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金羽翼创办人张军茹:美国艺术之旅的震撼超过预期


来源:凤凰公益

金羽翼是我创办的,一晃7年了,我手把手的把金羽翼带大,就像我的孩子,我对金羽翼倾注了太多的感情、时间和精力。金羽翼的孩子们更像是我自己的孩子,看着他们的成长和变化,我比谁都高兴和欣慰。

凤凰公益对话北京金羽翼残障儿童艺术康复中心创办人张军茹

凤凰公益:张老师您好!可以给我们凤凰网友介绍一下金羽翼吗?

张军茹:各位凤凰网友大家好!金羽翼成立于2010年3月8号,到现在已经七年多的时间了。金羽翼用艺术康复的形式帮助这些特殊的孩子,体现自身价值,实现艺术梦想。我们现在开设的艺术类课程有绘画课、音乐课、舞蹈课、健身操、葫芦丝、古筝和钢琴课等等,孩子们可以在非常轻松和快乐的氛围中逐渐地提高包括像人际交往能力、语言能力、精细动作和粗大动作这些方面。

金羽翼篮球课邀请哈林秀王中外教练执教

在2015年3月,我们邀请哈林秀王的中外教练开设了篮球课,两位主教练是来自塞尔维亚的外籍教练,他们细致耐心、执教有方,在孩子们的心里教练们就是他们的老大,非常崇拜他们,为了能够跟教练有语言上的交流,孩子们还缠着家长学外语。孩子们之间也成了朋友,甚至还有了团队协作意识,不仅强身健体了,还把日常生活中的一些不良情绪通过篮球释放出来。

2016年在中国网球公开赛的支持下,我们又成立了网球队,到现在已经进行了5期的训练,第一期是8个人的大班,现在是1对2、1对4的小班了,这说明孩子们的技能已经得到非常大的提高,而且网球带给他们的快乐也是不言而喻的。

金羽翼青少年网球队启动仪式

凤凰公益:这一次美国爱心艺术之旅是如何发起的?

张军茹:金羽翼做艺术康复教学已经有七年时间了,在这七年当中我也有很多的思考,去年我们成功地举办了“艺术成就梦想——2016全国残障少年儿童艺术大赛”,共收到了一千多幅绘画作品,还有几百件舞蹈、乐器演奏和手语的视频文件资料。去年共有72个孩子获奖,他们年龄跨度也非常大,把参赛学员分成儿童组、少年组以及青年组。为了把这个活动进一步深化,带孩子们走出国门见更多的世面,我们今年又策划了艺术之旅,第一站是美国。

金羽翼爱心艺术之旅美国站全体团员在耶鲁大学合影

凤凰公益:参加美国艺术之旅的六组家庭是如何挑选的?

张军茹:因为孩子们的特殊性,家长必须陪同前往,在七个家庭的选择上,首先是孩子的情绪要相对比较稳定,第二必须是在2016全国残障少年儿童艺术大赛中获奖的学员,第三,有一定的经济基础。经过我们的精心准备,全团20名团员全部顺利的拿到了美国签证,但是临近出发之前,其中一名孩子崴了脚,所以最终是六个家庭成行,有三个来自北京,一个来自天津,一个来自福建,还有一个孩子来自珠海。

凤凰公益:金羽翼在此之前也带着孩子们去过哪些地方?

张军茹:2013年世界自闭症日我们参加了“中日自闭症儿童绘画大展”,其中金羽翼获选的作品有55幅之多,那是我们第一次带着孩子们走出国门。临行前我们做了充足的准备,我们把孩子个人和行程的介绍,以及孩子们的绘画作品做成明信片,登机时一起交给乘务长,她看到以后非常的高兴,时常去座位上看望一下孩子们,还会带一些小礼品、 小食品送给他们,我们还非常惊奇地发现,空姐把孩子们的明信片一张一张地陈列在茶水间,当成艺术品一样对待。

陈列在日本航班上的金羽翼学员明信片

我们带着孩子和家长们去了日本最著名的成人自闭症庇护工厂——榉之乡。榉之乡的运作模式,是由几个家长共同买地,地上建筑物部分由政府出资70%,家长们出资30%建造,政府派公务员过来照顾他们的起居生活。他们除了住在这里以外,还会在周边的社区或者是政府开的一些工厂里工作,这种运作模式也给我们非常大的启发。

