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李懿釗妈妈:别人说他傻,但我知道他是音乐天才


来源:凤凰公益

在金羽翼爱心艺术之旅美国站的10天时间里,一个27岁的大男孩总是坐在车上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机,手机屏幕很大,上面播放的不是各国的阅兵仪式,就是每一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如果你无意中提到了一首春晚上唱过的歌曲,他就会马上告诉你这是哪一年哪首曲子,词曲作者和演唱者是谁。

在金羽翼爱心艺术之旅美国站的10天时间里,一个27岁的大男孩总是坐在车上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机,手机屏幕很大,上面播放的不是各国的阅兵仪式,就是每一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如果你无意中提到了一首春晚上唱过的歌曲,他就会马上告诉你这是哪一年哪首曲子,词曲作者和演唱者是谁。

这个大男孩就是“音乐天才”李懿钊。

李懿釗表演钢琴

在纽约州的安德森自闭症中心演奏钢琴曲《斯卡堡罗集市》和《友谊地久天长》,技惊四座,美国老师们的目光中散发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不仅如此,他还为最后的交流节目大合唱《茉莉花》钢琴伴奏,像指挥一样告诉大家“进第一段”、“进第二段”、“高潮”、“再来一次”!他的生命像是融入了音乐一般。

陈榕华带着李懿釗,形影不离

妈妈陈榕华告诉记者,“傻瓜”和“天才”真的只有一步之遥,对于孩子,千万不要放弃。

“他们说他是傻瓜,他哪里是傻瓜?!”

看到自己的孩子和别人家的孩子有些不同,陈榕华有些着急。有一次懿釗发烧感冒,她带他去看医生,医生直接跟她说,“这个孩子有毛病,是傻瓜弱智,没有用。”她急了,当时就反驳,“我这是傻孩子,傻瓜感冒发烧也要看医生啊,医生你也要给他看,他也是人啊!”

李懿釗幼时

回到家丈夫责怪她,让她不要去顶撞医生,可陈榕华咽不下这口气,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她的儿子只有她自己清楚:懿钊哪里是傻瓜——他过目不忘,唐诗、宋词他都会背,两岁的时候就能弹电子琴,一首是《世上只有妈妈好》,还有一首是《妈妈懂我》,他只是不会和人对话。可原因究竟在哪里呢?

陈榕华带李懿釗练琴

懿钊5岁的时候碰到一个刚从南京学习回来的主任医生,他说这个情况好像是“自闭症”,也就是“白痴天才”。第二天,陈榕华马上就带懿钊到南京,诊断结果就是自闭症。那个时候知道自闭症的人少之又少,更是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康复方式,只能先给家长培训,培训完自己回家带。

李懿釗在安德森自闭症中心

医生说自闭症的孩子需要有小孩陪他玩,陈榕华在接受了三个月培训后,开了一个托儿所。但她发现懿钊还是不和小朋友一起玩,但很愿意弹琴给小伙伴们唱歌伴奏。后来,懿钊被妈妈送去读小学,由于他与众不同的举动,陈榕华不得不选择陪读,“我又陪着懿钊读到三年级,他一、二年级考试都是考一百分,到三年级以后开始有命题作文了,他没办法表达,再加上在学校他看见老师打小孩、骂小孩,就像是打自己、骂自己,刺激太大了。”就这样懿钊没有再去上过学。妈妈心想,既然他喜欢音乐,还不如去学音乐,这样对自闭症康复也更好。

李懿釗参观麻省理工大学

20节课考到中央音乐学院钢琴业余九级

出生刚刚几个月,李懿钊就对音乐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无论在哪个角落,音乐响起来的地方,他都能找到,但反而是人去叫他,他不会有任何反应。

看到儿子对音乐这么感兴趣,妈妈陈榕华先去自己学习弹钢琴,回来后就教懿钊“1234567,哆唻咪发唆啦西”,学了两年,9岁的懿钊就比妈妈弹得更好了,在2008年,懿钊还已经办过一场个人音乐会,那时候福州的媒体上都是他的报道。

