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这家公司的托幼中心开了34年,但愿意像它这样做的企业越来越少了


来源:公益慈善论坛

Patagonia是一家创建于1973年的美国户外服装公司,目前拥有约1千名员工,年收入规模约2亿美金左右。在公司创立的十年后,Patagonia成为全美首批开设企业赞助儿童发展中心的公司之一,并在34年的时间里成为企业托幼中心的典范

原标题:这家公司的托幼中心开了34年,但愿意像它这样做的企业越来越少了

作者:林子人 来源:界面新闻

来源:patagonia.ca

Patagonia是一家创建于1973年的美国户外服装公司,目前拥有约1千名员工,年收入规模约2亿美金左右。在公司创立的十年后,Patagonia成为全美首批开设企业赞助儿童发展中心的公司之一,并在34年的时间里成为企业托幼中心的典范。Patagonia在加州文图拉市和内华达州里诺市开设了两所托幼中心,为550名员工提供日间托儿和课后托管服务,接收的孩子年龄在2个月到9岁之间。在Patagonia位于文图拉市的托幼中心,28名教师专门负责照顾中心内的85名儿童。

对于很多其他公司的员工来说,Patagonia的幼托中心所能提供的服务好得令人难以想象。中心老师接受过专业的儿童发展训练,具备双语能力;孩子们有大量的户外学习时间;家长们常常和孩子们一同吃午餐,带他们去附近的农夫市集,或去花园里摘菜;Patagonia还为学龄员工子女提供班车服务,孩子们下课后可乘坐班车来到公司总部,与父母团聚。

Patagonia于2016年出版的《家庭生意:创办于1983年的创新性办公室育儿服务》内页。

刨除员工缴纳的托幼费,Patagonia开展这一项目每年的成本约为100万美元。对于公司来说这不是一个小数字,然而Patagonia于2016年出版的《家庭生意:创办于1983年的创新性办公室育儿服务》一书指出,其回报也是惊人的:在过去五年里,所有女性员工在生育后都回到了工作岗位上,显著高于全美的平均水平(79%);使用托儿服务的员工离职率降低了25%;职场平权情况得到极大改善,50%的经理和高管为女性。“这是提供这种支持的自然结果,我们帮助的不仅是职场妈妈,也是职场爸爸。”Patagonia首席执行官Rose Marcario在接受Quartz的采访时表示。

这实际上正是一些雇主愿意将托儿服务列为员工福利的原因。然而即使是在美国这样的欧美发达国家,由企业出面开设幼托中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提供托幼中心服务的雇主越来越少了

为父母提供育儿保障一直不是美国的强项。经合组织的数据显示,美国是41个经合组织国家中唯一一个没有立法为新父母提供带薪育儿假的国家。虽然《家庭医疗休假法》规定了拥有50名以上员工的雇主不得在女性员工生完孩子的12周之内解除劳动合同关系,但法律没有考虑如何弥补职场妈妈的收入损失。只有大约16%的雇主提供全薪产假。

孩子出生后,职场父母们面临的问题更多。Care.com的一份报告显示,大部分低等或中等收入的美国家庭将10%以上的家庭收入投入到托儿服务中,1/5的家庭投入比例达到20%。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的一份报告发现,在23个州针对4岁儿童的全日制预备学校的费用甚至比该州的公立大学学费还要贵。

这导致了一个结果: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2016年,美国16岁以上的女性劳动人口比例仅为56.8%(男性为69.2%),自2006年开始持续下降,且预计将于2026年降至56.1%。

如果政府无法提供完善的法律保障,企业是否能挺身而出,帮助员工承担育儿责任?