整个行程非常顺利,我们也由此更坚定了我们的信念。很多时候,家长不敢带孩子们出门,之前也曾经发生过机组拒绝自闭症孩子登机的事件。我的体会是,只要计划缜密,安排周到,给孩子们一个非常宽松愉快、丰富多彩的旅程,孩子们的状态也会慢慢调整过来。

金羽翼创办之初,我和我的同事们遵循的理念就是:尊重孩子们的特殊性,认可他们的差异性,我们不会通过教学,为的是把孩子变成一个所谓正常人,这是不可能的,我们也不会这样做。我们希望在他现有的状态下,通过一个轻松快乐的方式和氛围,让他能够平静放松下来,去学习他喜欢的东西。我们不会生硬的说教,我们通过艺术和体育的课程,在潜移默化中,让家长和孩子体会成长。所以,这次美国艺术之旅,团里的每个人每一天都感受到变化,自己的变化,孩子们的变化,都会感觉到旅程带给大家共同的成长。

凤凰公益:孩子们还去过荷兰是不是?

张军茹:是的。2014年4月,梵高的曾侄孙威廉先生来到中国,他听说了金羽翼孩子们的情况,虽然说身体上有这样那样的障碍,但是学习艺术非常努力,跟梵高非常相像,他们就来到了金羽翼,除了观摩孩子们的绘画课以外,还观摩了钢琴、舞蹈还有葫芦丝演奏。威廉•梵高先生非常惊叹于这些特殊孩子在金羽翼学到了这么多的才艺,而且看到孩子们非常的阳光和快乐。佰澄把自己临摹的梵高画作《海边的渔船》赠送给威廉先生,他非常喜欢,他当即表示会挂在自己家的客厅里。当时我想威廉先生太客气了,他真的会把孩子们的画挂在他家客厅里吗?

金羽翼一行六人参观荷兰梵高博物馆

在2015年年底,那天北京下着大雪,我们在飞机上等候了5个小时,又飞了10个小时,终于到达了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我和我们的刘菲老师,还有佰澄和康睿以及他们的妈妈一行六人,到荷兰参加中荷自闭症论坛。我们相约回访梵高博物馆,当我们赶到的时候,威廉先生已经在门口等我们了,他带我们楼上楼下参观了几幅梵高最有代表性的作品之后,又向我们赠送了梵高的中文版画册。威廉•梵高先生还把他的手机打开给我看他拍的照片,佰澄赠送给他的那幅《海边的渔船》真的挂在他们家的客厅里,我想这会是佰澄一生的荣耀。

威廉先生为金羽翼学员佰澄写下的寄语

金羽翼的孩子们真的很幸福,他们非常荣幸地见过彭丽媛女士,为她表演过钢琴和舞蹈,小玉还将自己的画作《花儿朵朵》赠送给她。孩子们还见过梵高的曾侄孙威廉先生,见过首钢篮球队的外籍球星马布里,还见过很多的大明星、电视台的播音员和主持人。康睿过生日的时候,给他点赞送蛋糕的明星有很多。

金羽翼学员小玉和彭丽媛女士(图片来源:北京残联官方微博)

从教授孩子们学习艺术和体育课程,到嫁接各种社会资源为孩子们的发展创造更多的机会,甚至三次把孩子们带出国门,金羽翼一直在不断的努力和探索,所有的这一切其实都想告诉社会大众,告诉我们的合作方,告诉家长以及孩子们,他们是我们身边的一份子,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促进相互的了解和支持,让他们看到孩子们有很多可能性和创造力去改变个人的命运。

凤凰公益:这一次为什么会选择去美国?跟之前有什么不同?

张军茹:美国是发达国家,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是巨大的,而且在艺术及残障儿童康复领域也是领先的。我们这次艺术之旅是在日本和荷兰的基础上,策划更加周全,筹备更加完善,厚积薄发的大型活动。在去年艺术大赛的基础上,开启的更加正式、规格更高的艺术之旅,未来还会坚持不断地做下去。

凤凰公益:咱们出发之前有没有哪些担心,做了哪些准备呢?

