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产妇跳楼案:中国女人的选择与被选择


来源:新媒体女性

据华商报报道,8月31日20点左右,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住院部5楼,26岁待产孕妇马某从楼上坠下身亡,警方调查后排除他杀。

原标题:产妇跳楼案:中国女人的选择与被选择

据华商报报道,8月31日20点左右,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住院部5楼,26岁待产孕妇马某从楼上坠下身亡,警方调查后排除他杀。

9月3日,榆林第一医院官方微博@榆林一院发表声明,称8月31日“生产期间,产妇因疼痛烦躁不安,多次强行离开待产室,向家属要求剖宫产,主管医生、助产士、科主任也向家属提出剖宫产建议,均被家属拒绝。最终产妇因难忍疼痛,导致情绪失控跳楼。”

据医院的声明,经过对孕妇的入院检查,医院初步诊断“胎儿头部偏大,阴道分娩难产风险较大,主管医生多次向产妇、家属说明情况,建议行剖宫产终止妊娠,产妇及家属均明确拒绝。”

在8月30日的《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上,丈夫延某某留下两行签字“情况已知,要求从阴道分娩,谅解意外”以及“情况已知,要求静脉缩宫素催产,谅解意外”。

院方发布声明之后,坠楼产妇的丈夫延先生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称,对于医院发布的声明,他表示医院所言不实,“我妻子期间疼痛难忍有两次,出来跟我说‘疼得不行’。第一次是17点左右,第二次是18点左右。她出来喊疼的这两次,我都主动跟医生说,她疼的话咱们就剖腹产。其他临床的产妇都可以证明我说过这个话。但是医生回复说,检查后产妇一切正常,快要生了,不用剖腹产。”

根据院方和家属的声明,我们可以确定的是:产妇本人是要求剖腹产的。但医院最终并没能按照她本人意愿对其实施剖腹产手术。对于医院是否向家属建议剖腹产,家属又是否同意,院方和家属仍各执一辞。最为关键的是,产妇坠楼自杀与家属院方之间的沟通失误是否有因果关系,目前仍尚不明确,还需等待警方进一步的调查结果。

▼ 剖宫产率需要控制吗?

果壳网主笔游识猷9月5日发表博文称,“剖宫产率是医院考核指标之一,如果超出了某个范围,卫生部卫计委医保局会找医院麻烦,而医院会找医生麻烦比如直接扣工资扣奖金。”

谈到“剖宫产率”,我们便会想起我国媒体在阐述剖宫产率过高的危害时,常常会引用一项国际“警戒线”——1985年以来,国际医疗卫生界认为剖宫产率保持在10%―15%之间是最为理想的。

然而,据2010年6月BBC新闻的报道,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放弃此项建议,其官方声明指出“有关剖宫产的理想比例没有实验上的证据。” 此外,根据另一份《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剖宫产率的声明》确实建议了“剖宫产只应在医学必需情况下实施。”但同时该声明也强调“应该不遗余力地提供有必要的剖宫产服务,而不是致力于使剖宫产率控制在某个特定水平。”

那我们国家的医院真的会如游识猷所言控制剖宫产率吗?事实上,在“二孩”政策全面放开以来,控制剖宫产率的任务便一直存在。早在2015年,安徽省卫计委就以剖宫产率达到40%以上的较高水平,非医学因素的剖宫产手术比例居高不下为背景,下发了《关于加强剖宫产手术管理的通知》,并公布了“剖宫产手术管理清单”,提出符合相应条件的产妇才能剖宫产。

安徽省卫计委妇幼健康服务处处长王海在接受央视财经采访时说道:“我们要求临床医生原则上,对孕妇要求的剖宫产手术予以拒绝,但是为了减少医患纠纷,对于孕妇强烈要求或者是家属非得做剖宫产手术不行的,我们要求助产机构,要求医疗卫生机构进行宣传和心理咨询,并且在文书中附有你做了这些工作的证据。”

在“二孩”、全面“二孩”放开之后,不断有媒体报道,高龄产妇的比例有所增高,大型三甲医院和妇幼专科医院的产科,抢救第一胎为剖腹产,第二胎因疤痕子宫再生育所导致的大出血的病人越来越多。国家卫计委最新公布的监测数据也显示,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半年来,全国孕产妇死亡率出现升高趋势,2016年上半年全国孕产妇死亡率为18.3/10万,比前年同期增长30.6%。

▼ 无痛分娩缺位,中国产妇被迫二选一

但是,我们仍需明确在榆林这个案件中,医院在声明中指出了,主治医生曾建议产妇及家属,进行剖宫产术。而且陕西与安徽的剖宫产政策可能并不相同。因此,“政府出台政策减少剖宫产率”与产妇自杀事件并不直接有关。政策控制剖宫产率,除了剖宫产会增加二胎母亲的健康风险以外,也是为了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医院的逐利行为引发过度医疗。

