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给留守儿童一个装着父母的热水杯


来源:京华时报

拿着父母照片的留守儿童的梦想是有很多钱,就可以留住父母。大学生郭娟梅留不住他们的父母,她想到了给孩子们一个杯子,倒入热水后,就可以看到父母的影像。这个小小的创意既解决了留守儿童对父母的思念,又改变了孩子们“喝生水”的习惯。

郭娟梅在甘肃支教。郭娟梅供图

拿着父母照片的留守儿童的梦想是有很多钱,就可以留住父母。大学生郭娟梅留不住他们的父母,她想到了给孩子们一个杯子,倒入热水后,就可以看到父母的影像。

这个小小的创意既解决了留守儿童对父母的思念,又改变了孩子们“喝生水”的习惯。

童年抹不去的“留守伤”

郭娟梅7岁之前仅见过自己的父母几次,郭娟梅说,她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郭娟梅出生在西北的一个小山村,父母在她出生后就去了县城打工,她是被爷爷奶奶带大的。

童年的生活孤独、寂寞,偶尔郭娟梅会翻出父母给她留下的玩具,就这么呆呆地看着,自己独自一人,不发一言。

从记事开始郭娟梅就只记得见过父母几次,她说自己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虽然每次父母离开家她都非常思念,也都很舍不得,可她从来不把思念的话说出口,每次父母回到家里看她,她也不愿意跟他们讲话。

父母每次离家,郭娟梅都觉得特别难过,父母照旧是很久回老家一次,每次匆匆待上一两天,又赶回县城打工。

每次看到别的孩子有父母陪在身边,郭娟梅说,那是种难以形容的羡慕。

小时候,郭娟梅最喜欢一个叫七色花的动画片,每一片七色花的花瓣都能实现一个愿望,对于郭娟梅来说,当时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时时刻刻见到自己的父母。

她时常一人不发一言地坐在田地里幻想,有一天自己也能拥有一朵七色花,能帮她实现这个愿望。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郭娟梅7岁。由于要到镇里上小学,郭娟梅的父母才把她带在身边。

重演留守之痛

郭娟梅怎么都没想过,自己还能再经历一次这种留守的伤痛,只是这次不是切身的感受。

2011年暑假,已经在兰州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就读的郭娟梅和同学们来到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北山区农村小学支教。

这是位于兰州东南角的一个小山村,村里只有一条通往外界的土路,土路周围都是荒山,这里常年干旱,当地人喝水只能取地窖中的生水引用。

在这里郭娟梅足足生活了69天。

在郭娟梅的班里有一个叫林丁(化名)的男孩,从郭娟梅第一天到学校支教开始,就几乎不与郭娟梅说一句话。

即便郭娟梅怎么逗他,想尽一切办法,林丁仍然垂着头,偶尔翻出自己父母的照片盯着。

“我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郭娟梅说,童年其实对于她来说,是最不愿意回忆起的一段日子,而这里的孩子多是留守儿童。由于家长长期在外务工,孩子们得不到亲情的陪伴和呵护。

郭娟梅尝试引导林丁与她沟通,一段时间下来后,林丁开口跟她说话了,但林丁的话语让郭娟梅吃了一惊,林丁说他长大以后最大的愿望就是赚很多很多钱,让父母一辈子留在他身边。

从小也是留守儿童的郭娟梅太理解林丁的感受了。

不成形的“点子”

或许这种新技术,不仅可以一解孩子对父母的相思之情,又能改变孩子们喝生水的不良生活习惯。

怎么才能帮这些孩子们?