为了鼓励企业这样去做,美国政府为开设幼托中心的企业提供税收减免支持,最高可达到15万美金,运营幼托中心的部分支出还可以算作经营成本。但是彭博社刊发于2016年的一篇报道指出,提供办公室日托服务的企业数量还是越来越少了。根据美国人力资源协会(Society for Human Resources)2016年员工福利调查的数据,只有3%的机构提供不受补助的日托服务,只有20年前的1/3。

Kaedian LLP律所合伙人、劳工雇佣律师Nannina Angioni在接受快公司的采访时指出,开设幼托中心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她经常为考虑把托儿服务作为员工福利的公司提供咨询,发现许多雇主在了解到开设幼托中心需要符合的规章制度要求、物流要求和高昂成本之后,就打消了念头。“雇主面临的障碍包括遵守当地的许可证法规、为潜在的儿童伤害承担更高的责任、审核托儿服务提供商的资质,还要确保有充足的空间和设施提供给孩子。”她说。

开设一个令家长放心的幼托中心,方方面面都需要考虑到:首先需要有一个合适的场地,使用合适的家具、用品、玩具和其他材料来为孩子创造一个安全且吸引人的空间;保险费用会增加——为好动且容易受到意外伤害的孩子提供保险和为公司文员提供职工赔偿险完全是两码事;雇主还要考虑是否要给婴儿和初学走路的孩子提供全日托儿服务,与为学龄儿童提供服务相比,这需要的花费、承担的责任都要高得多。

种种顾虑都让托儿服务成为一项员工求之不得而雇主望之却步的员工福利。The Outline梳理公开数据后发现,财富100强公司中只有17家公司提供某种形式的办公室托儿服务,其中包括波音公司、家得宝(Home Depot)、IBM、宝洁、强生、迪士尼、思科、默克公司、耐克和时代华纳。

在澳大利亚,提供办公室托儿服务的公司数量据不完全统计约为40到50家。澳洲托儿服务提供商Guardian Early Learning Group首席执行官Tom Hardwick认为,澳洲企业比美国企业更不愿意提供这项员工福利不仅是因为政府资金不够,也因为企业体量。“美国公司通常有更大的规模,有些甚至有1万或5万名员工,很多大公司在郊区有园区,而那些园区又通常远离各种育儿设施。”他告诉《卫报》。

除了托幼中心,雇主们还在做什么

虽然多数雇主对开设托幼中心持谨慎态度,但许多雇主正在采取其他方式来为刚刚开始肩负家长责任的员工提供帮助。

美国职场育儿研究所(Parenting in the Workplace Institute)的调研数据显示,约200家美国公司机构有“带娃上班”政策。英国出租车公司Addison Lee也从2012年开始采取了这一政策。该司人力资源主管Clare Bishop曾在接受求职网站Working Mums的采访时表示,尽管才实施该政策的一开始员工的工作效率有所下降,但员工的忠诚度和留任率提高了。

为员工提供经济支持也是一种方法。波士顿学院工作与家庭中心副主任Sabatini Fraone告诉《财富》杂志,许多公司为员工提供家属照料计划,帮助成为父母的员工支付育儿费用(美国雇主可以为员工提供至多5000美元的育儿经费,且这部分收入不会被记入纳税收入),或提供育儿机构推荐服务,帮助他们找到合适的、经过审核的育儿机构。

在人才竞争激烈、员工福利出了名的好的美国科技公司,育儿支持也是员工福利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以Facebook为例,虽然不像谷歌和思科那样拥有自己的幼托中心,但Facebook为刚刚诞育或收养孩子的父母员工提供4000美元的“宝宝现金”,全体员工享受4个月的育婴假。

英特尔则以另外一种方式为职场父母提供育儿帮助。虽然没有在自家的园区里建设昂贵的幼托中心,但英特尔和全美17家毗邻英特尔办公室的幼托中心开展合作,这些中心优先录取英特尔员工的子女,且为他们提供临时日托服务。“托儿服务是如今的新父母们最担心的事情之一,英特尔审核并与这些幼托中心展开合作让事情有所不同,这帮助人才做出选择。”英特尔发言人Gail Dundas说。

