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蔡聪:打破刻板印象 全纳教育不止针对残障孩子


来源:凤凰公益

自动播放

近期,凤凰网公益频道举办公益沙龙主题为“全纳教育目前在我国面临的困难”,特别邀请了中国教育学会特殊教育分会秘书长许家成、救助儿童会全纳教育经理王星星、有人公益基金会残障项目总监、《奇葩说》嘉宾蔡聪、心依教育创始人刘岱岳、特殊孩子家长代表沈彤共同讨论全纳教育。其中,蔡聪认为“随班就读”并非根本意义上平等的融合教育,要打破对残障的刻板印象,重新审视对于教育的理解。

蔡聪参加凤凰公益沙龙

今年5月,新版《残疾人教育条例》颁布,特殊儿童融合教育成为硬性规定,这意味着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残障孩子上普通学校,同时特殊教育的老师将会进入学校进行辅助教学。

而在此之前,曾不断有残障儿童,尤其是自闭症孩子被要求从普通学校退学的新闻爆出,2012年深圳市有19名家长联名写信要求学校清退一名自闭症学生,引起了极大的社会舆论。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北京,2016年末,北京市某小学校门口多位家长拉横幅、喊口号,并联名签署意见书,要求该校一名自闭症儿童退学。事件经媒体报道后迅速发酵,特殊儿童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的问题再次引发公众热议。

直到融合教育理念出现之前,残障孩子接受教育的主要方式是特殊学校。融合教育又叫全纳教育,俗称“随班就读”。

近期,凤凰网公益频道举办公益沙龙,主题为“全纳教育目前在我国面临的困难”,特别邀请了中国教育学会特殊教育分会秘书长许家成、救助儿童会全纳教育经理王星星、有人公益基金会残障项目总监、《奇葩说》嘉宾蔡聪、心依教育创始人刘岱岳、特殊孩子家长代表沈彤共同讨论全纳教育。其中,蔡聪认为“随班就读”并非根本意义上平等的融合教育,要打破对残障的刻板印象,重新审视对于教育的理解。全纳教育本质上是要尊重每一个孩子的个性化的发展。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随班就读是全纳教育在我国一个本土化的体现,其实这样的家长联名抗议自闭症儿童退学的事件是屡见不鲜的。只是很多没有被报道出来。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事情频频发生?

蔡聪:在深圳,有残障孩子被47个家长联名上诉要求退学,当时其实也有家长就这个事情写过文章,我记得他写的题目叫“课桌易倒,别总拿爱心说事”就是说这个背后可能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大家没有清醒地认识到,在融合的环境里面去接受教育,这个是每一个孩子的权利。为何这样的事情还是频频发生呢,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个原因还是我们目前缺乏这种最根本的制度保障。

另外一个层面就是不管是残障孩子也好,还是普通孩子,他们的家长可能对于残障,对于教育这两个的观念可能还有些需要更新的地方。

主持人:普通孩子怎么看待身边这一群较为特殊的孩子的?

蔡聪:我自己就是在普通学校里面长大的。我觉得这个事情要分开来看,因为我们谈到残障孩子在普通学校上学,可能它粗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这种身体和感官有障碍的,比如说肢体、视力、听力的。另一类可能应该是心智这一类的。因为作为身体和感官有障碍的,可能他在现行的我们这种教育评估体系里面,他还多多少少是可以符合这个教育要求,他很多时候就跟大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那对于心智障碍的孩子来说,可能在现行的这个教育评估体系里面,他可能很难去满足或者符合评估的要求。那可能对于他们来说,现在目前比较重要的一块就是怎么样去学会融入这个社会,可能我们现在绝大多数残障孩子是被隔离在一个不正常的环境里面,那试想把他放在那样的一个环境里面,他怎么可能去很好地成长。他最后给我们看到的那个结果可能就是我们最初所预设的那个。

主持人:据了解,特殊孩子进入普通学校就读之前,都是要经过一系列测试和评估。这些评估和测试的结果往往是一些学校作为阻拦特殊孩子进入普通学校的借口。关于这一点,您怎么看?

蔡聪:这个评估是非常有必要的。但是它不应该成为学校拒绝孩子的理由,我们有一个概念需要澄清一下,就是到底什么是全纳教育或者什么是融合教育,在我们中国可能目前的体现方式叫“随班就读”,但是这个并不是一个根本意义上的平等的融合教育,因为从名字上我们就可以听出来,它似乎就只是一种附属的位置,并不是一个被尊重的主体。

在国际上融合教育做的非常好,发达国家所采取的一个原则叫零拒绝,是不能以孩子有没有接受普通教育或者接受融合教育的能力去判断他该不该进入这个学校,因为按我们以前做培训的时候,学校跟我们说过“没有没有能力接受教育的孩子,只有没有能力把孩子教好的老师”,这个需要去反思,我们的教育体制,我们的老师应该怎么样去提高,而不是把孩子去排出一个三六九等,然后告诉他,你不能在这个学校接受教育。

主持人:蔡老师在之前的很多采访当中都提到过一个观念就是“打破对于残疾人的刻板印象”,您说的这个刻板印象最严重的是体现在哪些地方,以及如何来打破您说的这个刻板印象?

