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厕所里那句“不要把纸扔进垃圾桶”,你误会了几十年


来源:BottleDream

3年前,他成立了国内第一个专门做「厕所公益」的基金会:昆山昱廷公益基金会。口号喊得很响,要「为改善人类的如厕环境而奋斗」。一个如此庞大的又被国民「避讳」的公共性事业,要从哪里开始呢?他选择了一个极小的切口——先给小学免费提供厕纸。

原标题:厕所里那句“不要把纸扔进垃圾桶”,你误会了几十年

这是 BottleDream 第 557 次与你美好分享

 

下了高铁,钱军直奔南京南站到达大厅的男厕。

半只脚还没踏进去,一股尿骚混合消毒液的味道就呛得他脑门发麻、眉头紧皱,「鼻炎都能被这味儿『治好』」。

这味道,多半是因为之前的人上厕所不注意,小便溅了出来,而且肯定不止一个人;保洁人员常用同一把湿拖把清理厕所里里外外,原本溅到便池外面的一小滩尿,就这样被拖得满厕所地板都是;而尿液里的尿囊素遇上水,慢慢放出刺鼻的氨气。女厕的情况相对好些,但无法幸免。

类似的,还有马桶圈上的黑脚印、堆得满撒的厕纸篓……这么重口味的体验,只要你用公厕,你就肯定遇到过——即便这两年来,财政部调动了200多亿元,专门投入到公厕硬件设施的升级改造,尤其是在高铁站、机场、景区、大型商场等地。

为什么公厕的设施改善了不少,

但我们的日常使用体验还是不太好?

 

 

「在国内,大家好像默认公厕用的人多,有味道挺正常的。」然而,很多从国外回来的人知道,不少「别人家的公厕」就没什么味道。

当人们觉得一件事情「正常」的时候,就会去顺着适应它,而很少想怎么改变。

但钱军特别想做点什么。

 

 

▲钱军拿着BottleDream的贴纸。

以前做企业,别人都喊他「钱总」;现在他是「钱所长」

3年前,他成立了国内第一个专门做「厕所公益」的基金会:昆山昱廷公益基金会。口号喊得很响,要「为改善人类的如厕环境而奋斗」。

一个如此庞大的又被国民「避讳」的公共性事业,要从哪里开始呢?他选择了一个极小的切口——先给小学免费提供厕纸。

 

 

 

厕纸,其实是厕所脏臭的几大症结之一。

目前所有的公厕,甚至有些人的家庭厕所,都会把所有用过的纸巾扔在垃圾桶里。然而,极少人知道,正确的做法其实是:「把厕纸扔进马桶冲走,而不是扔垃圾桶,臭味就会减轻很多」。

「不对啊!明明很多厕所隔间都会贴着一张告示:『请不要把纸扔进马桶里』!」

它说不能扔的是面巾纸,不是厕纸。

▲这三类纸,你分得清吗?

「很多人觉得它们都是『纸巾』,都一样嘛。最直接的差别是,厕纸密度低、韧性小,扔在马桶里可以被水冲散;而面巾纸完全相反,浸泡在水里也不容易变形松散。所以,上厕所正确的做法是,用厕纸,用完扔马桶冲走。」一来不在垃圾桶里残留臭味,二来避免不及时清理导致的恶心「爆桶」。

然而,国内大多数公厕,没有厕纸。 总不能让人带着一卷厕纸出门吧?小包的面巾纸成了唯一选择,脏臭的来源之一。

 

 

▲小科普:一般卷纸就是厕纸,一小包一小包的就是面巾纸。

钱军想从向小学提供免费厕纸开始,撬动点什么。然而刚开始和学校谈合作,他最常听到两种反应:

「厕纸?这是个事吗?根本就不是个事呀。」

「吃饭的时候不要谈这些……」

但在小学调研时,钱军却发现了老师们并不在意的细节:

每到放学,好些孩子在教学楼和校门口之间把水杯里的水倒掉。问了才知道,孩子们往往会因为学校里的厕所有味道而不愿去,外加课间短、上厕所排队长,所以宁愿不喝水、憋着尿,放学后把水倒掉。

「从厕纸里你就能看到,『怎样上厕所』这样的东西课本上没有,老师也不会教。这其实折射的是人们对待厕所的观念问题。」

 

 

 

项目每进一个学校,背后都是「一场马拉松式的谈判」。铆着一股劲儿,钱军的厕纸公益项目慢慢摸清了些门道——用巨大的时间和精力来影响校方对于「厕所教育」的看法。

3年过去,这个项目如今覆盖了505所学校,平均一个学生使用一年的成本为5.47元。第一年免费捐赠,第二年开始由学校自筹经费。厕纸公益项目也逐渐获得了教育部门的支持,推广有了突破口。