张军茹:担心肯定会有,因为我们这次出访的六个家庭里,其中有三个家庭是我们之前接触不是很多的,他们分别来自天津、福州和珠海,他们在旅途中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我们会有小小的担心。为了能够保证活动顺利进行,出发之前我们也进行了多次沟通,也借鉴了之前的经验,比如说我们也会给航空公司准备介绍本次行程的卡片,甚至我们还给每一个孩子单独做了中英文卡片,如果说孩子们在分开行动当中遇到了一些不方便解释或一时解释不清的时候,这张中英文卡片可以快速的让对方了解他的情况。当家长拿到这个卡片的时候,他们很感动,觉得太细心了,而且在很多细节上,我们也会想的很周到。所以很多家长之所以愿意跟着金羽翼出去,是因为这是一个有组织的团队,而不是自己单枪匹马出门,家长们和孩子们会更放心的去享受这个旅程。

凤凰公益:你们还特别设计了统一的T恤?

张军茹:对,这个T恤可以说是我们精心设计的一个团服,大家穿一样的衣服,首先拍照很好看,孩子们也会有安全感和归属感。考虑到能够让大家在旅途当中换洗,我们给每人做了三件不同颜色的T恤,白色和蓝色是男女都有的,橙色是女生独有的,男生不太适合穿橙色,设计师专门给男生设计了金色。唯一遗憾的是,我们到了美国一直在下雨,天气比预想的要冷很多,很多时候这件T恤的外面都穿着外套,所以,每次照相的时候大家都会互相提醒,“把外套解开”,“把我们的图腾露出来”,然后一起高喊:“艺术成就梦想,耶!”

金羽翼爱心艺术之旅美国站六个家庭及机构老师在首都机场准备出发

团服分为四种颜色,正面印上了我们的主视觉《独角兽》,是金羽翼学员陈绍锋于2013年他7岁的时候在绘画课上完成的。《独角兽》所要传达的是,它看上去是一匹小马,却有支尖尖的螺旋角,意思就是说我们的孩子们,尤其是自闭症的孩子,他们的外貌跟正常孩子是无异的,但是由于他的特殊性会造成大家对他们的不喜欢和不理解,这些特殊性就是这支尖尖的螺旋角。

这件团服所到之处都非常受欢迎,我们在美国的大街上或者参访机构时,大家看到这件T恤都会问,也会竖起大拇指,说你的衣服非常漂亮,雪儿甚至在回来之后,还舍不得脱去,一直轮换着穿这三种颜色的团服,她觉得自己是这个团队的一员很自豪。

凤凰公益:与美国的自闭症机构进行交流的过程中,您得到了什么样的启发,有什么收获?我们目前还面临什么样的问题需要解决?

张军茹:我们这次去了两家康复机构,一个是费城的自闭症中心,一个是安德森自闭症中心,给我印象更深刻的是后者——拥有100英亩幅员辽阔的面积,有湖泊,有起伏的山丘,是一个有山有水的庄园,这种环境和模式也是我的终极梦想,我希望未来孩子们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中进行康复和生活,因为大自然是有疗愈作用的。

金羽翼爱心艺术之旅美国站团员安德森自闭症中心前合影

金羽翼七年了,2010年的第一批学员,入学时他们12、13岁,现在都已经超过18岁了,大龄家长们有一句话,“18岁之后孩子们就打回原形”,“打回原形”的意思就是说18年来的所有努力,都将付之东流。18岁之后由于无处可去,有些甚至每天就是坐公交车,来来回回地坐,消磨时间,因为他们没有事做,而且也做不了事,没有社会活动,在心理上造成巨大失落,几乎都是关在家里的,天天跟父母面对面,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正常人都难以接受,更不要说像他们这样特殊的孩子。所以我们带着孩子们出去,孩子们为什么都那么快乐,为什么每一天都能看到孩子们的变化,就是因为这是一个非常丰富的旅程,有那么多的新鲜事物让他能看到、感受到和触摸到。

孩子们在费城自闭症机构上课

其实家长们最担心的就是18岁之后孩子的去向,以及自己将来不在了,孩子怎么办?所以我的终极梦想就是希望未来能够给这些大龄的孩子,建造一个养护的园区,是他们就业以及终老的地方。像安德森自闭症中心那样的环境,是最适合孩子们居住和工作的,但是在北京这是奢望了。

