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像叫外卖一样扔垃圾,背后是一门看起来吸引人的生意


来源:BottleDream

这次活动背后是一个爱心企业,想让你把用完的洗发水瓶、沐浴露瓶等寄给他们,由他们统一回收,做成书桌椅捐给山区孩子。 这是一次找明星来代言做塑料瓶回收的营销活动,尽管活动到目前为止,3个月也只收回来5500 个瓶子。

原标题:像叫外卖一样扔垃圾,背后是一门看起来吸引人的生意

这是BottleDream 第579 次与你美好分享

最近刘昊然在上海地铁做了个这样的广告:

这次活动背后是一个爱心企业,想让你把用完的洗发水瓶、沐浴露瓶等寄给他们,由他们统一回收,做成书桌椅捐给山区孩子。 这是一次找明星来代言做塑料瓶回收的营销活动,尽管活动到目前为止,3个月也只收回来5500 个瓶子。

最近几年,不少公司都想从你手上回收空瓶子。除了明星的营销、行为艺术以外,甚至还有手机app 一键上门收破烂:第一步下单,接着确认地址,预约上门,就像你用app 寄快递一样。

你可能会奇怪:瓶子扔到垃圾桶里,也会有人捡去卖给回收站,干嘛还要费这个事儿?这只能做成营销吗?

事情还真没这么简单。

1

在湖北咸宁万年路社区,一间带后院的小平房里藏了一家废塑料加工小作坊,几十万个塑料瓶在院子里堆成了小山,等着被简单清洗、粉碎、熔融、冷却粉碎成塑料颗粒。

用来清洗瓶子的,是已被严重污染的地下水和最便宜的工业强碱,泛着白沫的污水直接排到附近的河里;熔融塑料的机器连盖子都没有,百米以外,你都能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塑料焦糊味。这样造出来的塑料颗粒,带来严重的二次污染,质量也糟糕。

咸宁万年路社区只是其中一个例子而已。被拾荒者捡去卖的垃圾,大多流到了类似这样没有资质的小作坊。

理论上,拾荒者也可以有别的选择——把塑料卖给正规工厂,塑料也一样经历清洗、粉碎等工序,变成颗粒;但正规工厂有配备废气污水等处理设备、通过了环境影响评价,对环境的污染更少。然而,拾荒者可不会考虑买家环保不环保,散落各地的小作坊,对于拾荒者「卖货」来说更加方便。

▲城市里的拾荒者(图片来自新浪)

从这种「正规军打不过游击队」的尴尬中,谭飙看出了商机。

他曾在阿里巴巴集团担任菜鸟裹裹副总裁、天猫超市总经理,累积了两年物流、八年电商的经验。2014年,这个互联网人决定辞职创业,琢磨垃圾回收。

在他看来,上门回收的O2O模式是对的路子:跳过形同虚设的分类垃圾桶,直接从人们手里收集有回收再生价值的垃圾,转手给有资质的处理工厂;而且这些年来,人们对环保的认同感越来越高,从垃圾回收切入,能吸引不少用户。

2015年5月,带着刚成立就拿到的500万美元融资,他创立的「9贝壳」app正式上线,提供瓶罐、衣服、家具、书纸、手机、家电等上门回收服务,先从杭州做起,找到星巴克、当地电台合作推广。

▲9贝壳的app 截图

当时,先后有一百多家创业公司盯上了垃圾回收的O2O。对它们而言,比起垃圾回收本身带来的利润,用户数量更为吸引,用户越多,它们就更有可能接广告、做在线商城,甚至拿到更大的融资额。至于去科普推广垃圾分类回收,用户量上去,似乎一切就能成。

就跟所有的O2O 企业那样,一键「收垃圾上门」成了烧钱补贴用户的创业风潮,而没有将建立可以长期运作的商业模式放在第一位。

为了拉到更多用户,「9贝壳」也是这么做的:只要用户下单,不管有多少东西能回收能卖钱,有单必接;积分兑换奖品也少不了。根据「9贝壳」公布的数据,上线3个月后,有10万个注册用户参与了垃圾分类回收。

