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益调查|每个人都会走向死亡 你怎么看“临终关怀”?


来源:凤凰公益

如果说医院是死神的试炼场,熬不过的人最终会堕入死亡的深渊,那么临终病房就是生命谢幕的候场室,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终结——它似乎离我们很远,也很近。一个人奔波劳苦一生,在人生临近终点的时候,在生命最脆弱的时候,在身心最需要慰藉的时候,能否及时得到应有的关怀?让每个生命有尊严地谢幕,中国临终关怀服务体系亟待完善。

如果说医院是死神的试炼场,熬不过的人最终会堕入死亡的深渊,那么临终病房就是生命谢幕的候场室,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终结——它似乎离我们很远,也很近。

图片来源:网络

临终关怀(Hospice care)始于英国的圣克里斯多费医院。50年年代,英国护士桑德斯在她长期从事的晚期肿瘤医院中,目睹垂危病人的痛苦,决心改变这一状况。1967年她创办了世界著名的临终关怀机构ST.Christophers'Hospice,使垂危病人在人生旅途的最后一段过程得到需要的满足和舒适的照顾,并就此点燃了“临终关怀运动的灯塔”。此后,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相继开展了临终关怀服务实践和理论研究,70年代后期,临终关怀传入美国,80年代后期被引入中国。

临终关怀并非是一种治愈疗法,而是一种专注于在患者将要离世前的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的时间内,减轻其疾病的症状、延缓疾病发展的医疗护理。

临终关怀不同于“安乐死”,它即不促进也不延迟病人死亡。临终关怀的目标是提高患者的生命质量,通过消除或减轻病痛与其他生理症状,排解心理问题和精神烦恐,令病人内心宁静地面对死亡。同时,临终关怀还能够帮助病患家人承担一些劳累与压力。所以,临终关怀通常由医师、护士、社会工作者、家属、志愿者以及营养学和心理学工作者等多方面人员共同参与。

数据显示,截止目前,中国设有临终关怀科的医疗机构共有2103家,提供临终关怀等服务的老年(关怀)医院7791家、护理院289家。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乐观的数字。资料显示,发达国家有70%—80%的老人享受到了临终关怀。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加剧和癌症死亡人数增长,临终关怀需求还在不断增加。

国家统计局数据表明,截至2016年,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2.3亿,占总人口的16.7%。国家癌症中心数据称,中国恶性肿瘤发病率为270.59/10万,死亡率为163.83/10万。世界卫生组织预计,到2020年,中国癌症死亡人数将达400万。

有鉴于此,发展临终关怀在中国有特殊意义,中国人口老龄化日趋严重,养老对社会、家庭的压力日益凸显,而与这一问题密切相关的临终照护也愈发受到关注。

目前,以民间运营、政府支持、社会参与、公益服务为主要特征的临终老人心灵呵护服务模式,为我国养老服务业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启示。

事实上,近年来,中国一直在支持和探索临终关怀服务及相关机构建设。

2006年出台的《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意见》提出,今后发展养老服务业的6项重点工作之一是支持发展老年护理、临终关怀服务。

2016年7月,民政部网站公布的《民政事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也强调,加强临终关怀机构建设。

不久前,临终关怀的标准和治疗体系也有了“硬指标”。2017年春天,由国家卫生计生委印发《安宁疗护中心基本标准(试行)》,从床位、科室、人员设置方面提出相关要求,推动为疾病终末期患者提供身体、心理、精神等方面的照护和人文关怀。按照标准,安护医疗中心至少有1名具有副主任医师以上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的医师,每10张床位至少配备1名执业医师、4名护士,并按照与护士1:3的比例配备护理员。

然而,中国临终关怀事业发展并非一帆风顺。目前,全世界已有25个国家和地区成立了相关医学专业或学科,仅英国就有1800多个医疗组织或机构专门从事该行业。相较而言,中国临终关怀服务供给还远远跟不上人口老龄化速度。目前,国内的临终关怀学科体系尚未建立,从事临终关怀的医护人员严重不足。

对此,多名业内人士建议,可以建立相应经费保障机制,通过将临终关怀纳入医保范围,争取最大限度的社会支持。此外,也可以通过政府财政补贴和慈善捐助等形式,从一定程度上解决经费问题。

一个人奔波劳苦一生,在人生临近终点的时候,在生命最脆弱的时候,在身心最需要慰藉的时候,能否及时得到应有的关怀?让每个生命有尊严地谢幕,中国临终关怀服务体系亟待完善。

[责任编辑:马明月 PP002 ]

责任编辑:马明月 PP00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