据2011世界卫生组织颁布的OECD Health Data全球各国剖宫产率显示,中国的剖宫产率为46.2%,高居世界第二。从医院的角度来看,目前中国医院剖宫产的费用大大高于自然分娩,在安徽省立医院,顺产产妇的费用大概在每人4000-5000元,而实施剖宫产手术的花费则需要8000元以上。除了金钱,更重要的是时间,一般剖宫产的时间是1小时,顺产则需要医生忙前忙后10个小时。

医院为了追逐利益,医生为了省时省力,但对于产妇而言,“怕疼”则是她们要求剖宫产的一个重要原因。在此次的榆林产妇坠楼事件中,我们便不禁想问,生产到底有多痛?榆林产妇遭受到的是何等能把人逼死的痛苦?麻醉医生邱文政表示,从医学专业的角度来看,使用VAS(Visual Analogue Scale) 视觉模拟量表,0分代表是完全不痛,10分代表是最痛,有高达9成以上的产妇表示产痛的疼痛指数VAS 超过8分。

但是除了顺产和剖宫产,明明还有无痛分娩可以选择。分娩镇痛的主要做法是给孕妇注射麻药,以降低分娩时的痛苦。目前国际医学界应用最广泛的方式是在孕妇脊椎的硬膜外腔注射麻醉药,这种方式下,产妇的头脑依旧清醒,麻醉仅仅阻断产妇腰部以下的痛觉神经传导。

然而,无痛分娩非常“消耗人力”,分娩镇痛时间平均在4个小时左右,且需要麻醉科医生全程陪同。因此相较于剖宫产和顺产,无痛分娩的利益更小,医院人手又不足,便显得更加难以推广。记者任芳在2004 年的一篇新华社的文章中提到,“尽管相关技术20 年前就已经成熟,但中国年均2000 万名产妇中,迄今累计只有约1 万名享受到了无痛分娩,比例不到1%。”

而中国国家卫计委人口宣传教育中心主任姚宏文指出,无痛分娩在英国、美国已达到85%以上的普及率。分娩镇痛未能推广,是中国产妇只能在剖腹产和痛苦万分的顺产之间二选一的重要原因,大量仅仅为了镇痛而选择的剖宫产是不必要的,并且会增加下一次妊娠和分娩的风险,其中主要是产妇大出血和并发症的出现。

▼ 律师意见:患者决策自主权是本案核心

我们不会忘记,在2007年11月,孕妇李丽云因感冒在同居男友肖志军陪同下去北京朝阳医院就诊,妇产科医生向肖志军交待李丽云目前病情危重,应立即实施剖腹产,但肖志军拒绝在手术单上签字。就在医生与肖志军僵持的4个小时里,李丽云及其腹中的胎儿接连死亡。

当年,李丽云事件就引发了全社会对“手术必须家属签名”制度的全面反思。

我国1994年实施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

虽然有非常明确的法律条文,但是现实状况中,在医疗决策上无视患者自主意愿的现象非常普遍。多年来倡导患者决策自主权的衡平机构的黄雪涛律师说,“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中国家长制传统,不让弱者自己参与决策,家里人都觉得为她好,所以替她做决定。我们没有尊重当事人本人意愿的传统。另一方面,由于司法不力,或者判决的错误,导致要靠‘医闹’的行为处理医患冲突,最近几年出现很多医疗纠纷。医院害怕医闹,害怕身强力健的‘能闹’的人,而不怕患者本人的反对,所以医院在医疗决策上会更多听取能闹的人的意见。但出乎医院意料之外,此案的产妇的纵身一跳,替所有的患者‘闹’了起来。她警告医院,患者也是能‘闹’的。她是替千千万万被忽略了自主决策权的产妇、患者而死。”

谈到医院和家属的法律责任,黄雪涛表示,只有追究医院的责任才能真正带来改变。“不管医院和家属谁说的是事实,决策上都不应该由医院或者家属来主导,应由产妇本人的决策做主导,‘支持性自主决策’应该是这个个案的决策原则。在这个个案当中,医院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因为医院是一个实施的角色,而医院可以选择听谁的,医院应该更多尊重聆听产妇本人,不管家属是不是同意剖腹产,在本案中都不应该被医院作为主要考虑的因素。”

如果事实真如医院所说,家属反对剖腹产,家属有错吗?黄雪涛认为,有,不尊重家庭成员的自主意见,是他们的过错。但法律上不适宜追究家人的法律责任。因为家庭内部有不同意见,相互影响,这是很常见的,也是正常的。“但这种干预,绕过本人,被外界认可,才是最可怕的地方。追究家属的法律责任,也就意味着,认可家属有这样的决策责任和决策权力,我非常反对这点。只有追究医院的责任,强调医疗回归‘以患者为中心’才能真正带来改变。”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