张军茹在安德森自闭症中心介绍金羽翼情况

我也希望未来能够找一些简单易做的工作,跟企业合作,把这些工作引进到我们的园区里去,家长可以陪伴或者不陪伴,让他们能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比如我们去日本榉之乡看到的,他们就有分拣磁扣的工作,就是大商场里面怕丢衣服会安一个像磁扣的东西,这个磁扣在买单时会由售货员把它从衣服上拿掉,分捡的工作就是把磁扣重新组合在一起,这种工作就可以交给像咱们这样的孩子们去做,因为他们非常适合这些简单的、重复性的、比较刻板的工作。

有艺术天分的孩子,可以发挥他们的一技之长,让他们绘画,甚至做一些工艺品,像画盘子、画杯子、画T恤、画环保袋等等,有很多都可以做。

孩子们在这样的园区里自由快乐的生活,由我们这些老师帮助他们跟外界对接,这就是我的终极梦想,孩子们在这样的环境里住的舒心,他们的父母也就安心了。

凤凰公益:我国现在为什么还没有能力去做这些事?

张军茹:中国有没有有钱人?有!有没有有责任心的企业?也有!但是,由于这样的养护中心需要投入的资金非常大,大资本还没有进驻到这个领域,或者说,这个领域不会像商业投资一样,见效迅速,有丰厚的回报。我们看到美国有很多都是私人出资或者捐赠的项目,安德森中心的100英亩庄园就是安德森先生个人捐赠的。另外需要提到的就是美国的社会福利制度,他们的保险可以让家长和孩子享受非常好的康复指导和帮助,没有经济上的负担,这一点也是我们国家特别需要去借鉴的。

我经常讲,我们中国的家长,她们除了要担当一个母亲的职责以外,还要去学习各种康复技能,还肩负着非常非常重的经济压力,孩子从诊断到康复到上学,所有的一切其实都需要巨大的开支,并且很多妈妈不得不辞职,全身心的在家照顾孩子,他们的家庭收入就又少了一半。美国的社会福利制度可以给家长松心,它除了有经济上的支持,还有社区的支持,医疗的支持,还有就学的支持,有一整套的社会体系对他们进行支持,这样家长就会很轻松。

美国站团员和安德森自闭症中心教职工一起唱《茉莉花》

凤凰公益:交流过程中,孩子们展示了各自的才艺,为什么选择《茉莉花》作为合唱的曲目呢?大家一起手拉着手唱茉莉花那个瞬间,您是什么样的感受?

张军茹:选择《茉莉花》我觉得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是这首歌是咱们中国最脍炙人口、耳熟能详的传统民族歌曲,还有就是前不久习近平主席和彭丽媛女士到美国访问的时候,特朗普的孙女为他们表演了《茉莉花》,被更多的被美国人所熟知。当我们跟表演的孩子们以及安德森自闭症中心的老师们一起手拉手演唱这首歌的时候,我觉得特别亲切和自豪,在我右边的安德森老师,虽然她不会唱,但她一直盯着我的口型,非常想跟我们一起唱,我也尽可能的放大口型去教她,整首歌的过程中很感动,很美妙。

凤凰公益:你们还参观了很多艺术馆、博物馆,孩子们还一起学绘画,我知道金羽翼也有一幅梵高3D打印的复刻版画,当看到梵高原作的时候是什么感受?绘画艺术为孩子们带来了什么?

张军茹:我们这次参观了国家艺术廊、大都会博物馆和当代MOMA艺术馆,都看到了很多艺术家的真迹,比如梵高的《星空》,我们的孩子们临摹过《星空》,当我们在现场看到原作的时候,原作的笔触带来的震撼,跟我们在书本上、画册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孩子们和原作合影,非常近距离的观摩,这一切在家长和孩子的心里留下深刻而美好的印象。

孩子们在大都会博物馆内临摹梵高的画

我们这次在大都会博物馆,除了看到了很多梵高的真迹,还在大都会博物馆艺术老师的带领下,孩子们临摹了梵高的作品《大树》,后来我们又来到中国园林的场景中感受了空间和静物之间的关系。我觉得大都会博物馆艺术老师的教学方法很值得我们去借鉴的。首先他们教课的时候,身上会背着两个大袋子,这个大袋子就像一个百宝箱一样,我们在面对梵高作品时不可能去抚摸,她就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颜料堆积在一起的、凹凸不平的、非常有质感的画板,让每一个孩子用手去摸笔触的感觉。来到中国园林,老师又从袋子里拿出了树叶和石块让孩子们去触摸,感受中国园林石材、流水、亭台楼阁这些空间的疏和密、近和远、高和低、柔软和坚硬的质感,让孩子们有更多亲身的参与。

凤凰公益:艺术之旅算在咱们金羽翼所有课程体系中的哪一种?对孩子来说的好处是什么?

