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孙楠:公益才是我以后人生的真正使命


来源:中国慈善家

8月3日下午两点,西安邑区济仁医院,三楼候诊室改造成了临时直播厅,手术室里备好了摄像机和直播信号,薛润、吴晓东被推进手术室。两天前,孙楠·重塑未来专项基金开启的“集善扶贫健康

孙楠歌手、“孙楠·重塑未来”专项基金发起人

8月3日下午两点,西安邑区济仁医院,三楼候诊室改造成了临时直播厅,手术室里备好了摄像机和直播信号,薛润、吴晓东被推进手术室。

两天前,孙楠·重塑未来专项基金开启的“集善扶贫健康行—迎楠而上圆梦活动”,首站进入陕西,15位贫困肢残青少年将接受免费矫正手术,这是头两台。

孙楠的担心不无道理。术中直播如果露出孩子的脸,对其未来的成长可能会造成困扰;而手术画面的播出也可能会令观众不适。

在最后的直播中,近景拍摄时镜头对准了医生手臂以上,直播厅内有医疗专家进行现场解说。孙楠松了一口气。

孙楠·重塑未来专项基金陕西行团队到陕北延安子长县边家湾村的受助者家中探访。

“在歌手前边加了很多前缀”

车队在蜿蜒的山路上扬起沙尘,打着旋的细细黄沙被偶遇的降雨击落,车灯从弯路的尽头消失,又在下一个弯路闪现,像苍凉的山间一道道闪电。

术前两天,孙楠和资深媒体人孙冕、主持人李霞、骨科专家石之源以及捐赠企业、志愿者等组成的团队奔袭几百公里,去往陕北延安子长县边家湾村的肢残孩子家中探访,之后再向南到榆林市横山区特教学校与孩子们进行互动直播。

此行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带领15个肢残孩子到距西安主城区几十公里外的济仁医院做术前检查,然后逐一救治。济仁医院是二级甲等医院,选择这家医院而不是三甲医院合作,一方面是考虑节约成本,二来重塑未来项目拥有自己的专家医疗团队,同二、三线城市的医院配合,可以为其培训大批医生。

一路上山道、国道相互穿插,走走停停,原定的行程时间延长了一倍。

孙楠一行在榆林市横山区特教学校和学生们一起包饺子。

薛润家住的窑洞第一次迎来这么多客人,孙楠感觉到气氛的局促,便站起来吃着老乡提前摘洗的苹果,一边拉着家常试图缓和气氛。

这是孙楠第二次去延安,却是头一回进到普通人家的窑洞。过去,陕北农民辛勤劳作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修建几孔窑洞,有了窑娶了妻才算成家立业。回程时,孙楠颇有感慨,在微博上写道:“老乡家西瓜和老玉米的味道让我想起了小时候。黄天厚土大河长,沟壑纵横风雨狂,看到窗外的黄土高坡,想起那首陕北民歌:我低头向山沟,风沙茫茫漫山谷。”

薛润是家中老大,今年14岁,她下面有一个弟弟薛旭。7年前薛润接受过一次髋关节固定手术,手术之后虽然能走路,但因为髋关节上有螺丝钉,没办法蹲下,更不能长时间走路。

去年,重塑未来项目组和陕西残联工作人员来边家湾村实地筛查,薛润被选入当批接受救治的名单,但因为一家只能给一个名额,她把机会留给了同样患髋关节脱位的弟弟。这一次,孙楠·重塑未来专项基金来到陕西,“也算给他们家还个愿”,接上薛润去西安做手术。

此前,为了给两个孩子治病,薛家父母辛苦攒下的钱,都进了医院,但结果并不理想。为孩子治病心切,他们时有被骗,最终欠下巨额外债。没钱还债更没钱看病,薛家一度动了卖掉窑洞的念头。残疾与贫困的恶性循环在子长县甚至整个陕西的偏僻山村并非个例。

从薛家出来,已近黄昏,薛旭在黄土路上跑得撒了欢,身后的父亲看着,笑得合不拢嘴,“他爬树才快呢。”术后一年,薛旭恢复得不错,除了身板过分细瘦,和别的孩子没有什么分别。

