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你也怀疑过那个「硬币实验」是套路?


来源:BottleDream

自动播放

7 月30 日,在广州燕塘地铁站出口突然出现了一篮子硬币,还有竖着的牌子,上面写着:「如果你急需用钱,请自取,每人最多5 元。」这个篮子就放在路边上,无人人值守,人人可以拿硬币。

7 月30 日,在广州燕塘地铁站出口突然出现了一篮子硬币,还有竖着的牌子,上面写着:「如果你急需用钱,请自取,每人最多5 元。」这个篮子就放在路边上,无人人值守,人人可以拿硬币。

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3 分钟的社会实验视频中,从小学生到中年大叔,镜头中的每个人都遵守了规则,甚至还有人反过来投币。

制作这个视频的公众号「广州印象」在文章的末尾写到,「这个小小的举动,温暖了我们,也感动了这座城市」,呼吁人们相信善良。

这个视频火了。 「广州印象」称自己2 天内获得了500 万次阅读。类似点子成了各种「城市内容」公众号中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就在7 月底一周内,上海、南京、合肥、程度、郑州、成都、苏州等不下10 个城市,都有了当地的“硬币测试”,用来检测当地人的道德水准。

但剧情反转得很快。查询工商信息可以获知,最早发布视频的公众号「广州印象」来自广东有点牛文化传媒公司,这个公司的所有者徐平,在全国各地拥有17 家公司,每家公司经营了5-20 个不等的类似「广州印象」的城市公众号,包括武汉同城会、苏州乐活汇等等,大部分硬币测试内容都来自这个系列的公众号营销公司。

▲信息来自天眼查

暖心社会实验的背后,是一场有组织的营销涨粉活动,视频的真实性也受到质疑。

而硬币测试并不是个例。面对朋友圈疯转的暖心社会实验,我们只能感动满满并且轻易相信当中的结论吗?

社会真人秀和街头实验

广告公司BBH 在一篇文章中这么描述社会实验:

「二十多年的电视真人秀、Facebook 上的『LIKE』和病毒视频,已经改变了消费者心目中『娱乐』的概念......今天,娱乐就是『我们自己』。我们都能成为明星。我们都能成为优秀的人。我们中的每一个人在适当的情况下都值得一看,不需要有任何天赋。社会实验广告的兴起,就是对这种新的思维方式的反应。」

想象社交媒体上正上演一场注意力争夺战,社会实验就是武器之一。 它的主要的视频形态有两种,一类是社会实验真人秀,另一类是街头实验。区别在于,前者的主角知道自己被选中了,并被设定在一个「极端命运」中,而后者反之。但总体来说,它们更倾向于娱乐性。

在国内,大公司已经加入进来。2015 年,腾讯视频和东方卫视制作了社会实验真人秀《我们十五个》,模式源自荷兰Talpa公司的《Utopia》。游戏玩法是,15 个参与者在有限资源条件下,去荒芜的平顶共同生活一年,在一个没有法律的迷你社会中,观察他们如何重新建立起一种社会秩序。

▲观众可以通过24小时直播观看他们的生活

另外一个分类则是「街头实验」(Prank),把路人被暴露在一个「突然事件」中,例如突然在路上看到安排好的过马路的盲人、对儿童动手动脚的老师,测试其反应。而硬币测试,就属于街头实验的一种。

这当中,因为街头实验而爆红的有一个叫OckTV 的Prank 频道。

几年前,兄弟两搞了一次无聊的恶作剧,他们冲到商场里对店员咆哮「我是你老板的儿子!」。纯粹觉得好玩,随手拍成了视频上传Youtube,却迅速获得二十万点击量,他们被吓到了,迷恋上突然蹿红的快感,他们开始做Prank 视频。每天,他们都会上街拍10-12小时,测试50-75个人。