张军茹:艺术治疗和康复在国外,特别是欧洲发达国家,其实有60多年的历史了。艺术康复当中有非常多的分类,比如说音乐治疗、舞动治疗和绘画艺术治疗,我本人也是欧盟舞动治疗初级证书获得者。其实无论是哪一种艺术治疗形式,都是把艺术作为一种媒介,来拉近和孩子之间的关系。

孩子和家长展示自己在大都会博物馆画的画

比如绘画艺术治疗,我们首先会对孩子有一个评估,第一他能拿笔吗?第二他能画直线吗?第三他认识多少种颜色?中间色是否认识?我记得一对双胞胎女孩在刚来金羽翼的时候根本不能和其他孩子共同上课,她们不能安静的坐下来,对画笔也是拒绝的,不可能去画,她们最喜欢干什么呢?就是往一个空瓶子里面放石子。后来我们的老师就逐步让她在画纸上画一个瓶子,然后往瓶子里面画一些小星星,这样逐步才过度到真正的绘画。

现在她们已经能够画好一个边线之后,拿蜡笔把这些边线填满。前年我们做台历的时候,就把她们画的《哈皮猴》放到了猴年台历做了封面。她们的妈妈非常激动,帮助我们在朋友圈宣传,后来这幅画还做成了手机壳和环保袋。孩子妈妈的老板就个人出资买了600个手机壳,放在他们公司的公共空间里面,谁喜欢都可以去拿。这件事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意味着对孩子的认可,对父母、亲属以及家庭荣誉感的建立起着非常大的作用。

凤凰公益:这次艺术之旅给孩子和家长们带来了哪些成长?

张军茹:我们这次的美国之旅,你会发现之前孩子只能跟自己的家长在一起,逐渐逐渐他们接纳了自己的妈妈之外其他的家长,甚至是老师和导游。你会发现他们逐渐地、试探着在安全的范围内一步一步地成长,一步一步地在扩大他的交友范围。这一点家长也看到了,也给他们带来了很多希望和可能性。比如李懿钊,他在福建的时候,生活非常规律,只要他有上厕所的愿望就必须要马上达成,不然可能会出现尿裤子的现象,所以他妈妈非常紧张,这次出远门还是有些担心的,北京到华盛顿,我们飞行了14个小时,在美期间还出现过大巴抛锚、长时间等待救援的情况,还有行程中不能马上找到洗手间的情况,他都非常顺利地度过了,这给家长也带来了很大的希望。

凤凰公益:金羽翼跟其他康复中心的不同之处在于什么?

张军茹:第一点,我们认为孩子们都是宝,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孩子与孩子之间是没有可比性的。我经常会跟大家这样分享,其实我们每一个所谓的正常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板,我们在跟我们家人、同事、朋友交往时,也会想尽办法取长补短,也要去包容,容忍对方的缺点,才能够非常和谐的相处下去。那这些孩子其实也是一样的,他们虽然有这样和那样的障碍,但他们仍然非常努力的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表达自己,表现自己,我想我们应该耐心的给他们时间和空间。

美国站团员大海赠字“艺术成就梦想”给安德森自闭症中心

在这七年当中我也接受过很多媒体的采访,媒体在播出和刊登之前就会问我说,要不要给孩子们打上马赛克,我说千万不要,因为他们就是我们中的一员,你现在给他打了马赛克,生活还要继续,他们还要出现在公共视野里,也许是地铁、也许是公园,他们就是我们中的一份子,所以我说坚决不要。除此之外我们还会通过很多的方式帮助家长,帮助孩子们去提高自信。比如康睿,原先他爸爸不太愿意带他出门,但是自从来了金羽翼绘画之后,他带孩子出席的很多场合都跟金羽翼绘画活动相关,听到的都是对康睿的赞美,所以他爸爸就会觉得,我的孩子是非常受人尊敬的,他也是有用之才,并且他的画真的拍出过非常高的价格。