孙楠与郭涛(中)、资深媒体人孙冕(右一),到医院探访受助孩子。

薛润做手术那天,一家人都跟去了。薛旭在手术室的走廊里来回跑,孙楠一把把孩子揽过来,做起游戏。他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多年来所参与的公益活动多跟青少年相关,和孩子相处起来没什么隔阂。

发起孙楠·重塑未来专项基金源于他的一次探访。去年中秋节,孙楠在成都开演唱会时,中国肢残人协会的领导联系上他,希望他到西安邑区探访一下那些接受重塑未来项目救助的孩子。

“重塑未来—贫困肢残儿童手术矫治康复项目”于2013年由中国肢残人协会发起,公开向社会募款,采用先进骨科技术救治贫困肢残儿童,并引导爱心企业与人士关注肢残青少年及家庭的生存状况,构建医疗、教育、就业等一系列生活保障体系,自实施以来已经成功救助了400多名残疾人。

在医院,看到孩子们手术后的精神状态,以及整个家庭的改变时,孙楠被打动了。“我自己小孩生病的时候,她没哭,我先哭了,那种感觉很难受。”孙楠说,“这个手术是立竿见影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原来不能走路的孩子真的就可以走路了。这给一个家庭带来的欢乐是不言而喻的。”

告别时,孩子们唱着歌,扯着嗓子喊孙楠,叫他以后常来看自己,孙楠好像看着自家孩子一样,满是心痛。“一开始只是单纯想去探望一下,慢慢却生出了牵挂。”

有中国肢残人协会这个主体作保障,孙楠“没想太多”,当即决定加入进来,利用自己的资源和社会感召力,为救助贫困肢残青少年出点力。

经过几个月的沟通、筹划,今年4月19日,“孙楠·重塑未来”专项基金在北京举行成立发布会,影视演员朱时茂、周杰、男高音歌唱家戴玉强、九球天后潘晓婷、TFboys的王源、央视主持人紫檀等人均前来助阵。

孙楠坦言压力不小,“明星做慈善的优势是影响力更大,有更多人关注这群孩子们,我们必须做得更好。”

在现场,孙楠邀王源共同演绎了自己专门为这一项目创作的歌曲《亲爱的孩子》,并请来两位宁夏山村的孩子上台互动。他们都是被救助的对象。

一个孩子之前足部下垂,手术后可以跑跳了;另外一个孩子先天双足马蹄内翻,现在也可以走路了。“以前主持人介绍我都是歌手孙楠,今天在歌手前边加了很多前缀,我也就多了很多责任。”孙楠说。

陕西之行是孙楠·重塑未来专项基金开展救治的第一站,“虽然现在不管做什么事情(包括筹款),都会遇到困难,但我们就单纯想着一个目标——多救治一个肢残的孩子,那我们所付出的就值得,因为这相当于多救助了一个家庭。”孙楠说,“所以我没有给自己定一个很宏大的目标,就是尽量地去努力,让更多的孩子能够得到这样的救治,让更多的家庭能够站起来。”

“每次活动,我们怎么样,他就怎么样,没有拿架子摆谱。4·19活动那次,从下午3点一直忙到晚上11点,满头大汗,因为捐钱的,都是这个五千、一万,那个七八百的,我都捐了钱了,跟你合个影吧,光合影就把他累坏了。”中国肢协主席王建军说,孙楠每次下乡探访,都是自掏腰包。

自从发动身边的资源筹款,孙楠开始体会到公益事业之困难重重,“单就筹款来说,每一笔都太珍贵。”他希望这些钱都用在孩子身上。

为了能深入参与重塑未来项目,孙楠成立了专业的团队,与残联、肢协合作。基金发起至今,启动了几项公益活动,比如与大城小爱慈尚会创始人顾佳斌共同发起的“大城小爱·重塑未来”公益联盟。

大城小爱慈尚会4年前推出了一个创意公益项目——“荣耀之箱”,通过把废弃的集装箱改造成含有独立的厨卫设施及远程医疗系统的现代化宿舍,为乡村支教老师提供安全、卫生、便利的住宿条件。与重塑未来合作后,顾佳斌向重塑未来捐赠100万元用以将“荣耀之箱”改造成可移动、高效的肢残矫正康复室。