蔡聪:确实是对残障有一些刻板印象,首先说一下残障,比如说我们会把普通学校认为是正常的学校,然后里面是正常的孩子,残障的孩子是特殊孩子,但其实这个背后,隐含着两个群体的对立,以及说残障的孩子似乎总是不如那些所谓的正常孩子。这个其实是我们很大的一个刻板印象的来源。从这个出发,我们把残障当成一种缺陷,当成一种问题,当这些残障的孩子要进入这个融合的环境里面学习的时候,我们会觉得说,他们可能是对正常环境的干扰。然后我们会一直在讨论说,这个对残障的孩子有什么好处,然后我们还在想对普通的孩子有什么好处。其实背后的这种思路还是觉得想努力去说服别人说,残障儿童不是一个负担,但是这是有一个前提的,就是我们其实认为他们是一个负担。

这是一个非常根本的刻板印象,它和教育其实是息息相关的,我们刚才一直在说,我们现在是所谓的精英式教育,但可能其实教育出来的不见得是精英,因为我们在用一个非常单一的纬度去评价,我们的孩子是否优秀。

我们所说的全纳教育,其实是一种全新的来重新看待、定义教育的这种方式和方法,它其实是针对每一个孩子的,只不过我们觉得说从残障这个角度切入能够更好,更快地推进它,它本质上是让我们意识到,我们去怎么样尊重每一个孩子个性化的发展,怎么样让他们能够在自己的这种潜力和条件的情况下,得到最大的发挥和成就,而不是说我们要用一套模式,一套标准去评价这些孩子,而简单粗暴地去把他们分出三六九等。

我们应该重新来审视一下的对于教育的理解。而正是基于这些,可能才会有家长觉得残障的孩子在教室里面会影响到正常孩子的学习,说会拖后腿等等,这些都是因为家长也被这种错误的认知所束缚住了。那我们可能要做的是从根本上,怎么样让大家来反思我们的教育体系,同时在这个过程中去打破对残障的刻板印象。

主持人:社会上也是有很多的机构会对于全纳教育来做一个帮助的,有人公益基金会对我们的全纳教育做了些什么?作为社会的普通人,能够为这个全纳教育做出一些什么贡献呢?

蔡聪:比如说推动这个教育的改变,好像说把目光就是聚焦在校园这个环境里,但是事实上教育是跟我们孩子整个人生成长方方面面都息息相关的。

我们做的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去改变人们的这种观念和态度,让大家重新来认识什么是残障。就像我所说的它其实并不是一个悲剧或者是一个缺陷,它只是一个孩子所拥有的特点,就跟很多孩子有的高,有的矮,有的头发长,有的头发短一样。当我们就是有了这样的观念之后可能能够在谈到教育的时候能够更好地来接纳孩子,那这个是一个很需要很长时间来做的事情。

从具体操作层面,我们也一直在想,就是从中国现行的这个教育体制里面怎么样来做,我们在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推动就是视力障碍人士能够参加普通高考,然后通过这种高等教育去反过来促进我们义务教育阶段,它整个就是为了向高考靠拢而改变了,包括家长、老师,还有校长在内的这些人对于因为残障孩子要贴近高考所产生的对教育的这种全新推动。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看到,这里面会出现很多冲突,比如说视力障碍孩子,他看不见,他到底应该怎么样去学立体几何,学线性代数。然后在往下我们会去思考,他为什么要学这个,他的体育课怎么上,他该不该上。这些问题其实慢慢地会倒逼我们去重新思考对每一个孩子来说教育应该是什么,可能这是一个自上而下和一个自下而上去慢慢走的这样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中可能还有好多好多事情要去做,我们也一直在想比如包括我们也会给残障孩子的家长去做培训,告诉大家可能现阶段来说,确实进入普通学校会面临一些问题,那应该怎么样去面对,怎么样去权衡,包括怎么样去跟校长,跟老师,跟普通孩子的家长打交道等等,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复杂和浩大的工程。

但是我觉得本质上或者根本上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有没有一个去要坚决地做融合教育的一个态度或者是决心。因为事实上刚才主持人也说到说我们去看欧美地区或者是亚太地区的这种先进的经验,但是不管别的国家怎么样去做,我觉得其实融合教育它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和形态,它最终还是取决于我们如果愿意去做融合这件事情,那可能在我们国家,在不同的城市,我们也会看到这种不同的教育形态的发生。

[责任编辑:马明月 PP002 ]

责任编辑:马明月 PP00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如何看待特殊儿童被逼退学事件?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6/22/wf2_4696347_144531.jpg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