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超仁妈妈”龚祎:让孩子看见清晰世界


来源:凤凰公益

你我都只有一个妈妈。但是有这么一群人,她们不仅是自己孩子的妈妈,也是这世间所有孩子的妈妈。举目时,她们是照亮孩子们前行的皓皓明月;低首时,她们是承载孩子们人生的莽莽大地,她们就是“超仁妈妈

你我都只有一个妈妈。但是有这么一群人,她们不仅是自己孩子的妈妈,也是这世间所有孩子的妈妈。举目时,她们是照亮孩子们前行的皓皓明月;低首时,她们是承载孩子们人生的莽莽大地,她们就是“超仁妈妈”。因为有爱,所以无所畏惧。凤凰公益联合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特别推出“超仁妈妈”专题策划,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是“超仁妈妈”——龚祎。

大家好,我是龚祎。面对身边越来越多的小“眼镜“,我们从2015年开始尝试从“非医疗”儿童早期教育角度,通过专业课程教学开发与社会倡导行动相结合,开始死磕“儿童视力不良率”这个世纪顽症。

2016年我有幸带着儿童早期视觉健康教育项目”一起看见清晰世界”入选”超仁妈妈”,并受邀前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参加“女性公益可持续发展论坛”。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通过专业课程开发、教学活动与社会倡导活动相结合,让超过百万的社会公众听到了关于“非医疗”手段的儿童早期视觉健康的“声音”。

活动图

2017年到2019年,我和上海、北京等地的公益伙伴们将一起努力推动”看见爱-千班计划”(以后还会吸纳其他地区更多的公益组织共同参与),从学校、家庭、社会认知的横向到纵向的多维度联结,希望我们的努力能赶在孩子们视觉健康没有真正恶化的时间之前。

收到“懊悔“妈妈的来信

2017年4月5日,我的邮箱里又收到了一封“懊悔“妈妈的来信。每次收到这样的来信,我都会心里隐隐作痛。因为这时候孩子们的视力水平已经是不可逆转,懊悔也已经太晚了。在2015年前,作为一个高度近视+白内障患者,我一直以来深刻体会了“眼睛”问题在学习与工作生活中的各种不便与“挫折”感。正是个人的“惨痛”经历,让我决定设计一个从早期教育角度切入的儿童视觉健康公益项目,希望能帮助幼小的孩子们不要早早架上“眼镜”,不要早早地就成为高度近视患者。

活动图

直到现在,儿童视觉健康的恶化情况趋于广泛化与低龄化。目前高中大学阶段的视力不良率高达90%,如今要找到一个是正常视力水平的,真是越来越难了。而其中更为严峻的是,在上海、北京等大城市小学有一个三年级“魔咒”的说法,因为孩子们从相对功课较少的1-2年级进入三年级后,进入校园需要查视力阶段,好多小朋友都被判定为“视力不良”,其中包括近视、远视、散光等等问题,而这个比例目前高达50%。

2015-2016 看见爱的工作

2015年5月24日,我们在儿童早期安全教育专家-全球儿童安全组织(中国)的技术支持下,“看见爱儿童视觉健康科普教育魔盒”1.0诞生了。这套针对低龄儿童的视觉健康教育专业课程,包含了应对儿童常见的光线问题、姿势问题及用眼安全习惯内容,由经过培训的青少年志愿者与成人志愿者带到了上海、北京、浙江等地区的小学与幼儿园,服务了近万多名低龄儿童。

2016年7月16日,我们推出了经过细化并加入了家校互动内容的“看见爱儿童视觉健康科普教育魔盒”2.0 升级版,在上海、北京、重庆地区继续采用志愿者讲师入校授课模式,截止2016年12月31日,志愿者团队服务了三地5200多名低龄儿童。由来自北京邮电大学等多家志愿者们的共同努力下,参与度更高的2.0课程获得了学校、家长、孩子们的高度评价。

儿童“心"之改变

2016年国庆节期间,7岁的新杰跟着爸爸妈妈一起加入了看见爱的志愿者队伍,作为“小小眼睛侠”站上世界音乐季的大舞台,勇敢地向陌生人传播视觉健康知识。新杰妈妈告诉我们,他参加了几次公益活动以后,每天回家会主动洗手,预防脏手揉眼睛会导致眼部感染问题。在学校里会主动提醒同学防止眼睛意外伤害: “一边拿铅笔一边追逐打闹的是有危险的”,也会主动提醒爸爸“走路看手机对视力有危害”。 当他了解到电子产品原来有蓝光伤害问题,开始养成多参加运动,以及非必要时间远离手机与电脑的生活习惯。

活动图

因为参与“公益”,他变得越来越快乐,也愿意和朋友们分享快乐。

2017-2019看见爱的工作及规划

针对低龄儿童的年龄特点,“看见爱-千班计划”在未来三年的工作将从2015-2016年的小学1-2年级阶段做扩展延伸,用3个子项目从点到面来覆盖到所有儿童及其家庭范围。

面对0-3岁婴幼儿与3-6岁学龄前儿童,这2个年龄段将主要服务对象是儿童家长,通过网上微课与线下社区活动模式,加强家长们对儿童早期视觉健康的正确认知。3-6岁学龄前儿童可加入低幼版的社区课程中,通过参与游戏,接受早期视觉健康的启蒙教育。

我们希望有一天,孩子们能够清晰看见这个美好的世界。

因为有爱,所以无所畏惧。我叫龚祎,正在参加超仁妈妈公益助力计划,请支持我们。

筹款二维码

益问益答

凤凰公益:请问您最大的公益梦想是什么?

龚祎:帮助孩子们放慢脚步,不要过早戴上厚厚的眼镜。这个世界太美好了,值得我们用清晰的眼睛多看看。

凤凰公益:在公益活动中,什么事情会让您觉得特别幸福?

龚祎:目前“看见爱”所做的儿童视觉健康项目属于普惠型公益项目,在课堂活动或者社区活动以后其实反馈不算多。有一次,一位7岁一年级同学新杰的妈妈告诉我们,自从新杰参加了公益活动后,每天回家会主动洗手,预防脏手揉眼睛会导致眼部感染问题。在学校里会主动提醒同学防止眼睛意外伤害: “一边拿铅笔一边追逐打闹的是有危险的”,也会主动提醒爸爸“走路看手机对视力有危害”。 当他了解到电子产品原来有蓝光伤害问题,开始养成非必要时间远离手机与电脑的生活习惯。因为公益活动,他变得越来越快乐,也愿意和朋友们分享快乐。所以说公益项目被服务对象转化为用所学去帮助他人,这是最让我开心的故事。

凤凰公益:请问您参加超仁妈妈的收获是什么?

龚祎:因为超仁妈妈活动扩展了与他人联系沟通的数量与质量,世界被更多维度地打开了,发现了人与人之间更多美好的联结。能够成为超仁妈妈是荣誉,也承担了现在与未来的责任。未来我会更加自励,自律,不断自我成长:也帮助我的团队与身边愿意投身公益的朋友,成为既有有长远视角又接地气的优秀女性公益人。

[责任编辑:黄能文 PP014]

责任编辑:黄能文 PP014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