最近的一次是我们跟中信私人银行合作,做了一个慈善拍卖。在拍到最后一幅的时候,第一口价就已经是十万了,这给在场的家长带来了震撼,她们感动的说:“在张老师心里,孩子们都是宝,孩子们的画都特别值钱”。我们所有的工作,所有的努力,都是在帮助孩子和家庭树立自信心。我经常说,一幅画能给孩子们和家庭带来什么呢?除了绘画技能的不断提高,一幅幅精美完整的绘画呈现出来以外,还有就是他的荣誉感、自信心的建立,以及夫妻关系的改善、感情的日益和睦。

这些年来,我用我的方式,带领着家长和孩子们不断的尝试和创新,此次美国的艺术之旅其实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旅途中孩子们的变化,不是教科书上的说教,是实实在在的成长,一点一滴串起美好的回忆,深深的印在孩子和家长的脑海里,这些美好的回忆告诉家长,孩子们有很多很多的可能性,是他们待在家里不可能发现的。

凤凰公益:这次美国之行,您观察到孩子、家长有什么样的变化?给您留下了哪些深刻的印象?

张军茹:其实我对这次美国艺术之旅是有预期的,因为我们遵循的是一种非常自然的、快乐的教育方式,但实际上此次美国之行给我带来的震撼是超预期的,孩子们的表现也在我的预期之上。

小对对,舞台上是一个笑容特别灿烂、活力四射、非常有表现力的小姑娘,但在生活中还是很腼腆的,去美国之前来金羽翼画画的时候还是很害羞的,见到我还会躲在妈妈身后。这次美国之旅,我们发现她在试探着扩展她的朋友圈,扩展她的人际关系,从之前只拉自己妈妈的手,到后来可以拉其他妈妈的手,拉其他孩子(比她大的姐姐和哥哥)的手,从小声说话变成能大声说话,甚至还会参与一些我们日常的管理和组织工作,最后的几天还学会了拍照,会给大家拍合影,拍的还相当不错,这些成长都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大的惊喜。特别是在哈佛的小广场上,当她听到熟悉的音乐《大眼睛》之后,她便跳了起来,没有拘谨,非常放松,引来很多人驻足观看,为她鼓掌。她妈妈感动的热泪盈眶,她说:真的难以想像,我的孩子从北京跳到了美国哈佛大学。

对对在哈佛广场表演爵士舞《大眼睛》

昱普,是一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1米9的大个子,当我们站在他身边时总感到压力好大。他温柔细腻,说话总是轻声细语,整个行程都在嘱咐我和张晗老师第二天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总是惦记着张晗老师在颁奖典礼上穿的那件阔腿裤……但当他拿起鼓槌儿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变了,自信奔放,无拘无束,他尽情的享受着音乐带给快乐和满足。拿他妈妈的话讲,他比以前感觉更快乐了,而且一路上都在为我们筹划着下一次的出行,设计下一站的团服,颜色都一一规划好了,男生什么颜色,女生什么颜色,主人翁的意识有非常大的提高。

昱普在安德森自闭症中心表演架子鼓

大海,在行程刚开始的时候,我发现大海非常的拘谨,他不爱说话,也很少见到他笑,在北京机场出发时,因为一会儿见不到爸爸就哭了起来。后来,我发现大海逐渐的放松下来。行程的第二天,我们坐车前往尼亚加拉大瀑布,因为路上时间很长,我安排孩子们表演节目,当孩子们一个接着一个表演完节目时,大海也主动要求朗诵《再别康桥》。两次自闭症中心的交流活动,我们送给对方的礼物,都是由大海亲笔书写的书法作品“艺术成就梦想”,而且是在现场完成的,第二次写的比第一次的还要好。两家自闭症中心都表示,一定会挂起来,非常喜欢和珍惜这份礼物。后来,我们发现,大海跟孩子们打闹成一团,笑容经常出现在他的脸上,而且能够从他的笑容里看出,他是真的开心。在自由女神的观光游船上,他不停的拍照,音乐响起的时候,他在甲板上随着音乐跳舞,他的真诚的、发自内心的喜悦和笑容定格在我的脑海了,挥之不去。我在心里说,要给孩子们快乐,要创造一切机会让他们快乐。