「我想在创业挣钱的同时,把公益给做了。」谭飙曾这样说。

然而,上门回收的模式下,工作人员来来回回奔波,半天跑下来只有丁点儿可回收物,物流成本变成了大坑,平均下来每接一单就得亏50元。

▲9贝壳的官网曾经长这样,现在已经打不开

2015 年下半年,投资人的钱因为股灾缩水了不少,烧钱补贴用户的创业公司也很难拿到投资。想要做到双赢的「9贝壳」只撑了一年零三个月。

跟「9贝壳」的情况类似,到现在,想要依靠用户规模盈利或融资的垃圾回收O2O项目基本上把钱烧完了,也死得差不多了。能活下来的,主要走政府购买服务或政府合作的路子。

垃圾回收的困境,互联网也没法从根本上解决。

2

有人选择坚持线下设点回收的做法。

「收不回来瓶子,我们也急,被逼得没办法了。」说起2010年时「盈创回收」的窘境,刘学颂忍不住笑了,「当时也考虑过上门回收,但算了算人力和物流成本,感觉划不来。」

盈创回收的母公司是世界上单线产能最大的再生瓶级聚酯切片生产企业,一年能处理22亿个废弃塑料饮料瓶。

▲世界上单线产能最大的再生瓶级聚酯切片生产线

在塑料饮料瓶的再生技术上,它采用国际领先的布勒「瓶到瓶」工艺,能将回收的饮料瓶进行深层清洁、深度消毒、粉碎、造粒,最后固相聚合成食品级聚酯切片,用以再生为安全的新瓶子,将资源价值最大化。然而,这也意味着对饮料瓶的干净程度有更高要求,回收成本也不能太高。

那段时间,刘学颂一边跑遍了北京的废品集散地找饮料瓶,一边和团队绞尽脑汁想办法。一次跟朋友闲聊时,朋友提起德国的大型超市里普遍有专门的饮料瓶回收机,「长得跟自动贩卖机挺像的」。

▲德国的智能回收机

「我们一听就觉得有戏,这样瓶子就不用进了垃圾桶、再转几道手变得脏兮兮了,我们也就能直接收到干净又便宜的旧饮料瓶。」刘学颂和团队特激动,但四处打听下来,这样的机器从国外采购,最便宜的也得大概8万人民币一台。

他们也没泄气,「采购成本太高,那就自己做」。花了一年时间,他们把机器做了出来,刚开始成本在2万多,规模化生产以后,成本进一步降了下来。

从2012年到现在,盈创在北京的地铁站、居民小区、超市等陆续放了5000多台「饮料瓶智能回收机」。

在机身触摸屏上点一下「回收」,举起空瓶,条形码朝上,放进绿色荧光指示的槽口里。如果条形码被成功扫描,瓶子就能被投进回收机里。

▲我们的亲身体验

每回收一个瓶子,你就能获得0.1-0.15元,可以选择参与「爱心捐赠」,或者把钱攒起来给交通卡充值。

与此同时,这瓶子的品牌、型号、去向等都能被跟踪记录。为了降低运输成本,回收机还装了「自动预警系统」,当机器储存到三分之二满的时候,系统就会自动发信息通知工作人员来收运。

单在北京,一年就有60亿个饮料瓶被丢弃,预计还会不断增长。 盈创研发智能回收机,目标就是把这些瓶子的资源价值最大化。

▲北京一处废品回收站(摄影:郑晓慧)

然而,现实很骨感。今年这8个月下来,这5000多台机器只收到了5000万多个瓶子。一对比,还只是杯水车薪。

而这5000万个瓶子也不足以「喂饱」一年能处理22亿个瓶子的回收生产线。盈创只能采取先停工的策略,等量攒上去了再重启。

要赚钱养活自己,它暂时还得靠回收机的广告收入,以及母公司在背后撑腰——由国资委下属的中国中化集团控股的盈创再生资源有限公司。

3

德国的做法,可不是摆个回收机在超市那么简单。

10年前,你可能还会看到德国年轻人在路边晃荡耍帅,随便一脚,踢飞一个塑料瓶。现在几乎很难了。

原因在于「饮料瓶押金制」。这项制度在德国、英国、挪威、澳大利亚、立陶宛等20多个国家实施,刘学颂说「挺适合中国的」。

▲德国的塑料饮料瓶,

基本上都有可以退押金的标识

2002年12月,德国开始立法对塑料瓶和易拉罐实施押金制:当人们购买1.5升以下的矿泉水、啤酒、汽水等,饮料的价格就自动加上了0.25欧元的「瓶子押金」,1.5升以上0.50欧元——押金比水还贵。人们退还了瓶罐,才能拿回押金。

