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公益沙龙:全纳教育目前在我国面临的困难


来源:凤凰公益

自动播放

近期,凤凰网公益频道举办公益沙龙,主题为“全纳教育目前在我国面临的困难”,特别邀请了中国教育学会特殊教育分会秘书长许家成、救助儿童会全纳教育经理王星星、有人公益基金会残障项目总监、《奇葩说》嘉宾蔡聪、心依教育创始人刘岱岳、特殊孩子家长代表沈彤共同讨论全纳教育。

普及全纳教育,我们应该如何做?

主持人:其实我们都相信如果社会的群体或者是这个学生家长能够打破对特殊群体或者说残障人士的一些刻板印象,一定能够加快我们这个融合教育或者全纳教育的一个推进,就是一定能取得一个很显著的效果的。

那其实在这学校培养这个特殊孩子和正常孩子过程中,这个培养的教育也是很重要的,但是更重要的一部分是关于师资的培养,那其实我们了解到在我们国家对于这个师资的培养是没有一个固定的,成套的体系来进行培养的。那么想关于全纳教育学校的这个师资问题,想请问一下我们王星星老师,您觉得关于这个师资问题,应该如何来看待?

王星星:首先,这个教师的培训是非常重要的,就从我们这个全纳教育项目的学校师资的培训来举个例子吧,我们优先重点培训的是一线的课任老师,就是说怎么进行一个有效的课堂教学,在这个课堂上不仅可以把知识传递给三分之二的孩子,那么其他的孩子也可以得到有效教育,包括我们的残障儿童,所以在教学上的这个调整是非常必要的,比如说如何做通用化的教学设计,在课堂上如何给孩子给予正向的行为支持,还有如何科学地,合适地制定个别化教育计划,而且把这个计划贯彻到每行分解的课中,这些知识都很有学问。

另外就是现在我们国家一个主流的方式吧,在学校里都有一个特殊教育的资源教室,那么在这个资源教室里我们的残障孩子可以得到个别化的辅导,重点的帮助。那么我们也会给这些老师相应地做培训。

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在一个区域里,如何打破普通学校和特殊学校之间的壁垒,把他们的教育资源整合到一起,所以我们还帮助就是心智障碍的特殊教育学校成为地方的一个资源中心,这些特教老师可以走入到普通学校跟这些老师一块儿工作,去更好地支持孩子,接受全纳教育。所以这样的话从一个区县来看,把它的整个教育的资源做更好地优化整合,加之以给老师比较合适高位的培训。这样就可以使我们要做的全纳教育工作可以保证它的质量和可持续性的发展。

主持人:作为家长的角度,我们的学校在普通学校接受教育的过程中,觉得怎样的老师更适合来教这群特殊的孩子,那您觉得这样的老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文凭或者他应该如何去教育我们的孩子。

沈彤:像我的孩子他现在在学校里,在特殊班级,他的班主任是一个特教老师,他是特教背景的,那这个老师就非常了解他们,我觉得是一个非常理想的有爱心,有耐心,而且还能观察到孩子的特点。所以这种老师呢,我们当然觉得是对孩子很友好的。

但是我想说的是,就有一些没有特教背景的老师,其实对孩子的帮助也是很大的,因为他们没有那个预设,他们在他们的思想上他没有关于这个孩子的一些预设,他可能他的能力不是很清楚,那有些时候他跟其他的孩子一起要求他的时候,其实你会发现他有其它方面的一些收获,而且可能你丢掉了一些过分的保护,那他的成长也会有一些你意想不到的成长。

所以我觉得对于特殊孩子来讲,这个老师的师资他有特教背景当然也非常好,他如果没有,但是如果经过一些像王老师说的这些培训之后,他对这些孩子大体有一个认识,然后他具备爱心、有耐心,那我觉得对孩子也会有帮助的。因为老师这个职业他其实就是针对孩子的,如果他能够把他当做正常孩子来对待的话,其实这里头已经隐含了就是他的一种爱,那这种爱呢就会转变成一种教育孩子的一种合适的方法。

所以我觉得应该是都有,我们应该培养更多的特殊教育背景的老师,同时也给那些没有特殊教育背景的老师适当的培训之后,也让他们多接触特殊孩子,我觉得也是非常好的一种方式。

