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用垃圾做乐器,这群贫民窟的孩子在世界巡回演出


来源:凤凰公益

作为巴拉圭最大的垃圾填埋场,卡特乌拉甚至不能算作是一个小镇,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小镇像这里一样垃圾遍野。每天有大约1500吨的固体垃圾送往卡特乌拉,在这巨大的垃圾山之上生活着2500个家庭,以拾荒、回收变

作为巴拉圭最大的垃圾填埋场,卡特乌拉甚至不能算作是一个小镇,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小镇像这里一样垃圾遍野。

每天有大约1500吨的固体垃圾送往卡特乌拉,在这巨大的垃圾山之上生活着2500个家庭,以拾荒、回收变卖垃圾为生。

他们是“职业拾荒者”,每天要做的工作是在散发着恶臭的垃圾堆里,寻找到可以卖钱的东西,塑料一角一磅,纸五分钱一磅。他们的孩子没有机会接受教育,有很大一部分走上了酗酒、吸毒的道路。

上一代的贫穷并没有催生出下一代的励志故事,而是“更贫穷”的境遇——父母在垃圾场里辛勤劳作,而孩子们在垃圾堆旁生活嬉戏。

2006年,学环境工程的Favio Chavez 来到卡特乌拉参与一个垃圾回收项目。和其他同行的环境工作者不同,他有一大爱好——玩音乐。

在卡特乌拉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他冒出一个想法:“希望让这里的孩子们拥有一点垃圾以外的生活”。于是,在获捐了几把小提琴后,他开始教这里的孩子学乐器。

在卡特乌拉,一把小提琴的价格比一幢房子还贵。这里的孩子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乐器,对莫扎特和巴赫一无所知。但孩子们的热情很高,报名的学生数量很快就超过了现有的乐器数量。

“一开始我们有15个人,但只有5把小提琴。”小提琴手Maria 回忆起最初学习音乐的时候。虽然偶尔会得到一些乐器捐赠,但Chavez 知道,这样的帮助不能解决长期问题。

学环境技术的他,开始酝酿起一个新的想法:既然这里最丰富的“资源”就是垃圾,为什么不将它们利用起来呢?更何况这里的垃圾数量之多、种类之丰富,应该可以满足基本的材料需求。

“将垃圾变为乐器”这一想法的确听来不切实际,谁也无法想象由破铜烂铁如何生出美妙乐音。

那时, Chavez 刚好遇到了一个本地木匠Nicholas。年过中旬的Nicholas同其他的卡特乌拉人一样,依靠拾荒、变卖垃圾艰难度日。然而对这里的垃圾,Nicholas 再熟悉不过。

第一次,Chavez 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给了他一把小提琴。“我以前没见过乐器,” 他笑笑说,“我也不认识莫扎特。” 但接过这把小提琴后,Nicholas 开始从垃圾山里翻找各种材料,尝试模仿和制作。

一段时间后,Nicholas 发现丢弃的木板可以成为各种弦乐器的按板,废弃金属罐是制作琴身的好材料,厨房里的肉槌可以被应用在乐器调音的部分……所有躺在填埋场里被宣告无用的垃圾,在他这里重获生机。

硬币、纽扣、啤酒瓶盖、玉米罐、通道管

被Nicholas 做出一把萨克斯风

木板、叉子、铝制烧盘、罐子

被Nicholas 做出一把吉他

“我从没有想过自己能做乐器,看到他们演奏,我真的好开心。我感到自己是在帮助这些小小的音乐家们。”尽管自己也是艰难维生,但看着孩子们拥有了自己的乐器,Nicholas很欣慰。

△Nicholas

解决了乐器的供给问题,孩子们的器乐学习也逐渐步入正轨。

Chavez为孩子们组建了一支乐团——回收乐团(Recycled Orchestra),这里所有的乐器都是由回收的垃圾做成的,不能被出售、不能被抵押,连小偷也不会去偷它们,只有当被孩子们演奏时,它们才有价值。

△由垃圾制成的乐器

虽然它们的音色、质地都比真正的乐器逊色不少,甚至有的还会因为季节变化而走音,然而并不妨碍它们把这里的孩子带去一个新的世界。

每周六,当地女孩Rios 会和妹妹一起背上心爱的乐器,穿过布满垃圾的泥泞小路,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学校上音乐课——学校是最近才建起来的,从前他们的乐团都在垃圾堆旁训练。

进入“回收乐团”三年有余,Rios已经是乐团里的资深成员,除了常规训练,同时还帮忙指导新手,新进成员越来越多,有的孩子甚至小得拿不住一把小提琴。最近,乐团正在排练的是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

与当地喜欢拉帮结派的年轻人不一样,她和妹妹将很多时间都花在了学习音乐上:“当我拉小提琴时,我感觉自己在一个美丽的地方,而不是在垃圾场上。那里只有我一个人,那里天空晴朗、有广阔的田野、举目皆是绿色。”

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巴拉圭的纪录片导演Alejandra Amarilla 发现了这个垃圾填埋场的音乐故事,他来到这个小镇,用镜头记录这里的一切。

短视频被上传到网上,回收乐团一下子受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关注和邀请。孩子们突然有了走出这个小镇去世界巡演的机会。

美国、智利、荷兰……渐渐的,回收乐团的孩子们去到20多个国家演出,甚至受邀为Megadeth和Metallica两支著名乐队做开场表演。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家乡卡特乌拉因为这群孩子开始发生变化——这个曾经没有饮用水、没有电的垃圾填埋场已经有了一所20个教室、可供200名学生学习的音乐学校,以及一个可容纳300人的圆形剧场。

音乐学校同时也成为了卡特乌拉的社区中心,为所有卡特乌拉的居民提供手工艺课程。学校还设有奖学金,为所有的学生提供上大学的机会。

巴拉圭著名的音乐艺术家Berta听闻他们的故事之后,定期到卡特乌拉给孩子们上课。

2016年9月,那位将孩子们的故事传播出去的巴拉圭纪录片导演出炉了以Chavez及孩子们为主人公的纪录片《Landfill Harmonic》。这部影片上映后,在烂番茄网上获得了满分的评分,同时被提名谢菲尔德纪录片电影节的环境奖。

在影片中,Chavez说:“世界给我们以垃圾,我们回馈以音乐。”

从Chavez创办回收乐团至今,已十年过去。这十年间,有一部分资深的学员已经到了上大学的年龄,他们有的离开了卡特乌拉,报考音乐学校。有的决定留在卡特乌拉,希望把家乡从垃圾填埋场变成一个真正的社区。

而这一切改变的最初,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念头——“给孩子们一点垃圾以外的生活”。

(来源:bottledream)

[责任编辑:徐美琳 PP016]

责任编辑:徐美琳 PP016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