大海总是拿着手机到处拍照

懿钊,看上去老实巴交的,蔫蔫的,安静话不多,我对他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在安德森中心表演的时候,安排他为我们的小合唱《茉莉花》伴奏,他在每一个歌唱段落开始前,都会大声用语言提示,第一段、第二段、第三段…….在现场他充当起指挥的角色,间奏的时候他还会示意我们停,最后结尾部分他居然还喊出了“高潮”两个字,当时他就在我身后伴奏,我感受到他的强大,他的音乐天赋,他的领导才能以及他善良而美好的内心,他通过音乐传递给我们爱的力量,我对他肃然起敬!

懿釗钢琴表演《斯卡堡罗集市和友谊地久天长串烧》

雪儿,是一个特别温暖可心的姑娘,这次去美国,我中途就感冒了,然后她会悄悄的走到我身边问我:张老师,你好些了吗?你吃药了吗?我听了她的问候觉得特别感动和温暖,觉得她特别会体贴人。我听她妈妈说,她在学校里也是这样关心她的老师的。她喜欢转魔方,她愿意教会每一个人转魔方。在行车途中,她热心的教我转魔方,车一边在动,我一边转着魔方,我会有晕的感觉,我说,雪儿,张老师不舒服了,咱们有机会再学,我能感觉到她的失落,我心里也会过意不去。我也在思考,应该用更婉转和她能理解的方式拒绝她,这对我也是一种成长。

雪儿教美国站团员转魔方

康睿,是金羽翼最早的学员之一,他六次的出国经历中,有三次是和我在一起,是我带着他出去的,2013年日本,2015年荷兰,2017年美国。康睿明年就职高毕业了,他的同学中有人说要考大学,他自己也说要考中央音乐学院黑管或萨克斯专业,这次美国之旅安排了哈佛、耶鲁、麻省理工以及西点军校参观,对于康睿及其他几位孩子来讲,会加深他们对大学的向往和对大学最真实的体验和感受,不管这个愿望未来是不是真的能够实现,毕竟孩子们亲身来到了这些世界知名的学府。

康睿在哈佛大学纪念品店内

康睿每到一个大学,他的妈妈都会给他买一件这个大学的衣服,这是期许,是对未来的向往。家长和孩子们是我们这个团队的“忠粉”,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表示回国后还会常联系多聚会,这份深厚的情谊也是超预期的。

凤凰公益:如何认识自闭症,我们国家目前自闭症患者的情况如何?

张军茹:自闭症是在1938年被美国的一个叫Leo Kanner 的儿童精神科医生最先报告了关于自闭症的详细研究,经过70年的发展,西方发达国家已经渐渐形成了一套较为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不但为自闭症儿童提供了及时有效的诊断治疗,也致力于通过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缓解其父母的生活压力,减少家庭边缘化的可能。而我国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诊断出第一例自闭症儿童,一切都处在初期探索阶段,因此,我国的自闭症儿童的父母以及家庭无疑面临着更为严峻的挑战。据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的精神科医生分享,她在90年代的时候,一个星期只有一天出诊,而且还不是出“满诊”,现在全科有五六个医生天天出诊而且是满诊,都还看不过来,最新数据显示,每63个新生儿里就有一个自闭症患者。

自闭症现在还是一个国际性医学难题。在我们没有力量和能力解决它的成因和治愈的情况下,包容的心态,宽容的社会环境对他们尤为重要,让孩子们在他有限的能力范围内,获得不同程度的成长。

相互了解也是非常必要的,所谓“不知者不怪”,当你在公共场所遇到这样孩子并且对他不了解的时候,你是很难做出一个比较正确的判断的。因为自闭症的孩子最大的困扰就是社会交往方面,他不懂得规则,接触过孩子们的志愿者说,孩子们会“狠狠的”爱你,“狠狠的”这三个字很形象,就是他掌握不好分寸,有时候会让你觉得很唐突,或者是不礼貌,其实他们非常单纯、非常善良。

凤凰公益:行程最后很多家长都在感谢爱心金羽翼提供的这个机会,同时大家也有这样一个疑问,您成立金羽翼的初衷是什么?怎么关注到这些孩子的?为什么愿意付出这么大的心力在这些特殊的孩子身上?金羽翼和金羽翼的孩子们对您来说是什么?