理论上,这样做是为了环保,但一开始德国人走了弯路。如果你那时候在德国买了饮料,你得保存好当时的小票,在同一天里带着空瓶空罐回到当时消费的店里出示小票才能退押金。还得做好心理准备,因为跟你一样的人太多,每次想退押金都得排长队。一来二往,回收的成本反而变高了。

环保部官员说,搞得那么麻烦,就是想强迫德国人改掉使用一次性饮料包装的习惯,实在想买,就买以合格回收纸浆为主要原料的软包装饮料。这话一出,嘘声不少:水、牛奶、果汁都可以买软包装的,但碳酸饮料和啤酒可没法这样搞呀。

抗议声很大的,还有超市们。押金制一出,它们相当于要义务腾出人手来收瓶罐、核对小票、退押金,还得挪出空间来放瓶罐。为此,有些超市甚至把加入押金制的饮料列入「黑名单」。

直到很多大型超市里给瓶罐设了专门的回收机,退瓶拿钱变简单了不少,押金制度才真正跑了起来。 有些超市还特地在货架上标饮料原价,小票上显示加上押金后的价格,提醒消费者押金可以退掉,不要白不要。

要知道,一升鲜牛奶在德国也只卖0.5欧元,要是你碰巧捡到别人丢掉的3个瓶子,就能凑一顿还可以的早餐了。

2015年,德国塑料饮料瓶的回收利用率就达到了97.9%,用回收机收集起来的瓶罐也更干净,降低了处理成本。德国的生活垃圾体积也因此减少了40%-50%。

▲网友poolpu在德国的亲身体验

其实,用押金保障回收率的做法在中国也不是新鲜事。早些年,装啤酒、可乐、牛奶等的玻璃瓶就是这么做的。买饮料的时候,售货员会给一张注明押金的小卡片,人们可以带这张卡片和空瓶回到店里退钱。

国家还曾把押金制写进1999年实施的《包装资源回收利用暂行管理办法》:凡应回收的包装资源,各商品经营单位在出售商品时,可采用收取押金的方式,保障如数回收(第三十二条第9条)。

然而,2005年更新的法规里,这一条消失了。玻璃价格的进一步下降,也让回收少了动力。「拿瓶子退押金」的日常不再。

专门的回收机与押金制配套,是撬动垃圾分类的一个支点。在国家发改委研究所循环经济室的张德元看来,押金制的背后,是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的探索,生产商应该对产品整个生命周期所产生的污染负起责任。

实际上,盈创回收大规模铺设饮料瓶回收机,就是为押金制作准备。

到现在,垃圾分类回收早已不是「要不要做」的问题,关键是怎么推动。「说到底,这事儿跟每一方、每一个人都有关系。」刘学颂说。

▲最日常的分类垃圾桶,依然很重要

但能回收处理,是不是就把垃圾问题给解决了?

彭博社记者亚当·名特(Adam Minter)从2002年开始研究中国废品回收行业,他推荐人们看一看刊载在《消费者心理杂志》2013年1月号上的试验结果,「无论是谁,只要他认为循环再用可保护自然资源和促进可持续的生活方式,这些试验结果应该就会引起他们的担心。」

在一所大学的男厕里,研究人员花了十五天,观测每天会有多少擦手纸被扔进水槽旁边的垃圾桶。然后,他们加了一个回收桶,设了个指示牌告诉大家,这所大学加入了擦手纸的循环计划,把用过的擦手纸扔进回收桶,就能让它们得到循环再生。

十五天后,对照没有回收桶时的情况,研究人员发现被用掉的手纸数量多了将近50%。

而中国的垃圾量正在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光是要做塑料瓶的循环利用,不只是调动几家企业、政府的强制性法令就能做好,而更大的问题可能还在于:怎么减少浪费。

这真的跟每一个人都有关。

作者| 麒麟

编辑| 大崔

封面图片| David Denisy

也谢谢涵涵的协助。

我收集5个小故事或老东西,

建一座循环商店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