在那次支教结束后,2012年,郭娟梅又先后去过几次那个小山村,每次近三小时的路程中,郭娟梅一直在想一个办法能帮助这些留守儿童们。

几次走访中,除了看到了当地留守儿童对父母的思念之情,由于有学医的背景,郭娟梅发现,当地农村水资源贫乏,村民饮用水都是水窖储藏水,孩子们喝了不经蒸煮的“生水”极易引发肠胃疾病。

偶然的机会,郭娟梅看到了“热显影”陶瓷制作工艺生产出的马克杯,一个不成形的点子在郭娟梅脑海中形成了。

或许这种新技术,不仅可以一解孩子对父母的相思之情,又能改变孩子们喝生水的不良生活习惯。

刚进入学校,郭娟梅就加入了学校的青年志愿者协会,她是个热心肠、喜欢帮人。

在参与协会活动的过程中,郭娟梅找到了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有了这个帮助留守儿童的“点子”,郭娟梅第一时间找这些伙伴们商量。

在几个同学的鼓励之下,郭娟梅建立起“七色花”农村留守儿童关爱计划,希望用自己的努力,呵护孩子们的童年。

失败的筹款

在郭娟梅带领团队向同学募捐的过程中,更多的是受到了他们的质疑。

几天下来,筹款几乎毫无进展。

为了实施关爱计划,新成立的团队共有14人。

当初郭娟梅不成熟的“点子”,也在14人的讨论中越加完善。

最终团队决定采用“知识+精神+物质+科技”四维一体的公益模式,利用队长郭娟梅学医的专业优势,定期为当地留守儿童进行卫生健康科普。

同时,团队成员利用最新的“热显影”陶瓷制作工艺,给孩子们每人配发一个内嵌父母照片的“变色保温杯”,只有注入热水,杯子才会变色呈现父母的照片。

这样既改正了孩子们饮用生水的不良习惯,又缓解了他们对爸爸妈妈的思念之情。

很快项目从策划进入了实施阶段,随之而来的既是团队成员的激烈争论,争论的焦点即围绕在经费上。

制作热显影技术的保温杯,成本价在90元左右,而榆山区当地的留守儿童共计84人。

“光保温杯的费用就接近万元”,郭娟梅说,这对于学生来说,其实已是笔不小的费用。

有的团员开始建议筹款,郭娟梅答应了,但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

很快,在学校中,七色花团队的横幅出现了,但仅靠几个团员,小范围地对项目进行推介后,并没有得到多少同学的回应。

在他们向同学募捐的过程中,更多的是受到了他们的质疑。

几天下来,筹款几乎毫无进展,一些团员对项目的可操作性产生了怀疑,郭娟梅也开始有些担心,是不是某些方面思考得不够周全。

是继续将项目进行下去,还是终止项目,郭娟梅开始犹豫。

可那些思念父母的孩子们怎么办?郭娟梅想着自己小时候的经历,又下定了决心。

完成84名留守儿童的心愿

郭娟梅没想过要把项目复制到全国各地。作为一名公益新丁,她就想踏踏实实地先完成榆山区84名留守儿童的心愿。

郭娟梅开始四处跑项目,找意见,最终她得到了学院老师的1200元捐款,老师同时给了她建议,让她参与比赛,通过比赛了解项目的不足,如果幸运,或许能申请到项目运营的资金。

今年8月,郭娟梅参与竞赛,并得到了近万元的支持,这让郭娟梅非常开心。

开学之前,郭娟梅已经开始向84名留守儿童收集与父母的合影,有的孩子至今没有与父母的合影,郭娟梅会想方设法联系到孩子的父母,利用合成技术,把孩子和父母的照片拼在一起。

前期的准备工作已经陆续开展完毕,下一步就等着做成的马克杯分发到孩子们手中。

郭娟梅有些期待看到孩子们收到礼物时的表情。

郭娟梅说,她甚至没有多大的野心,把项目复制到全国各地。作为一名公益新丁,她就想踏踏实实地先完成榆山区84名留守儿童的心愿,让他们既能过上健康的生活,又能时刻看到自己的父母。

(来源:京华时报 时间:2013年9月)

[责任编辑:张衍飞 PP007]

责任编辑:张衍飞 PP007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公益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