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心依教育创始人刘岱岳:残障儿童家长需评估孩子是否适合进普通学校


来源:凤凰公益

自动播放

近期,凤凰网公益频道举办公益沙龙,主题为“全纳教育目前在我国面临的困难”,特别邀请了中国教育学会特殊教育分会秘书长许家成、救助儿童会全纳教育经理王星星、有人公益基金会残障项目总监、《奇葩说》嘉宾蔡聪、心依教育创始人刘岱岳、特殊孩子家长代表沈彤共同讨论全纳教育。其中,刘岱岳作为两个自闭症孩子的爸爸,谈了自己对全纳教育的看法和期待。

心依教育创始人刘岱岳参加凤凰公益沙龙

今年5月,新版《残疾人教育条例》颁布,特殊儿童融合教育成为硬性规定,这意味着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残障孩子上普通学校,同时特殊教育的老师将会进入学校进行辅助教学。

而在此之前,曾不断有残障儿童,尤其是自闭症孩子被要求从普通学校退学的新闻爆出,2012年深圳市有19名家长联名写信要求学校清退一名自闭症学生,引起了极大的社会舆论。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北京,2016年末,北京市某小学校门口多位家长拉横幅、喊口号,并联名签署意见书,要求该校一名自闭症儿童退学。事件经媒体报道后迅速发酵,特殊儿童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的问题再次引发公众热议。

直到融合教育理念出现之前,残障孩子接受教育的主要方式是特殊学校。融合教育又叫全纳教育,俗称“随班就读”。

近期,凤凰网公益频道举办公益沙龙,主题为“全纳教育目前在我国面临的困难”,特别邀请了中国教育学会特殊教育分会秘书长许家成、救助儿童会全纳教育经理王星星、有人公益基金会残障项目总监、《奇葩说》嘉宾蔡聪、心依教育创始人刘岱岳、特殊孩子家长代表沈彤共同讨论全纳教育。其中,刘岱岳作为两个自闭症孩子的爸爸,谈了自己对全纳教育的看法和期待。他非常赞同对特殊孩子进行全纳教育,并希望普通学校能够给予特殊孩子更多支持与帮助,另外他也提到残障儿童家长需要对自己的孩子进行评估,看看孩子是否适合进普通学校接受教育。

主持人:随班就读是全纳教育在我国一个本土化的体现,其实这样的家长联名抗议自闭症儿童退学的事件是屡见不鲜的。只是很多没有被报道出来。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事情频频发生?

刘岱岳:从孩子的家长层面,因为我也是两个特殊孩子的家长。但是我觉得这种事情发生,确实应该是不出意料的,因为从整个社会的大环境来讲的话,不仅仅中国,就周边的这些亚洲的国家,其实都是一个高速竞争的精英化社会。倒推过来,所有的家长,所有的父母都希望孩子在年幼的教育阶段来讲,给他最好的教育环境,最好的教育质量。那么在这种前提下,如果我们的孩子进入了一个学校,接受融合教育也好,全纳教育也好。但是如果你在这个教室里面会去干扰别人,你会去大声地喊叫,会不停地在这个教室里面走动,影响了其他孩子的学习的话。那么作为普通孩子的家长,换句话讲,如果我是普通孩子的家长,我也会考虑到我的孩子接受教育的质量会受到影响。那么这时候其实这个特殊的孩子在特殊的环境层面来讲,已经坐在了一个炸药包上,如果他一旦再有一些行为问题,再跟其他孩子有一些肢体冲突,那么就是点燃这个炸药包的最后一根导火索。

其实从学校的层面要怎么样提供更有力的支持。然后从家长的层面来讲,我们也要考虑怎么样在孩子入学前,帮助他建立最基本的教室的一个常规,这是一个双方的动作。

主持人:作为普通孩子的家长多么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接受到更好的教育。甚至有一些较为偏激的家长认为,特殊的孩子就应该去特殊学校就读,然后接受特殊的教育。那相反的,作为特殊孩子的家长却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融入到正常的生活环境去学习,去跟正常的孩子一起接受教育。那么这样的一个不平等或者说不对等的这么一个教育需求,作为家长,您觉得应该怎么来看待?