主持人:我们了解到在国外像是一些英国,美国,亚洲的一些国家像是日本、韩国,全纳教育理念都是走在我们国家的前面的,他们国家必然有很多地方是可以值得我们国家来学习的。许教授,您觉得在国外这些全纳教育实施的过程中,有哪一些是值得用到我国的全纳教育的发展的过程中。

许家成:从目前来看,美国那边他们有一种做法叫做资源教室,是最早在美国产生的,这个目前在全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程度的在使用资源教室来推进融合教育,最近我跟台湾的教授一直在讨论,说台湾地区融合教育的发展,资源教室使用的比较多。目前中国大陆也把资源教室看作一个重要的点,所以我们刚才这个王星星老师也提到了,就是说我们在资源教师建支持系统的时候资源教室、资源中心都是一个支撑点,这是我们觉得可以借鉴的。

另外我们跟台湾地区有些深入地了解,他们两个机构现在逐渐地被我们大陆所借用,一个就是在区县一级这个义务教育的主体这样一个区域里面,我们的台湾叫做教育辅助安促委员会。我们中国大陆目前新的《残疾人教育条例》提到了建立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会就是帮助我们教育行政部门对这个儿童做一个教育诊断,帮助他们有效地进入教育改制,这个我觉得可以借鉴。

还有就是在学校一级,台湾有一个特促会(音译),我们在北京也做了一些尝试,就是在校长一级,我们的融合教育学校大校长,能够很好地来在学校的整体的管理当中,全面有效地推进特殊教育。以北京为例,现在北京的融合教育已经比例占到70%以上,有很多成功的案例,其中各个学校的校长在全面推进这个融合教育方面,其实产生了重要的作用。就是我们在校长的组织下面产生一个特殊教育的推进委员会,这个对融合教育,也是一个很好的措施。

主持人:刚才许教授也提到了很多国外的先进的教育方法来给全纳教育做一个推进。其实我们知道社会上也是有很多的机构会对于全纳教育来做一个帮助,像蔡老师的有人公益基金会对全纳教育做了些什么呢,还有我们作为社会的普通人,又能够为全纳教育做出一些什么贡献?

蔡聪:比如说推动这个教育的改变,好像说把目光就是聚焦在校园这个环境里,但是事实上教育是跟我们孩子整个人生成长方方面面都息息相关的。

我们做的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去改变人们的这种观念和态度,让大家重新来认识什么是残障。就像我所说的它其实并不是一个悲剧或者是一个缺陷,它只是一个孩子所拥有的特点,就跟很多孩子有的高,有的矮,有的头发长,有的头发短一样。当我们就是有了这样的观念之后可能能够在谈到教育的时候能够更好地来接纳孩子,那这个是一个很需要很长时间来做的事情。

从具体操作层面,我们也一直在想,就是从中国现行的这个教育体制里面怎么样来做,我们在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推动就是视力障碍人士能够参加普通高考,然后通过这种高等教育去反过来去促进我们义务教育阶段,它整个就是为了向高考靠拢而改变了,包括家长、老师,还有校长在内的这些人对于因为残障孩子要贴近高考所产生的对教育的这种全新推动。那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看到,这里面会出现很多冲突,比如说视力障碍孩子,他看不见,他到底应该怎么样去学立体几何,学线性代数。然后在往下我们会去思考,他为什么要学这个,他的体育课怎么上,他该不该上。这些问题其实慢慢地会倒逼我们去重新思考对每一个孩子来说教育应该是什么,可能这是一个自上而下和一个自下而上去慢慢走的这样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中可能还有好多好多事情要去做,我们也一直在想比如包括我们也会给残障孩子的家长去做培训,告诉大家可能现阶段来说,确实进入普通学校会面临一些问题,那应该怎么样去面对,怎么样去权衡,包括怎么样去跟校长,跟老师,跟普通孩子的家长打交道等等,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复杂和浩大的工程。

但是我觉得本质上或者根本上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有没有一个去要坚决地做融合教育的一个态度或者是决心。因为事实上刚才主持人也说到说我们去看欧美地区或者是亚太地区的这种先进的经验,但是不管别的国家怎么样去做,我觉得其实融合教育它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和形态,它最终还是取决于我们如果愿意去做融合这件事情,那可能在我们国家,在不同的城市,我们也会看到这种不同的教育形态发生。   

