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从个体行动到组织化,草根污染防治NGO的成长之路


来源:阿拉善SEE公益机构

污染监督从来不是简单的事情,从取证到举报到推动整改,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中间还可能面临危险,但国内投身于此的人仍在不断增加,并逐渐走向组织化。阿拉善SEE“创绿家”项目支持的环保公益创业团队中也有不少的草根污染防治NGO,今天就给大家介绍其中几位我们的“创绿家”伙伴,他们包括:在各自家乡做环保的90后环保创业者朱建锐、刘珅嘉;辞去原来职位投身环保创业的柳轶;从事公益12年的“老公益人”时利军。来听听他们的成长故事。

编者按:

污染监督从来不是简单的事情,从取证到举报到推动整改,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中间还可能面临危险,但国内投身于此的人仍在不断增加,并逐渐走向组织化。阿拉善SEE“创绿家”项目支持的环保公益创业团队中也有不少的草根污染防治NGO,今天就给大家介绍其中几位我们的“创绿家”伙伴,他们包括:在各自家乡做环保的90后环保创业者朱建锐、刘珅嘉;辞去原来职位投身环保创业的柳轶;从事公益12年的“老公益人”时利军。来听听他们的成长故事。   

他们,从受环境影响到试图改变环境

朱建锐不顾危险从垃圾堆中的排污口采集受污染河流的水样图片由朱建锐提供

朱建锐是土生土长的广东惠州人,与当地环境污染受害者共同创办了环保公益团队惠州科绿环保,承担起保护当地环境的社会责任。在珠三角产业升级改造的过程中,惠州成了“污染转移”的“重灾区”。“触目惊心”,朱建锐用这个词来形容当地河流的污染情况,他强调自己做污染监督时,最大的原则便是实事求是,一条河都变了色,还能怎样形容呢?2013年,23岁的朱建锐第一次举报污染工厂,那时正值中年的母亲因肺癌去世不久,母亲病逝也令他意识到,环境污染给人们健康带来的伤害。

他形容当时的自己什么都不懂,污染的工厂距离他家不到一公里,周围的村民和工厂交涉了几个月都没用,于是想要90后的朱建锐帮忙。“当时我也不知道能怎么做,就上网查啊。”朱建锐在电话投诉无效后,又查到可以在网络问政平台投诉,于是就把现场的污染情况、村民的感受都写下来,发到惠州市的网络问政平台上,而且还是实名举报污染。

这个举报的影响力超乎他的预料,当地环保局马上到村里整顿了非法排污的工厂,最终这家工厂被责令停产后搬迁了。

朱建锐取水样对比图片由朱建锐提供

这次成功之后,附近的村民经常找朱建锐帮忙处理环境污染问题,但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再举报污染,主要是忌惮本地人的身份,怕惹麻烦。直到2015年的4月因无法忍受家乡河流遭受严重的工业污染,他再次通过网络曝光和举报了。这次之后,他便“停不下来了”,两年间,举报并推动了数家违法排污企业受到行政处罚和整改,并带动了周边的群众对环境污染问题的关注和发声。

朱建锐表示:我们的目的不是处罚企业,而是想帮助企业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提醒企业在追求经济利益的同时不要忽略环境问题,企业的环境问题会直接影响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朱建锐在向各区域环保相关部门举报企业违法排污的过程中建立了良好的信任合作关系。充分认识到只有在群众广泛参与的情况下,污染才能得到有效的遏制。

为什么一开始有忌惮,但最后还是决定继续举报污染,而且处理的事件还越来越多?朱建锐笑着说:“我没办法啊,越来越多群众来找我......而且有那么多群众在支持我,我为什么要怕?”

刘珅嘉在第七季创绿家评选现场

同样是90后的刘珅嘉,也在自己家乡宁夏做环保,他是宁夏青绿环境与可持续发展中心的负责人。他的家乡石嘴山市是宁夏的第二大城市,也是一个被称为“塞上煤城”的以传统煤炭业为主的重工业城市。

在黄河边上长大的他,从小就身处被严重污染的环境中。石嘴山河滨工业园区里烟囱林立,工业废水直接排向黄河,家附近的工厂晚上偷偷排污,空气中都弥漫着又酸又臭的味道。

在七年前,他看到了自由摄影师卢广的新闻摄影比赛获奖作品《黄河两岸“黑污染”》,镜头底下滚滚黄烟笼罩了工业区的天空,而大兴土木的在建大型工业区离居民地只有不到百米,那正是描述着他家乡的生活。