参观大都会博物馆

2009年,懿钊只上了20节辅导课就考过了中央音乐学院的业余九级,“他喜欢哪一种乐器,我们就带他去学。”现在懿钊还在学萨克斯和架子鼓,而且都学的很快。

有一天懿钊发出“嘟嘟嘟”声音,妈妈立刻就明白了,“我说你是不是想学萨克斯,他说是。”陈榕华买来萨克斯,第一节课老师教了懿钊一个调,回家以后他就会吹所有的调和所有的曲子了。后来老师逢人便说,这个孩子很聪明,“天才,真是天才!”

学习架子鼓也是这样,无师自通。有一段时间懿钊天天摆笔、本子、铅笔盒等五样东西在桌子上,手还在上面敲击,妈妈感到很奇怪,“我说懿钊你在做什么,他说打架子鼓,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是架子鼓,就去问他爸爸,他爸爸说有,然后就去买。”买架子鼓的同时也买了一套基础教程带回来给他,懿钊就在家里自己听完看完所有的练习,现在从教程第1首到第100首他都会敲。

懿钊还有一个天赋就是“听音”,所有歌曲一出来他就知道是什么调,如果手边有钢琴,他还可以弹出来。陈榕华认为“这可能就是孩子的天赋,因为他头脑就只想这一件事,其他的不管。”

曾经不敢出门,希望以后多带他出来锻炼

来美国之前,陈榕华从来没想到能够带懿钊离开家这么长时间,不仅因为这意味着要打破他每天严格恪守的作息规律,还意味着这样要打破母子俩的心魔。

自闭症患者比普通人要对周围环境更为敏感,环境的改变会引起他们的不适和恐慌。所以,和谐、稳定的环境对他们非常重要。曾经亲眼见到老师体罚孩子的懿釗,更是不能忍受孩子的哭声以及周围人吵骂。上飞机的时候,得知同航班中有一个婴儿,懿釗的妈妈以及同行的老师都非常紧张,幸好整个飞行过程中那个婴儿都没有哭闹。

李懿釗和妈妈一起参观耶鲁大学

“懿钊的社会性确实不好”,陈榕华说。显而易见,这个27岁的大男孩很少与他人沟通。陈榕华认为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和爸爸太小心了,不敢带他出去,生怕被别人嘲笑讽刺,怕伤了儿子的心,“别看他不说话,其实心里都懂,如果有人骂他、凶他,他也会生气,也会哭,还会自残。”

有一次陈榕华带懿钊出去参加比赛,由于早上走得太早,坐公交坐到一半懿釗便要上厕所,上完以后找不到冲水按钮,妈妈叫来看厕所的老伯,他进来按了一下正朝门口的水箱,骂了一句“傻瓜”。懿钊听到之后非常生气,跳起来大喊,“不对啊,不行啊……”,还自己打自己。从此以后,陈榕华就很怕这些事情,她觉得如果当时那个老伯知道孩子有问题,多关心一下,说一句“没关系,我们再冲一下”,这是不是又是一种爱呢?

因为经常遇到周围人的不理解,陈榕华明白,如果孩子总躲在家里不出门,别人不知道他们是这个情况,那怎么会来关心、帮助这些特殊孩子呢?还是应该走出去,多让社会了解他们。

导游向李懿釗讲美国历史

让陈榕华欣慰的是,在这次金羽翼美国爱心艺术之旅中,懿釗不仅开了眼界,同时也变得很有耐心,学会跟着大集体走,有时候还提醒大家“要上车啦”,进步很大。

“我希望社会多给孩子一些爱。我自己也会带他去福利院献些爱心,我们自己也要做这些事,也要参与这些活动。”陈榕华坚信,有公益活动就要去做,或者和孩子一起去献爱心,总有一天会有福报的。

采写:李文豪、许译予

[责任编辑:张衍飞 PP007]

责任编辑:张衍飞 PP007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