▲OckTV视频里的流浪汉

这是Ock 做的一个流浪汉社会实验。视频里,OckTV 的两兄弟分别去向一些在路边吃东西的人求分享食物,都以失败告终。

接着他们找到一个流浪汉。兄弟一号先给了他一块披萨,20 分钟后,兄弟二号在流浪汉身旁坐了下来,说自己好饿。这时候,流浪汉毫不犹豫分给了兄弟二号一块大披萨。

套路是不是很熟悉?但其实,据Youtube 上一个专门曝光「假社会实验」的频道称,片子里所有出现的人都是演员,包括流浪汉。

在YouTube 有上千个类似OckTV 的Prank 频道,仅2013年一年,排名前十的Prank 频道视频传播总量达35 亿次。

尽管经常用「社会实验」来定义自己的视频,他们一般没有什么科学实验设计的理论,也没有实验后续输出的报告,只要议题够抓人,路人反应够夸张就可以迅速蹿红。这吸引了很多普通人成为社会恶作剧明星Prankster,甚至激起路人对实验的愤怒而被暴揍一顿也在所不惜。

知道可能会有不少欺骗公众、或者危害某一些视频拍摄者安全的风险,YouTube 还是为了流量考虑,没有封杀这些存在道德和安全风险的内容。

国内这些内容也有,但大多都是对外国Prank 视频的模仿。A站和B站上,一个叫柚子木的字幕组,长期搬运油管上的社会实验视频。也有一些原创内容播主,例如JokeTV 。Joke 频道微博粉丝为66万,近期的微信推文,阅读数几乎都超过1 万。

做「社会实验」的男孩Joke 几乎每期实验都会露脸。在某一期节目中,他扮演盲人,测试路人是否主动帮助。测试出来的结果几乎都是正面。

他还曾经在公共场合指责喂奶的妈妈(演员扮演),测试路人反应,以此呼吁大家对女性歧视问题的关注。视频里,有不少路人站出来制止他的行为。

Joke 称,他做这些视频起初也是因为OckTV 这样的YouTube 频道的启发,他希望自己可以拍出一个同样好的社会实验。

真正的社会实验到底在实验什么?

「社会实验」最早出现在1862 年,是心理学家威廉·冯特为了检验社会心理学假设是否正确而做的研究,研究者将研究对象单独置于某一个环境中,减少其他环境因素的干扰,观察测试者的反应。

1971 年的「斯坦福监狱实验」是社会实验中影响最大的一个。

当时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教授菲利普•津巴多(Philip Zimbardo)和他的研究小组在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大楼的地下室搭建了一个模拟监狱,登报征集筛选了24个心理健康的普通人参与实验。津巴多的假设是:监狱中的狱警和犯人的暴力冲突,是不是环境影响带来的。

▲斯坦福监狱实验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 (2015)电影剧照

实验将他们随机分成两组,一组充当看守的角色,另一组充当犯人的角色。实验第二天「囚犯们」便发起暴动,拒绝服从命令;为了控制局面,「看守们」强迫犯人做俯卧撑、脱光衣服等。而津巴多教授也陷入「监狱长」角色,最后因为遭受到了道德质疑,实验终止。

尽管存在一些质疑,斯坦福实验还是产生了非常大的社会影响,在此之后曾经多次被改编成电影,也有许多心理学家试图复制这个实验,呼应了70年代初民众对政权、权威的讨论。

像津巴多一样的研究者,在实验开始之前会经历一个非常缜密的功课期。他们需要通过反复的资料验证,研究的课题是否具有价值、如何选择实验的样本、如何控制实验的变量,使之导向一个更公正的结果。稍有差错,就会导向对实验结果的质疑。

怎么做一个吸引眼球的“社会实验”?

