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超仁妈妈"孙雪梅:房思琪之钟为谁而鸣


来源:凤凰公益

房思琪的钟不只是为林奕含而鸣响,它是为每一个遭受过、或者正在遭受、或者即将遭受性侵的人而响的;也是为你、为我而响的。

你我都只有一个妈妈。但是有这么一群人,她们不仅是自己孩子的妈妈,也是这世间所有孩子的妈妈。举目时,她们是照亮孩子们前行的皓皓明月;低首时,她们是承载孩子们人生的莽莽大地,她们就是“超仁妈妈”。因为有爱,所以无所畏惧。凤凰公益联合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特别推出母亲节“超仁妈妈”专题策划,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是“超仁妈妈”——女童保护负责人孙雪梅。

大家好,我是孙雪梅,是凤凰公益的主编,也是“女童保护”的负责人。

最近,我们先是为“16个月大女童被性侵,纸尿裤上都是血”的事情无比愤怒,而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台湾作家林奕含因幼年遭遇性侵而抑郁自杀,又让人扼腕叹息。

年仅26岁的林奕含因写了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而走红。小说的情节其实很简单,按照林奕含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关于“长期被老师性侵的女孩,最后爱上了性侵犯,最终走向毁灭无法回头”的故事。

小说中的句子

我们现在知道,房思琪的原型是林奕含本人,但是我们更知道,林奕含不会爱上性侵她的老师。但你觉得她能怎么办?当你想忘忘不掉的时候,或许爱比恨会更让人好过一点吧。然而这不也是自欺欺人而已吗?你看,房思琪疯了,而林奕含死了。

林奕含在采访中说:不说在全世界,就说在台湾,现在或许都有人正在经历这样的事。也说世界上最残暴的屠杀不是集中营式的屠杀,而是房思琪式的强暴。

有时候我会问自己,在所有的这些事情发生之前,我们是否真的什么都做不了,而作为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是否就应该安心于这种“有心无力”而听之任之?是否就应该在某个角落静静地观望着,然后庆幸自己读不懂《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答案显然不是,房思琪的钟不只是为林奕含而鸣响,它是为每一个遭受过、或者正在遭受、或者即将遭受性侵的人而响的;也是为你、为我而响的。

小说中的句子

因为,性侵的事件不只是发生在新闻里。性侵的程度有轻有重,我身边也有过。

我出生在农村。小学时,曾经亲眼见过同伴被他人以“过家家”为由猥亵,但当时,我只知道这件事不好,却不知道怎么去阻止,不知道怎么去帮助她。

这件事在我脑海中萦绕很多年,直到现在,当时的场景仍然很清晰。但是,那么多年我也一直没有告诉大人,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开口。被伤害的那个小女孩,她也一直没有告诉家长。

很长时间里,在我的身边,关于“性”的一切,几乎都是避讳的。小时候,只要是关于“性”,即便是关于安全、关于防性侵,也很避讳,无法说出口。

活动现场

10多年、20多年过去了,我以为大家的观念已经改变了。然而现实告诉我,变化得很少。

2015年,我到西北一个农村,召集村里的几个孩子一起,拿着“女童保护”儿童防性侵手册给他们讲解。当我说到“内衣、内裤覆盖的地方是隐私部位”时,一个五年级的女孩子马上用手遮住脸,说“好恶心”。

但是在我们“谈性色变”的同时,却有大量性侵儿童案件发生。

根据“女童保护”不完全统计,2013-2016年,全国各地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4岁以下)案就有1401起,受害人超过2568人。而这触目惊心的数字,只是性侵案件的冰山一角。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3年四年间,全国检察机关收到的猥亵儿童案件就有7963起。也就是说,每天收到的起诉案件中就有6起性侵儿童案件。这还不包括案发后受害人没有报警或没有选择起诉的案例。

数据图

有专家评估,性侵儿童案件隐案率大约为1:7。

不光孩子,家长也需要学习

我们女童保护团队做了大量的案例分析,发现很多孩子遭遇性侵,尤其是一些持续多年的性侵案件,正是因为“羞于说出口”,孩子和家长的防范意识和知识都极度缺乏。

正如林奕含在书中写的:“刚刚在饭桌上,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而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有教育不就是这样吗?”

你看,孩子不懂得如何防范性侵,也与成人世界的“谈性色变”直接关联。

记得小学二年级时,有一节课专门认词语,其中一个词讲名为“斑鸠”的鸟。因为读音和我们当地男性生殖器官的别称一样,所以老师每读到这个词时,就跳过了。

初中时,曾经有计生股的工作人员到学校讲生理课,但把所有男生都“轰”了出去,讲课时甚至还特意拉了窗帘。但因为害羞,觉得不好意思,一堂课我什么也没听进去。

活动现场

很多年里,连基本的生理知识都回避,这就是周围的大人传递给孩子的。

但是我们不能忽视的是,即便家长不告诉孩子们关于性为何物,他们也总会知道这些,问题是谁是第一个告诉他们的人?你希望是谁?

所以要改变,观念的改变首当其冲。因此,我们女童保护一直在做预防教育和公众倡导,先从防性侵知识普及做起。

2013年底,我们经过半年多开发、多领域专家修订的“女童保护”防性侵教案儿童版成型,开始培训考核讲师,讲师再到一线学校或社区为孩子授课。同步发布的,还有针对讲师的培训教案。目前我们对讲师严格要求,试讲考核90分以上合格,避免不专业的教学,将一些认识误区传导给孩子。

2016年初,我们又公布了经过长时间研发的“女童保护”防性侵教案家长版,合格讲师开始对家长授课。

女孩在看儿童防性侵手册

在儿童版的教案中,我们没有直接提性器官的名称,因为防性侵教育缺失太久,忽然“直白”和“露骨”地讲,可能安全教育都推行不下去了。但是在家长版教案中,我们告诉家长,要从小告诉孩子科学的性器官名称,从家庭做起,尽早对孩子进行教育。

我们希望,最终形成一道“家长+儿童+教师”三方合力的保护网,让孩子远离性侵害。

我们筹钱更想筹人

近四年时间里,我们在全国有了150多个地方团队,近3000名考核合格的讲师。截至2017年4月,我们面向150多万儿童、30多万家长讲授儿童防性侵课程。同时,每年全国两会之前,我们都召开女童保护代表委员座谈会,发布报告,并向全国两会提交相关建议,引发广泛关注。但我知道,这些还远远不够。

活动现场

今年的超仁妈妈,我代表“女童保护”团队又来了,希望能够得到大家更多支持,让我们把专业的儿童防性侵课程开到更多地方去,让更多孩子免于被性侵。

这一次,不光是筹钱,我们还希望筹到更多人。因为防性侵教育,不仅关乎孩子安全,更关乎整个社会文化的改变。如果有志同道合的伙伴,无论是地方妇联、团委、教育局等官方部门,还是地方社会组织,或企业,或是热心并能坚持的爱心人士,希望大家联系我们nvtongbh@163.com,我们一起来做这件事。

筹款二维码

益问益答

凤凰公益:请问您最大的公益梦想是什么?

孙雪梅:我的公益梦想是愿天下没有性侵害,愿孩子都能远离性侵害,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

凤凰公益:作为母亲,您什么时候感觉最幸福呢?

孙雪梅:当两个孩子在我身边一起笑、一起玩,然后在我身边熟睡的时候,我会特别的幸福和满足。

凤凰公益:您母亲节的心愿是什么?

孙雪梅:因为最近太忙了,所以我母亲节的心愿是希望能够完整陪在孩子身边一天。

[责任编辑:黄能文 PP014]

责任编辑:黄能文 PP014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