他开始思考,为什么家乡会变成这个样子,而自己,是否又能够做点什么去改变。那一年,他才18岁。

读大学期间,刘珅嘉通过做志愿服务接触到公益,渐渐触及环保领域。毕业后,他没有选择立即工作,而是选择去部队服役两年磨练自己。后来他来到重庆工作,并在闲暇参与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的志愿服务,到西北地区实地调研被重工业企业污染的地方。

有一次他来到宁夏的西北部做调研,发现宁夏并没有什么本地的环保组织,回忆起自己七年前的疑问,他决定要回来宁夏做环保。

这一决定,也得到了同事和上司的支持。2016年,刘珅嘉回到宁夏,碰到了在青绿环境与可持续发展中心做自然教育的王宇萧,他与宇萧一拍即合,成为了团队的核心成员。

柳轶(右一)正在拍摄河流状况图片由柳轶提供

不止刚出校门不久的90后在做环保公益创业,也有人感受到环境问题而毅然转行,柳轶便是其中一个。

柳轶是沈阳绿色希望环境保护发展中心的负责人,初中时就跟着父母搬家到沈阳,自然环境的变化冲击了他——以前在辽宁和吉林交界生活,满眼看去都是绿的,到沈阳后绿色植物再难看到了。“大概是在心里埋了一个种子。”柳轶这么描述当初变化带来的冲击,以至于在十几年后,他对环保议题特别感兴趣。

2006年开始,柳轶参与当地的志愿者活动,后来慢慢地成为了志愿者团队的骨干成员,在各类活动中,他最有兴趣的就是环保活动,那时候他在工厂上班,对公益的概念非常模糊,直到2015年前后,他在公益沙龙上接触到全职公益人,开始真正走进公益领域。

辞职做全职公益人的决定,是在2016年春节前定下的,柳轶的家人其实不太能理解——稳定的工作已经挺好了,而且那时既没有机构也没有资助,至少下一个工作稳定了再辞职。

“工作不太累,但每天都一样。”柳轶这么描述他原本的工作,这也是他辞职的理由,如果不离开这份工作,那么往后人生的轨迹似乎都可以看清楚了,不会再有什么变化,他不希望这样。而且多年的志愿者经验令他明白到,如果不辞职全身心投入到机构工作里,很多工作都没办法做好。

沈阳绿色希望环境保护发展中心成员测试河流的HP值图片由柳轶提供

2017年的上半年,对柳轶来说是充满压力的,没有了工作,机构又没找到资助,那时几乎是看到什么资助项目都去投。柳轶说自己性格挺内向的,不擅长去“推销项目”,在创绿家的申请展示后,他就和推荐人说“应该过不了”,出乎意料的是不止创绿家,另外申请的项目也拿到了,这个艰难时期才总算熬过来。“创绿家”是阿拉善SEE基金会发起的,支持初创期环保公益团队的项目,支持资金可用于初创团队的人员工资、项目费用、办公费用等,刘珅嘉和朱建锐,以及下文提到的时利军,都是“创绿家”项目的伙伴。

时利军图片由时利军提供

临汾市环保志愿者协会的时利军和上面三个“创绿家”有点不同,他算是“老公益人”了——今年已经是他从事公益的第12年。时利军是山西人,之前一直在北京做儿童救助的公益工作,为了照顾女儿才回到临汾生活。

一开始,时利军是在临汾市志愿者联合会工作,触动他转到环保领域,是在去年冬天的一个早晨:那天他看到一群老人在广场晨练,四周的能见度已经很低,而连续几天大家都在微信刷屏空气污染超标,老人却若无其事地在雾霾里晨练。

时利军走过去和老人聊天,才发现原来老人们对空气污染的危害一无所知。他决心改变这种状况。

尽管已经从事了12年公益工作,时利军认为现阶段的关键词还是“学习”。

临汾市环保志愿者协会团队的工业污染纪录照图片由时利军提供

今年四月,时利军跟着其他环保行动者开车,一路经过河南、安徽、江西、山东、河北、山西,做了六省的污染调研,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各地的污染企业。其中一天深夜,他们在一家距离工业园8公里远的酒店房间里,闻到了刺鼻的气味,当时已准备入睡的时利军和同伴开车前往工业园,才刚下车,其中一个同伴已经头晕和呕吐——这是轻微中毒的表现,两小时的工业园调查后,他们都头痛得睡不了。第二天起来,他们沿路调研问当地居民,原来这个工业园一年里有一半时间都在晚上偷排。时利军用“震撼”来形容这段调研经历,而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学习到污染调查的技巧,和见识到最真实的污染情况。

柳轶、刘珅嘉和朱建锐也都不约而同地提到“学习”这个关键词,环境知识、组织能力、调研技巧、机构管理等等,他们都列出了长长的学习任务。

草根环保行动者如何推动环保?