根据美国托儿服务提供商Bright Horizons首席执行官David Lissy的观察,企业正在看到越来越多的员工提出临时日托的服务需求。企业可以在幼托中心预留一些名额,当员工家里的保姆请病假或孩子的学校临时放假时,员工就可以送孩子去中心。

理想的托幼中心,不仅仅只是帮你喂饭哄睡

与此同时,人们对优质的育儿服务的期待标准在不断提高。“整个托儿产业正在从照料向早教方向发展:这不仅仅只是确保孩子喂饱休息好,帮孩子擦鼻涕,”Hardwick说,“越来越多明确的一个事实是,结构化游戏(structured play)能帮助孩子更好地赢在起跑线上,当孩子们有事可做的时候,他们也更加快乐。”

能够提供高质量托儿服务的企业往往和大型托儿服务提供商合作共建托幼中心,并采用专业的幼儿教育工具,确保孩子的身心和谐发展。美国有机食品饮料公司Clif Bar & Company在其位于加州爱莫利维尔市的总部建设了一座约620平方米的托儿中心,最多可接受64名儿童。中心由KinderCare Education at Work负责运营,所有的教师均为早教专业人士,使用名为“Early Foundations”的特殊课程,针对孩子从婴儿到12岁各个年龄的不同特点提供6个领域的训练:语言和认字发展、执行力、社交和情感发展、身体素质和健康发展、认知发展和创造性表达。

Clif Bar & Company的托儿中心。图片来源:Clif Base Camp

家得宝的托儿中心Little Apron Academy由Bright Horizons运营,提供包括语言、数学、科学和艺术在内的一系列幼儿教育项目。另外,Little Apron Academy还提供幼儿园预备课程和针对学龄儿童开设的特殊项目,确保婴儿、刚学步的孩子和学龄前儿童都能得到最好的照料和指导。

Home Depot的托儿中心Little Apron Academy。图片来源:Bright Horizons

西北纪念医院开设的Bernice E. Lavin儿童早期教育中心是芝加哥市最大的企业托儿中心,可容纳320名儿童。该中心同样由Bright Horizons运营,为包括婴儿、幼儿园预备阶段和学龄儿童在内的6个年龄段的孩子提供不同的教育项目。除此之外,中心还提供才艺课程,配备专业教师和艺术工作室、科学图书馆、舞蹈室和室内运动空间。

西北纪念医院开设的Bernice E. Lavin儿童早期教育中心。图片来源:Bright Horizons

将视野放回中国。紧缺的优质幼师资源是我们首先面临的一个严峻问题。根据“浪潮办公室”的报道,2015年,全国专科以上学历幼师占比66%,农村地区不到50%;截至2009年,全国各层次学前教育专业在校生209626人,本科生只占3.1%,专科生8.8%,中专生占比88.1%。

2012年经济学人《全球幼儿园教育质量调查》发现,在45个国家里,中国排名41,排在中国之后的是越南、印度、菲律宾和印尼。史蒂芬斯学院教师Joan Vaughan在研究中国早教时发现,中国幼儿园管理起来非常简单,只教授语文、数学、艺术、音乐、体育和通识。语言课练习阅读和书写汉字,数学课学习数字和简单的加法。也就是说,早教只是小学教育的翻版,而非针对幼儿心理特点的因材施教。

托儿所不够和二胎政策进一步加剧中国职工父母的负担。携程集团执行董事长梁建章与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特邀高级研究员黄文政在一篇专栏文章中指出,在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大量单位办的托儿所被裁减,2012年政府颁布《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严厉限制幼儿园入园年龄,导致不少公办幼儿园陆续取消“托班”。两位作者认为,在公办托儿机构缺位的情况下,企业也难以承担起幼托职能,“即便是携程这样的大型企业,也是在投入大量资金,尤其是经历了非常复杂的审核流程之后,才好不容易获得了相关许可。这些都说明,在现行的市场和政策环境下,企事业兴办托儿所很难成为主流”。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