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孔维:希望孩子们能看到另一个自己


来源:凤凰公益

我相信可能这些孩子在家里,父母都给予了太多的爱,他们可能会看不到另外的一个自己。其实我们这个夏令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就是希望孩子们能够看到另外一个自己,哪怕是胆小的,懦弱的,或者是自私的,我们都可以学着去接受。我相信登顶的这个孩子,她一定接受了自己的胆小。她以前可能不觉得自己胆小,或者她可能不觉得自己这么有担当,有勇气。

演员,传梦公益基金创始人孔维

2017年7月,凤凰公益行动者联盟八大IP之一,“爱在星空下”传梦主题公益夏令营正式开营。本次活动是由中国福基会传梦公益基金和贵阳中铁置业中加学校联合主办,凤凰公益提供战略媒体支持。64个来自城市和大山里的孩子,在老师们的共同带领下来到贵州省黔南州都匀市,通过丰富多彩的户外课程和任务设置,在八天时间里,培养孩子们勇敢与包容的品格,让孩子们学会爱自己,爱伙伴,爱集体,爱大自然。在寓教于乐的过程中,提高孩子们的想像力、创造力和动手能力,以及学会如何面对困难和挑战、如何解决问题,处理矛盾,战胜自我。活动结束后,传梦公益基金创始人孔维接受了凤凰公益的采访。

凤凰公益:为什么想做这么一个活动?

孔维:一开始想做夏令营,其实也是想为“传梦公益基金”的资教工程项目做宣传,但是最终我们还是希望在孩子身上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什么样的作用?肯定都不用想,就是让他们得到爱,让他们懂得爱。那么OK,这个夏令营可能有了爱的主题。什么样的爱的主题?孩子们都是来自凡间的星星,这个说法其实我想每个人都能接受。那么多的星星,那一定是繁星、星空,最后就选了“爱在星空下”。这个名字定了以后,几乎没有任何人有异议。

凤凰公益:想通过这个夏令营让孩子们得到怎样的锻炼?或者想达成怎样的目标呢?

孔维:这次我们的夏令营的组成结构是乡村的孩子和城里的孩子,希望他们能够相互融合。我们的项目传播公益基金就做的是乡村、儿童的教育,那是不是让他们也能够跟现在的城市的小孩子能够在一起相处一下?其实最早有各种担心,担心他们在一起有很多的不适应,担心孩子们第一次离开家,会不会特别想家?会不会哭成一片?会不会因为这个影响到情绪,整个夏令营都会不开心?而且也担心城里的孩子会不会不接受不能乡村的小朋友?后来发现都是大人瞎操心。孩子的心都是单纯的,都很好,只要我们给予正确的引导。孩子们都特别的好,山里的孩子也非常快乐,并不觉得我跟你有任何差异。当然这也就是我们传播公益基金整个项目希望给孩子传递的自信、快乐。

凤凰公益:这几天您印象最深的两件事是什么?

孔维:最深的应该是我那天攀岩。一开始我只是在下面呐喊助威,我觉得他们很棒。但是后来我爬上去的时候特别有感触,我觉得我们太小看他们了,他们真的那么小的躯体里有那么大的能量,因为我在上面都吓哭了,是真的,我都吓哭了。可能那一刻的眼泪不单纯是因为我害怕,是因为我真的感动,我觉得孩子们太不容易了。我每天说的最多的就是孩子们太不容易了。我们也不是高强度,但是每天的工作量也很大,反正我是觉得很累的。主要是第一次离开父母的这种分离感。因为我小时候特别娇气。我印象里最深的就是,我小时候很胆小,只要看窗户我就开始哭。我每天问他们问的最多的就是昨天睡的好吗?有没有醒啊?就是可能有个别一两个孩子会睡不好,其他都睡得很香。

还有一个就是昨天我们在外露营。曾经我也在外面露营过,但是气侯不像现在这个气侯又闷又热,我还不敢把帐篷打开,如果打开的话有很多蚊子。我又是特别敏感,脚都被咬肿了。然后我在想这一晚上怎么才能度过?