环保机构的工作人员,除了完成自己机构的工作,还会和全国其他地区的环保工作者合作,例如一同外出调研,接到污染信息时,发动离污染源最近的组织先前往调查,形成了一个良好的互动网络。

临汾市环保志愿者协会团队航拍的污染状况图片由时利军提供

最近,时利军和其他机构的环保人士在黄河沿岸做排污口调研,他说黄河沿岸有很多隐秘的排污口,开车很难发现,大多需要徒步去摸排排污口。这段时间,他和同伴每天早上4、5点起来,到7点半左右便要停下来,因为早上人多了,容易受到干扰。

刘珅嘉的团队最近也在进行针对黄河污染防治的巡河计划,由当地八个高校的环保志愿者分成8个不同的巡河小分队,跟进汇入黄河的8条干沟。团队实行河长制,也就是一支队伍管理一条河,监督着河体及周边的污染等问题。他说,团队今年的下一步计划,就是给12条汇入黄河的干沟都绘制轨迹,进行实地测量,每条河流都有稳定监督者。

说起印象最深的一次调查经历,柳轶想起今年受环保行动者邀请进工业区调查,在路上被不明身份的人跟踪和拦截,想离开也不让走,最后报警才能离开,“这些事情啊,环保志愿者被堵、被打经常听说,但自己是头一次遭遇到。”

柳轶说,当时还是挺害怕的,但这不影响以后的工作,“如果下次再约我,我还是会去的。”

做污染监督有时候需要“死磕”,有的环保人士会用几年时间跟进一个污染点,与此同时,也需要技术和智慧。例如无人机航拍技术,前段时间引起公众广泛关注的华北渗坑,就是通过无人机拍摄得到巨大渗坑照片的。

时利军在操作无人机图片由时利军提供

时利军的团队也在学习用无人机拍摄,他介绍道,对志愿者来说,无人机拍摄更能保障其人身安全,因为可以远距离操作,此外,对于类似河流、垃圾场,公众难以看到全貌,无人机拍摄的影像画面是非常好的科普材料。现在,时利军的团队已经完成了六次无人机拍摄,包括拍摄了四个工业园区、一个垃圾填埋场和一条河,其中一家工业园的拍摄材料直接作为材料向12369环保热线举报,这家工业园后来收到了30万罚单。接下来,他们计划拍摄供暖季期间的空气污染情况。

监测工厂造成的空气污染,对草根的环保工作者来说是难事,没有足够的监测工具,也很难掌握工厂的排污时间,更难把污染情况呈现出来传播。惠州的朱建锐想了一个办法:

他把一台白色的汽车开到工厂附近,然后拍下干净洁白的车顶,一小时后,再拍一张车顶被工厂排出的污染物“弄脏”了的车顶,空气污染的情况一下子就直观地呈现出来了。

朱建锐巧用车顶来做污染监督图片由朱建锐提供

宁夏青绿环境与可持续发展中心志愿者到河流中取样图片由刘珅嘉提供

此外,和媒体合作曝光污染也是一个好办法。今年年初,银川青绿环境与可持续发展中心和宁夏电视台合作了一期节目,青绿的工作人员带着电视台团队把宁夏望远贺兰县、银川西夏区等五六个已知的污染点跑了一遍,在这档节目中,非法填埋的渣场,偷排污水的企业,几条黑臭水沟被曝光,相关负责人在镜头前被问责。

刘珅嘉说到节目的效果:“整改速度非常快。第二天去看,推土机直接把渣场推平,围了铁丝网,立了牌子、写了举报电话、放了监控。环保厅环保局在我们那次行动之后,加了一周班。”他认为媒体力量大,平时常坐冷板凳的民间机构一旦借助媒体发声,解决问题的力度就会大很多。

环保NGO的艰难创业路

四位“创绿家”所在的机构,只有银川青绿环境与可持续发展中心在孵化基地成功注册了,其余三家均遇到了注册难的问题。

一是因为当地相关部门缺乏经验,原本社会组织就不多,而从事环保领域的组织更是没有,如果惠州科绿环保和临汾市环保志愿者协会成功注册,他们都会是所在城市里第一家民间环保组织,而在柳轶申请之前,沈阳市也只有一家由环保局发起的环保组织。

