宽,有很贵的丝绸制品,也有性价比高的生活方式方面的商品。另一个是年龄宽,从刚出生的小宝宝的一个襁褓,到你送给老母亲的一件丝绸棉袄,覆盖各个年龄。然后品类很宽,从贴身穿的丝绸睡衣到丝绸外套,丝绸产品最舒服的体验就是贴身穿,因为它是纯蛋白纤维,我们开玩笑说洗涤丝绸最好的处理方式不是甩洗衣机,而是跟洗头发一样用洗发水轻柔,因为它跟头发是一样的材质,对我们来说就是身体的第二皮肤。

有一点让我没想到的是,丝绸商品现在的消费主力军是25-30岁的青年一代,越来越多的90、95后开始接触丝绸,习练刺绣,成为新一代绣娘。

以前,外国人看到中国丝绸时,问的最多的是价格高低,而今天,不管是品牌定制商还是大牌设计师,更看重的是中国丝绸的品质、创意与文化价值,这种进步与赞誉来之不易。

我们曾经有一个梦想就是通过复兴江南织造府,挖掘曾经的丝绸制造工艺。今年我们将这个梦付之行动,我们将曾经中国丝绸的辉煌从历史材料中,古纺织品中,恢复出一条顶级的丝绸生产线。再将这些丰富的文化与技术资源嫁接到我们的产品中去,用文化为品牌助力,为行业助力。

6.您也提到Victoria’s Secret (维密)是一个很成功的美国品牌,这次在上海的走秀也引来很多的围观,您怎么看待这样的现象?

维密这个品牌一直是我很佩服的,将一个产品做到极致,将品牌为主题的每年走秀升华到一个代表年轻时尚生活方式的大IP,将美国文化和品牌一起宣传出去。维密来中国,代表着中国不仅在销售量上举足轻重,更成了全球品牌推广的制高点。

群众基础如此好的一个欣欣向荣的大市场,为中国品牌提供了一片近在眼前的肥沃土壤。但中国品牌要上升到维密秀如此大的影响力,需要建立在匹配中国文化的中国产品之上,更像是中国文化在某一个领域或品类的使者。

庆幸的是,中国从不缺文化与产品,随着民族自信的回归与壮大,中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力举足轻重,我们将对的文化与产品结合,一定会孵化出属于中国品牌的“维密秀”。我相信这场秀也一定与丝绸有关。

绣娘丝绸开始和一些世界重大影响力的活动接触,艾美奖作为美国影视界的重要奖项,我们为每一位今年的艾美奖得主送去了一件丝绸睡衣,作为来自中国苏州的祝福。

《绝望的主妇》女主角弗莉蒂·赫夫曼(Felicity Huffman) 与绣娘丝绸产品合影7.您在发展传统文化品牌过程中,最大感触是什么? 徐挺:传统文化遇到了一个好的年代,丝绸更是如此。

这两年社会与政府对我们中国本土品牌的关注度是远超过外企的,丝绸之路这个关键词更是把丝绸产品推到了风口上。 我觉得其实中国这些年有一点,我们感受很深就是传统文化、好东西都在挖出来。因为国家富强了,自信了,对自己的东西越来越有底气。

8. 国家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全球发展大战略,和您的丝绸之梦有怎样的关联?

徐挺:这是中国献给世界的礼物,也是我们丝绸创业者实现梦想的超级通路。我认为,绣娘丝绸承载的不仅是我们家族两代人的丝绸梦,更是一个大国复兴的中国梦。

丝绸这个行业曾经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如今再一次随着国家实施的“一带一路”战略,重新找回了属于我们自己的荣耀。我越来越有信心用品牌恢复属于我们中国丝绸的辉煌。谢谢!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