不同于以研究为目的的社会实验,多数Prankster 选择实验议题的标准围绕着冲突感,来社交传播。因为这个原因,流浪汉成为了Prankster 最喜欢实验的议题之一。

从对流浪汉的人格预设出发,认为他们吝啬,无情,所以当他们表现出和普通人一样的同情与悲悯时,一定可以引发观众的震惊、感动——带着这样的「情绪设计」,许多流浪汉Prank 视频出现了。

Coby Prison,就是流浪汉议题爱好者。在「V电影」上搜索「社会实验」第一条就是他的视频《免费给你钱,你会要吗?》。

▲钞票男对路人的质问

这支片子的情节设定和硬币片子几乎一致,只是一筐硬币换成了一个贴满了钞票的人,他举着一个牌子告诉路人:如果你需要,可以任意取用。

但这个故事和中国式感动不同,它像好莱坞英雄电影一样,「设置」了一个英雄时刻,就是流浪汉的出现。

穿西装的男人、跑步的男人、背着Gucci、纪梵希包包的女人,走到钞票男面前都毫不犹豫地停下来,狂拿。而这时,一个流浪汉走了过来,只拿走了两张纸币,钞票男鼓励他可以多拿点,流浪汉说,我只需要这些,给更需要的人吧。

▲流浪汉的「完美表现」后,

Prankster指着远处的相机告诉他,我们在录像。

完美结束。一段发人深省的文字,加上一个求关注求转发的二维码。

在YouTube 的“社会实验”视频中,拍摄者大多会使用刻奇的眼光,讲述流浪汉教会我们很多的「人生」故事:

帮一个路人找2岁的女儿

把捡到的钱给一个需要给女儿买药的人

扳手腕游戏,胜者把一半的奖金分给对手

为一个在马路上受冻的小孩儿穿衣服

……

但在视频之外,这些视频对于低收入群体的关注和研究有什么作用吗?是否有人真的去关注他们的心理健康?先抛开真实与否,这些流浪汉视频是否把我们原本就稀缺的注意力,从真正需要改变的问题上转移了?

同样热衷流浪汉议题的Prankster Josh Paler Lin 在2014年发表了一个类似的流浪汉视频。视频中,流浪汉Kenny Thomas 为了帮助一个假装女儿生病的路人,退掉自己刚买的毯子和枕头,把钱给了这位路人。

在视频达到了四千万播放量之后,Josh Paler Lin 向公众募集了145,000美金的资助,但是没有人知道这笔钱是否真正用来帮助Kenny。

五个月之后,Kenny的尸体在一个便利店后的小巷子中被发现,他不幸地死于慢性酒精中毒。

为了流量而走偏的「社会实验」

在2014 年的一个病毒视频中,一个女孩穿黑色圆领T-shirt 和长裤,在纽约街头行走了10个小时,收到了100多个不同程度的侵扰和挑逗,甚至有一位男性尾随她长达五分钟。

这个视频的制作者是Rob Bliss Creative,一个以拍摄病毒视频为主要业务的创意公司,它与26 岁的女演员Shoshana B. Roberts,以及致力于解决街头性骚扰的NGO Hollaback 合作拍摄了这支短片。

数千万次的播放量引发了巨大声量的讨论,街头性骚扰问题被揪出水面。 Rob Bliss Creative的创始人Rob Bliss 在赫芬顿邮报的采访中称,在此之前,似乎没有人真正指出,街头性骚扰到底是什么。它不仅针对女性,还针对有色人种、性少数人群。它普遍存在我们每日的生活中。

「也许让这个姑娘穿得更有诱惑力一些,会引诱更多男人的挑逗。但是我们没有。因为我们不希望人们的关注点被转移。」Rob Bliss说,「我们不预设、不评论、不演绎,这就是一个女孩儿真实的一天。」

这个视频推出之后,有许多人争相模仿。衬衫女变成了穿得非常暴露的醉醺醺的女性,还有粉色打扮的同性恋者.....更多挑衅、更多冲突出现在了这些视频中。但最乌龙的是,不久之后就被爆出,那些挑衅他们的人都是演员。

大家的关注点被转移了。甚至有人反过头来质疑Hollaback 的视频是否真实。

浮躁的网络环境带来了一个「狼来了」的故事。那些「假的狼」越凶猛,真实的社会问题就会越发被掩盖起来。

每一个传播者都需要为自己的作品负责。一个有力量、有效的社会实验,前提一定是真实。

而真实不需要被夸大,真实自有万钧之力。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你也怀疑过那个「硬币实验」是套路?我们研究了一下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8/01/inter453_5259999_0_192013.jpg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