他们还跟清华美院协同创新生态设计中心合作,试点生态厕所循环综合体,让学生们能体验到尿液如何变成无害的水和肥料,激发学生们对厕所的想象力。他们正将这做成模块化产品,降低成本,推广到其他学校。

 

 

▲生态厕所在清华附小的试点,

菜是用尿液处理后的水和肥料种出来的

「当然,要改变人们固有观念,建立『厕所文化』,肯定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钱军说。

在探索中国厕所革命的同时,钱军一直在研究日本的厕所文化——实际上,30年前的日本,公共厕所的情况比我们的还糟,而如今已发生巨变。

「技术并非厕所的一切。」日本厕所研究所的发起人加藤笃说,30年前,日本经济发展,人们生活条件变好,会把自家厕所打扫得干干净净,但公共厕所却是「阴暗、肮脏、恶臭、可怕、故障的象征」。

为了弄清楚症结所在,他们还专门成立了「厕所乌托邦 Tolietpia」学习小组,一番研究后得出结论:在当时,人们对「屎尿屁」话题很是避讳,但越避而不谈,越导致集体无意识的熟视无睹。

很多心态被隐藏起来:

「脏就忍一下,用完就走了。」

「反正是公共的,不是自己家里,用起来随意一点也没什么。」

「本来就脏,我弄脏一点没什么大不了。」

 

1984年,日本开始了「公厕革命」,第一步,先把厕所话题摆到台面上来,试图破除大家这种话题禁忌。日本厕所协会随之成立,开始每年评选「10大最佳公厕」。

熊本县合志町的一处公厕获得了1998年的年度第一名。当时,这公厕显得很是特别:硬件技术都是其次,不一般的地方在于,人们要上洗手间,必须像在铺着榻榻米地板的家里一样,脱掉鞋子才可以进厕所。

 

 

▲脱了鞋子才能进去的公厕

参与公厕设计和建设的吉田道郎说:「脱鞋上厕所,会让你有一种在『借用』别人家里厕所的感觉,这样,你就会注意保持厕所的清洁。」而承担这所公厕的清洁、管理、运营工作的,则是附近的志愿者居民。

「就是『不给下一个使用者添麻烦』的心态。」钱军概括道。

如果你在日本上小学,打扫厕所会是你的一门「必修课」,老师还会去亲身示范怎么清扫最有效率——他们认为,自己去真正打扫过厕所的人,才能理解别人用厕所时的感受,自己用的时候也不会那么任性。

在一件具有私密性的公共物品上的妄为与任性,恰是一种群体文化的缩影。

 

 

▲日本小学生清洁学校厕所

但钱军也不想把这事儿做的太严肃,撬动现代人的观念,总得有点新花样。

十几罐不同颜色的尿液被放在一个隔架上,这是钱军未来「厕所博物馆」的其中一项展品。他正从世界各地搜集创新厕所,及和厕所相关的物品,计划在博物馆里一一展出,甚至设计一些互动参与感强的体验,试图创造一个公共教育的空间。

「起码(让大众)觉得厕所这事儿还挺有意思的」。

 

 

▲陈列装置:尿液静置不同天数的变化

尽管博物馆的巨大花费,对一个基金会来说相当有难度。因为资金有限,这博物馆设在了昆山公益坊的顶层,基金会办公室的楼上,「政府支持,免了租金」。

「不管怎么样,先迈出第一步了。」

 

 

▲厕所博物馆装修中。钱所长向我们展示全球各地厕所照片

最近,钱军还在跟清华美院的老朋友武洲讨论建立「清华厕所学院」的可能性,从科研技术到人文观念都得涉及,培养「厕所专业人才」。他笑道:「如果真的能成,大家看到厕所还能在清华专门设一个学院……也许对厕所的看法都会非常不一样了。」

而从培养年轻的「所长」开始,中国这块避讳、隐秘却隐隐作痛的公共领域,慢慢被照进一些亮光。

- END -

后记:想给你分享💡关于厕所,3个你知道了会很有用的冷知识🚽

1. 用一卷卷的厕纸擦屁股,用完扔马桶冲走;不用小包装的面巾纸。

2. 冲水时,请盖上马桶盖。因为马桶内形成的气旋最高可以把病菌等微生物带到6米高的空中,悬浮在空气里几小时。换句话说,不盖盖子冲水,等于把小颗粒的屎尿浇自己一身。

3. 完好的皮肤对病菌是很好的屏蔽,所以理论上,在公厕坐马桶,没你想得那么危险。千万不要踩在马桶圈上厕所,摔伤的几率比染病的更大。

ps:特别鸣谢阿培,这个不仅想让全人类睡得好还要拉得爽的长腿女侠,从13岁开始想做公厕界的大众点评。

作者 | 麒麟

编辑 | 范范

摄影 | Yoni;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