二是找到主管单位并不容易,环保组织经常从事监督性工作,出任主管单位的部门自然会有所担心。柳轶已经向区环保局提交了申请,希望区环保局能出任其机构的主管单位,但一直没得到回复,于是转向办理了工商注册,刚刚完成了手续。朱建锐也只收到口头答复:由于在惠州还没有环保部门作为社会组织业务主管单位的先例,需要进一步研究。

时利军说,由于手续比较麻烦,目前机构注册工作暂时搁置了,虽然临汾市今年挺支持社会组织注册,但他觉得环保组织还是比较难,因为政府还没有意识到要和社会组织一起推动解决环境污染问题。

不过,这三位“创绿家”都认为,注册的机构身份非常重要。

经过两年的环境监督工作,朱建锐已经成功动员了300多名村民成为家乡环境的守护者,但是他们却遇到了如何解释“我是谁”的难题。有不少积极参与的志愿者都跟他反映,没有身份很难做事情。朱建锐说,已经预料到注册不会那么顺利,但也没办法:“没有一家机构,你怎么跟别人介绍你自己,你去举报污染,人家问你是干嘛的,做什么的,太难回答了......”

时利军也认为,没有机构的话,很难动员公众和发动志愿者。而他接下来的工作计划,是希望能让更多人参与进来,令环保变成大家的事,而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时利军计划一边科普,一边制造公众参与的机会,提高大家的环保意识,再通过污染科普资料和调研案例,令参与者“直面”污染问题,进而能更多的参与。

沈阳绿色希望环境保护发展中心组织的环保活动图片由柳轶提供

柳轶则计划先完成机构注册和团队培育的工作,长期从事志愿者工作,令他积累了一定的志愿者资源,也令他意识到志愿者团队松散和容易流失的特点,一方面他希望能让团队走向专业化,另一方面他尝试革新活动形式,例如以拍摄环境为主题,通过摄影技术这个卖点来吸引公众参与。这段时间,柳轶为了提高自己的能力,坐了30多个小时的火车到广州参加“流溪实验营”,又到不同的机构拜访学习。

银川青绿环境与可持续发展中心走得更前,团队开展孵化和支持银川在地环保机构成长的工作。刘坤嘉介绍:“今年要成立三家地方机构。以银川为点,覆盖各个地市。宁夏环保志愿者协会在这个月已经成立了。我们构想还能在中卫和吴忠成立两个组织。”

因为机构前身就是宁夏几所高校的环保社团,所以青绿团队也特别关注怎样转化和维持高校环保骨干力量,“很多大学生之前在环保社团,毕业之后还想继续做。但是离开社团之后,没有目标和方向,不知道方法。我们可以支持他们成立机构,协助前期开会、注册等问题,提供人员、物资、技术上的指导”,刘珅嘉说相信高校骨干可塑性和创新性更强。

朱建锐也计划把工作重心从污染监督举报转移到志愿者培育、环保知识科普上,因为监督举报的工作可以由更多村民、志愿者来完成,他更重要的是做好推动和支持。而环保教育工作在惠州当地是缺少的,例如生活垃圾的处理,有时居民既是污染者也是受害者,这些都需要公益组织去科普。

结语

随着中国民间公益的不断发展,环保领域,尤其是污染监督领域,出现了不少优秀的行动者,而当前的新趋势,正是环保行动者逐步组织化的过程。从个人参与、发起污染防治工作到组建机构、孵化社群、培育志愿者,让更多的力量汇入环保事业中,这个过程一方面需要更多支持性的政策,帮助他们完成组织化的过程,另一方面则需要公众和基金会的支持,为其发展带来动力与资源,实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

“创绿家”项目

“创绿家环保公益创业资助计划”是由阿拉善SEE基金会发起的、专门支持环保公益团队创业期发展的资助计划。“创绿家计划”旨在发掘和培育中国环保公益领域新生力量,协助那些关心环境和家园、富有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们(团队)更为成功地度过创业阶段,从而推动环保公益的行业生态更加健康、多元,最终实现可持续的环境保护目标。

“创绿家计划”从2012年9月起全年接受申请,至今已顺利完成七季的筛选,共支持了207支环保公益创业团队,审批资助金额累计近2000万元,这些创业团队分布于全国31个省份和地区,覆盖污染防治、物种保育、环境教育、垃圾分类等多个环保议题。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