张军茹:大概是在十多年前,由于工作关系认识了一个叫“明明”的孩子,他妈妈拖朋友找到我,希望给孩子出一本小画册。我见过很多儿童画,都是中规中矩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当我看到明明的画的时候,完全不敢相信是孩子画的,我在想这是一个怎样的孩子啊?

过了两三天之后,我见到了明明和他的妈妈,我简直惊呆了,明明是一个连走路都走不稳的脑瘫孩子,那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残障孩子。通过跟他妈妈的交谈,我了解到爸爸在他两岁的时候就人间蒸发了,然后妈妈不得不辞职,在家全职照顾明明,然后靠他姥姥、姥爷的退休费来维持这个家庭。明明平常会有很多情绪问题,但他一画起画来就非常开心,尤其是在音乐的伴奏下,他仿佛与音乐和绘画融在了一起,自如又快乐。

张军茹在大都会博物馆前哄小对对

这件事给了我一个非常大的震撼,第一,我知道了绘画和音乐是能帮助残障孩子疗愈的,我看到了明明的艺术天份,第二,残障孩子的生活状态,家庭的窘迫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后来,我个人出资帮他印了几本小画册,因为他的画册当时不具备出版的要求。后来因为换手机丢手机,就跟明明妈妈失去了联系,但是我的脑海里一直有这么一个群体以及他们的生存状态,艺术可以帮助他们,这一切在时刻提醒我,有机会一定要帮助他们。

2007年我进入了公益圈,在一家公募基金会担任常务副秘书长。那段时间我经常会在一些论坛上见到一些残障机构的负责人,他们有的是孩子家长,宣传推广、品牌建立和维护这些意识比较弱,而且他们坚守在传统康复领域里,看护的内容更多一点,对于孩子的发展,特别是艺术方面的发展几乎是空白,渐渐的,我的计划成熟了,结合我20年的工作经验,我可以用商业模式做一个不一样的公益组织,我当时很兴奋,是时候可以为明明这样的孩子做一点什么了。

2009年,我向朝阳区残联提出申请,创办金羽翼残障儿童艺术康复中心,通过非常低的收费,能让更多的孩子来参与。艺术对于残障孩子来说不是刚性需求,而且绝大多数的孩子们进步会非常缓慢,有些孩子甚至一两个月都不画一笔,如果按课时收费,可能大部分家长都坚持不了几次课,经济上也难以承受。金羽翼最重要的就是营造一个宽松的环境,给孩子和家长自如的心境和空间,我们从来不会强求今天这堂课他一定要画,或者一定要画什么。

2015年中信私享会,竞拍人与孩子们合影

一个孩子一年绘画课1000元的学员,金羽翼怎么活下去呢?这就要提到金羽翼的商业模式了,我们通过把绘画作品开发成衍生品的方式,既能够反哺20%给孩子们,又能够帮助金羽翼自我造血,可持续发展,这是一个“社会企业”的模式。由于金羽翼较早的在实践中运用了社会企业模式,在2010年我也非常荣幸地见到了英国首相卡梅伦,成为中国第一代社会企业家。

2010年11月9日,金羽翼创办人张军茹女士将金羽翼学员的衍生品赠送给英国首相卡梅伦

截至到2017年春节,我们已经返还给孩子们75万人民币的现金,虽然这些钱并不能解决他们所有的经济问题,但是这些钱对于一个家庭来讲,意味着希望和未来,意味着金羽翼的可持续发展模式给他们带来的益处,全社会对他们的尊重和认可,意味着他们的孩子是有用之人。很多家长会给孩子开设银行账户,孩子们拿到钱之后会请家长吃饭,会到超市买自己喜欢的食物,会添置学习用品。

金羽翼是我创办的,一晃7年了,我手把手的把金羽翼带大,就像我的孩子,我对金羽翼倾注了太多的感情、时间和精力。金羽翼的孩子们更像是我自己的孩子,看着他们的成长和变化,我比谁都高兴和欣慰。

采写:李文豪、许译予

[责任编辑:张衍飞 PP007]

责任编辑:张衍飞 PP007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