半夜又冷,我起来把他们的棚都给盖上,然后发现早上起来孩子们都特别好,我问他们睡的好吗?他们都说挺好的。我出去坐大巴车一般不会睡觉,但是那天太累了,我2点多钟才睡,早上6点就起来了,然后就在车上睡着了,车一晃我又会醒,惊醒了三次,我真的觉得好疲惫。而且车上出奇的安静,小孩子们也都累了。

这两天给我的感触特别深,我觉得孩子们可能在家里是公主、少爷,但当他们离开爸爸妈妈身边,他们其实都很有担当。他们不光对自己有一定的要求,在整个集体里,他们也非常有担当。有一个小孩攀岩的时候她爬到一半其实已经下来了,结果因为她是班长,她要为她们队争取更好的机会,她就又上去了。到顶的时候跟我一样,吓哭了,但是她挑战了自己,突破了自己。

我相信可能这些孩子在家里,父母都给予了太多的爱,他们可能会看不到另外的一个自己。其实我们这个夏令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就是希望孩子们能够看到另外一个自己,哪怕是胆小的,懦弱的,或者是自私的,我们都可以学着去接受。我相信登顶的这个孩子,她一定接受了自己的胆小。她以前可能不觉得自己胆小,或者她可能不觉得自己这么有担当,有勇气。

凤凰公益:第一天刚来的时候是什么心情?经过这些天发生了哪些变化?

孔维:大家如果能够看到我的朋友圈,就会看到在来之前我非常之忐忑。因为这么多孩子交到我的手里,我要把他们平平安安地送回去。攀岩那天安全结束以后我真的是长舒一口气。我们团队从前期来安排这个项目,和后面我们做的所有的设计,其实已经非常细致了,但是仍然会很担心。但是到今天我想说,首先感谢这些家长对我们的信任,还有感谢整个团队,还有小孩子们真的就是天使,谢谢他们给了我太多太多的惊喜。对我来说,这个夏令营也是我成长的一部分。

以前我面对孩子的纠纷的时候也会手足无措,但是今天我在这儿,有的时候和他们直接找到我说“孔营长,他打我!”或者怎么样。我会发现我在他们面前很自然的把我想要表达的东西表露出来,而且他们也会很接受。我之前有时候会想得很复杂,或者也会有依赖性,想把这个推给学校的老师。但是这次我觉得跟孩子们的沟通还是很有成效的,包括我们这次有心理老师在,我觉得她的很多观念跟我都非常同步,所以我想我的方向是对的。

凤凰公益:你觉得孩子们发生了哪些变化?能举几个例子吗?

孔维:现在我听到最多的基本上各有各的问题,比如说在家里当老大的孩子,多数会投诉父母对弟弟妹妹太溺爱了,但是独生子女又会比这些孩子要自私得多,因为他们不懂得跟别人分享。但是你再追溯下来是孩子们的错吗?不是,真的是我们的大人的错。我们大人要么给他的关注太多了,没有机会让他去独立,要么就是小朋友都会耍一些小伎俩,因为他们太聪明了。但是家长特别容易妥协,因为你的妥协就给他带来了肆无忌惮的去挑衅,或者说去按照自己的想法,你不同意,我就各种疼,腿疼,哪儿都疼。这次我们带了三个医护人员,都是非常专业的,就会发现我们有专业知识在这儿放着,也是一个辅助,我们可以判断他不是真的生病了,慢慢寻找根源。有的时候就是孩子们在耍我们,真的这些孩子瞬间天使,瞬间魔鬼,其实都是我们大人给他的一个环境。其实孩子特别单纯,如果我们给予他更多公平,让他知道他的存在是多么重要,或者你让他知道家长也需要他的一些理解和保护的时候,其实他们会特别的豁达。

凤凰公益:今明两天的搭房子环节中,您会给予他们任何的帮助吗?

孔维:我就是那样的家长,希望我给他提供的都是便利的、让他快乐的,当然这是每个家长都想做的。其实我们说的快乐的,不是狭义的快乐,不是说让他此时此刻的的快乐,而是要给他更长时间的快乐,让他真正从内心快乐起来,这才是我们家长应该给予的。我可能以前就是这样的,但是慢慢,当我做这个项目已经做了四年,我也是妈妈,加上这次夏令营真的是跟他们吃住都在一起,看到那么多孩子,一个孩子有很多面,就会觉得我们真的给他们的快乐是广义的,要让他们能够真的勇敢坚强。这个话可能都是我们大人挂在嘴上,可能我们去做很难,但是真的做下来,你静静的去想一想,你如果能够给到他真正的力量的话,你可能就真的会觉得,我作为妈妈也好,或者作为老师也好,就是值得的。

凤凰公益:觉得孩子还有哪些欠缺的地方,未来还需要在哪些方面努力?

