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查尔斯·里德比特:贫民窟中的教育创新


来源:凤凰公益

查尔斯•里德比特(Charles Leadbeater)曾经是金融时报的记者和编辑,现为英国伦敦智囊机构Demos担任创新顾问。他之前在TED大会上为我们带来过关于业余创新的演讲,今天他与我

查尔斯•里德比特(Charles Leadbeater)曾经是金融时报的记者和编辑,现为英国伦敦智囊机构Demos担任创新顾问。他之前在TED大会上为我们带来过关于业余创新的演讲,今天他与我们分享的是教育领域的创新实践。

查尔斯认为我们看待问题的角度决定着我们最终看到了什么,我们问的问题决定着我们最终得到的答案。

在过去二十年中,如果你问,在哪里可以找到教育的未来?通常我们的答案都是在芬兰。芬兰有着世界上最好的教育体系,所以我们纷纷对其趋之若鹜。然而我们发现真正值得借鉴的东西并不多。不可否认,变革性的创新有时确实发生在人们认为最佳典范的身上,但它更普遍地发生在那些需求无法得到满足的地方。由于资源稀缺,这些地方无法实践我们传统的解决办法,比如它们无法提供学校与医院所需要的大量的专业人才。

所以查尔斯试图通过不同的地方找寻答案。他去到了里约热内卢的一个贫民窟,这里的人口增长速度堪称世界之首。在那里他碰见了这样一个男孩,14岁,因厌恶学习而辍学,从事毒品买卖。两年后,这个男孩的毒品买卖活动扩展到了10个贫民窟,手下有了200号雇员。正当他在歧途之上愈陷愈深时,他遇到了罗德里戈·巴乔(Rodrigo Baggio)。罗德里戈将笔记本电脑引入了巴西,并将那些由公司捐赠的电脑安放在了巴西贫民窟的社区中心。这样的中心改变了许多如同那个14岁男孩的孩子们的命运。他们喜欢到这些社区中心来学习,他们被电脑科技所吸引,并且不再厌恶学习。查尔斯又去到了非洲东部最大的贫民窟,这里都是一些私人学校,提供的教育质量让人担忧。更糟糕的是,这里许多孩子的父母双方或其中一方都死于艾滋病,所以对于这些孩子而言,他们需要了解的不是肯尼亚的国王王后是谁,他们首先需要存活下来,知道如何避免成为艾滋病患者。查尔斯认为手机的使用对于这个贫民窟的人们是极其重要的,它能够联系起更多的人力物力,从而有效地为这些孩子提供服务。最后,查尔斯还提到了在新德里附近的一个发展得不错的贫民窟。查尔斯遇到了一些女孩儿们,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这些女孩竟然都未结婚,而且都想要继续学习,并且拥有自己的事业。在十年前这对于这里的人们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这些女孩们想要继续学习的原因就是因为摆在他们贫民窟入口处的计算机。印度一位改革性的社会企业家,苏伽特•米特拉(Sugata Mitra)经过实验认为孩子们在正确的环境下,可以通过计算机帮助自主学习,所以他将计算机带进了这个贫民窟。

TED.com:Charles Leadbeater: Education Innovation in the Slums

查尔斯让我们再重新回顾一下以上的事例,以及那些社会企业家所采取的应对教育问题的解决方法。我们会发现与科技相结合的教育能给人带去希望。他认为当今我们教育体制运作的方式是不断地施压,我们被要求去上学,然后那些知识阿,考试阿,课程表阿通通向我们压倒过来。这样的方式对于那个14岁的巴西男孩而言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因此,我们的教育体制应该转换模式,去吸引(pull)学生而不是压制(push)学生。

有没有课程大纲其实已经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要让孩子们相信通过教育他们目前的生活状态能向更好的方向迈进。他们需要有学习的动力。学习动力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外在的动力。我们相信教育终会有回报,但是这个回报的过程是漫长的,对于那些贫困地区的孩子来说也许太长了。那些孩子真正需要的是与他们生活息息相关,让他们得以谋生的教育,并且教育的手段还应该有趣。

一些改变已经在悄然发生着。在巴西的贝洛奥里藏特,孩子们一天的学习是通过游戏开始的,他们围坐成一个圈,开始向老师发问。在委内瑞拉,小提琴被用来吸引学生们的学习兴趣。还有些地方,学生们可以在没有老师的情况下相互进行学习(peer-to-peer learning)。当你充分地调动人力资源,并且因地制宜地进行教育时,你会发现那些人与地都将有所不同。

查尔斯还提到了马达夫·查万(Madhav Chavan),教育领域著名的社会企业家。他创立了一个叫做“Pratham”的教育机构,为印度的学龄前孩子提供学前俱乐部,并且为工薪阶层家庭的孩子们入学提供支持。马达夫希望通过“中国餐馆”的运营模式来经营着他的非盈利机构,散播他的教育理念。我们知道世界各地都有中餐馆,它们虽然不是连锁机构,名字与外观也不尽相同,但人们却很容易辨识出它们。

当今我们亟需的就是如“中国餐馆”式的全球范围性质的教育创新。查尔斯认为创新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建立在已有的教育模式上的持续性创新,另一种是颠覆性的创新。创新可以发生在正式的场所,如学校,医院等也可以发生于社区,家庭,人际关系网这种非正式场合。我们以往大多数所进行的都是在正式场所的持续性创新,而现在我们需要更多种类的创新。查尔斯最后提到了三个种类的创新,一是我们需要更多的再创造。我们需要更多非常规意义的学校,这些学校通常使用高科技手段,提供个性化教学。二是社区与家庭的配套教育需要跟上,毕竟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机会去学校上学。三是我们需要颠覆性地思考一套能跟上这个时代步伐的全新的教育体系。虽然这并非易事,但我们必须期待并为之努力。

(来源:TedtoChina)

[责任编辑:徐美琳 PP016]

责任编辑:徐美琳 PP016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