主持人:谢谢蔡老师。作为特殊孩子的家长,应该培养自己一个怎样的态度和心态,以及如何给孩子,特殊孩子一个比较好的心态。

沈彤:作为特殊孩子的家长,这个心态是一个漫长的心路历程,包括今天我来这个访谈,我从蔡聪老师这儿我都学到了一些东西,就是我每天都是在学习来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应该是这么说。

其实刚才他提到这个观点也是,在一开始我认为我的孩子是一个残障,那我就是非常地痛苦,觉得他将来肯定是一事无成,慢慢地我发现他有一些能力之后,我又希望他成为跟正常孩子完全一样的孩子,所以我就抛弃了自己的生活,然后训练他,希望他能够康复到跟我们一样。

但是后来又有一些发展,包括今天蔡聪讲到的,就是说接纳他的不同,其实他可能就是一个不同而已,如果我们把他变成跟我们完全一样的就是不可能的话,那我们就接纳他的不同,看到他身上不好的到好的地方。

另外就是我还有一点,因为随着他的长大,其实他将来生活的安置问题,因为他的残障的特点,他可能独立生活会是有困难的,那所以我觉得就是我们确实需要社会的支持和帮助,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我现在的做法就是希望能够带他,能够去让社会大众去接受他,去了解他。所以说从原来的痛苦迷茫中出来之后我可能有的时候还觉得有点骄傲,觉得我的孩子给了我一个不同的人生视角,而且他本人也对这个社会的文明社会,走入一个文明社会还起到了自己的作用。

他可以改变自己,改变周围人的一些观念。所以我觉得这样想起来的话,我的心态就是随着我的认知不断地变化也在不知不觉当中调整了。刚才我说我的孩子因为他得到一个比较好的一个教育环境,所以他整个学校还是因为有这个融合的历史,他现在的状态也比较好。我们这个心态的好转需要整个社会的一个进步,需要自己的在认知上有一个转变。

主持人:是,我相信沈女士也是孩子成就了一个非常伟大的母亲。那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也是对待人生,对待社会的看法也有一个转变。

那像我们的刘老师也提到是两个特殊孩子的家长。那么关于他们的心态培养,和您自己的心态的一个建立过程是怎样的呢?

刘岱岳:我还是替家长来说几句话吧,我觉得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来讲的话,作为一个有特殊需求孩子的家长,我希望所有的家长能够团结起来,就是不管你孩子的年龄处在什么样的阶段,我们要去呼吁,去呼吁政府,关注包括全纳教育,包括特殊儿童大龄以后的资源培训,包括再大龄以后的安置托养等等,这些是需要国家层面的政策支持,靠家长是无能为力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团结起来,去争取我们应该有的权利。

另外一个层面,今天我们谈的很多都是全纳教育、融合教育,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公民的目标是全面推进全纳教育,但是这个道路是非常崎岖的,最起码目前来讲短时间内我们看不到这个目标可以得到实现,我们不能把所有的希望短时间内寄托在国家,寄托在政策,所以我们作为家长还是应该把你要干的一些事情要做好。那么你希望这个社会可以接纳你,能够接纳融合,那么你要为这个接纳,为这个融合要做出自己应该做的努力,包括比如说最基本的生活自理的能力,最起码他不是肢体的一个残障,那么你完全可以让他做到基本的生活自理,那么以前的很多家长都放弃了这方面的训练。如果他连最基本的生活自理都达不到的话,那他怎么能够到一个普通的学校去做全纳,去做融合,就是要把作为家长应该做的一些基本的义务要尽到了,然后我们再去呼吁社会,呼吁国家去提供相应的权利保障。

主持人:我们今天谈到了全纳教育在我国遇到的一些问题和发展现状,也谈了很多解决的问题,以及外国一些先进的经验,今天的沙龙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各位嘉宾的参与。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马明月 PP002 ]

责任编辑:马明月 PP00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如何看待特殊儿童被逼退学事件?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6/22/wf2_4696347_144531.jpg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