孔维:我觉得孩子们都特别好,有的小朋友会主动跟我讲。以前老师跟我讲说他很棒,他做什么都冲在最前面,但是他会跟老师说,我就有一点不好,就是学习成绩不是很好。我觉得他们自省力都特别强。这样的团体活动让孩子们参加,我认为一个好处是什么?他真的是一个集体。其实我们每个人都离不开团体,但是平时他会忽略掉,一个家庭也是一个团体,班级学校也是一个团体。为什么?时间太长了,他习惯了,可是这样一个团体的时候,首先本来就是新的,新的东西就会激发他们内心很多的想法,可能就把他平时已经抛弃在旁边不用的那一块都捡起来了。

然后由于这样的团体会让他们更加去关注自己,想我要怎么做才好。所以我觉得这些孩子你会说他们哪儿不好?我觉得都挺好的,唯一不好就是我刚才说的,可能通过这样的团体,我们在夏令营里爆发出孩子们的缺点的时候是好事。家长和老师意识到以后我们还有那么长的时间去修正,给到我们更多的机会,我觉得还挺好的。

凤凰公益:您对这些孩子,或者家长有什么建议?

孔维:其实现在各种媒体,各种渠道,都在给我们心灵鸡汤,好像我们说的都是套话,要让他们勇敢、坚强、快乐。怎么样才能真正的勇敢、坚强、快乐?我们要去学会倾听孩子们的诉说。这些话真的可能每个人都听过,但是你真正能做到吗?所谓的倾听,不是盲目的服从,让他快乐吧,不对的。不是盲目的去服从,而是真的父母要用心的,在孩子成长的这个阶段,父母都要一起去学习,一起去成长,才能够让他们更美好,他才能够真正成为你想让成为的那个人,或者他自己想成为的那个人。毕竟孩子很多有东西是看不到的,他对很多东西的识别能力也是有限的,都需要我们去给予他。我觉得这个夏令营真的是给了孩子有爱的能力,挺好的。

凤凰公益:您这几天还有什么感触?

孔维:最大的感触,我想这个夏令营以后会作为我们长期的项目。最早开始做的时候就想算是我们团队像团建一样的活动,一年搞一次挺好的。然后我也希望我们项目学校的孩子呢,给他们创造一个机会去长见识。城市里的家庭的孩子其实也需要这样子,平时大人们是不会让他们在外面大汗淋漓,家里有姥姥姥爷、外公外婆,就各种上去给他们擦汗。其实最简单的,汗滴下来,他们需要自己擦掉。眼泪滴下来,哭完了之后怎么办?哭完了不解决问题,怎么去解决?怎么去学会面对?有的是他们不可预见的,因为在他们想说出去玩太好了,可是到了晚上天黑的时候他们会想,原来出来玩我还要承担爸爸妈妈不在身边的时候。还有一个很重要,就是整个团队的凝聚力。如果说今天把他单个拎出来带他出去玩,跟陌生人在一起他会很担心,很害怕,但是因为跟这些孩子们在一起,虽然他们都彼此不认识,这是第一次在一起,但我觉得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学会了去在这种不同的小圈子里去适应,去找到自己的伙伴,去寻求帮助,去让自己能够有能力去解决各种问题。包括那天我说把他们的跟父母通电话的手表都收掉,电子产品全部收掉的时候,我特别担心他们会哭闹,但我发现没有。而且我去了很多的房间去听,他们都很快乐地跟父母说,我手表被收了,但是每天还有一次机会跟爸爸妈妈打电话,说的就是今天怎么怎么样要干嘛干嘛,觉得都还挺好的。

包括昨天带他们去看特警训练营,有的小孩跟父母都兴奋的不行,说我都看见导弹了,因为确实他们见不到,而且我觉得,你相信可能他们现在说不出来,但是你相信特警身上的那种气质,一定会对他们有影响,挺好的。

[责任编辑:徐美琳 PP016]

责任编辑:徐美琳 PP016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