刘岱岳:我觉得如果是特殊的孩子,在一个正常的融合环境里面,对他来讲,优点是非常明显的,首先对于一个特殊的孩子来讲,他可以学会在一个常态的环境下怎么去跟其他的孩子,以及老师,以及成人去交往。那么作为一个正常的孩子来讲,他可以体会到怎么样去帮助和关心其他的一些有特殊性的孩子,所以这是双方面的共赢。

我对这种融合,对这种全纳教育是非常赞同的。只是说目前的问题在于在这个孩子的能力达不到的时候,那么从教育,从学校的层面来讲的话,不能够提供足够好的一个支撑,当他在课堂里面,这个课可能对他特别难的时候,他已经坐不住的时候,那么我们是不是有资源,有老师可以帮助他,把这个难度降低下来。实际上这是目前我觉得遇到的最大的问题。

主持人:学校应该如何对于这些特殊的孩子进行一个特殊的照顾,以及教育等等。

刘岱岳:对,就是说当这个孩子有一些问题的苗头的时候,我们就把他放到一个相对来讲比较容易的一个环境里面去。

主持人:作为特殊孩子的家长,您怎么来评估孩子在正常学校受到哪些好的教育呢?

刘岱岳:首先从学校的层面做一个评估其实是有必要的,就是针对于孩子评估的结果,怎么样去有针对性地给他提供一个服务课程。

那我觉得从家长的层面来讲,自身也要有一个评估,尤其在当下的这个环境下,那么是否你很努力地去到一个普校里面,对孩子是不是最大的帮助。因为确实心智障碍的他的程度是不一样的,那么针对一些非常严重的这种心智障碍的这样的孩子,那么在当下的这种学校支持力度,我们把他放到一个普校里面去,片面地追求融合,追求这种全纳,是不是对他能产生最大的利益,所以就是如果在他的认知能力非常低,然后基本的生活自理都没有解决的这种情况下,那么把他放到里面去,可能并不一定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所以从家长的层面,自身也要针对于当下的这种政策层面也好,支持力度也好做一个评估,我的孩子是不是适合到普校去做融合,做全纳教育。

主持人:作为特殊孩子的家长,应该培养自己一个怎样的态度和心态,以及如何给孩子,特殊孩子一个比较好的心态。

刘岱岳:我还是替家长来说几句话吧,我觉得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来讲的话,作为一个有特殊需求孩子的家长,我希望所有的家长能够团结起来,就是不管你孩子的年龄处在什么样的阶段,我们要去呼吁,去呼吁政府,关注包括全纳教育,包括特殊儿童大龄以后的资源培训,包括再大龄以后的安置托养等等,这些是需要国家层面的政策支持,靠家长是无能为力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团结起来,去争取我们应该有的权利。

另外一个层面,今天我们谈的很多都是全纳教育、融合教育,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公民的目标是全面推进全纳教育,但是这个道路是非常崎岖的,最起码目前来讲短时间内我们看不到这个目标可以得到实现,我们不能把所有的希望短时间内寄托在国家,寄托在政策,所以我们作为家长还是应该把你要干的一些事情要做好。那么你希望这个社会可以接纳你,能够接纳融合,那么你要为这个接纳,为这个融合要做出自己应该做的努力,包括比如说最基本的生活自理的能力,最起码他不是肢体的一个残障,那么你完全可以让他做到基本的生活自理,那么以前的很多家长都放弃了这方面的训练。如果他连最基本的生活自理都达不到的话,那他怎么能够到一个普通的学校去做全纳,去做融合,就是要把作为家长应该做的一些基本的义务要尽到了,然后我们再去呼吁社会,呼吁国家去提供相应的权利保障。

[责任编辑:马明月 PP002 ]

责任编辑:马明月 PP00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如何看待特殊儿童被逼退学事件?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6/22/wf2_4696347_144531.jpg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