“有了孙楠的号召力,原来一年能做一百多台手术,现在每年(目标)做一千台手术,在筹款顺利的情况下。”王建军说。

依托残联组织联络部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完整服务体系,目前肢残儿童筛查网在宁夏基本可以做到全覆盖,“现在宁夏做成试点,还要找一个县或者村做试点,把成功的经验复制出去,包括医生培训、医院的合作、政府的配比拨款。宣传、筹款的活动开展得频繁了,接下来要扩展至甘肃、青海等地。”

贫困家庭多因给孩子治病而负债累累,很多人在第一次听说重塑未来项目时都半信半疑。残联各地有工作人员反映,有的贫困家庭在孩子接受救治之后,悄悄居家搬迁,从此断了联系。

也有在孩子成功治愈后主动走家串户为重塑未来项目作宣传的。芦瑞的父亲便是其中之一。在宁夏固原,医院里接受肢残矫正手术没有父母陪同的孩子都是他在照看,相熟的不熟的都唤他一声“老芦”。

芦瑞今年17岁,在固原读高中,4岁时曾遭遇车祸,导致右脚不能正常走路。2014年,宁夏残联考察走访贫困肢残家庭时,与老芦取得联系,在核实相关信息后,确认芦瑞符合“重塑未来”项目的救助标准。

手术前,央视主持人紫檀送给芦瑞一双高跟鞋,希望手术康复后她能实现自己的公主梦。经过两年的恢复,芦瑞不再被同学叫作“瘸子”,变得开朗自信。老芦倍感欣慰,主动加入重塑未来项目成为专职委员之一,领了“芦队长”一职,在残联肢协和肢残家庭中间充当纽带。

“各地残联在每个行政村都有一个残疾人专职委员,这些人有自己的营生,该种地的种地,该养殖的养殖,但是残联给他们每个月多发几百块钱的专职补贴,他就负责这个村子里头的残疾人,了解谁家有残疾人,他们的家庭生活怎么样,残疾到什么程度,有什么样的康复需求、就业需求,有什么样的脱困需求等等。”王建军介绍。

“说实话,毕竟一个小孩平均几万块的手术费对贫困家庭来说是很难承受的”,孙楠和所有相关人员都抱持着同样的心愿——希望肢残手术最终被纳入医保。“我们希望有一天不用我们了,所有贫困残疾人都可以免费看病,光靠筹钱,真的是无底洞。”孙楠说,“看国家能不能把这个并入医保,或者扶贫计划,或者国家负担一部分,虽然这个还涉及到医保全国统筹的问题。”

孙楠·重塑未来基金启动后,在多个场合孙楠都会借机宣传这个项目。

7月22日,他在杭州举办“乐在其中”世界巡回演唱会。在互动环节,他将多名肢残康复患者请到了现场。他们都在重塑未来项目的帮助下得到治愈。

之前,在成立专项基金时,孙楠说,“以后,公益才是我人生的真正使命,之前我唱歌,让大家认识我,有了一定知名度,接下来我的人生要回馈。”

事实上,他已做了多年公益,且多与孩子有关。参加国际马拉松,为儿童助学及自闭儿童筹款;推出真人秀栏目《爸爸讲故事》,为盲童献声。去年8月,他推出首张全公益专辑《学堂乐歌》,皆是大师李叔同创作的、和学生有关的歌曲。签售所得,全数捐给华夏同德基金会。

离开西安前,孙楠到病房里看望那些孩子,心里想起与之年纪相仿的女儿,“我也会带着我女儿给一些山区的孩子送书包文具等礼物,一直都在做这个。并不是因为我人生遇到一个什么重大的坎坷,才让我想起帮助这些孩子。我觉得这是一种福报,对自己来说是最好的一种安慰。”

回到北京,孙楠收到一个叫宋欢的孩子写来的信。信中说,以后自己会好好读书,长大也要为残疾儿童做一点贡献,希望能再见到孙楠叔叔。孙楠见信展颜,摩挲着孩子寄来的照片,很是欣慰。在他看来,孩子只有身心健康才是完满的,“我们每个人的爱都将是这个世界上惟一的救赎。”

[责任编辑:申文超 PP017]

责任编辑:申文超 PP017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